重生后皇叔纵我成疾

第1章 前夫你滚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8-03 11:22:45

苏凌月的眼睛被人蒙上了,红绸布条一遮,她什么也看不见,只嗅到前夫君身上的龙涎香。

院落里,烈阳照着满园的礼箱。

清隽温润的男子股指挑开了她的眼睛上的红绸,低着头在她耳边说:“凌月,本王来给你下聘了,你可愿签了这婚书,嫁我为妻?”

苏凌月抬了抬手,素白纤细的指尖碰了碰眼睛。

还在……

她的眼珠,以及藏在眼珠里的苏家遗府都还在。

耳廓温热,那是前夫喷在她耳廓上的气息。

他竟然才向自己下聘!

苏凌月嘴角微不可查的勾了一下,心底波澜已兴。

“凌月,来,快快签了这婚书,往后余生,我护你百世无忧,福寿绵长。”

手里捧着婚书的男子,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这个满玄都万千女子倾慕的当朝五王爷,做出这番假装深情的模样,当真是随时能轻易撩动不谙世事女子的心。

可惜了,苏凌月不是那未经风雨的春闺少女。

她是被恶狼生生从眼睛里挖走家族遗府,丢弃荒野,在炼狱里挣扎重生的恶魔。

现在,上辈子她错信的恶狼就在她的面前,假装情根深种,爱久深陷。

她悠悠然然的迭起了腿,随手端起了床案边的白瓷玉杯。

绯丽艳绝的红唇落在杯沿,却未饮一口茶。窗户外的阳光打在她的身上,又艳又撩。

轩辕润被她的样子勾得热血沸腾。

也不知道他们没见面的这半个月里发生了什么,以前那软绵娇嗔的苏家孤女,竟然变成得这样有味道。

“凌月,你还在犹豫什么?”

见她一直不签婚书,轩辕润急了。他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王爷,我不能这么早成亲。我祖母去世前留了话,说如果我二十四岁之前成亲,就不继承苏家世代留下的遗产。

苏家的遗产虽然不多,但我想得到它,然后送给你。”

苏凌月忽然收了身上的冷气,装出一副还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样子。

她当然可以现在就踹了这个男人,甚至可以让他再见到她都会腿软害怕。但这太便宜他了。

轩辕润的企图和用心,值得她更丧心病狂的报复。

“婚期我们可以再往后延一延,但婚书你一定要先签,我的凌月这么美丽,不早点让人知道你被本王定下了,我怕会有人来抢。”

这位温若暖玉的王爷,一惯会说这些让人听了会沉醉的甜言。

可这些甜言的背后,是再现实不过的权谋真相。

大玄的权贵,知道苏凌月继承了苏家遗府的,可不仅仅只是他润王爷。

轩辕润抢占了先机,这个先机若是不能牢牢的把握住,同样会被人夺走。

苏凌月瞧了瞧满院子放着的聘礼,估算了一下那些聘礼能够做多少事。

她将手中的茶盏放下,拿了朱砂笔,而后在婚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人面兽心的男人不值得,这可以让她作为苏家复兴的聘礼值得。

重生在这个时间,她还很穷,不是后来虽然眼瞎,却暗地里建立大玄第一钱庄的苏庄主。

虽说不接他的聘礼,她依然能靠自己崛起,但既然能躺赢,又何必辛苦打拼?

红艳艳的婚书落回了轩辕润的手里,那隽秀儒雅的男人低着头,凉薄的唇贴在了她的指尖。

这可真是……令人恶心啊

苏凌月微微抬了头,左眸瞳孔变为深红,凝神看着头顶的宫灯。

屋顶吊着宫灯的绳子,因为她看的那一眼,瞬间崩断。

琉璃宫灯不偏不倚的砸在了轩辕润的头顶上。

破碎的琉璃在男子的头顶上砸出条长口,鲜红的血顺着他的额头划过他的脸颊,再滴落到他纤尘不染的白衣之上。

真真是……让人解恨!

刚重生,就调动遗府里那难以控制的能量,苏凌月浑身都有些乏力。

但……值了。

“五爷,您,您受伤了。您刚向我下聘,您就有了血光之灾,我……是我害了您啊。”

苏凌月心里乐得要死,面上却装作慌乱,踮起脚尖去触碰他的伤口,她在碰那条血痕的时候,还用手狠狠的压了压。

上辈子被诓骗过的她,受过的伤可是比这个重多了。

轩辕润心中也觉得苏凌月晦气,明面上却保持温和优雅丝毫不变。

“傻姑娘,又不是你的错。是你这院子太破,院内一应物件年久失修才会忽然坠落。不怪你。”

他宽慰了她,而后吩咐暗处的影卫:“去请太医。”

太医很快赶来,替轩辕润包扎好了伤口。

苏凌月乖巧的坐在他旁边,替他削水果。

屋内飘飞的帷幔抚过她腻雪般的脸,她像是月宫仙娥般出尘轻灵。

轩辕润以前真没发现,这个注定要被他献祭了的女人这么动人。

苏凌月厌恶极了他的眼神,甚至想直接将手中的水果刀反手刺进他的心口,最终却敛了暴脾气。

上辈子那么可怕的境遇,她都能成为让人忌惮的苏庄主。这辈子重来,她完全可以让自己获得更高的权位。

短暂的忍让,将会换来更大的收益。

再说了,扮猪吃虎,装绿茶白莲,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五郎,您在我这儿受伤的消息,肯定已经传到了淑妃的耳朵里,她……她会不会怪我?

如果太妃不肯让我嫁给您……我断不会让您为难。”

苏凌月细润白腻如温玉的手,拿着削的平整的果子递到轩辕润的嘴边。

“母妃平日里是有些难以相处,脾气也不太好,但本王肯定是会护着你。”

他们所说的淑妃,是轩辕润的生母,一个精明狠辣的深宫毒妇。

在这场感情骗局里充当了棒打鸳鸯的恶毒婆婆。上辈子,苏凌月在她手上,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五郎待我真好。”她的声音搁了钩子,连尾音都会给人下蛊。

轩辕润咬了一口苹果,囫囵的咽下喉咙,然后扣住了她纤长的脖子。

炙热的呼吸烫过颈间皮肤,这会儿,他竟想吻她。

然而,他的唇还未落下,屋子的大门就被推开。

是淑妃来了,和她一同前来的,还有一堆侍从。

她气势汹汹,戾气滔滔,匍一进门,就砸了屋子里的一个花瓶。

“恬不知耻的贱东西,本宫的儿子带着伤,你都还在犯狐媚,果然是有爹娘生,没爹娘养的贱东西。”

恶毒的漫骂,以及那打从心底里透出的不满,都让苏凌月格外熟悉。

苏凌月急急离开塌边,低着头小声啜泣。

轩辕润说:“母妃,是本王自己难以自持,和凌月有什么干系,你骂他作甚。”

他在淑妃面前维护的她的样子,曾一度让苏凌月感动得不已。

但那是曾经,在那些看不见光的每一个黑暗里,她不断汲取江家祖祖辈辈遗留下来馈赠的时,也想明白了他们的套路。

这母子两人,恶毒婆婆唱黑脸,只是为了突出轩辕润贵为王爷,却甘愿为了爱情不惜跟母妃闹掰的深情,好让苏凌月能够为这虚假的爱情付出所有。

也相当清楚,这母子两人,在她没心甘情愿献出遗府前,他们害怕苏凌月和五王爷断了关系,怕得要死。

苏凌月再看这两人,就宛若在看戏一般。

“怎么就不关她的事了?你才跟她求亲,就被砸破了头,这样的灾星,如果被抬进五王府,那你的府邸岂不是永无宁日。

本宫决不许你娶她当正妃。她这样的孤女,当个妾都不够格。”

恶毒婆婆高声斥责,居高临下的俯看着苏凌月。

苏凌月战战兢兢的缩了缩肩膀,然后从眼眶里滚出眼泪。

她哭泣着说:“淑妃娘娘说得对,我……我苏家满门,全都逝世,只剩我一个孤女,没有靠山,容貌也不是讨喜,今天还让五郎受了伤。我……我配不上五郎。

五郎……你还是另娶他人吧。”

她这番话,说得绿茶又白莲,楚楚又可怜。

淑妃和轩辕润都听得一楞一楞的,好半天没回过神。

他们都不明白,苏凌月这番举动意欲何为。

苏凌月当然是要这个上辈子羞辱她,打骂她的恶毒婆婆为了她回心转意而求她。

抽泣的声音更大,她说:“淑妃娘娘,您安心,我会断了跟五郎的往来。”

她说完这番话,伤心欲绝的冲出了房门。

轩辕润瞬间眸光森冷的看向他的母妃:“母妃,你今天太过了。”

说完,他顶着伤,追了出去。

然而,他寻了半天,也未曾寻到苏凌月的人。

跑哪儿去了?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人了?

苏凌月能这么快溜得没了踪迹,是因为她直接翻过院墙,进了隔壁的府邸:镇玄王府。

当今大玄权势最大的人,绝不是当今玄帝,而是镇玄王轩辕靳。

这位的名头,威震九州八荒,权重六海七国。

因为有他在,大玄才成为这乱世中无人敢惹的大国。也是因为有他在,大玄皇帝寝食难安,时时惶恐坐下的龙椅会易主。

这么个权倾天下的王爷,按理来说他应该住最奢华的宫宇,拥最美貌的佳人,使唤最多的奴才。

可是他不!

他在大玄帝都最中心的街道盖了间茅草屋,一个人住着。

没人敢给他送美人,因为谁给他送美人,他就送谁出殡。也没人敢爬他的榻,因为爬过他榻的人,最终都成了一滩血水。

这平平无奇的茅草屋,是整个大玄,除了权王本人之外,无人敢踏足的禁地。

苏凌月敢在此落足,也不过是仗着自己有苏家遗府,有危险能随时躲进去才敢如此大胆。

茅屋庭前,银发红衣的男子正在温酒煎茶,滚金边的红衣并银发飞扬。

他的姿容,远胜九天上神,偏那仙姿中带了邪气,骨子里带了诡秘。

有人不请入屋,他却视若无睹。

玉样股指,折了艳花一朵,碾碎混入酒中。

“苏家姑娘,你可知,本王的府邸不请自来者,会有何种下场?”

男人的声音缥缈悦耳,听他说上那么一句话,心都能酥得一层一层。

勿怪这帝京中的女子,大多说若是能得他的青眼,便是来世为灰会尘,也是值得。

可惜了,这权倾天下的王爷,眼里连天下都容不下,何况女子红颜。

苏凌月这会儿坐在他对面的树上,随手摘了树上的一枚果子:“有进无出。”

擅闯了这权王府的人,连尸体就用来当了这院子里的花肥。

这位仙得犯规,妖得丧心病狂的王爷,有个满朝文武都知道的小爱好,他喜欢自己种地,这茅草屋的庭前后院,都种着粮食蔬菜,鲜花水果。

这满院子随风舞动的青菜水果,怕是每一根植物脉络里都沾着人的血。

“既知后果,还敢擅入,你想求死?”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爷爷是唐门强者
  • [现代]重瞳医神
  • [现代]地府带货人
  • [现代]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 [现代]绝世龙婿
  • [玄奇]风水师秘闻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