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街101号

第一章:美女蛇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8-07 13:07:12

光怪陆离的故事,各地都有。或是漫步雪山的巨怪、或是百年成精的老猫,亦或午夜而来的凶灵、揭棺拜月的老尸。

我的家乡是个叫葫芦口的长江分支入海口,有个传说在这里流传良久。

若是有年轻貌美的姑娘含着冤,在江口里溺死了,那口怨气就会化作一条美女蛇,由高高的芦苇荡里游上来,柔柔叫着别人的名,将人唤去吃掉。

这个传说在葫芦口,被大人们用作吓唬孩子不要接近芦苇荡的话头。

大多数人都认为那是假的,但有一条美女蛇的影子,至今在我的内心深处盘旋。

我叫林绍,那是在我七岁的那一年夏天。

那年的夏天格外的热,七月正暑,太阳犹如一个火炉,在天空中炙烤着大地。

拿扇子只能扇动热风,电风扇吹出来的都是热气。家里有条件的开着空调,那个挂在墙外边的风扇哗啦啦的作响,压下了嘈杂的蝉鸣。

在这种天气下,鲜少有人会离开家,连田里干农活的都会撂下锄头,在大树底下找块阴凉地儿好好睡上一觉,避开毒辣辣的日头。

我那时候还小,老妈以为把我哄睡着了,就去了奶奶的房间唠嗑。

但她不知道,她刚前脚离开房间,我后脚就从席子上坐了起来,偷偷摸摸打开窗户翻了出去。

我家当时是个两层小平房,因为第二层在白天太热,我午睡都在一楼的小房间里,背着阳光,温度能低上个七八度。

窗外就是围墙,离着房子有个几尺的距离。我穿着条短裤、甩着拖鞋,悄悄地离开了家,往外跑去。

我可不是平白无故地去晒毒日头,而是昨天就和邻居的芳姐说好了,今天她带着我去江口上划船游泳。

说来芳姐也真怪,哪有半夜在墙头上探头出来叫人的?

可这事儿我没放心上,还因为能去玩水而兴奋了一晚,还挨了老妈一顿骂,说我是个夜猫子。

这事儿我没跟老妈说,因为我们那有个芦苇荡被当地人叫做‘浮尸地’,每年夏天长江上都得溺死几个,尸首会顺着江水漂到浮尸地去。

若是不经意看到个被泡的发白的死人在水里,别提多瘆人了。

大人们觉得那不吉利,夏天几乎就不准小辈们去江口上玩水,被知道了少不了臭骂一顿,严重的屁股都能给打开了花。

但小孩子玩心重,哪儿会顾着这么多?我当时也就想着能快点泡到阴凉的河水里去,也没想着回来后怎么办。

芳姐是我家的邻居,那会儿已经上了高中,长的文静又漂亮,学习成绩也好,打小我就喜欢屁颠颠地跟在她后边。

芳姐在墙后头等我,穿着白色的衬衫、以及她最喜欢的那条蓝色七分裤,乌黑的头发披在肩上,整个人干净又清丽,像一朵净洁纯白的昙花。

看我来了,她笑了笑,让我坐在她脚踏车的后座上,她骑着车往江口边那去。

我抱着她的腰,觉得她身上阴阴凉凉的。好像太阳的温度,并不能照到她似的。

出了县城,一大片茂密的芦苇荡就在亮滢滢的江水旁边随着风晃荡,飘起一片黄澄澄的棉絮。

芳姐载着我,沿着芦苇荡旁坑坑洼洼的小道骑过,我把头靠在芳姐背上,无聊地打量着身旁掠过的芦苇荡。

也是这时候,我好像看到,晃荡着的芦苇荡里有什么东西在游动。有长长的东西在芦苇下的水中穿梭,让那些黄头绿茎的芦苇在稀稀疏疏的摇晃。

“姐,芦苇荡里有蛇,有大蛇。”我隐约好像看到有一段红黑相见的鳞片浮出了一下水面,这让我害怕地抱住了芳姐的腰。

芳姐的腰很细,隔着薄薄的白色衬衫,能被七岁的我给双手抱住,就像蛇腰一样。

“傻小子,说什么呢。”芳姐右脚支着地,停下自行车,伸手拍了拍我的头来安慰,“哪儿有什么大蛇,你看错了吧。”

“没有,我真的看到有条大蛇,就在芦苇下边。”我不信自己花了眼,但再看过去,静悄悄的芦苇荡中哪儿还有大蛇的影子?

我心里嘀咕,明明熟悉的芦苇荡给我一种莫名的害怕,看起来有几分陌生,仿佛隐藏着什么危险。

在晃动的芦苇间,波动的江水中,似乎有道阴冷的视线在盯着河岸边上的我们两人。

“姐…我们要不还是回去吧?”我咽了口唾沫,莫名的有些害怕,头顶那火辣辣的太阳似乎一下子让我感觉不到热量。

“绍绍,男孩子胆子这么小可不行啊。待会儿见了颖颖,她肯定要笑话你了。”芳姐她并不在意,阳光底下,她那张文静白皙的脸,今天似乎更白了一些。

我还没来得及想别的,但听到付颖的名字,立即让我跳了起来,急急忙忙地问:“姐,你也叫了颖颖?”

“是啊,姐以后可能没法陪你们玩了,所以姐也叫了她。”芳姐点了点头,语气中透着深深的不舍。

我这才想起,芳姐考上了外地的大学,暑假结束后就要离开葫芦口了。

“姐…我舍不得你。”我的心情一下子失落了起来,伸手拉住了芳姐的手,“咦?姐,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

我吃惊地发现,芳姐那净白的手冷的惊人,仿佛是在冰水中泡了很久,刚刚才拿出来一样。

不对,不只是像。我摊开手,手上湿漉漉的,芳姐的手上真的有水。

有些混着泥沙的水从她的袖子滴流下来,带着一些河泥的气味。

我下意识地抬头,看到芳姐白色的衬衫有大片大片的水渍,不少地方沾着些河泥,而她最喜欢的那条蓝色七分裤上,还缠着些江口的绿色水草。

“姐?”我忽然感到害怕。

周围的环境似乎和我脱节了,芦苇荡晃荡着,却没有半点声响,头顶的太阳,更没有一点儿温度。

我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窖、不,是冰冷的河水里,一种仿佛要透进皮肤来的寒冷,来自四面八方,来自面前的芳姐。

“绍绍。”芳姐站在我面前,我看不到芳姐的脸,而她的声音变得渐渐飘渺,空洞,听不清楚。她的身子仿佛晃动了起来,像蛇一样。

白色衬衫的下摆被风吹动,我似乎看到了芳姐的腰,有些白色的肚腹、和隐约可见红黑相间的鳞片。

我吓的跌倒在了河岸上,却不觉得疼。脚踏车摔倒了,车上满是河泥和水藻,还有些黑色的头发。

芳姐不见了,就像一条蛇一样游进了芦苇荡里。

我好像掉进了江水里,天空仿佛变成了水面。

冰冷的水在灌进鼻子和嘴,火辣辣的疼,疼得我想挣扎、想叫,但张开嘴,只能吞进更多冰冷的河水,冲进胃部、灼烧气管和肺!

窒息感眩晕着我的意识。

身边的水,漆黑的水中,有一条庞大的影子在游动着,一条大蛇环绕在我身边的江水中,看着我在不断下沉。

“绍绍,来找到我。”

女人的头发在水中张舞,就像一大滩浮在水面上的水草。

我感觉身体越来越冰冷、眼皮越来越沉重,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会找到你的。”

“说好了。”

我最后听见的声音,空洞中带着一丝解脱。

当我醒来,我却是在自己家的席子上。

床边围了些人,有一脸担心的老妈、奶奶,还有隔壁满脸愁容的姜阿姨,以及住在芦苇荡旁边,一个在我们小孩儿看来很神秘的黑肤汉子,我们小辈的都叫他三叔。

“醒了,醒了!”见到我睁眼,妈妈又开心又担心,“你这孩子,怎么叫都叫不醒,可急死妈妈了。”

“妈…”我虚弱地叫了一声,感觉嗓子哑的厉害,好像真的呛过水一样。

“给娃子喝点水。”三叔开口,他穿着件黄色的汗衫,皮肤黝黑。他跟妈妈说话时,眼睛却一直盯着我床边的一个位置。

我这时发现床边,有一大滩的水,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混着些泥沙和些许江里的水藻。

“妈,芳姐在哪儿?”我想起了自己的梦,在被老妈抱起喝水时,开口询问。

不料我这一问,满屋子的人的脸色都变了变,尤其是姜阿姨更是嘴唇颤了颤,好一会儿才开口道:“绍绍乖,你芳姐她…现在不在家,等她回家了,阿姨让她来看你。”

姜阿姨说的很勉强,哽咽了好几下,而我也听到奶奶轻轻地叹了一声。

我还想说什么,但三叔过来接过了水碗,对妈妈他们说:“大妹子,你给娃弄碗姜汤来。婶子,你和姜家妹子也出去下,我有话问问娃子。”

三叔等妈妈他们离开后,转过头来,盯着我的眼睛问:“娃子,跟叔说,你是不是梦到什么了?”

我被他看的有点怕,一边喝水一边点头:“我梦到芳姐了,芳姐带我去江口边玩。”

“后来呢?”

“后来…我看到芦苇荡里有条蛇……再后来……芳姐变成了一条蛇!”我回想着,认真又急切地拉着三叔的胳膊强调,“三叔,我没说谎。芳姐她真的忽然变成了一条蛇,好大的一条蛇!”

我激动地比划给三叔看,而三叔的表情却在变得越来越沉重。

“我听到,芳姐说,让我去找到她。”我渐渐停下动作,看着三叔说。

“那你咋说的?”

“我说,我会找到你的。”

在我想来,这挺正常的一句话,但三叔听到后,他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想说什么,但又没说,最后重重叹了口气:“这事儿,你先别跟别人说。”

“三叔,为啥啊?”我感到困惑。

“没啥子,你个瓜娃子,以后别瞎答应人事。”

“可芳姐让我去找她…”

“听话,叔不会害你。”三叔摇了摇头,恢复了平常的表情,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当天晚上九点多,我在客厅看电视时,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

“三叔?大半夜的,快进来。”

“不了,林家妹子。俺还有事,娃子睡了吗?”

“还没呢,这娃子中午睡太实。绍绍,过来,三叔找你!”

“来了!”听到老妈的叫声,我不情不愿地关上放着卡通节目的电视,穿着拖鞋到了门口。

夜色中,三叔站在门口,肩上挎着个布袋子,手上拿着一根黑不溜秋的竹竿,竹竿的顶上绑着两钩子,又尖又黑,让我有些莫名害怕的感觉。

“三叔。”我乖乖叫了一声。

“林家妹子,让娃子今天来俺家睡吧。”三叔对妈妈说道。

妈妈显然有一些为难,就在这时候,门口的灯光忽然闪烁了起来,原本黄色的灯泡啪一下灭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爷爷是唐门强者
  • [现代]重瞳医神
  • [现代]地府带货人
  • [现代]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 [现代]绝世龙婿
  • [玄奇]风水师秘闻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