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命风水师

第1章 半片指甲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8-20 11:33:08

我叫凡北辰,从小跟着爷爷在农村长大。

从小到大,爷爷叮嘱我的永远是那句话:“千万不要去下盘村水库!”

就这样,一直叮嘱到我初中毕业。

这天下午,我正在网吧打游戏,女同学贾妮走进网吧。

贾妮脸蛋一般,就是个高,一米七多的大个,穿着紧身牛仔裤,挺撩人的。

上学时,她就对我有那意思,但我不喜欢她。

一眼看到我后,立刻乍乍乎乎叫喊道:“凡北辰,你还在这玩,你爷爷掉水库里了!”

我吓的一激灵,什么也顾不上了,跟着贾妮就往水库跑。

快跑到下盘村水库时,远远的看到水库旁一个人也没有。

根本不像有人掉进水库里的样子。

看到我一脸的疑惑,贾妮呵呵大笑道:“凡北辰,不说你爷爷掉水库里,你能来吗,天太热了,陪我儿游会儿泳。”

我气的真想踹贾妮一脚,可来都来了,再说啥也没用了。

听说这水库以前总有淹死人的事发生,

我想爷爷不让我来的原因,就是怕我淹死吧。

大不了,我不下水就是了。

“下来呀,男生还那么胆小,怕淹死啊?!”贾妮在水里一边游,一边招呼我下水。

爷爷十多年的叮嘱,已经在我心里生根发芽。

我咽口吐沫,忍住了。

感觉到贾妮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贾妮见我不下水,就往岸上游。

想跟我去钻小树林。

快游到岸边时,突然好像被水草缠住脚,贾妮使劲的蹬,却怎么也蹬不掉,越扑腾越往下沉。

我急忙跑上前伸手去够,手不够长,我就伸给贾妮一只脚,贾妮一把死死抓住我的脚。

按理说,离岸边就一腿远,我只要一使劲,就能把他拽上岸。

奇怪的是,不但没把他拽上来,我差一点儿被他拽下去!

好在我死死抱住岸边一块大石头,才没被拽下去。

我吓坏了,声嘶力竭的高喊救命,等到有几个村民跑来时,贾妮已经被拽到水里去了。

几个人立刻跳到水里去救人,捞半天也没找到人。

我一遍又一遍的被人问,贾妮是怎么出事的。

直到晚上天黑,也没打捞上尸体。

我怕爷爷着急,见没人再理我,就赶紧往家走。

吃完晚饭,也不敢跟爷爷提这事,怕他骂我。

也许是被贾妮的事吓到,我像虚脱似的,又困又累,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睡到半夜,外面起风了,窗户被吹的吱吱呀呀直响。

还有野猫的叫声,发怒的叫声中充满恐惧,听着就瘆得慌。

迷迷糊糊中,感觉胸口特别压抑,屋里的空气突然变得浓稠阴冷,

还弥漫着一股腐烂的河水味道。

好像有个人,一步步走到床前,

一股彻骨的阴寒之气向我笼罩过来,

我的心顿时缩成一团,害怕的不行。

然后一只冰冷潮湿的手,紧紧握住我的脚脖子,往床下拽我。

我感到一股彻骨的寒冷,从脚脖子传到全身,

用力睁开眼睛,脚下站的竟然是贾妮!

浑身湿漉漉的,头发上还往下滴着水。

贾妮的脸肿胀青紫,眼球充-血,嘴巴里往外淌着泡沫泥沙。

两只黑漆漆的眼睛里射出两道精光,直勾勾的看着我。

看的我头皮发乍,后背嗖嗖的直冒凉风。

“贾妮,你要干什么?!”我大声惊叫道。

听到我叫她名,贾妮顿时七窍流出血水,眼睛一翻,哐的一声倒在地上。

爷爷听到动静,立刻跑过来问:“怎么了?!”

我指着地上惊恐的叫喊道:“贾妮,贾妮!”

“在哪儿呢,你是不是做梦了?!”爷爷一脸困惑的看着我说。

地上只有一滩水,哪还有贾妮的影子。

我顿时懵比,搞不清是真的,还是做梦?

突然感到脚脖子疼,低头一看,脚脖子都被捏出一个青手印。

这下我慌了,不敢再隐瞒,把整个事都跟爷爷说了。

爷爷听完,脸都白了,目光凝重的查看我的脚脖子。

爷爷是个看事的先生,见他这个样子,我吓的心都哆嗦起来!

爷爷一挤我的脚脖子,嗞的冒出一股脓血,疼的我直咧嘴。

爷爷从伤口处,竟然捏出半片发黑的指甲。

凑到灯下,细看那半片指甲,倒吸一口凉气说:“北辰,要是你睡的死,可就被人拽走了!”

听爷爷这么说,我更是吓的不行,眼泪都快出来了。

爷爷烧张符,投到清水碗里,让我喝下去。

那符灰水真的很难喝,一股焦糊的烧纸味。

喝下去后,胃里顿时翻江倒海,我剧烈的呕吐,吐出一大滩黑色的粘稠液体。

浑身大汗淋漓,整个人都虚脱了。

再看我的脚脖子,青手印没了。

爷爷从鸡窝里抓出一只红色的大公鸡,用银针先取鸡冠血,

然后又从我眉心取童子血,把鸡冠血和我的童子血混上朱砂,点在我的两手心,两脚心,胸口,背心和眉心上,封住我的七处阳缝。

然后在床下,带我一起挖个两米长,半米深的坑。

让我穿上他的衣服,躺到坑里,并在我身上撒上五谷和盐,盖上干草。

又在我的头上和脚下,各点一盏油灯。

弄好后,爷爷才对我说:“北辰,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吭声,也不要动,等鸡叫,就去找你姥爷。”

透过干草,我看到爷爷穿上我白天穿的衣服。

然后用刀在他脚脖子上扎个口,把那半片发黑的指甲塞进去。

原本鲜红的血,立刻变成发黑的脓血,随后整个脚脖子都青了。

爷爷躺下去抽了一袋旱烟,接着就打起呼噜。

我可睡不着,瞪着眼睛,紧张的一会看看门,一会看看爷爷。

就这样,在惊恐中煎熬到下半夜3点多钟,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外面突然间又阴风大作。

窗户再次被吹的吱呀吱呀响,野猫又跟着嚎叫起来。

室内温度骤然下降,我整个人再次被阴冷的气息包围了。

惊恐的瞪大眼睛,心也骤然缩成一团,紧张的快从嗓子眼跳出来。

门被无声的推开,贾妮目光僵直走进来。

面色肿胀青紫,眼球突出,比之前更加恐怖。

一声不吭的走到床尾,伸出一只手抓住爷爷的脚脖子。

我吓的呼吸都停止了,惊恐的看着贾妮。

贾妮只用一只手握着爷爷的脚脖子,好像没费什么力气就把爷爷拽下床,拖着爷爷向外走去。

我想喊,喉咙却像哽住似的,喊不出声。

上次没听爷爷的话,跟贾妮去了水库,没想到惹出这么大的事!

这次不敢再不听爷爷的话,我咬着牙,没敢动。

看着贾妮把爷爷拖出去,消失在黑暗中,我的眼泪顺着眼角不停的流淌。

在我不记事时,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双双去世。

我是被爷爷带大的,看着爷爷被拖走,急火攻心,眼前一阵阵发黑,什么都看不清了。

总算挨到鸡叫,我无力的从坑里爬起来。

擦去模糊住眼睛的泪水,借着微弱的油灯光,惊讶的看到,爷爷竟然还躺在床上!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医奶爸
  • [现代]请叫我咒师大人
  • [现代]我的千金小娇妻
  • [现实]超级战神女婿
  • [玄幻]青莲剑帝
  • [现代]丐世神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