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位风水师

第1章你看我像人不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8-25 17:39:01

从我记事开始,就一直跟在爷爷奶奶身边,根本没见过父母长什么模样。

小时候不懂事,总是缠着爷爷问为啥我没爸爸妈妈,每当这时候,我爷爷就直接瞪眼珠子,吓得我直接没了声。

对于我父母也是三缄其口,从来不会在我面前提起。

说来也奇怪,我从小身体就特别好,用老人的话说就是皮实的很,别的孩子还在学走路的时候,我已经登梯子爬高惹得全村鸡飞狗跳了。

别人家孩子换季着凉,我却什么事都没有。

所以在我三四岁的时候,就已经跟着一群十几岁的孩子满山跑了。

按理来说我这么结实,爷爷奶奶应该放心才对,可是事实却正好相反,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是结实健康,我爷爷奶奶就把我看得越紧。

特别是晚上,只要太阳落山,无论我跟村子里的孩子在哪里疯玩,我爷爷都会把我叫回家里,我要是哭闹不乐意,绝对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暴打。

好像生怕我在外面出什么事情一样。

回到家里,每到申时,爷爷都会把我叫到小屋里。

那是一个单独的小屋,听来串门的亲戚说,原本我们家是没有这个屋子的,是我出生后爷爷专门找人又改建的。

屋子不大,只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一个香炉,墙上还摆着一幅集市上买来的廉价风景画。

从我记事开始,每天申时,我爷爷都会把我叫到桌子前,让我对着画像三鞠躬,然后给上三炷香。

小孩总是好奇的,虽然一开始我怕挨打没有问,但是终于有一天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嘴,结果不出意外的被爷爷按在炕上打了一顿板子。

被打得哭红了眼睛的我仍旧不死心,去找我奶奶坚持问。

我奶奶估计是看我哭心疼,只告诉我那幅画后面供奉着的是保家仙儿,然后就被爷爷瞪了一眼,任由我怎么哭闹,奶奶都不往下说了。

保家仙儿这东西,我也听村子里老人念叨过,什么胡黄白柳灰,说是村子里每家都有,要用黄纸表好了神位供奉在家里,逢年过节都不能短了缺了,这样能保佑一家子无病无灾。

我当时想着自己从小到大都没得过病,肯定是天天给保家仙上供换来的保佑,心里还挺臭美。

一直到我六岁的时候,我才知道事情跟我想象的好像不太一样。

那是我刚刚过完六周岁生日的第二天,奶奶去镇上集市买肉,一天都没有回来,爷爷在家里等得抓耳挠腮,但是因为怕我没人看着晚上出去乱跑,所以根本不敢出门去找。

站在家门口谁路过都要问一下,看见我奶奶了没有。

结果谁都说没看见,急的爷爷更是直跺脚,六十多岁的年纪了在门口直蹦高。

终于,在快要申时的时候,我奶奶推着自行车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只不过原本应该装满肉的袋子空空如也,奶奶的脸色也是一片煞白。

进门还没等我爷爷张嘴开骂,就一把将我爷爷拉回了院子里:“老头子,我碰到黄皮子了!”

一句话,让爷爷原本黝黑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那时候我还小,不知道黄皮子是什么,也不知道为啥提到黄皮子爷爷奶奶的脸色会这么难看。

爷爷愣神了那么一会功夫,赶紧把我拉回了小屋里,着急忙慌的点着香递给了我,让我赶紧上香。

我虽然有些搞不清楚为什么爷爷这副样子,但还是跟每天一样,对着画像三鞠躬,把香插到了香炉里。

但是香钢插到香炉里,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是莫名其妙的断了,同时我也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直接昏了过去。

那天,从来没得过病的我发了高烧。

后来听我爷爷说,整整一晚上,我的体温都没有下过四十度,村里诊所的大夫根本看不好。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爷爷去请了村里帮人看坟场的赵老爷子,赵老爷子九十多岁了,体格仍旧很硬朗,看了看我的病情之后,直接让我爷爷把他带到了小屋里,最后把我爷爷也赶了出来。

一晚上爷爷奶奶都没有休息,只能听见小屋里一阵阵的鬼哭狼嚎,直往人骨子里面渗,到底是什么声音老两口也说不清,按我爷爷的说法,反正不是人能发出的声音。

说来也神奇,经过一晚上折腾,第二天我的烧果然退了,赵老爷子颤颤巍巍的从小屋里走了出来,把我爷爷叫到了一边,两个人谈了很长时间。

到底都说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原本已经退休的爷爷,又跑到镇子上找了一个看太平间的工作。

我也跟着从村子里的小学转到了镇子里的小学,每天村子到镇子里十几里的山路,都是爷爷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哪怕是周末放假,爷爷也要把我拉到他看的太平间。

当时毕竟小,说不害怕是假的,医院太平间天天都不缺人,那脸色煞白的人往那一趟,一开始我几乎天天都被吓哭。

爷爷却破天荒的没有打我,只是抱着我,一边哄我一边叹气。

时间久了,我也就不怎么害怕了,甚至还帮着爷爷给死人整理一下遗容什么的。

从那之后,一切又恢复成了之前的样子,我又变成了那个不得病的皮实小子,轮到爷爷放假,我仍旧跟那帮十几岁的孩子满山乱跑。

爷爷奶奶也没有再遇见过什么事情,只不过他们还是跟以前一样,根本不让我晚上出去,哪怕是回家晚了那么一会,都会让爷爷一顿胖揍,就连疼我的奶奶都不拦着,还在一边让我长点记性。

就这样,我一直待到了九岁,一直都是平安无事。

但是孩子越大越看不住,更何况我一个淘气的祖宗。

终于有一天晚上,一堆大孩子逗我玩,把我带到了大山沟沟的深处,我晕晕乎乎的有些找不到北,一直折腾到天黑才在大山里走出来。

当时就想着爷爷肯定特着急,于是就一直低着头往家里跑。

只不过在快到村口的时候,却是被一道有些尖锐的声音叫住了。

抬头循着声音看过去,只看到一个黄皮子在地里一个草垛上坐着。

那黄皮子跟其他的黄皮子差不多,唯一的不同就是个子大,而且四肢长,跟人的比例几乎差不多。

那时候就盘膝坐在草垛上,摆出了一副打坐的姿势,嘴角还挂着几根鸡毛,这时候正瞪着一双大黑眼珠子看着我,忽然口吐人言。

“小子,你看我长得像人不?”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爷爷是唐门强者
  • [现代]重瞳医神
  • [现代]地府带货人
  • [现代]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 [现代]绝世龙婿
  • [玄奇]风水师秘闻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