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卖灵烛那些年

第001章 冥烛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9-03 18:17:16

东阳县,冥烛店。

正值深夜。

一辆出租车缓缓在冥烛店的街口前停了下来,岳阳双手捧着红布包裹,付了车费,这才费力的从车门内走了下来,挪步到了店门口,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黄铜钥匙,将店门打开。

他,正是这家店的主人!

回身将房门从里锁好,岳阳把手里的红布包裹放在了客厅中的桌案上,转而从橱柜中找来了一捆敬神香,点燃后,烟雾飘荡。

红布打开,其内隐藏的是一个黑木盒子。

木盒打开,一层层早已凝固的‘荤油’,夹杂着黑乎乎的渣滓,出现在岳阳的视线之中。

“你们已经死了,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互不相犯,切莫怪罪。”

双手合十,岳阳遥遥冲着这摊荤油拜了三拜,口中念念有词的说道。

没错,这摊荤油并非是从什么猪肉身上提炼出来的。

相反,这油脂,乃是传说中的尸油!

而所谓的‘冥烛’,从外形上来看,虽与寻常人家见过的普通蜡烛相差无几。

可实际上,这其中的讲究哪怕是说上三天三夜,也绝对说不完!

单单是用料方面,普通蜡烛选用的是牛油提炼。

而冥烛,则需要的是恐怖的尸油才行!

相传:

将死人身上渗透出来的油脂稍加融合,最终制作成特有的冥烛,可改命、判阴阳,问因果!

说实话,起初接触这一行,岳阳是相当拒绝的,毕竟让他本一个该上大学享受人生的三好青年,突然之间就要每天与死人身上的油脂打交道,这种事情,任谁也不会同意。

可熟料,五年前,老爹莫名失踪了,生死不知,而自那时起,也是岳阳第一次接触冥烛,通过冥烛来占卜询问老爹的下落。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家冥烛店,顺理成章的就落到了岳阳手中。

并且一干,就是五年!

到现在,他早已习惯了这种孤单而又阴森的环境。

“呼!”

浓郁的烟雾自嗓子眼里喷了出来,岳阳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皮,这才将柜子中的模具摆了出来,并将刚从的火葬场买回来的尸油,一股脑倒入了模具当中。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岳阳依靠鸡冠血又画了两张‘镇邪符’,分别贴在门口两侧,又在模具中添加了一些可供油脂凝结的朱砂等物,这才静候成型。

‘叩——叩——叩——叩叩!’

就在这时,三长两短的敲门声猛然响起,让本处于精神高度集中的岳阳双眼一瞪,这才不耐烦的回头看着门口方向,起身开门。

这种敲门的方式,是冥烛店独有的规矩,大多数时候,他的店铺都会呈现闭门歇业的状态,唯有深谙规矩的‘有缘人’,方可入内。

能知道他这里规矩的人,几乎都是老顾客,再不然也是被老顾客介绍而来,所以,他几乎可以确定,这是有生意上门了。

果然。

随着房门打开,一个皮肤幽白,长相极为漂亮的女人,逐渐走了进来。

“岳先生,我来买烛。”

女人进屋后,由于没有开灯,岳阳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觉得这女人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声音很弱,却异常清楚。

“请进吧。”

见有生意上门,岳阳自然不会怠慢,赶紧抬手准备开灯,可不曾想,他的手才刚碰到开关上,这边的女人却是突然一把抓住了岳阳的胳膊,同时低声说道:“不必了,我是来买烛的。”

“恩?”

也不知怎么的,被女人那双干净的手触碰到,岳阳心头却是没来由的产生了一些烦躁,况且现在深更半夜的,这女人却不准开灯,这更是让岳阳有些恼火。

不过,见女人坚持,岳阳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耸了耸肩膀,随手拉过了一条椅子,示意让女人坐下等会,这才摇头道:“你来的不巧,冥烛已经卖光了,要是真需要的话,就请三天后再来吧。”

“……”

闻言,女人也不吭声,只是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还没脱下模具的冥烛,煞白的脸上这时竟平增了几许红晕。

足足沉默了两分钟,女人这才用自己那双死鱼一样的眼珠子盯向了岳阳,不急不慢的说道:“这不是有吗?”

“哈?”

对于这女人的反应迟钝,岳阳倒没觉得什么,只是见她看向自己才刚制作好的那批冥烛,解释道:“这批冥烛暂时不卖,需要等上三天。”

自古来就有一条规矩,新制作的冥烛必须要趁着晌午正阳的时候,放在太阳光下暴晒三天,如此才能清除掉死者生前的罪孽怨气,才可点燃。

如若不然,冥烛自身的怨气难消,非但会给使用者带来麻烦,就连他自己,也会因为破坏了祖师爷定下来的规矩,而遭来厄难!

迄今他还记得,当初爷爷为了能让冥烛这一脉壮大,不吝四处收徒,传授冥烛手艺,有一个曾被岳阳称作‘四叔’的弟子,就因为坏了这一条极为简单的规矩,将才刚制好的冥烛点燃招魂,不幸遭来恶鬼噬身,浑身的皮都在一夜之间被扯的粉碎,死相之惨,令人生畏。

而四叔的血亲,也均在一月之内尽数暴毙,或是车祸,或是天灾,就因他坏了忌讳,无一善终!

当即,岳阳就将这些禁忌草草同女人解释了一番,希望对方能够理解自己的苦衷。

可哪曾想,听完了他的话,女人非但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岳阳,嘴唇嗡动,道:“岳先生放心吧,冥烛我带回去后,自行暴晒三天不也可以吗?”

“这……”

一时间,岳阳不禁犯了难。

以前他还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店里的冥烛也一直都储备很足,奈何这几个月来,火葬场那边频出状况,让他的货源断了一阵,这才将所有制作好的冥烛都挥霍一空。

“倒也可以。”

思前想后,岳阳最终硬着头皮说道。

只要女人拿回家去能够静置三天不动,这倒也不算是坏了祖师爷的规矩,不过岳阳倒也不敢轻信对方,耐着性子问道:“这可不是玩笑事,你确定短时间不会使用冥烛?”

“会的。”

不知道为什么,岳阳总感觉女人的笑异常阴冷,:“或许,我永远都不会用到。”

什么意思?

岳阳皱眉,但却没好继续多问,一边着手将凝固后的冥烛从模具中脱离而出,一边随口问道:“小姐贵姓?”

“林夕。”

听到岳阳的话,女人先是愣神了一小会,似乎是在想自己的名字,缓缓答道。

林夕?

岳阳微微皱眉,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爷爷是唐门强者
  • [现代]重瞳医神
  • [现代]地府带货人
  • [现代]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 [现代]绝世龙婿
  • [玄奇]风水师秘闻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