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世界

第一章 门铃儿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9-04 22:22:00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

其实,说白了,就是夫妻间磕磕绊绊的生活琐事,不能摆到台面儿上去说,也不能跟外人去诉苦,更不能让外人来充当裁判,辩个谁是谁非。

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也就是这个道理。

可是,今天已经是我老婆李荷离开我的第七天了。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消失的第七天!

如今的事态已经发展到了一种让我濒临崩溃的程度了,所以我再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世俗观念了,开始逢人就打听我老婆的下落。

但是,忙碌一番的结果依旧是渺无音讯,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此时,墙上钟表的声音响起,对于再熟悉不过的我来说,根本不用抬头去看指针就已经知道,现在是深夜十二点整。

我躺在沙发上难以入睡,手里握着酒瓶,机械性的往嘴里输送着可以让我精神麻痹的液体。

叮咚——!

忽然间,门铃响了。

我扯着嗓子就问了一句:“谁啊?”

门外没有应声,也没听到其它动静。

难道是门外的人没有听见?

但是我真的懒得再去开门。

于是我提高嗓门又喊了一声:“你找谁啊?”

门外仍然没有动静,而此时,门铃第二次响起。

叮咚——!

说实话,我的喊声基本上是扯着嗓子喊得,声音已经算是很大了,而且我现在的位置和房门距离并不是很远,所以,门外的人不可能听不到。

也许是谁按错了门铃了?

那估计一会儿就走了。

于是我再次眯上眼睛,拿起酒瓶,准备享受酒精带来的那份快感。

叮咚——!

可是门铃再次响了一声,心烦意乱的我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酒瓶,朝着门外大声吼道:到底是谁啊?

说实话,我有点恼火,难道隔着门就不能说话吗?非要我去亲自打开门,那个敲门人才能说是不是某某某家?或者,说一些借常用工具的话?

真的是烦透了!

可是,门外那边儿一直没有动静,而门铃在我恼怒之际已经又响了一声。

犹豫了片刻,我有些不耐烦的将香烟碾灭,然后走到门口,随手就把房门打开了。

当我抬眼看去的时候,酒劲儿顿时醒了一半儿。此时,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而是我已经失踪七天的老婆,李荷!

她低着头,可能是因为天气寒冷的原因,大半个脸都缩在大衣领子里,乌黑的长发贴着脸颊散落在肩前。

难怪我喊了半天是谁都没回答,想必是没有听见。

“你,你,你回来了?冷不冷?饿不饿?”我有些结巴的胡言乱语道。

她没有说话,但是看到她浑身发抖的肩膀,猜想是冻的不轻,所以我也没多问,就赶忙把她让进了屋内。

谁知她刚进屋,就低头冲进了卧室。

我望着那个熟悉而又奇怪的背影,突然胡思乱想了起来。

难道,李荷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我立刻跟进了卧室。

但是,当我推开卧室的门后,发现卧室里并没有李荷的身影,依旧是空空荡荡的卧室。

一股寒风袭来,顿时将我的另一半儿酒劲也吹没了。

喝多产生幻觉了?

可是刚才经历的情景是如此真实呀!

拍打着自己晕晕乎乎的脑袋,重新又坐回到了沙发上,正准备重新回顾一下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时,门铃再次响起。

“这又是谁啊?”我想也没想就冲着房门吼道。

门外依旧没有任何动静,而门铃继续在响。

我走到房门前,静静地在原地等了十来秒的时间,用来侧耳细听门外的动静。

没有走动声!

也没有敲门声!

这特么的是哪门子事儿啊?

我心底里的火气腾地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使劲儿地把房门打开。

我再次惊呆!

门外站着的,还是我老婆李荷!

到底是我喝多迷糊了?还是其它什么情况?

不过,如果先前是幻觉,那这一次就是真的!

我不再去细想什么,急忙问道:“你,你,你回来了?”

她还是没有看我,低着头,一下子从我身旁闪过,然后迅速冲进了卧室,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看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顿时在门口愣住了。

这特么的是情况个情况?

此时,从门外吹来一阵寒风,冻得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随手把房门关上,决定先回卧室,再细问老婆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我怕惊吓到老婆,于是慢慢的推开了卧室门。

嘎吱——!

一声门响之后,并没有惊吓到屋内的李荷,反而惊吓到了自己。

因为,卧室里,并没有李荷的身影,依旧是空空荡荡的房间。

顿时,我的脑子中一片空白。

叮咚——!

又一次突如其来的门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吓的我神情一怔,把我硬生生的拽回到了清醒状态。

这次,我迅速跑到房门前,拧住了房门把手。

正准备打开房门的时候,我的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

先从猫眼里看看门外的情况?

因为,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不对劲儿的问题,就是接连两次开门后,看到的都是老婆李荷!

如果是我喝多了,那还好说。

如果说是我没有喝多,是她真的回来了,那问题就大了!

因为,她接连回来了两次,而卧室里并没有她,那这就有点太反人类了。

而且,刚才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李荷的下半张脸都缩在衣领里,上半张脸被长发遮挡着,而且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种神情的人,只有在碰到自己完全无法处理的事情时才会这样。

那么,李荷她到底碰到了什么事?

还有!

李荷前脚冲进卧室,我随后就跟进卧室,期间并没有听到她回到门外的脚步声,也没有看见她回门外的身影。那么,她是怎样做到再次出现在门外呢?

这些想法迅速在脑海里闪过,而此时的我,眼睛已经不知不觉的凑到了房门的猫眼前。并且,本能的闭着左眼,睁着右眼,眯眼朝外望去。

猫眼中一片漆黑!

难道是楼道里的感应灯坏了?所以,我根本看不到外面的状况?

不对!

这时,一股恐慌感开始蔓延到心头,我的身体也开始不由的颤抖起来!

因为想到了一句话!

当你凝视黑暗的时候,黑暗,同样也在凝视着你。

所以,大脑开始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一部恐怖片中的情节。

当你透过猫眼看外面是一片漆黑的时候,并不是没有灯光,而是因为外面的那个人或其它不干净的东西,也在用同样的方式,正在透过猫眼在朝你这面儿看,所以你看到的黑并不是没有灯光的黑夜,而是外面那个人或者其它东西的黑色眼珠!

闫称龙 说:

本人其它网站转过来的作者,新签约于黑岩,0粉丝开书,实属不易。

在当今无脑文的冲击下,这种烧脑文可谓是举步艰难。

为此,希望大家收藏和阅读,放心,这本书不会让你失望。

定将挑战你的每一根神经!

再次,感谢!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的爷爷是唐门强者
  • [现代]我靠回收垃圾成首富
  • [现代]女上司有约
  • [现代]我有五个姐姐风华绝代
  • [现代]最狂仙尊奶爸
  • [现代]荣耀神医奶爸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