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土憋那几年

第一章 蜡道口出事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9-20 09:14:20

我叫谢小皮,祖上原住岭南。

几十年前,爷爷谢地饼却带着一家老小,莫名其妙举家搬到了黄河边上。

那时节,各处逃饥荒、水患、疾病迁徙的情况多,村民也淳朴,定居黄河边小村落之后,谢地饼一家很快受到当地乡亲的接纳,老谢家也从打山刨猎的山民,逐渐融入黄河边团面狩渔生活。

谢地饼这人怪相,常常独自一人半夜跑到黄河边蜡道口,盯着奔腾的河水看,一看看到天空鱼肚翻白。

某个月黑风高夜,谢地饼头戴渔皮盔,脚绑防水高脚靴,手中拎了一杆长长的分水枪,神经兮兮地跟我爹娘讲,晚上他要行船出黄河去蜡道口,叫我爹娘在里屋守着一个物件,千万别弄翻了。

什么物件呢?

一个洗脚盆,盆上盛满了清水,水上放了一艘小小的纸扎船。

见我爹娘郑重地答应后,谢地饼急匆匆出门而去。

那年我爹不到三十岁,精力旺盛,我娘也是村子里出了名的美人胚。在把我哄睡之后,夫妻两个忍不住了,开始办起了事。

这事原本跟谢地饼神秘开船出黄河没太大关联,但巧在于,小夫妻热情似火,一不小心,把老头子交待他们守着的那盆清水给蹦翻了,上面那艘纸船也摔落在地上,被水浇了通透。

我爹顿时傻了眼,脸色煞白,额头上的汗刹时流了下来,提起裤子就往黄河边跑。

待到天亮,我娘方见到我爹浑身湿透、神色颓然、哭丧着脸回来。

我娘问他,老爷子怎么样了。

我爹摇了摇头,说完球,纸船翻了,老头子的船也翻了,尸体可能被那畜生吃进肚子里去了。

我娘当时就吓哭了,问那可咋整,我们这是害了老爷子啊。

夫妻两个抱着头痛哭了一场。

我爹心里憋着一股子气,发誓不把那东西开膛剖肚,取出老爷子尸骨,誓不为人。

他开始每天跟我爷爷一样,半夜在黄河边上蜡道口寻摸。

我娘劝了他好几次,说咱们儿子才六岁,老爷子人死不能复生,今后老谢家再也不干这行当了,过点安生日子。但我爹内心愧疚,又哪里听得进去?

寻摸半个月后,我爹兴冲冲回来告诉我娘,那畜生上山了,他摸到了它的巢穴,狗日的藏身之处真隐秘,过几天就去宰了它。说完,他就开始在院子里磨刀。

我娘开始用起女人惯用招数,撒泼打滚上吊,可怎么折腾,也劝不住我爹。

几天后,我爹把一些零碎东西准备妥当,在里屋点上一根婴儿手臂粗、一米多长的蜡烛,插在大萝卜之上,交待我娘,那蜡烛是他上山宰畜生时的指路明灯,务必要看好,别弄灭了,蜡烛一灭,他在山上迷路、摔死、被吃都有可能,可就彻底回不来了。

我娘没说话,反而收拾起东西要跟我爹一起上山。

我爹说你上山了,谁来看蜡烛,万一咱俩出点啥事,小皮咋办?

我娘告诉我爹,已经给佟子捎了口信,他明天就来家,我们能回来,一切无事,回不来佟子会照顾小皮。

他们口中的佟子,叫佟天望,是我舅舅,比我大十来岁。

我爹拗不过她,回头望了望熟睡的我,只得把门窗给锁死,直到没有一丝风透进来,特意在蜡烛外面罩上瞳孔玻璃罩,两人才放下心,惴惴地上了山。

那年岁手机没普及,固定电话都少见,遇事都是托人捎口信。

按理来说,门窗被关的死死的,那蜡烛很粗壮,当地人称为“长明烛”。一般都是供庙宇大殿里的主佛面前烧的,不容易灭,在瞳孔玻璃罩里,烧个几天是没问题。

但没想到,佟天望接到口信,以为我家出了什么事,没能等到第二天,蹬着辆破自行车,当晚就摸黑从几十里外的山路赶了过来。

到家一看,好家伙,屋内火光熊熊,门窗锁死,姐夫家怕是遭了火灾啊。

捎口信的人也忘记把钥匙放在门槛底下那茬告诉佟天望,愣头青舅舅平日里爱看李小龙,拿自己当猛龙过江的主,在院子里拎了桶水,一脚将门给踹个稀碎,朝着那火光将水桶扣浇过去,蜡烛“嗤”一下灭了。

我爹我娘,从此再没回来。

一家四口,除留下个六岁的我之外,以这种突兀而搞笑的方式,团灭。

这事是后来佟天望告诉我的,我问他怎么知道那么多细节,他回答我说半猜半蒙。

我爹娘死后那几天,佟天望成天在山上转悠,但硬是没找到尸体。

我们哭完难过完,在家里归拢了几件衣服烧了,做几个牌位,磕几个头,全当把我亲人给送了。

佟天望带着我准备回几十里外的姥姥家。

但我们刚出门,却听到村里呜呜哇哇一阵乱叫,村民慌慌张张地往黄河边赶去,佟天望觉得奇怪,拉住鼻子上耷拉着两管鼻涕的小孩问,到底咋回事呢?

小孩结结巴巴地告诉我们,蜡道口出大事了,萍媳妇在那里脱衣服跳舞呢。

萍媳妇是村里出了名的美人,长相比我妈还要美一些。

我们撒丫子就往蜡道口跑去。

到蜡道口一看,乌央央地压了一堆村民。萍媳妇美眸流盼,站在河边上,晃着白花花的肉,咯咯咯直笑,边笑嘴里还边唱着歌。让人恐慌的是,她手里还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哇哇直哭的小孩。

萍媳妇一家人坐在地上大声痛哭,老村长扯着大嗓门在喊话,混乱中我只听到老村长叫她放下小孩,有啥事想不开坐下来好好唠唠。

却见萍媳妇笑着往周边人群看了一圈,说我崽死了,村里的崽都要死!

老村长怒道,你别胡说八道,你的崽不是在你怀里好好哭呢,你疯了吗。

萍媳妇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孩,突然癫狂起来,说这不是我的崽!尔后,她眼睛竟直勾勾地看着我,谢家小娃,最该死的就是你,等着吧!

我哪里见过这场面,当场就被她阴毒的眼神给吓哭了。

人群一阵惊呼,萍媳妇将怀里的小孩一把扔进了蜡道口。

蜡道口是黄河边上一个漩涡,水流湍急,孩子丢进去之后,片刻不见踪影。

萍媳妇的公婆见此情景,顿时晕了过去。

她的男人,我平日叫他明达叔,瞬间疯了,捡起根地上的镢头,眼睛暴红外凸,骂道,疯婆娘,我要弄死你。说完就往蜡道口冲,但萍媳妇却哈哈哈大笑,光溜着身子,如同泥鳅一样,三步两颠,活生生地从大家眼中跑了。

村民也顾不得萍媳妇了,开始急急忙忙拖船下河,去救小孩。

半个时辰后,一具被水草缠身,浑身肿胀发白的婴儿尸体给捞了上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可不得了。

萍媳妇那句“村里的崽都要死”可把大家吓怀了,虎毒尚不食崽,萍媳妇疯的把自己娃丢黄河里弄死,村里的娃安全已经没法保障。

老村长吩咐把路口给封了,把村里青壮年纠集起来,敲锣打鼓四处找萍媳妇。

路口封了,我们也走不了。

佟天望只得把我关在家里,加入了寻找萍媳妇的队伍。

待到晚边,佟天望一脸疲惫,匆匆地回来了,他一进门就把我抱到阁楼里,神情凝重地问我:“小皮,你怕不怕?”

我说怕。

佟天望说,你要是怕,就待在阁楼里,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出声,萍媳妇把军军又丢到蜡道口淹死了。

军军是我的好玩伴,没想到他也被萍媳妇弄死了。

我想起萍媳妇最后对我说“谢家小娃,最该死的就是你”那话时恶毒的眼神,非常害怕,吓得浑身发抖,当时就尿了,哇一声大哭起来。

佟天望气急,给了我一巴掌,骂道:“哭你奶奶个熊,想活着就别吭声,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我只得瘪着嘴忍住哭。

佟天望在阁楼口贴了一道古怪的符纸,急匆匆跑下阁楼,并把上楼的梯子给拆掉,转身出门而去。

阁楼里四处都是老鼠,照平时,我早就吓得呜哇乱叫了,但恐惧让我咬紧牙关,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一直待到半夜,又饿又怕的我迷糊中正要睡着,却听到楼下有人在叫我:“小皮,你在哪儿啊,我给你拿了奶珠,快下来玩……”

军军在叫我。

可老舅不是说军军已经被萍媳妇弄死了吗?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医奶爸
  • [现代]请叫我咒师大人
  • [现代]我的千金小娇妻
  • [现实]超级战神女婿
  • [玄幻]青莲剑帝
  • [现代]丐世神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