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万岁

第一章 一万岁的奶爸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9-21 15:33:33

东阳城最高的建筑,梯云楼顶层,一个男人背着双手。

他属于这个世界。

但不属于这个时代。

他的目光所及处,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醉醺醺的倒在路边。

今晚会有一块陨石,砸中他。然后带着这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去一个叫修真界的地方。

修真界,柳星河每当心不静时,想的都是他的女儿。可怜的女儿被恶魔缠身五年,痛不欲生!

对女儿的牵挂,渐渐成为他修行的执念。他靠此,千辛万苦,终于修成仙尊!

又花费五千年,炼制了一件,震惊整个修真界的秘宝!

催动秘宝,逆转时间长河,穿越回地球。

代价是法宝尽毁,通天修为尽散。

但他成功了,不过比当初他,被陨石砸中时间,早了五十年。

这五十年里,他创造了太多奇迹,以不同的身份,留下数不尽的故事,书写多少传奇!

可是这五十年里,他唯独,不能去见自己的家人,还有过往认识的人,因为这方天道不允!

打破自己过往的人生轨迹,柳星河不敢尝试,因为他怕后果承担不起。

柳星河按捺住激动,这一刻,要来了!

那颗陨石肉眼可见,近了,更近了!

“砰!”落在那个醉醺醺男人身上,带着他一起消失了。

过往的柳星河没了,他,修行界威名赫赫的,星河仙尊正式成为,地球上独一无二的柳星河!此刻,天道所允!

柳星河开门,几个人围在餐桌上吃饭。

“爸爸!”其中一个小女孩,明眸皓齿,可消瘦苍白的小脸让人心疼。她飞快的放下碗筷,扑向柳星河的怀抱。

万年太久,可执念情深。这一刻,柳星河等的太久!他紧紧地抱住女儿,一张脸终于笑容洋溢道:“瑶瑶有没有好好吃饭呀?”

“好好吃了呢!我吃了那么大一碗!”小姑娘还用手比了比,一脸可爱道。

柳星河刮了刮瑶瑶的鼻子,一脸宠爱道:“瑶瑶真乖。”

他柳星河入赘叶家,孩子几乎都是他带的。因此小女孩最爱粘的人,就是爸爸,这也是父女情深的根结。

李芳见到柳星河便没好气道:“怎么不死外面!你还知道回来啊!瑶瑶过来,叫姥姥抱。”

“不,我爱爸爸,我要爸爸抱!”小女孩不依,说完还吧唧在柳星河脸上亲了一大口。

李芳脸色黑了,她把脾气发在柳星河身上。“你个废物玩意,看给我孙女吃了什么药,姥姥都不要了!”

“那是你不够爱她!你天天就是麻将,尽到姥姥责任了吗?瑶瑶跟你不亲,能怨得了谁?”柳星河回了一句,如果不是念在她是孩子的姥姥。像她这么给自己说话,早就被一巴掌拍个半死了。

李芳惊了,什么时候这个废物,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了!她拧了一把鼻涕,哭着道:“我老了,女婿就开始不孝顺了,这反了天了啊!我命苦啊!这是招了个白眼狼进家啊!”

“妈,星河也没怎么你啊。”一个面容精致,亭亭玉立的女子,忍不住出声道。

她是叶婉柔,柳星河的妻子。两人是在上大学认识的,那时候叶婉柔是轰动全校的校花!柳星河是学生会会长,当时一路破关斩将,近水楼台先得了月,俘获了芳心。

两人毕了业后结婚,叶婉柔,人如其名。性格婉约,温柔。

“自家女儿胳膊肘往外拐,也帮这个废物说话,我不活了啊!”李芳大哭大闹。

“阿姨,婉柔是心善帮他说话。依我看呀,阿姨上了年纪,当然是该颐养天年,做做喜欢的事。柳星河不思上进,如果孩子也不带,那这个家有他没他,有什么两样呢?”旁边一个青年出声道。

“是啊,还是小涛懂事。哪像那个酒鬼废物,看着就心烦!婉柔要是嫁给你,不知会幸福多少倍呢!”李芳看向周涛,却是一脸笑眯眯道。

周涛是柳星河大学同学,是个富家公子,上学时候整天开着跑车招摇。曾经摆出万朵玫瑰,在叶婉柔宿舍楼下表白,但还是没争得过柳星河。

后来他出国了,没想到如今回国后,还是贼心不死。

周涛故作惋惜道:“阿姨,我要是娶了婉柔,一定对她百倍千倍好!也一定好好孝顺您!可惜,我没有这个福气了。”

“小涛,你是嫌弃婉柔吗?”

“不不,我爱婉柔是发自内心的。我可以包容她的所有,包括瑶瑶我也会拿她当亲女儿疼爱!”

“好好,婉柔啊,你可一定要珍惜这小伙子啊!那废物有什么好的,非得吊在他身上。”李芳对周涛很满意。这个周涛,每次来都不会空着手,对自己嘘寒问暖,他家又是开好车住别墅。怎么看,怎么顺眼。

李芳不禁幻想,要是婉柔答应嫁给周涛,自己打牌时候,也能炫耀一番了。

“妈,你说什么呢!我都结婚了!”叶婉柔眉头皱起,丢下碗筷进了卧室,她妈给她介绍对象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孩子!”李芳拉着周涛的手道:“小涛,别介意,婉柔除了有些时候比较犟,其他方面都很好的,以后你就放心大胆的追!妈挺喜欢你这孩子的。”

柳星河冷眼旁观看着这一幕,好家伙,这才哪到哪,连妈都称上了。

他在上大学时候就展现了天赋,那时候炒股,毕业的时候就已经赚了百万。毕业后,专心投入其中,一年挣了上千万,这才得以让李芳松口两人婚事。

尽管需要柳星河入赘,他咬咬牙还是答应了,因为他太爱叶婉柔了。

婚后,李芳拿了五十万存款,加上柳星河五十万的彩礼。总共一百万,交给柳星河炒股。半年时间硬是给她翻了十倍!那时候李芳一口一个女婿,叫的甚是亲热。

可是柳星河还是失手了,婚后半年那会,柳星河非常看重一支科技股,把手中能动用的资金全部赌了上去。

可是数次跌停,李芳坐不住了,又是要跳楼,又是准备割腕。要死要活的威胁柳星河套现,还给她一千万。

叶婉柔是单亲家庭,就这一个妈,为了不让叶婉柔为难。

柳星河咬咬牙套现了,又把车卖了,刚交了定金的新房也退了。凑够一千万给了李芳。

可是一个月不到,柳星河当初买的那支科技股,疯涨了几百倍!

柳星河什么都没有了,他忧郁了,开始嗜酒如命。他不愿上班,不愿与人交流。

李芳也变了,指责柳星河没有眼光,没有魄力。如果当初坚持下去,那她能赚的更多。

柳星河没钱了,没有工作,李芳再也不拿正眼看他。

那时候叶婉柔已经有五个多月生孕,李芳逼着她打胎改嫁,但叶婉柔誓死不从。

“爸爸,那位叔叔给我买了好多东西。可我还是不喜欢他,我喜欢爸爸!”瑶瑶抱着柳星河的脖子道。

“瑶瑶不喜欢他,妈妈也不喜欢他。那爸爸让他滚,好不好?”

瑶瑶举了举小拳头,表示支持。

柳星河对着瑶瑶微微一笑。站起身时,已经面无表情。

“柳星河,这是我家!你有什么资格赶小涛走,你真拿自己当姑爷了?”李芳大怒道。

周涛脸色也不好看,他掏出了一张卡道:“阿姨,这是天美大超市的购物卡,十万额度。你想买啥,就买啥。这里不欢迎我,我也不好再呆下去了。阿姨我走了,改天再来看您。”

李芳还想挽留,可是周涛已经走到了柳星河的面前。眼神里的那丝得意,就差写在脸上了。“柳星河,婉柔这么辛苦工作养家,你也别啥事不干,作为男人,我都替你臊得慌。”

柳星河眉头一挑,“教我做事,你配吗?”

“你!”周涛指了指柳星河,“冥顽不灵!”

“聒噪!”

周涛愤怒关门离开。

柳星河抱着瑶瑶回到卧室的时候,叶婉柔背着身子睡在里侧。

他看着房内的布置,有种陌生感,但更多的是一种温馨。

叶婉柔听到关门声,坐了起来,顿了顿道:“星河,我妈说话不好听,但她毕竟是我妈。就算你不是为了我,为了瑶瑶,也请你担待点她。她就是那样的人。”

柳星河点了点头道:“会的,为了你们,我不会和她一般计较。”柳星河想不出,李芳这种女人,怎么生出来一个这么优秀的闺女!

叶婉柔撩了撩额前的头发,欲言又止道:“星河,我们公司正在招聘保安,底薪五千。站岗累了点,重要的是换了岗,时间还是比较自由,你可以每天接送瑶瑶。孩子让我妈带,我不放心,她一打起麻将就容易误时间。”

“保安?”

叶婉柔解释道:“我知道,以你的能力,干保安很屈才。但现在我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等过一段时间,我们这有好岗位招人的话,我给你打打招呼。或者你要是找到更好的工作,我就辞职,在家带孩子都可以。”

“你有了工作,妈就不会老说你了,也给家里减轻点负担。”叶婉柔补充道。

“可以,保安挺好的,最主要不耽误接送孩子,离你也近。”柳星河答应下来。其实家里不穷,李芳还有一千万的存款,可是她不拿出来,连自己的闺女都不曾给过。给瑶瑶买衣服,鞋子,都捡便宜的买。看架势,李芳是准备把钱带进棺材里。

柳星河资历万千,活了这么久,像李芳这种人,还真是见的不多。

灯息了,黑暗中,叶婉柔轻声道:“谢谢你。”然后便是安静。

曾经热恋时的爱情,渐渐平淡,转化成亲情。柳星河无业游荡,嗜酒如命,不思上进。身边的同学朋友,都劝自己离婚,可是她仍对柳星河抱有渺茫的希望。

今天柳星河答应去上班了,证明他还是在乎这个家的,不是吗?

柳星河笑了,得此贤妻,夫复何求?

他拍着像八爪鱼一样,缠着自己睡着的瑶瑶,心中又是一痛。

瑶瑶是厄体体质,生下来就注定病痛缠身,随着长大,越来越严重。上一次病痛发作,瑶瑶疼的满地打滚,让人心疼。这种体质短命,待厄体觉醒时发作,神仙难救!

这种病症,在现代医学上,基本上按照疑难杂症处理。因为他们看不出来,连仪器检查都无从下手,更别提治好了。

柳星河在等,等瑶瑶病痛发作,捕捉那股厄体气息。

第二天一早,柳星河骑着电瓶车,前面站着背着书包的瑶瑶,后座是一身职业装的叶婉柔。

把瑶瑶送进幼儿园,和叶婉柔一起去了公司。

柳星河有高学历,加上个头有一米八,身材匀称,五官棱角分明,应聘当场通过。

当天因为有一个保安请假了,柳星河直接顶了班。

一天站了两班岗,柳星河坐在休息室里,看了看手机,给保安队长打了个招呼,骑着电瓶车去接瑶瑶。

“你说柳瑶瑶呀,她被她姥姥接走了。还有一个挺帅的小伙,开着迈巴赫停在正门口,大家都看到了。”班主任回答道,她还不忘鄙视看了一眼柳星河,这个男人整天就是这个破电瓶车。同样是接瑶瑶,人与人的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柳星河脸色阴沉如水,他掏出电话给李芳打了过去。

拒接。连着几次拒接。

给叶婉柔打过去,她刚坐上公交,在去绿藤茶餐厅的路上,瑶瑶和她姥姥都在。

柳星河不知道位置,打开导航,骑着电瓶车,一路绝尘。

走到茶餐厅门口的时候,柳星河看着布置的满是绿意的装饰,心情更不好了。

“你怎么来了!狗皮膏药啊!”李芳本来兴高采烈,和周涛聊得正欢。看到柳星河脸色立刻垮了下来。

“妈,是我告诉星河,咱们在这里吃饭。”叶婉柔道,她脸色也不太好,如果早知道有周涛在,她就不来了。

“没事没事,无非是多一双筷子的事,我不像某个人,小肚鸡肠,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周涛站了起来,招呼柳星河道:“来,坐,想吃什么,随便点,我买单。”

柳星河面色如常的坐了下来,他拍了拍肚子道:“今天比较饿,我要多点一些,周公子不会介意吧?”

“怎么会,放心大胆的点!”周涛表面客客气气,一副大方的样子。可心底有些肉疼,因为这里的消费很高。

柳星河拿起菜单,专捡贵的点,一个个菜名从他嘴里传出。

慢慢的,周涛脸色有些变了。但逼已经装了,收不回了。

李芳看不下去了,有些不满道:“柳星河,你点这么多吃的完吗?差不多得了。”

柳星河没有理会李芳,又点了好几样。

终于他合上了菜单,周涛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谁知柳星河摸了摸瑶瑶的头,道:“瑶瑶,别喝奶茶了。我给你和妈妈点几瓶神户矿泉水,这个口感好一点。”

“嗯,我听爸爸的。”瑶瑶开心道。

还好,水虽然贵了点,但几千块钱,他还能承受。周涛现在恨不得,拿菜单,直接砸到柳星河的脸上,问他,你为什么这么会吃!

“威特,你们菜单上,那款路易十三,来三瓶。”

周涛再也忍不住了,三瓶将近六十万!他自己都不敢这么奢侈,你柳星河凭什么!他拦住了威特,道:“我开车来的,不能酒驾。所以这酒就不要了。”

“谁说是给你喝的,我自己喝。周公子莫非请不起?”柳星河悠悠道。

九九多少 说:

这本书框架结构,经过打磨,放心追!

每天保底五千多更,跟下去,你会发现,日更大都是六七千的,有时一万多更。

我会让每个打脸爽点,都在本书中设置的合情合理。

如果大家觉得有不合适的地方,那应该是九九挖的坑,不过不用担心,坑一般都是后几章就给填上,不会等久。如果稍微久一点,那就是关乎主线了……

比如为何柳星河没有把自己的钱拿出来,为何迟迟不愿暴露身份等等……

记得收藏跟读哦~

你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医奶爸
  • [现代]请叫我咒师大人
  • [现代]我的千金小娇妻
  • [现实]超级战神女婿
  • [玄幻]青莲剑帝
  • [现代]丐世神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