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神豪外卖员

第一章 被逼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10-10 15:36:19

临江市,入夜。

“哥,你送外卖也辛苦,干嘛还要出来吃这么贵的东西,简直就是浪费钱。”

刘良锟龇牙一笑,妹妹是临江大学的大学生,叫做刘茜,每次看着妹妹,刘良锟就觉得很光荣,他得意地说道,“我请大学生吃个烧烤怎么了?怎么了?”

刘茜白了刘良锟一眼,满心欢喜地吃着自己心心念想的烧鸡翅。

这时,刘茜的手机突然响了。

刘茜疑惑地拿起手机,是辅导员的电话。

刘茜毕恭毕敬地接通电话,说道,“喂,老师。”

辅导员在电话的另一头焦急地说道,“刘茜,你去哪里了,你舍友心脏病发作,已经送去临江第一中医院了,你快过去看看。”

“好的。”

刘良锟看到妹妹焦急的神情,不由地皱了皱眉头,“怎么了?”

“我舍友心脏病犯了,已经被送去医院了,我过去看看。”

刘良锟不解地问道,“你舍友犯病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医生。”

刘茜摸了摸刘良锟的脑袋瓜,说道,“好啦,她也是我闺蜜,哥,今天谢谢你给我过生日。”

“好吧,我车你过去,我的电瓶车还有电。”

刘茜龇牙一笑,笑道,“好呀。”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出了烧烤摊,刘良锟一路载着刘茜,直奔临江第一中医院。

刘茜的舍友叫廖兰,是临江大学教务处主任的女儿。

刘茜进了医院,很容易便可以找到对应的病房。

去到那里的时候,廖兰的母亲陈红已经在那里了。

刘茜急匆匆地走了进去,她是认识陈红的,陈红也见过她。

陈红是临江大学教教务处主任的老婆,是个做生意的,开了几家连锁餐饮店,非常有钱,平日里神气得很,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以前一直觉得女儿跟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住在一个宿舍,简直就是拉低了女儿的身份。

陈红见到刘茜进来,刘茜长得比她女儿好看,身体也比她女儿健康,她心中的邪火一下子就冒了起来。

还未等到刘茜走近,陈红已经气愤地挥起手来。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陈红一巴掌扇在刘茜的脸上。

刘茜一下子就被扇得愣在原地,她不明白陈红为什么扇她。

陈红像个泼妇一样,指着刘茜,骂道,“你个骚妮子,明知道我女儿有心脏病,半夜还跑出去约男人,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给她陪葬。”

“生活不检点的妮子,你不配当临江大学的学生。”

“你要是在宿舍,及时送我女儿来医院,我女儿又怎么会命悬一线?都是因为你出去约男人,我女儿心脏病发作没人打120,差点害死我女儿。”

这时,由于刘茜的包包遗落在电瓶车上,紧随其后上来送包的刘良锟看到这一幕,立马就从病房外冲了进来,推开陈红,挡在刘茜的身前,气愤地盯着陈红,质问道,“你有什么权力打我妹妹?”

陈红恶狠狠地瞟了刘良锟与刘茜两人,怒气冲冲地骂道,“你个没爹没娘的玩意儿,你敢推我?”

刘良锟闻言,牙根咬了咬,双手的拳头已经捏起来了,但他迟疑了。

他曾听妹妹说过舍友是临江大学教务处主任的女儿,也知道陈红的身份。

陈红丝毫没把刘良锟与刘茜两人放在眼里,态度更加猖獗了,说道,“小王八蛋,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我老公一句话就能让你妹毕不了业,所有前程都毁个精光。”

“还敢瞪我?”

刘良锟的身体颤了颤,陈红的话很刺耳,但又很现实,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这一拳打出去很容易,但后果令他难以承担,妹妹还在临江大学读书,妹妹已经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他必须要保全妹妹,哪怕自己受尽委屈。

就在这时,有三个人匆匆走进了病房,一个是刘茜的辅导员,一个是刘茜的班主任,最后一个是刘茜的助班师兄李景。

辅导员,班主任,还有助班师兄李景都认识陈红,都知道陈红是学校教务处主任廖博的老婆。

一个教务处主任可以决定辅导员和班主任的年底工作评级,可以决定学生能否评上优秀学生,优秀助班,是他们三人不敢得罪的大人物。

班主任见陈红怒目瞪着刘良锟与刘茜两人,急忙上前悉心地问道,“红姐,这是怎么回事?”

陈红指着刘茜,目光阴邪,颠倒是非地说道,“你们可算来了,这个女学生带个男人来我女儿的病房,快,快把她给开除了。”

“她半夜跟男人出去开房,害我女儿在宿舍里心脏病发作都没人打120,差点害死我女儿。”

刘茜一听,急忙指着刘良锟解释道,“这个是我亲哥哥,今天我哥给我过生日而已。”

“呵?哥?兄妹乱伦的事多了去了。”陈红气呼呼地反驳道,“总之,今晚你到外面约男人,不在宿舍,我女儿在宿舍心脏病发作没人打120,就是你的责任,你要付出代价。”

助班师兄李景他今年年底要申请学校一级奖学金,若是能讨好廖主任,年底的操守评分廖主任能给他打高一点,他这个一级奖学金就稳了。

现在就是一个讨好廖主任爱人的机会,他必须把握,李景嘴角微微上扬,计上心头,他一上来就泼脏水,说道,“刘茜,你怎么跟社会上的混混玩到一块了?”

“刘茜,你作为我们临江大学的学生,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和社会上的混混一块,像什么样?”

刘良锟的眼皮颤了颤,这个李景可谓是用心歹毒,上来就污蔑他刘良锟是社会混混。

班主任厌恶地打量着刘茜与刘良锟两人,不满地说道,“有个这样的哥哥,你们这一家子,真是蛇鼠一窝。”

刘茜弱弱地应道,“老师,我~~”

班主任立即打断刘茜的话,气势汹汹地喝道,“我什么我?你知道你这次招惹的是什么人吗?那可是教务处廖主任的爱人,你真是不怕死,就你今天这个行为,完全可以在你的档案上记一个处分了。”

“你哥一个送外卖的,素质低,道德修养低,你一个大学生跟这样的人为伍,传出去简直就是丢我们学校的脸。”

“人模狗样,你的书都白读了。”

在一旁沉默寡言的刘良锟再也受不了这些斯文败类衣冠禽兽了,他指着眼前的四人,骂道,“你们少TMD在这里放屁,还不是因为对方是你们教务处主任的人,你们说话处处偏袒于她,这里还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吗?”

“一口一个没爹没娘,她这样辱骂我们,你们反过来怪我们,不分是非,不论对错,这就是你们的价值观?”

“还不是为了捧那个教务处主任的臭脚?你们跪舔他的模样真是恶心不堪。”

三人的真面目被刘良锟不留情面地揭穿,他们眼皮颤了颤,但他们并不会因此而感到没脸见人,反而是索性不装了,直接摊牌了。

“廖主任在学校里可是手握大权,你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得罪了廖主任,有你好果子吃的。”

“告诉你,就今天这事,轻则处分,重则开除,你最好是去给廖主任下跪认错,求得廖主任的原谅,否则被开除了,没有毕业证学位证,你妹这十几年的书直接就相当白读了。”

这时,临江大学教务处主任廖博姗姗来迟,他黑沉着脸,走进了病房,刚才来的路上,陈红已经在微信上讲了这边的情况,女儿差点死了,这让他很气愤。

廖博走进病房,一直不说话,半晌后缓缓开口,其说道,“刘茜,你可知错了?”

刘茜摇头,她迷茫地说道,“主任,我不知道我错在哪了?我就是和我哥出去吃个夜宵而已,真的。”

“住口!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经过班主任与助班师兄师姐的教育,依旧不思悔改。”

助班师兄李景煽风点火地附和道,“主任,让她给廖兰师妹下跪道歉,就是因为她不在宿舍才害廖兰师妹命悬一线的。”

“对,给廖兰同学磕头才行。”辅导员也应道。

班主任瞟了刘茜一眼,说道,“干脆直接开除她算了。”

听到开除二字,刘良锟周身一颤,妹妹的前程未来在他这里比什么都重要。

刘良锟咬了咬牙,紧紧地捏着拳头,指甲都已经陷入皮肉之中。

为了保全妹妹,受点委屈又怎么了?

刘良锟艰难地开口说道,“我给你们下跪磕头,你们可不可以不处罚我妹?”

陈红得意地瞟了刘良锟一眼,就像看到一只臭虫一样,说道,“这个得看你的认错态度。”

“好。”刘良锟的膝盖缓缓地弯曲,最后落于地上。

人穷志短,刘良锟又何尝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尊严扫地,如同死狗,但他无计可施。

明明妹妹只是出来吃个夜宵。

明明是人家辱骂他们兄妹没爹没娘。

就因为对方有背景,一切都变成是他们兄妹的错了。

刘良锟恨,恨自己无能。

谁知,这陈红跋扈无度,哪怕刘良锟已经这样了,但她依旧不愿放过刘茜,在她眼里,刘茜是差点害死她女儿的仇人,绝对不可原谅。

陈红蛮横地说道,“你少痴人说梦了,刘茜必须开除。”

说完陈红看向廖博,廖博点了点头,冷冷地说道,“刘茜,鉴于你的恶劣态度,错误行为,极端思想,我决定,向学校提议将你开除。”

刘良锟身形一颤,猛然抬头。

退让终究没能保住妹妹的前程。

刘良锟瞳孔缓缓地凝聚,双眸的眼神愈发坚定,为了保住妹妹的前程,即便是拼了他这一条命。

刘良锟毅然拿出手机,他编辑了一条短信。

我同意骨髓移植手术,作为交换,你们帮我一个忙。

点击了发送按钮,刘良锟仿佛用光全身的力气。

很快,手机一震,短信回复来了。

“很高兴能收到刘先生的这条短信,刘先生今日在临江大学发生的事,我已知晓,作为感谢,今日的事,我来处理,刘先生只需稍等片刻,至于日后刘先生需要我帮什么忙,我们日后再说。”

看完手机短信,刘良锟抬头扫视在场众人,淡淡地说道,“你们等着,接下来,便是你们的末日。”

刘良锟知道,那个人到底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强大到眼前这些人,不过是蚍蜉喽啰。

就在下一秒钟,临江大学陈明贵校长,这次时间点他正在家里,一脸谄媚地拿着手机,正在听电话,在电话另一头的似乎是一个很大的人物,让校长像个哈巴狗一样巴结。

挂掉电话以后,校长不由地用手背抹去额头上的汗水,与这种大人物通话,如履薄冰,说错一句话就能让他丢掉校长的位置,对方随随便便能让他万劫不复。

校长越想越气愤,直接就拿起手机拨通了廖博的电话。

病房里的廖博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廖博一看是陈校长的电话,立马冲四周的人说道,“是陈校长的电话,别吵。”

周围的人立马就安静下来,气都不敢喘。

廖博脸上堆起了笑容,说道,“陈校长。”

校长在电话另一头直接就大骂道,“你个什么玩意?活腻歪了是不是?你给我招惹了什么人?想害死我不成?”

廖博被骂得一脸懵逼,大气不敢喘,弱弱地问道,“校长,这是怎么了?还请校长示下。”

校长没好气地应道,“你那不长眼睛的老婆现在是不是跟别人发生冲突了?”

廖博一愣,现在?廖博环视四周,貌似确实是发生了一点冲突,没想到这事竟然也惊动了校长。

廖博应道,“确实有这事,对方是兄妹,女的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男的只是一个外卖员,这事我正想着来跟您汇报呢!女的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品行恶劣,校长,我感觉这种学生应该开除了比较好。”

“我去尼玛的!”

“你麻痹找死别害我。”

校长一下子被激怒,隔着电话都能听到校长被气得摔东西,没好气地喝道,“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你连牌面都没看清就敢开除人家?”

“你算哪根葱?开除她?”

“你知道她哥背后是什么大人物吗?”

“人家背后的大人物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了,把我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你TM有什么本事可以开除她?”

廖博一愣,看了穿着黄色工作服的刘良锟。

一个外卖员背后有大人物?

电话打到校长那里了?

把校长骂了一顿?

校长还不解气,破口大骂说道,“廖博,我现在宣布,你已经被就地免职了。”

“你个什么玩意,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你知道刘茜她哥是什么大人物吗?能请动天疆集团的董事长亲自出面的人物,你一个小小的教务处主任就敢跟人家叫板?”

“什么?能请动天疆集团董事长?”

廖博一愣,天疆集团是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他十分清楚,论资本财力,在全国都是名列前茅的,论人脉关系,它随随便便就能请动一个省部级大佬出面。

怎么会这样?一个这样的大佬会为眼前这个外卖员亲自出面?

难道这个外卖员是在扮猪吃虎?

他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值得天疆集团的董事长卖他这么大的面子。

叮!叮!叮!

刘茜的辅导员与班主任的手机不约而同地响了起来,都是接到了短信。

两人打开手机一看,忽然一愣,学校人事部发来消息,宣布廖博与他们二人被就地免职了。

助班李景的手机随后也震动了一下,收到学校学生处的短信。

李景看了一眼,如触雷霆,整个人面如死灰,只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瘫倒在地,就在刚刚,学校学生处通过研究决定,他已经因违反学校规定,正式被开除学籍。

就在这时。

“红姐,红姐,不好了。”

一个年轻女人从外头急匆匆地跑进病房里,跑到陈红的身边,这个年轻女人是陈红的秘书。

“红姐,我们的餐饮店被大量举报卫生不达标,大量差评。”

陈红皱眉,急匆匆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秘书摇头,面色如同苦瓜,说道,“刚刚收到消息,有关部门明天将会对我们所有店面进行检查,而且是从严检查。”

陈红一愣,从严检查,那就意味着一定能检查出问题来,到时候这么一折腾,店面需要关门整改,在未得到批准的之前不能恢复营业,光店面的租金就能拖垮她。

她开始恐慌了,现在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她得罪了大人物,人家要玩死她。

这个时候陈红的手机连续响了一声,是短信。

“陈总,我司通过董事会研究决定,不再继续与你们合作,不再为你们的餐厅提供食材。”

一条短信还未看完,又有几条短信发了过来。

陈红颤抖的手点开短信,几乎所有合作的企业此刻都一窝蜂地涌上来宣布与她断绝合作。

这是怎么回事?陈红迷茫地看向四周,到底是强大到什么样的力量才能一下子动用这么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她置于死地。

陈红忽然看到刘良锟。

是你。

陈红双目一瞪,眼珠子都要凸出来,她看向刘良锟,眼神中尽是恐慌,这一切竟然是眼前这个外卖员的杰作,他就站在原地,什么都没有动,连电话都没有打一个,竟然直接就让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震动。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玄奇]我当土憋那几年
  • [现代]收到妻子的视频,小伙怒了
  • [古言]长公主的谋反日常
  • [现代]重生之金融巨子
  • [现实]男人三十
  • [现代]捡骨师笔记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