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大相师

第1章 不稀罕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11-02 15:50:35

二十年前,我出生在凉山下的一个小山村。

按照我爷爷留下的话,家里人给我取名陈立,意思是自立家门,顶天立地。

可当初谁知道后人是男是女,只留下一个男名。

爷爷却像是算准了,我会是陈家第十六代单传,带把的。

我从来都没见过他老人家,但却非常敬畏他。

我们附近的乡镇县城,总流传着一个奇闻,二十年前,一个乡下老农的白事,让无数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来吊唁,一夜间豪车如流,听说省城巨富都开不起那种老长的豪车,究竟那老头是什么人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那一天,我父母才知道我爷爷陈耀古是风水界的巨擘,人称观龙圣手。

基本上所有风水界的人,都要称他一声前辈,这称谓在讲实力的风水界,可不是比谁活得久能得来的。

各家氏族都派人送来挽联,有钱的富豪为了表示尊敬,把我家后面的荒山都种满了松树,讲一个万古长青千秋万代,后人也能继承老人家的衣钵出人头地。

可人死灯灭,爷爷留下话,说后人不能进入风水界,尤其是将来要出生的我,他老人家英明一世,最后却做了这样自断传承的决定。

爷爷此话一出,谁都知道陈家传承的香火断了。

所有人都觉得震惊,带着不甘和无奈只得离开小山村,看来继续求陈老后人办事是无望了。

爷爷临死前给还未出生的我,留下了一个黑锦囊还有一门婚事……

黑锦囊我二十岁那天才能打开,婚事也没告诉我具体的情况。

日子一天天的过,我渐渐长大,却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笨蛋,读书功课样样不行。

这可把我的父母愁坏了,我的前途渺茫以后只能留在山里种树。

父母恨铁不成钢,尽管如此,风水的那些事还是免谈,期间省城里来过几个爷爷的朋友,因为旧情想带我进风水界,也算是有个生计。

可我父母不敢违逆爷爷的遗言,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来上门了。

我被历届老师看做是老鼠屎,原因并不是因为我不学无术,而是认为我傻,也就完全把我放弃,我年轻叛逆,这倒真的使我成为了不学无术的害群之马。

但只有我自己知道原因,看到课本上的字就头晕,看着看着就觉得那些字会动,上完课什么都记不住,就记得刚毕业的小欣老师长得非常美,眼睛水汪汪的,总是关注我,每次看到我都是摇头叹气。

她是唯一没有放弃我的老师,总是留我补习,可我的成绩还是没有一丝进步,我知道她心地善良不想让她失望。

我把我看不下去书的原因告诉她,她不信,晚上又把我留下来,单独辅导我。

也就是那次,让我发现我命不凡。

我和小欣老师单独在教室的时候,就有个黑影站在昏暗的墙角盯着她。

我知道那是脏东西,它不敢过来,都是因为忌惮我。

这件事我没敢告诉她,只是让她早点回去,她却硬要给我补课,我狠下心,说看见她就烦,吊儿郎当的让她不要管我,我至今还记得她那双充满失望的眼睛。

回去的路上,我见那脏东西贴着小欣老师的后背,小欣老师走一步它学一步,我常听说脏东西怕恶言,我直接破口大骂,有多脏就骂多脏,倒豆子似的喷出来。

真的挺管用,脏东西被吓跑了,再看小欣老师涨红着脸,楞在那,抬手就给我一巴掌,她恨铁不成钢的训道:“陈立算我看错你了!我以后不会再管你!你……真龌龊!”

她认为我狗嘴吐不出象牙,我也不能和她解释,执意要送她回宿舍,可她像是防贼一样怕我。

最后我也有些赌气,没再管。

可第二天就传出实习女教师赤身坠江的死讯,这让我一夜未眠。

我后悔没有送她回去,晚上一梦到她,她总是向我道歉,说对不起,老师错怪你了……

可父母却安慰我,这完全就是个意外,可能是我被老师的死吓到了,让我别胡思乱想。

从这以后,我知道我能看到些不一样的东西。此后我像变了一个人,变得孤僻寡言,连门也不出,学更不去上了。

我从爷爷的遗物里找到一本《观龙手记》,唯独看这上面的字我没有任何不适,

我如饥似渴的看,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也不觉得累,内心中有股放不下的劲。

完全的沉浸其中,琢磨里面的各种奇术心得。

转眼我就过了二十岁,可我没有一技之长,村里人都叫我窝囊废,家里也不富裕,父母都为我发愁。

一直在省城打拼的二叔正好来我家,父母特意做了十个菜,托他带我去省城闯闯。

二叔借着酒劲告诉我父母,不如去求求萧家。

萧家?

我父母一顿,这才记起当初爷爷给我定下的亲事。

我的那个婚约对象,正是萧家的独女萧若颜。

二叔赞叹说:“萧家在省城那可是富甲一方的企业家。”

“这么多年了,陈立他也没什么出息,肯定是配不上萧家,不如把之前那婚事退了,让萧家给他安排个工作,也算是给咱们的补偿,更对得起老爷子的面子。”

二叔说完,酒杯送到嘴边,说的是非常在理,都为我考虑好了。

可这让我心里一阵发堵,我陈立是个男人,就算要饭也不会去求女人。

但我知道工作有求于二叔,我忍住了。

二叔说东说西,只有一个意思,萧若颜是多少富家大少踩破门槛都追不到的千金,让我们家有点自知之明。

这次确实是萧家知会二叔来的,让我们家别想着傍大款主动把婚约退了。

一点也不给我家留情面,可把我爹气完了。

我再忍不住了,第一次顶撞长辈,直说道:“要是退婚也得让他萧家长辈来,这是我爷爷定下的,不是他们萧家做买卖,这工作安排就算我不要,和那萧若颜的亲事我也不稀罕!”

“好!这可是你说的!”二叔也红了脸,嘴里嘟嘟囔囔的走了。

虽然我也好奇萧若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可我明白,姻缘的事不能强求。

父母默默不语为我的前程叹气。

我说:“妈,再不成我去给人看事,爷爷那些东西我也学了七七八八了。”

我爹一听,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惊道:“你敢!”

就连平时总惯着我的老妈都变了脸色。

我爷爷交代的不能违背!我不能进风水界!

晚上我躺在床上冥思苦想,爷爷为什么不让我进入风水界,这么多年凭借我从《观龙手记》上学到的,我自信比得过省城的那些大师。

这时我的老年机响了,是个未知来电。

电话里先是沉默,随之传来的是一个女孩幽怨的嗔怪:

“听说你不稀罕和我结婚?对么?”

这让我心跳加速,慌张的意识到,这有些怨气又不甘的女孩,正是萧若颜。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玄奇]00后算命师
  • [现代]阴阳术士
  • [现代]少年卦师
  • [现代]我有五个神级姐姐
  • [现代]重生之最强人生
  • [现代]他是龙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