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的谋反日常

第1章 凤临天下而毁梧桐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11-09 10:04:33

北越,栖梧宫。

冬日风烈,吹得殿内血腥气更重几分。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尸体,死相狰狞。

门外传来小皇帝的声音:“姑姑,侄儿求您放过那几位爱卿吧,他们都是三朝元老,您何苦与他们为难?”

少年的声音带着几分仓惶与真挚,赵凰歌讥讽一笑,拖着长剑走到门口,霍然将殿门打开。

冷风灌入,吹得她衣摆扬起,一袭白衣浴血,眼尾下有血滴溅上,那张英气十足的脸上,便添了几分妖冶。

她开了门,小皇帝猝不及防,在对上她视线的时候,下意识瑟缩了一下身子,旋即又哀求道:“姑姑,您终于肯见朕了,那几位大人都是我北越的国之栋梁,您不可因一己私怨就将人囚禁啊。侄儿向您保证,只要您放了他们,此事朕一定既往不咎!如何?”

赵凰歌看着眼前人,眉眼讥诮。

小皇帝的脸上满是诚恳,那话中的拳拳爱才和对自己的纵容之心,更让人为之感动。

可惜以他为首,其后则是银色盔甲的御林军,声势浩大的阵仗,将她这栖梧宫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面做出这般亲近的姿态,一面布防严密,只等将自己缉拿归案。

这就是她亲手养大的孩子,如今也学会拿着自己教他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了!

她赵凰歌十六岁掌权,拉扯着时年八岁的小侄儿登基,这十年来,刀光剑雨风里血里的趟过来,不想江山才稳,这位孺慕敬仰她的小侄儿,就忍不住的联合了外人将矛头指向了自己。

可惜这个蠢货识人不清,将豺狼当忠犬,若非她防了一手,先将这几个始作俑者控制,现下赵家的江山怕是都改了姓了!

而如今,豺狼倒是除了,可眼前人……

她到底狠不下来心。

“皇帝来晚一步,他们都死了。”

这话一出,小皇帝心中一喜,旋即惊怒便上了眉梢:“他们可都是我北越肱股之臣,姑姑你怎敢——”

“本宫为何不敢?”

赵凰歌歪头看了看小皇帝,讥诮的问道:“本宫掌权十载,你才亲政几日,就想从我手中夺权了?”

小皇帝被她噎得一口气喘不上来,复又咬牙道:“姑姑这些年匡扶社稷有功,侄儿都看在眼里,但你也不能因此就胡作非为!杀功臣诛栋梁泄私愤,假以时日,便是侄儿容得下你,朝堂又如何能容得下?”

他说的冠冕堂皇,奈何眼中那一抹喜色却是无论如何都压制不住的。

赵凰歌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笑的苍凉:“无需他日了。”

所谓的功臣,便是贪污受贿,将朝堂搅得乌烟瘴气;

所谓的栋梁,则是勾结了外贼,试图篡了赵家江山;

至于所谓的私愤,却是她清除了北越的毒瘤,将这些人尽数诛杀。

这些事实,她清楚,眼前的小皇帝也心知肚明。

赵凰歌张了张口,到底没打算替自己辩解。

她毒入五脏时日无多,反正这辈子从没过什么好名声,如今临死前,替他扫除了障碍,也算是为这个嫡亲的侄儿做最后一件事儿了。

虽说,他们现在已成陌路,渐行渐远。

迎面是凌冽寒风,身后是冲天血气,赵凰歌的剑尖拖地,随着她的行走,划过地面的声音似是裹挟了鬼魂哀嚎,让门外的小皇帝都有些胆寒。

他忍不住往后退了退,旋即又撑着气势问道:“你想做什么?”

这一声问话里,终于摘掉了面具,将他的警惕与审视一览无余。

赵凰歌睨了他一眼,拿帕子将长剑上的鲜血擦拭干净,郑重的将跟了自己十年的佩剑入了鞘,配在了她的身上。

这是父皇送她的佩剑,名为“青锋”,自她出生时锻造,及笄后所戴,如今,也要随她一同死去。

之后,赵凰歌取了一旁的火折子,轻轻地吹了口气。

火苗蹭的一下燃起,照的她面庞忽明忽暗。

如地狱的幽魂。

“十年前皇兄病重,将你亲手交予我,殷殷嘱托,要我好生扶持你,守好北越的江山,我做到了。”

烛火被她点燃,执在手中的时候,火苗映照她面庞也带着幽光。

小皇帝却没来由的心里打了个突,咬牙试图上前,反而见赵凰歌冲他做了个止步的动作,凝视着他,继续道:“我今日诛杀朝廷命官,愿以这条命相抵,我死之后,不入皇陵,不进祖祠。”

文武百官终于赶到,不早不晚的听到她这些话。

小皇帝神情似喜似悲,到底是由她带大,隐约猜到了赵凰歌的想法,只是那面上,仍旧带着仓惶与诚挚:“小姑姑,您胡乱说些什么呢,您待朕不薄,只要今日肯伏法认罪,朕必然从轻发落。”

他站在殿外,朝着赵凰歌伸出手,似是要将她带出光明。

可赵凰歌却只看了他一眼,便讥诮的笑了起来。

多么低劣的演技,可惜背对着朝臣,唯有她一人欣赏到了他眼中的紧张与狂喜。

他怕她出来,希望她葬身于此。

她喟叹一声,虽是笑着,眼中到底多了失望:“赵祈年,你我姑侄一场,缘尽于此。”

说来可笑。

她贵为大长公主,分明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子,可二十六年的短短一生,却尽数都是狼狈。

十六岁时,兄长亡故,临死前,他握着她的手,归天之前的最后一句话,便是嘱托她,扶持小皇帝皇权稳固。

她做到了。

为了赵家江山,她终身未嫁,文掌权、武带兵,将女儿家的柔软封禁,只露出尖利的獠牙。

民间传她暴虐弑杀、荒淫无道,她从不将这些放在眼里。

可十年的声名狼藉,到头来只换得这样一个狼心狗肺处心积虑算计她的东西!

忠心下属被一一贬斥,身边的人被逐个拔除,她本有机会反了这天下的,然而……

她到底不忍。

百姓何辜?

她是赵凰歌,英宗皇帝幼女,自幼被抱着临朝听政长大的姑娘家,早将江山社稷四个字刻在了血脉里。

所以,她不能。

唯有那一句缘尽于此,道尽她一生辛酸与枷锁。

眼前已然有些恍惚,赵凰歌知道,那是毒性发作的征兆。

她自嘲一笑,骤然抬手,在小皇帝的惊呼声中,将那点燃的烛台扔到纱幔之上,瞬间便见火光冲天,席卷成了巨大的火舌。

栖梧宫里里外外都被她泼了桐油,只消一点引线,便瞬间点亮了这偌大的宫殿。

她站在殿内,凝视着外面的小皇帝,一字一顿道:“这天下,交给你了。”

下属的退路已被她安排好,十年前就该死的自己,如今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正是黄昏时分,风雪将至,呼啸的风将火舌吹得越发拔高。

火光之中,赵凰歌看到了小皇帝勃然变色的脸。

他挣扎着想要冲进来,却被身后的群臣拉住,声音里都带着变了调的哭嚎:“小姑姑——”

赵凰歌垂着眼眸,看着眼前那些人。

临终最后一场戏,他们一如既往的演技拙劣。

她没来由的轻笑一声,旋即对上了一双眼。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

带着通透与悲悯,无声的凝视着自己。

那人匆匆赶来,见到了她临死前最狼狈的模样。

赵凰歌的笑,骤然便凝结在了脸上。

她死死地咬唇,盯着那人。

那个跟自己斗了一辈子,且因他一句话,让她背负一身罪责的男人。

北越国师,萧景辰!

十五岁时,她被萧景辰批命“凤临天下而毁梧桐”,那句话像是一个诅咒,也成了十年来她掌权非议的最大把柄。

可她最终没毁了这天下。

她自幼被父皇戏谑,道自己乃是天上的凤凰转世到皇家,是以不但连宫殿命名为栖梧宫,就连院中也种满了梧桐树。

而现在,栖梧宫毁,梧桐树倒,最终,被毁的,只是她赵凰歌一个人。

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心如止水,然而在看到萧景辰的时候,赵凰歌却骤然明白了他的心思。

原来,自始至终,都是一场算计。

有他在,小皇帝便是再混账,也不至于与那几位狼子野心的合作。

这是一个局,那些人是棋子,诱她入局与已有反心的朝臣互相厮杀,最终将她困在局中,丢了性命。

十年了,她与萧景辰斗了十年,不想最终,竟还是栽到了他的手中。

男人站在殿外,与她四目相对时,他是执棋人,而她终成了棋子。

如今,他着素白佛衣前来,为她送葬。

这个认知,更让她心神不稳,骤然吐出一口血来。

火舌已经扑到她的身上,灼烧的痛感让她五内俱焚,赵凰歌踉跄着摔倒在地上,眼前的视线逐渐被那一片赤红所替代。

红的如同鲜艳的血,却让她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

赵凰歌,你的人生,果然是一场笑话!

那笑自殿内传出,混合着噼里啪啦的火花爆开,如凤凰泣血,声声戳心。

余光的最后一眼,她只看到萧景辰冲着自己双手合十,眼含悲悯,深鞠一躬。

之后,栖梧宫轰然倒塌。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上门霸婿
  • [现代]赘婿当道
  • [现代]重生2005
  • [现代]我有五个姐姐风华绝代
  • [现代]重生之金融巨子
  • [现代]荣耀神医奶爸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