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身出户之后

001 我干了好事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11-17 16:40:37

“老公,这女人漂亮不?”

老婆拿过她的手机,指着视频里边的女人问我。

里边的女人貌美肤白,鹅蛋脸,柳叶眉,纤细的腰肢,凹凸有致。

何止是漂亮,简直就跟明星似的。

但我不能当着老婆的面这样说,这话一旦说出口,肯定挨老婆打。

“不能相信抖音,现在的美颜加滤镜,就是凤姐看上去也像天仙!”

老婆辩解说:“我见过真人,长的是真漂亮!她是我们同事希哥的老婆!”

我心里羡慕她的那个同事,找了个尤物做老婆。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去了,没想到后来老婆天天给我看那女人拍的抖音视频。搞的我做梦都梦到她了,当然,这种事情我没敢和老婆说。

有天老婆吃饭的时候聊家常,说她们单位希哥两口子平时私生活很混乱。

我觉得老婆和我说这个,肯定是在考验我!

“真是龌龊!”我义愤填膺的骂了一句。

结果并没有换来老婆的表扬,反而惹的她很是生气。

我搞不明白她为何生气,难道我应该夸希哥他们两口子不成?

当晚哄儿子睡着之后,我爬到老婆那边,被她黑着脸拒绝了。

居然还没消气!

看老婆气急败坏的样子,我也没敢问为什么。

次日,老婆说单位要加班到很晚,让我照顾儿子吃饭睡觉。

平时这些事都是她干的,我啥也不会,就点了肯德基外卖。

儿子一边吃炸鸡一边看电视,我则是刷抖音,突然微信传来一条消息。

是一个陌生人加我为好友的系统信息,我点了那人头像,心跳有点加速。

居然是希哥的妻子,我天天被她的抖音短视频洗脑。

我们……好像不认识,不知道她加我做什么。

我选择了同意,那边就给我发来一段视频。

点开视频,我气血上涌,恼羞成怒,差点把手机给摔了。

屏幕里的画面污秽不堪,正是老婆单位的希哥和一个女人……

女主角不是别人,居然是我老婆韩蓉!!!

时间显示今晚的九点二十七,也就是十分钟前!!!

我当场去死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抓耳挠腮,头痛欲裂。

我对她那么好!

她居然给我戴了绿帽子!

我俩夫妻感情和睦,家庭美满,是亲戚朋友们羡慕的对象,到底是什么原因,会促使她走出这一步?

这究竟是为什么?

许多解释不通的事情一瞬间有了答案。

老婆说希哥平时很乱,我骂了一句龌蹉,她就生了一整天的气,恐怕她和他早就好上了!听到我骂她的心上人,所以才不开心吧?

绿了,绿了!

搞不好早就绿了!

我火气刷刷往外冒!

玛德,我要剁碎这对狗男女!

我拿起手机用微信拨通了加我微信那抖音女人的语音,想要问问那对狗男女此刻在什么地方!

那边却挂掉了电话。

然后马上给我留言道:“豪源宾馆2楼206!”

卧槽踏马!

这宾馆在我们这边挺有名,人送外号泡泡机,经常有人特意去里边……

我找了一把菜刀,将儿子反锁在家,披着外套走出了房门,直奔宾馆。

我用力将宾馆大门推开,前台的迎宾小姐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先生,开房吗?请出示你的身份证!”待看到我手里菜刀的时候,啊的尖叫了一声。

此时此刻,我已经全然不顾,身体被仇恨支配着。

我爬着楼梯冲了上去,一脚踹在豪源宾馆206的房门上。

那房门发出一声巨响,却并没有被踹开。

我怒火攻心,提起菜刀朝着门把手就劈了过去。

咣当!

把手上边立刻就出现了划痕。

正当我劈第二下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开门的不是老婆,却是一个脚踩拖鞋,容貌俏丽的女人。

这女人我认识,老婆天天给我看她拍的抖音视频,想忘都忘不了!

老婆没骗我,她真人确实挺漂亮的。

她身穿粉红色的套裙,蓝色的贝壳状耳坠,拖鞋露出的脚趾上抹着黑色的指甲油!酒红色的秀发,如陶瓷一般的娃娃脸,高挺的鼻梁下是诱人的红唇。

值得注意的是,她的后腿处有一朵玫瑰花纹身,六个花瓣!

嗯,她身上还挺香的。

见我拿着菜刀,她捂着嘴巴后退一步,我上前就抓住了她的套裙衣领,咬牙切齿的问道:“那对狗男女在什么地方?”

她从起初的慌乱中镇定下来,柔声道:“你是叫陈有年吧?先别着急,把刀放下,有话慢慢说!”

“说尼玛,绿帽子又没在你头上,告诉我他们在什么地方?”

“视频中的那个男人是我丈夫,我咋没绿帽子了?何况你要是真把他们劈了,你也得吃枪子,你敢吗?就算你敢!将来你们的孩子谁照顾?送孤儿院吗?”

连番的质问在我耳边轮番轰炸,我竟然无言以对!

是啊,我真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我必须坦白,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怂的要命!劈了他们,一命抵一命,我也活不成,我还年轻,我不想吃枪子。

还有我们四岁大的孩子,他才刚学会写一二三四!

他是多么的可爱!我怎么舍得他去孤儿院!

我想到了儿子天真烂漫的笑容,想到了我们一家三口去游乐场游玩时候幸福的场景。

可是老婆却……

这一切都被她毁了!

我奔溃了,扔掉手里的菜刀,蹲在地上,手足无措的想要摸烟,可摸了半天都没找到,原来我出来的时候匆忙,除了菜刀,啥也没带。

女人递来一支香烟,蓝色的过滤嘴,上面带着唾液,已经给她点着了。

我拿过来直接吞云吐雾。

我恨自己是个窝囊废,我恨我自己贪生怕死,新闻里边有很多手刃狗男女的好汉,可是我不是!

这时候,那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变得浓烈了一些。

我茫然的抬起头,不知何时她已经蹲在我身边,伸出她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小陈!”

她的声音很细,手指也很细,无名指的地方,还绣着一个骷髅纹身。

“你看我美不,比你老婆如何?”

她是很美,尤其是纹着玫瑰花的小腿,看上去贼性感,贼妩媚。

见我不说话,她的脸蛋又凑近几分,朝我的脸蛋吹了一口气。

并没有小说里边所说的那种吐气如兰的感觉,但热辣辣的气息还是让我有些精神恍惚。

“有件事,我需要,我觉得你现在也很需要!”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她的胳膊搂住了我的脖颈:“小陈,我前些日子就相中你了,你看得上我不?”

如此直白的话,让我有些口干舌燥。

我脑子不够用了!

反正老婆已经背叛了我,我何不也背叛她,这样心理多少平衡一点。

你不是喜欢绿我吗?我也把你绿了,这样我们就扯平了。

这扭曲的念头一旦出现,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像个木头一样,被她牵引着来到宾馆的卧室。

乌黑的夜,旖旎的灯光,因为隔音效果极差而嘈杂的楼道,她摇晃的脸颊,一切都如此的缥缈虚幻。

……

事后我很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老婆背叛了我,是她的不忠,可我居然也控制不住自己,这样岂不是和她没什么区别?

手机铃声响了,是老婆的电话。

我有些心虚,看了一眼旁边的女人,此刻她靠在床头,翘着二郎腿,玫瑰纹身一晃一晃的,嘴里还叼着香烟,一脸的惬意。

先背叛婚姻的人是老婆,我心虚个啥?

想到此处,我便接通了电话。

“啥事?”我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老公,你去哪了?怎么留小晨自己在家?”

许是老婆自知对不起我,质问的语气也变的如此温柔。

“你说我去哪了?”

她不问还好,一问我就回忆起视频的内容,瞬间火冒三丈。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实]乡村神医:开局百草经
  • [现代]他是龙
  • [现代]赘婿小相师
  • [现代]开局和白富美离婚
  • [现实]镇国龙婿
  • [奇幻]麻衣邪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