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骨师笔记

001 入门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11-18 16:14:20

半个月前,我回了老家一趟,结果这一次差点要了我的命。

而且这一次意外也让我彻底改变了人生。

我出生在缙云山附近的一个小村子,十八岁辍学之后就出去打工了。

这两年在外面东游西荡,钱没攒下一分,女朋友也没找到一个,所以外公让我回村里来发展。

我说村里有个毛的发展,抬头是山,低头是田,我才不想一辈子都困在村里做农民。

但是外公说这一次我必须回来,因为大舅的儿子要订婚了,虽然我是一个外姓人,但必须回村给大舅道喜。

没办法,我只好回去。

事情就发生在我回家的第二天,外公让我去田边的柿子树上摘几个柿子下来,让外婆做柿饼。

爬树对我来说轻而易举,可没想到那柿子树的枝丫已经被虫子从中间掏空了,我刚一爬上去就踩断了枝丫。

啪的一声,我像一堆臭狗屎摔在了地上。

好在树枝不高,要不然我估计就要英年早逝了。

本来摔一跤也没多大的事,可是柿子树下偏偏有个土地庙,我摔下去的时候正好一屁股把土地庙给坐塌了。

农村的土地庙就是用简单的瓦片和石头堆砌而成,现在很少了,以前的时候基本上几百米就有一个。

我那时还小,问外公咱们村里怎么这么多土地?按照我在电视上的理解,一个地方只需要一个土地不就行了吗?

外公也不知道怎么和我解释,反正就说土地越多越好,好保佑白鹿村风调雨顺。

我坐塌了土地庙之后也觉得过意不去,毕竟这是人家的府邸,所以我赶紧把土地庙重新垒起来,还鞠了一躬,说我年轻不懂事,您老不要见怪。

旁边也不知道是谁放的香烛和钱纸,我拿过来就烧,希望土地老爷不要怪罪我。

本来我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事不太相信,可是从小到大听过不少奇奇怪怪的传闻,所以我还是宁可信其有。

做完这些我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

当天晚上回去之后,我就做了个梦,梦见大舅的儿子,我的大表哥浑身是血的来找我,就像被人砍了好几刀。

还说我坏了他的好事,要我陪葬。

我和大表哥从小不对付,他爹是村里的村长,有钱有势,我是一个没爹娘的孩子,这孙子从小没少欺负我,我一点都不喜欢他。

所以做这样的梦,我觉得也正常。

我估计他有时候也会梦见我要弄死他。

可是第二天我就听到了一个让我头皮发麻的消息,大表哥昨晚在镇上喝酒,和一群二流子闹矛盾,被对方的人给捅死了。

现在尸体还停在镇上的殡仪馆呢。

我一听就炸了,他妈的,难不成表哥昨晚是在梦里来和我告别的吗?

外公外婆一听见这个消息顿时差点晕死过去,外公本来就有高血压,我赶紧把血压药给他吞下,他才没有中风。

外公好外婆老泪纵横,商量着去镇上看一眼,让我在家里守着。

我脸色惨白,心里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卧槽,我的梦不会这么灵吧?

虽然我不喜欢他,但他怎么说也是我表哥啊。

外公外婆走了之后没多久,门口就来了个瘦瘦高高的黑衣人,一张驴脸皱皱巴巴,我一看就知道是谁,又是柳不臣。

这个老头儿是白鹿村的能人,会看风水八字,还会看相,最厉害的他还是一个捡骨师。

他不止一次找过我,想收我做他的徒弟,可我根本就不感兴趣。

“郑山河,你大难临头了还不知道吗?”柳不臣站在门口阴恻恻的说,我说你放屁,老子这不是好好的吗?

柳不臣不屑一顾的冷笑两声,说你昨天压倒了土地庙,还把别人的生辰八字给烧了,你害死了李青松,你以为你跑的了吗?

一听他这话,我菊花就是一紧,这老不死的咋知道这些事,敢情我昨天烧的纸钱是表哥的生辰八字啊?

我丢,表哥你妈的有病吧,你的生辰八字放在土地庙干什么?

“你个老王八蛋,胡说八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别想又骗我做你的徒弟。”我气势汹汹的骂了一句,但实际上我腿都在打摆子。

柳不臣说你要不信跟我来,说完他就转身往外走。

我嘴上说不怕,其实心里害怕的要死,农村孩子对这些东西可以不信,但绝对要有敬畏之心,所以我赶紧跟了上去。

柳不臣把我带到了那个土地庙跟前,说你看吧,这里有个瓶子,里面是李青松的指甲和头发。

我顺着看去,发现确实有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着指甲头发还有红布。

这下我已经有八分信了,赶紧问柳不臣:柳爷,表哥这是想干啥啊?

“续命。”柳不臣冷冷吐出两个字,我吓了一跳,咋呼道你没开玩笑吧?真有这种邪门歪道?

柳不臣点点头说:“真有,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李青松是个早夭命格,你舅找过我很多次让我给他改命,我哪儿有那个本事,所以没答应。”

“可他不知道从哪里听来这个以阴养阳的邪法,想给李青松续命。”

柳不臣叹气道:这是遭天谴的邪术,但是也不能随便破,否则会惹上大麻烦,你也算是给村里做了一件好事。

“但是你小子倒霉,恰好砸坏了土地庙里面的东西,又烧了李青松的生辰八字,所以他会死,而且死了会找上你。”

柳不臣越说越严重,我人都傻了,这他妈都叫什么事,老子也太倒霉了。

“求柳爷救我!”我扑通跪下。

柳不臣不是一直想收我做徒弟么?我现在拜他为师,想必他不会让我就这么眼睁睁的死了。

等我过了这个坎儿,我就不学他这一套了,到时候还是去广州嫖到失联,岂不快哉?

“起来吧!我答应你了。”柳不臣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就好像他一直在等我表态一样。

“师父,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也不害臊,直接就改口,现在这情况别说叫师父,让我叫爸爸都可以。

生死攸关,可别说什么节操和骨气了。

“打住,你别叫我师父,我收你做徒弟自然有我的用意,你随便叫我什么都成,但就是不能叫师父。”柳不臣挥挥手。

我心想你个老叨逼还摆谱。

“那柳爷,我现在该怎么办?”不叫就不叫,反正我也不是真心实意的。

柳不臣拿出一个灰白色的罗盘看了看,说这里是坐卯向酉,落在震宫,酉为丁火的长生之地,正西方,属金。

根据左青龙右白虎的格局来看,西方主杀,但在这里却是长生之地,白虎低头,确实有一套。

我听不懂这些,赶紧问:柳爷,这些高深莫测的你就不要说了,先说我咋办吧?

柳不臣瞥了我一眼,说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但我要告诉你,你那点儿小心思趁早收起来,入了捡骨师这一行,半途而废你承受不起后果。

唉,柳不臣真是厉害,聪明如我居然都被他看破了。

我说学就学吧,不过咱是不是先保住我的狗命再说?

柳不臣说你怕个球,有我在,你今晚去我那里睡,先在我这边住半个月,我保管你屁事没有。

我低声说,那那好吧。

但愿柳老头儿没有断袖之癖。

我说那我要给外公打电话说下,柳不臣摆摆手说没事,他会和外公打招呼。

就这样,我跟着柳不臣回了他住的地方,是村里最偏远的地方,山脚下。

回去之后柳不臣就扔给我一本书,叫《青亡鬼经》,上面全是地脉堪舆这些知识,还有许多看地辩尸的描述。

我问他捡骨师是不是特别吓人,柳不臣说也就那样吧,不过大山里多有山精鬼魅,搞得不好是会丢了性命。

而山里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两种东西惹不得,一是山魈,二是人魈。

柳不臣和我说了一些捡骨师的禁忌,然后便让我去院子里他指定的地方看书,一棵树下,一直要看到天黑。

我为了保命,就算不愿意,也只得照做。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夜幕刚刚降临,我就听见表哥凄惨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郑山河,郑山河,你逃不掉的,我现在拜了土地爷做干爹,你一定要给我偿命!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上门霸婿
  • [现代]赘婿当道
  • [现代]重生2005
  • [现代]我有五个姐姐风华绝代
  • [现代]重生之金融巨子
  • [现代]荣耀神医奶爸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