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阴阳师

第一章 他来了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11-26 13:10:25

我叫陈三水,出生在甘南的一个小山村。

打小,我就没见过我娘。

听爷爷说,我娘在我出生前一天就死了。

因为担心惹晦气,就裹了床草席扔进了山里。

一个老道士路过,把我从娘胎里接出来送回了家。

老道士说我大难不死有后福,叮嘱爷爷要好好对我,以后指定能光宗耀祖。

自那以后,我成了家里的福娃娃,爷爷更是对我宠到了骨子里。

而我的命运,也似乎应了老道士的话,不仅无灾无难,还成了村里唯一的大学生。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爷爷花了不少钱置办酒席,前来贺喜的人几乎踏破了我家的门槛。

可就在这一张张充满喜色的面孔中,却有一张冷冰冰的脸。

来的人是一个中年道士,四十来岁,眼角有一道疤,脑袋上盘了个发髻,用一根枯木枝固定住。

进了院子,二话不说就坐在了主家的席桌上,一杯一杯的喝起了酒。

来者皆是客,何况来的又是一个道士。

因为我的事情,爷爷对道士很有好感。

他连忙迎了过去,举着酒杯就要敬酒。

“道长,感谢你来参加我孙子的庆学酒,你吃好喝好!”

爷爷一口喝干,再一看中年道士,端起酒杯就倒在了地上。

在整桌人奇怪的目光下,道士倒了第二杯酒撒在地上。

接着他又端起酒杯,看向爷爷,冲他说:“这一杯敬你,我有话要问。”

爷爷愣了一下,看了看撒在地上的酒水,又回头看看道士,小心的问:“道长要问什么?”

道士擦了擦嘴,站起来直勾勾的看着爷爷,说:“你打算什么时候死?”

一句话听得整桌人都傻了。

大喜的日子,怎么能问这种话。

一旁的老爹脸都绿了,站起来挡在爷爷身前,额头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道长是什么意思?你要是诚心来祝贺的,我们家一定好吃好喝的招待。你要是来找晦气,我就得撵你出去了。”

道士似乎没打算多呆,端着那杯酒就出了院子。

他来去匆忙,根本没有多少人注意。

院子里依旧热闹非凡,可爷爷和老爹的脸上却没有了刚才的喜色。

家里热闹了一天,道士也在村子里转悠了一天,最后住进了村口的破窑洞。

夜里,窑洞里传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

村民这才注意到这个来历不明举止奇怪的道士。

不少人觉得他是个疯子,想要撵走他。

可去了才发现,窑洞口被大石头封死了,里面也没了动静。

听说了这事儿,老爹也以为那道士精神上有问题,就没有理会他昨天的话,打算第二天带我进城买些上学用的东西。

转过天来,一大早就下起了暴雨,一家人哪儿都去不了,只能在家猫着。

眼看着到饭点了,老爹让我去叫爷爷吃饭。

可我刚到他房门口,头顶上就响起一道炸雷,吓得我脖子一缩。

再一回头,就看到院门被人推开了。

漂泊大雨看不清是谁,只能影绰绰的瞧见一个人扛着东西走了进来。

没几步,他就走近了。

我这才看清,这人正是三天前的那个疯道士。

他肩上扛着的竟然是一口还没上漆的棺材,手里还端着一杯酒。

我这才明白,他这几天把自己关在窑洞里,原来是在做棺材。

可是他扛着棺材来我家做什么?

我正准备上去问问,却见他已经把棺材放在了屋檐下,背着手冲爷爷的屋子里喊:“贫道谢必安,请陈金山归天!”

一句话听得我汗毛都竖了起来,扭头就朝着爷爷房间看了过去。

老爹听到声音,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见道士站在门口,身边还摆着一口棺材,顿时来了火气。

从门后操起一挑扁担,冲着道士的脑门就轮了过去。

道士也不躲,就冷冷的盯着爷爷的房间。

扁担还没打在他的身上,爷爷的房间里就传出一阵丁零当啷的声音。

我赶紧推开门一看,眼前的场景吓得我脚都软了。

爷爷的身子用一根麻绳挂在了房梁上,地上流了好大一滩血。

我大叫了一声就冲过去抱着他的身体,想要把他取下来。

可他的身体晃荡得厉害,我根本使不上力。

我正想喊老爹来帮忙,就见他已经冲了进来。

“爹!”

老爹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就冲过来和我一起用力。

还是晚了,爷爷放下来的时候,已经断气了。

他两只手腕上,有很杂乱的刀痕。

老爹扑进了爷爷的怀里放声大哭,可悲伤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就冲了出去。

等我跟出去,道士已经不见了,那杯酒也倒在了门槛石上。

我这才明白,爷爷的死一定和那道士有关。

哪怕只是因为他的一句话,我和老爹也绝不会放过他。

等我和老爹提着菜刀赶到村口的破窑洞时,道士已经不见了。

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口棺材,和三杯酒。

老爹气得砸烂了棺材,带着我回了家给爷爷料理后事。

忙活了一整天,晚上老爹总算找到了空歇,叼着烟在门槛石上发呆。

我见他情绪冷静了不少,才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我脑子里全是那疯道士的模样,还有爷爷惨死的场景。

道士说让爷爷死,爷爷就自杀了?

我想不明白,那道士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能耐。

老爹也对这个问题很抓挠,脑袋都快抠破了都没想出个所以然。

最后反倒问我,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知道老爹现在心乱如麻,在找到那个道士之前,他肯定吃不下睡不着。

我想了想,就说:“要不咱报警吧,他要是想躲起来,咱根本找不到他。”

老爹点点头,说就按我的意思办。

两人睁大眼睛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大清早就去了镇上的派出所。

工作人员一听我俩是来报命案的,顿时严肃了很多,追问我命案发生的细节。

当他问我知不知道那个道士叫什么的时候,我迟疑了片刻。

好半天才想起那天他放下棺材后的那句话。

“他说他叫谢必安,我听得真真切切。”

工作人员点点头,继续低头做笔录。

可老爹的反应,顿时打破了严肃的氛围。

他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眼睛瞪得老大,表情都有些扭曲。

“你,你确定没听错?他真的叫,叫谢必安?”

老爹过激的反应让我有些害怕,见我愣愣的点了点头,他又对工作人员说:“同志,这个案我们不报了。”

说完,也不理会工作人员的追喊,拽着我一路往家跑。

路上我根本找不到空隙问话,想着回了家一定要好好问他。

可哪曾想,他直接把我带到了破窑洞里。

看着满地的碎木板,老爹的脸色变得煞白,浑身都在颤抖。

嘴里嘟囔着:“是他,是他,他来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阴山大掌门
  • [现代]盖世狂爸
  • [现代]重回1994做奶爸
  • [现代]麻衣良婿
  • [现代]丐世神婿
  • [玄奇]00后算命师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