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道师

第一章:我妈死了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12-10 17:46:26

我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人都惊呆了。

我妈死了。

可是,我妈不是在我出生的时候就难产去世了吗?

那这个女人又是谁?

我站在村口边上的榕树下,看着陌生的村,陌生的人,陌生的家……还有家里的那具尸体。

而这一切,我什么都没有见过,都是因为那个男人回来了。

我爸。

我一直都是在大伯家生活的,从出生开始,过活了六年。

大伯只说过我妈是在我难产的时候死的,除此之外从来没有告诉我关于我爸我妈任何的事情。

所以我潜意识里就当我妈是生我的时候难产死的。

这从小的家世,或者是其他缘故……也让我跟幼儿园的其他孩子总是格格不入,我比他们更加注意大人们的脸色。

这个男人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齐门的高个子,方头寸发,皮肉黑得和灶里烧剩下的炭一样,看面相就跟田地头里劳作的农民一般无二。

唯一让我觉得惊异的是,我爸的眼睛和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样。

比教书老师的更加通亮,又比起早贪黑卖“裹里(我们这里代称年糕的一种方言)”的大伯更加墩实。

看着我爸和一众陌生的宗老族旧里里外外忙活了一个下午,我爸走过来,推了推我的颈说,阳儿,过去看看你妈。

我叫吴阳。

现在的我脑袋里就跟一片浆糊一样,什么都不清明。

看着那间矮小模糊的瓦房子,我涅动脚步走过去。

身边经过的族旧,眼深都多多少少含着一些悯爱。我听见他们的话,造孽啊孩子还这么小,小钗怎么就走了……

我妈的名字就叫做客云钗。

客姓,我第一次听见这个罕见的姓就默默记在心里。

这会儿刚进屋,一股恶臭的味道让我胃里翻江倒海,忍着这种滋味我朝着那张挂着白帘的床板走过去。

见到我妈的时候,我麻木一天的眼皮跃然而起。

躺在那三尺木床上的,是我一个没有见过的奇丽女子。

她端庄惠秀,面若桃莲,静静的躺在木板床上,双手拢在腰腹前,像睡着了一样。

我好奇的想这样一个静美的女子,是怎么会嫁给我爸这样的粗野蛮汉的?

而更让我惊异的是,我妈身着一件大红的锈袍,金钗银凤,腾云卷花,一条条玄线束衬衣沿,就跟要出嫁一样。

我知道一点,死人穿红,这是大忌。

人有活忌死忌,活人最忌挂黑,死人最忌穿红,在我们这里的村里头都说,死尸披红据会起阴。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起阴是什么意思。

而且我发现,我妈的身子旁边,定着了一圈木钉,而味道也是来源于床下一缸黑里透红的液体。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看不明白。

村长走进来对我爸说,天色不早了,让阳儿先避避,见过一面就走。后边我没听清,大概天黑会出事就是之类的。

我爸沉凝了一会儿,然后说这娃不一样,他在这里镇的住。

显然我爸的话是有地位的,村长听后立即挥挥手带着人出去了。

村长走后,我爸对下来面对我神情严重的说:“阳儿,从现在开始,你就盯着你妈,一刻也不要走眼!听见没!”

什么?让我盯着一个死人?

这就算是我妈,也不能一直盯着一个死人啊。

但是看我爸如临大敌的样子,我就点点头算答应了。

我爸拍拍我的肩而后走出去,从现在开始我就一刻不停的盯着我妈。

而且现在屋子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还有一具已经不能称得上是人的尸体。

屋里头阴暗暗的,连蜡烛也没有点两根,这个屋里头居然没有灯泡!

屋里头没灯泡,床下的一缸血一样的液体,我妈旁边的木钉子……

我甚至还看见了几个架着各种姿势的红面童子,藏在墙角落里,它们身上缠着铜钱红线,面前摆着香火和三畜。

这些都让我心里头毛毛的。

也许是因为快天暗了,我感觉这屋里头的温度变低了很多,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裹紧衣服,把手藏到袖子里面。

外边也没有人声了,这让我更加害怕,我只能给自己鼓气,这是生我的妈啊!我怕什么?

就这种暗示下,我鼓足勇气按照我爸的指示盯着我妈。

可是这种恶臭味实在是太让人头脑发晕了。

忽然,一阵儿风飘过,我裹紧身子不经意间抬头看。

门外台阶下,站着一个身子绰约的白衣女人,看不清脸,就孤零零的站在那,而且她手中还举着一把白伞。

我疑惑了,这大白天的也没看下雨,举什么伞?

好奇心让我努力想要看清楚她的脸长什么样子,她突然抬起手对我缓缓招摇,那手慢悠悠的,我居然想向她走过去。

我靠的越近我就觉得她的脸越迷糊。

就在我要跨出门槛的时候,一只手突然紧紧抓住我的手腕。

我猛然睁开眼睛,看见了我爸目怒神张的脸。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居然躺在冰冷冷的地上。

“发生了什么?”

我支支吾吾“我,我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站在门口对我摇手。”

我爸被吓了一跳,连忙走到门口往外张望,可是什么人也没有看到。

一个端着旱烟的宗族姥爷走到我旁边,眯着眼问我:“阳娃儿,你真的没看错?”

我认真点点头,说,一个女人我没看错,长头发都有,就是看不清楚脸。

宗族姥爷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他把手放在我头上对我爸说,是娃儿娘放不下娃儿,回来看他来了。

我妈?

我妈不是死了吗?怎么回来看我?我心底里不解和吃惊。

我爸突然恶狠狠说,那不是云钗!

我一头雾水,什么,我爸又说不是我妈?

我又懵神,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我爸箭步走回屋子里面,对村长说:“事不宜迟,今晚就葬!”

村长大眼瞪小眼,道,今晚就入土?这作事不合规矩啊!

我爸着急说,这不行,现在规矩什么的没用,今夜不葬会出大事的!

突然一个看起来面目凛然的族叔大骂说,天峰,你妈的一回搞的什么龟事,又是杀狗血,又是砍桃树钉钉!你装甚么神弄甚么鬼嘞!

村长连忙阻止。

屋里吵起来了,我还是满头雾水,转向门外,忽然我眼前一亮。

因为我看见那个女人居然又出现了。

不过她现在站的更远,举着把白伞,孤零零的,白色的长衣笔直。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阴山大掌门
  • [现代]盖世狂爸
  • [现代]重回1994做奶爸
  • [现代]麻衣良婿
  • [现代]丐世神婿
  • [玄奇]00后算命师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