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风水师

第一章 血光之灾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12-31 11:59:24

炎炎夏日。

铃铃铃铃铃……

铃声响起,我随着人流朝教室外走去。

“前面那个是陈伟吧?大夏天的穿那么多,也不怕捂出虱子。”

“呲,除了他还有谁在大夏天穿的跟过冬似的,也不知是不是身体上有什么病,不想让人知道,我们还是离他远点的好。”

“你看他胳膊上带着黑布,好像是家里死人了,真是晦气!”

……

来到这所大学已经两年有余,几乎每天都能听到类似的话,早就已经习惯,我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加快了脚步,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甜美的声音,“陈伟,你等一下。”

我听着熟悉的声音,眉头微皱,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说,“有什么事吗?”

杨嘉怡,人美声甜,身边的追求者从初中起就没断过,然而即便我跟她从初中到现在大学一直是同学,也从没听说她和谁处了对象。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声音楚楚可怜,有着一丝丝的幽怨,四周结伴而行的人纷纷停下脚步看了过来,嘈杂的声音都安静了不少,不得不说,美女走到哪都是那么的引人注目。

说实话,我并不想和她有任何瓜葛,但是此时若是对她置之不理,看着四周男同胞的眼神,我恐怕很难走出校园,思量一番无奈的转过身,“有话快说,我赶着回家给……”

刚说到一半声音愕然而止,杨嘉怡还是那个杨嘉怡,披肩长发,合身的短裙将高挑身材突显的淋漓尽致,精致的脸庞上化着淡妆,然而我却看到她泪堂隐隐发黑,黑里还有着细小的红色血丝,这显然是纵欲过度的表现,不过从眼角妻妾宫看去,却又光滑平润,不似滥情的人,两相比较,形成鲜明的反差,矛盾至极,着实古怪。

我心中虽然疑惑,但和她素来没什么交集,看了一眼便将目光移开,转向了与她同行的少女,长衣长裤包裹着娇小玲珑的身躯,秀发梳于脑后,扎成马尾,脸上不施粉黛,肤白胜雪,嘴角含笑,明亮的眼眸眨动间如一汪清泉,看着她的眼睛仿佛能让人忘记世上所有的烦恼,令人心情舒畅。

我不禁感叹世上怎会有如此纯净的女孩。

咳咳!

杨嘉怡上前一步,有意无意的将少女挡在身后,看着我手臂上的黑色布带,“陈伟,要是我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尽管说,不用客气。”

我看着她的眼睛不答反问,“她是?”

虽只匆匆一眼,但从少女面相上看五岳丰盈,三停相等,定是非富即贵,她是什么人?

又为什么会和杨嘉怡走在一起?

周围看热闹的人似乎也有着同样的疑问,竖起了耳朵。

“她?”杨嘉怡眉头微蹙,然后快速舒展,轻笑一声将身后少女拉到了前面,拔高了音量说,“她叫天伊,是我的朋友,特意从上京来看我的,追求她的人都能从上京排到我们嵬市,你就不要多想了哦。”少女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她用眼神制止,低着头双手摆弄着衣角。

她这话显然不是说给我一个人听。

我心头冷笑,没有揭穿她那点小心思,凑近了一些,小声说,“你现在自身难保,还有闲情逸致来管别人闲事?我劝你在那方面还是节制一些的好,否则将来影响生育,后悔都晚了。”

“你!”杨嘉怡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退后几步抬起手臂指着我,胸口起伏不定,半天说不出话来。

反倒是和她同行的少女,突然抬起头眨动着灵动的眼睛打量着我,“你会看相?”

“不会。”我一愣,言不由衷的说。

吉凶休咎,俗称相术,坤巽离兑中艮坎震乾,八宅风水秘术,更是学究天人,招神鬼之忌,千百年来,历经时代变迁,这一玄而又玄的高深学问,非但没有没落,反而越加昌盛,流传至今。

爷爷生前是个风水师,却也是个怪人,很少出手,按他的话说,风水一道涉及因果,而风水师每次出手,便相当于将福主的因果转嫁到自己身上,当自身不足以承受积累下来的因果时,天灾人祸便会接踵而来,下场必然凄惨无比。

起初我不以为然,还以为爷爷在吓唬我,而我从小就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便跟在爷爷屁股后面也学了些皮毛,直到几天前,爷爷永远的离开了我,弥留之际,留给我一些看似无用的东西和一本名为《通幽秘术》的残缺古籍……

“哦?是吗~!”就在此时,少女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僵硬的点了点头。

她嘴角含笑,双手背在身后走到我的身边,正当我疑惑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只见她回头朝着仍没回过神的杨嘉怡说,“嘉怡,我是帮不了你了,但是他应该可以。”

说完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朝我笑了一下,声如蚊呐的说,“我们很快还会再见面的。”

话落同时已经迈开脚步与我擦肩而过,带起一阵香风,自顾自的朝校园外走去。

她到底是谁呢……

正想着少女莫名其妙的话,手上忽然传来一阵温热。

我去!

我连忙甩开杨嘉怡的手,退后几步,与她保持一定距离,无奈的说“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嘘……

周围传来一阵嘘声。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她迈着优雅的步伐再次走到我身边,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头吞吞吐吐的说,“天伊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这话你也信?”我一愣,脸不红气不喘的说,“我要是会看相的话第一件事就是先给自己找个女朋友,你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啊。”

说完不等她回话,转身就走,然而就在我刚抬起脚步的时候,一道轻佻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呦,病秧子,这么着急走,是要去哪啊!”

他妈的。

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我心里暗骂一句,看着从远处走来的人,拍了拍手臂无奈道,“瞎?”

来人叫秦明轩,他老爹有几个钱,勉强算是个富二代,在这嵬市大学不说人尽皆知,也算是个名人,同时也是杨嘉怡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不用想也知道他选择在此时站出来是为了什么。

秦明轩听到我的话眼角跳了一下,然后深吸口气阴沉着脸扫视着周围看热闹的人,凡是被他看到的人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三三两两的四散而去,很快四周便空了出来,只剩我们三人。

然而我却清楚的看到,他挑动眉头的时候,额头青筋隐现,仅差一丝便在两眉中间连成了一条线,这是要有血光之灾的征兆,心里想着,还是离他远点的好,没出事还行,要是真出什么事,难免受到波及。

我低着头,正想找个什么借口离开,就听秦明轩说,“陈伟,我知道你和嘉怡是多年同学,但她马上就是我的未婚妻,希望以后你不要再骚扰她。”

啥?骚扰她???

我正要开口反驳,地面忽然出现一片阴影,将我们三人笼罩其中,当即心头一惊,来不及多想,一脚将秦明轩踹飞,同时拽着杨嘉怡的手臂向退后。

一气呵成。

嘭!

秦明轩龇牙咧嘴的在躺在地上哀嚎着,只见一块玻璃突兀的从天而降,正砸在我们刚刚站着的地方,瞬间嗓子仿佛被人掐住了般,张大了嘴发不出一丝声音,眼神呆滞,双腿不停的打颤,惊慌失措的样子与刚刚截然相反。

我一时间也是冷汗涔涔,暗呼侥幸。

最先回过神来的反倒是看似柔弱的杨嘉怡。

她身体微微颤抖,心有余悸的说,“陈伟,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声音中带着哭腔,眼角泪花隐现。

怎么回事?

我他妈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就得问你未婚夫了!”我没好气的说。

从杨嘉怡的面相看,虽然透露着古怪,但远没到祸及性命的地步,那唯一的解释就是秦明轩。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阴山大掌门
  • [现代]盖世狂爸
  • [现代]重回1994做奶爸
  • [现代]麻衣良婿
  • [现代]丐世神婿
  • [玄奇]00后算命师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