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术士

第一章 血棺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1-01 10:47:21

“小阳,还没睡醒呢?走了!”

外面罗刚的声音传来,把尹阳从睡梦中惊醒,窗外天色早黑了下来,爷爷也没在家。

罗刚和二柱子在门口等着呢,三人一起往陈昌林家。

今天晚上,陈昌林出殡,罗刚的二叔罗大富,是村里有名的高人,帮忙主持,可能早就去了。

尹阳不想去,从小到大,村里只要有这种事儿,去了回来就病一个礼拜,几乎没有一次例外。

可不去还不好,和陈昌林关系挺好不说,多少有点儿亲属关系。

“昌林刚结婚没几天,就出了这事儿!”

罗刚边走边叹气:“听说······”

“刚子,别乱说啊!”

二柱子打断罗刚的话:“那都不准,林子媳妇都说心脏病发作,咱们别多事儿!”

尹阳也听说了,陈昌林的新婚老婆胡玉玲,可能和村里的陶喆有点儿不利索,怀疑林哥步了武大郎的后尘,可没有证据,话不能乱说。

二柱子是好意,那陶喆可惹不起,他叔叔在市里做生意,很有钱,他爹陶青林在村里说一不二,谁不惧怕三分?

如果陶喆想娶胡玉玲,也轮不到昌林哥。

可陶青林不想让儿子在村里找,要找也找个市里人。

陶喆这小子做事儿不地道,不娶就别玩弄人家,要真是因为这件事儿害死了昌林哥,还不冤死了?

陈昌林家院子里,搭起一个简易灵棚,防止下雨淋到尸体,好多亲戚邻居都来帮忙。

本来白天出殡下葬都方便,可现在不让土葬了,穷乡僻壤的,也要避讳一些,晚上偷着到山上葬掉算了。

三人来的不算晚,胡玉玲和罗大富都在院子里,在罗大富身后,就站着陶青林和陶喆父子,一副假惺惺的样子,眼神儿都发虚。

“小刚,柱子!”

罗大富在棺材里面忙乎一阵儿,抬头看到侄子,喊了一声:“小阳,你和四狗子也过来,入棺了!”

尹阳犹豫一下,看罗刚和二柱子过去了,还有邻居四狗子也上前,只能跟了过来。

“小阳和狗子抬头,小刚和柱子抬脚!”

罗大富指挥起来:“小阳,你慢点,小刚和柱子快点儿,脚先进,头后进,这都不懂吗?”

尹阳真不懂,只想着尽快把昌林哥的尸体放进棺材里。

可能四个人用力不均,也好像有一股邪风吹来,盖在陈昌林身上的黄布,一下子掉了下去。

借着朦胧的月色,还有屋子里照射出来的灯光,尹阳看到陈林昌的脸,青黑一片,嘴里似乎还叼着一枚压口钱,牙齿都露出来了,心里“咯噔”一下,差点儿松了手!

倒不是被这可怕的一幕吓的,尹阳听说,脸色青黑,肌肉变形,是中毒死亡的征兆!

难道传说是真的?林哥是被害死的?

尹阳颤抖着手,把尸体放在棺材里,感觉浑身都脱力了一样。

“日吉时良混沌开,盖棺大吉大发财,天清地明日月灵,盖棺子孙进财钉!”

罗大富高声喊了起来,伸手在胡玉玲手里接过几颗钉子,又喊道:“手持金斧要封钉,东南西北四方明,朱雀玄武来拱照,青龙白虎两边迎!”

尹阳心里正琢磨事儿,被他的喊声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挪了两步。

“家里也没个孩子,唉!”

罗大富轻叹一声,看着胡玉玲:“你就喊躲钉吧,看我往左边钉,你就喊昌林啊,往右边躲,看我往右边钉,你就喊往左边躲,明白吗?”

胡玉玲两眼微红,连连点头。

“一钉添丁又进财!”

“昌林啊,你往右边躲钉了!”

“二钉福禄进门来!”

“昌林啊,你往左边躲钉了!”

一男一女,一个声高,一个柔弱,还带着哭腔。

尹阳在一旁看着,四周非常静,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诡异感觉。

“找一下人手了!”

罗大富放下锤子,扫视一圈:“要十多个人,中途不能停,一口气儿抬到山上开好的福地,找俩老人在前面,你们几个年轻的先过来!”

尹阳跟着罗刚来,算倒了霉,总离不开了,那就来吧!

罗大富指挥人绑好,又插进去几根横棍,前面安排两个村里的大叔,后面六个年轻人。

那俩大叔平时都认识,这时像换了个人一样,嘴里南腔北调的喊了两声谁也听不懂的话,好像是累的走不动时那种声音。

罗大富喊了一声:“起!”

尹阳也无奈了,看大家都使劲儿,也跟着使劲儿往起抬。

这一使劲儿,就感觉非常沉重,也好像是······其他几个人都没使劲儿,让自己一个人使劲儿,根本就抬不起来!

尹阳抬头看了一眼,那俩大叔也回头看呢,满脸诧异的神情。

“前后上肩,往前走啊!”

大叔又喊了一句:“嗨哟吼啊!”

这下尹阳算是听清楚了,喊的是口号,让大家前后上肩,往前走,那就上肩!

尹阳使劲儿往起抬,和刚才一模一样,抬不起来,不是自己这里不行,大家都不行,棺材根本就没离地!

“怎么回事儿?”

罗大富的脸色变了,过来看了一下:“大家听我的口号,一起使劲儿,前后上肩,起!”

“咯嘣”一声闷响传来。

尹阳被吓了一跳,感觉声音在身后传来,连忙回头看,是罗刚的绳子断了。

“你这小子,每次都是你出事儿!”

罗大富皱着眉头:“换一根绳子,快点儿,好在没离地!”

尹阳听说过,离地之后就不能放在地上了,有个说法,抬起来再放下,灵魂会入土。

可是刚才······怎么回事儿?

就算是罗刚的绳子断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使劲儿,还有七个人呢,棺材才多重?

人多说死沉死沉的,人死了之后就很沉,也不至于这么沉吧?

罗刚很快换了一条绳子,绑在横棍上。

“听我口号!”

罗大富的声音有点儿变了调:“前后上肩,起!”

“咔嚓”一声脆响!

这下所有人都呆住了,横棍折了!

罗刚生怕叔叔埋怨自己,连忙看了一眼:“这可不怪······血!出血了!”

罗刚一句话没说完,手指着棺材盖,声音都颤抖了。

尹阳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顺着罗刚的手指看去,也心头猛震,棺材盖子上,就是罗大富钉钉子的地方,顺着钉子流下一丝丝的黑色血迹来!

这不可能啊?

刚才入棺的时候,就是自己帮忙抬进去的,陈昌林的尸体,距离棺盖还有很大的空间,钉钉子时,自己也看着呢,不到四寸的钉子,怎么可能钉到尸体上去?

罗大富也脸色惨变,头顶瞬间流下汗来,两只手都举了起来,十根手指不挺地摆动着,没过一会儿就说道:“我弄错了,今天不宜动土,否则,易生凶变啊!”

大家听罗大富这么一说,都惊呼一声,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这凶变指的是什么。

“玉玲啊!”

罗大富后退两步,满脸的惊骇之色,低声说道:“这······你丈夫有冤屈,最初我也是太大意了,就是传说中的鬼压棺,后来变成了血棺,这恐怕要尸变啊!”

“啊?”

胡玉玲脸色惨变,倒退两步,牙齿打颤:“您不是高人吗?快想想办法啊?”

尹阳正好也后退了两步,两人的话,都听了个清楚,也是一身的鸡皮疙瘩,尸变,不是就是诈尸吗?

昌林哥有冤屈,鬼压柜不肯走,这是要诈尸报仇?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第一神医
  • [现代]我有一本生死簿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惊龙战神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