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算命师

第二章将死之相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1-11 09:08:00

我心中咯噔一声,这特么的张叔是真遇到真爱了,连门钥匙都给别人了,这时候对方正在进来,我出去的话指定得撞见。

与此同时,楼下又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真特么日了狗了,说实话,我现在想杀人的心都有了,我今天指定是走霉运了,而且走的还是那种可能会丢掉小命的霉运。

不过这时候后悔也没用,既然撞了个正着,那就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先挺过今晚早说。

我调头进了楼梯口的卫生间,对张叔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按照计划行事。

张叔之前被我一番推测,也对这女人产生了些害怕,不过事关他的小命,他也不敢坏事,只得壮着胆子在客厅里等待。

屋子一下安静了下来,我竖着耳朵准备听脚步声,然而让我奇怪的是,刚才的开门声关门声似乎没发生一样,此刻压根就听不见脚步声,不仅脚步声,就连其他的声音也没有。

不可能是那女的关门后,一直站那不动吧,我心中疑惑。

难道她发现我布置了陷阱,不肯进来?

我正思量着,这时候大厅的张叔不知道受了什么惊吓,哇的一声大叫了起来,接着一阵杂乱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

不过无论我怎么听,这声音都是客厅的位置发出来的。

“修缘,救我!”张叔的声音也跟着叫了起来。

我暗骂一声,把装黑狗血的瓶子拧开,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打开卫生间的门,这个位置正好对着大厅,只要一开门,我就能看清楚大厅的情况。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刚打开门,接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凶厉无比的女人脸,那张脸惨白得可怕,还没等我看清楚,一双大手猛地就掐住了我,我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扑倒在了地上,黑狗血也洒得满地都是。

这特么的什么时候上来的?

我看着这张脸,眉心被黑气环绕,天庭黯淡无光,双眼凶厉,这明显是被什么脏东西给上身了!

我在看女人的同时,女人也在看我,她咧着嘴,呲着牙,发出一阵“呲呲”的声音。

那声音尖锐无比,根本就不像是人能够叫出来的,而且女人的力气大得出奇,我嗓子眼都快被捏爆了,只能松开余下的半瓶黑狗血,用手死死的别住女人的大拇指。

不过这一别,我就发现了不对劲,女人的手就像是长了鳞片似的,又尖又硬,刮得我的脖子和手生疼。

我心中不禁想,这特么附在女人身上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时候我眼角余光瞥见张叔靠在大厅的沙发上,整个人都吓瘫了,我艰难的朝他吼道:“赶快用黑狗血泼她!”

“啊!”张叔看着我,一脸的惊恐。

“特么的还是不是男人,赶快过来救我,不然都得完蛋!”我一边骂一边抵抗,这时候女人的力度越来越大了,我都快说不出话了,我丝毫不怀疑一旦我松开手去拿那半瓶黑狗血,我的脖子保准马上被捏爆!

还好这时候张叔终于有动静了,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捡起了地上的半瓶黑狗血,隔着老远朝着我和女人泼了过来。

“啊!”

女人刚沾染到黑狗血就凄厉的叫了起来,手一松,身体往后仰去,我趁机掰开她的手逃过了一劫,并顺势用右手中指在女人的天庭用力点了一下。

天庭主人的运势,也是脏东西和人体的临界点,可以通过敲击对方的天庭,把附身的东西给打出来。

我这一击下去,女人果然被打懵了一下,此时不跑何时跑,我大吼一声,一下就往楼下跑去,张叔见状也东倒西歪的跟着跑了下来。

没跑多远,身后就传来了一阵沙沙的声音,我担心被追上,从张叔家出来后就往九爷的店铺跑,店铺内有开过光的宝贝,那东西应该不敢进去。

在进门的时候,我非常想一脚把张叔给踢出去,刚才要是晚一步,我就得翘辫子了。

不过见他慌张的模样,我还是叹了口气让他进来,然后把门一关,我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那东西绝对不一般,就连糯米粉对她都没有什么用。

不过此刻更让我担忧的是在大屯村这事上,会不会惹上什么禁忌,九爷的规矩肯定不是空穴来风,绝对是因为发生过什么事才会让九爷下这种死规矩的。

想到这我心里就一阵后怕,总感觉惹到了什么天大的事。

我气不打一出来,正想骂张叔,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靠在门边睡着了。

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家伙好歹是个男人,刚才怎么会那么怕?跟个娘们似的。

我在看张叔的时候,也下意识的顺带看他的面相,不过这一看,我整个人当即被吓了一跳。

张叔虽然因为撞邪肚子上长了个肿瘤,但从之前的面相上来说并不是太严重,暂时应该还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然而此刻张叔的天庭却黯淡无光,疾厄宫乌黑发紫,往上直逼眉心,眉心在我们算命师眼中叫命宫,是人的命脉,若疾厄宫的乌黑延伸到命宫,张叔必死无疑。

这怎么回事,原本还好好的张叔,怎么突然就要死了?

我整个人都有些慌了,虽然之前我有过抛弃张叔的想法,但那时候是心乱如麻,压根就没想太多,这时候冷静下来,哪里还会对一个即将死在自己眼前的人毫无想法。

而且我这才是第一次帮人办事,要把人办死了我指定也没好下场。

不对,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张叔明明惹的是邪祟,怎么会是疾厄宫致死,疾厄宫主的是人的身体健康和寿命,这证明张叔是生病致死的,而不是横死。

那张叔明明是撞邪,要死也是横死,怎么会是病死?

想到这我再仔细的看了一下张叔的面相,瞬间发现了一个让我目瞪口呆的结果。

张叔的子女宫有问题!

按理说子女宫主的是人的儿女,但张叔并没有结过婚,也没有儿女,而且之前我偷偷算张叔的时候,也得出过张叔这辈子都不会有儿女的结论。

然而此刻张叔的子女宫却丰润饱满,并且形成了卧蚕之势,这是标准的会有儿女降生之相,而且看样子还不是一个,是一群!

这特么的张叔的私生活到底糜烂成什么样了?

看到这里我都有些心惊胆战了,这不出事还风平浪静,这一出事所有事都像火山爆发似的跟着来了。

我正想接着往下看,这时候张叔表情忽然痛苦起来,整个身子也弯成了虾米状,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

“这么快?”我连忙看了一眼张叔的疾厄宫,见乌黑色已经快要盖到命宫了。

而此刻张叔抱着肚子,痛苦的叫道:“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快要从我肚子里钻出来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无双狂少
  • [现代]天师奶爸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重生之投资天王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