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见闻录

第一章精神分裂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1-03 15:01:24

医院病房。

他今天看起来不怎么开心:“你又来了?”

我点点头:“听你的声音不怎么开心啊。”

他也点头:“昨晚做噩梦了,幸好有哥哥在。”

“那你哥哥现在就在这吗?”

他摇摇头:“没有。”

我抬眼看了看四周,除了我们两个之外便只有门外的护工。

“那你哥哥什么时候会出现啊?平时。”

他歪着脑袋露出一副小女孩思索的表情,这让人感觉很别扭,无论他的言行举止还是声音语调都让人感觉是娇滴滴的小女孩,但你怎么也想不到这人,其实身材健壮匀称,样貌俊朗阳刚是个少年。

“晚上,或着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他会在睡前给我讲故事,我最爱听故事了。”

我点点头,又试探性的开口:“三年前在你住的地方发现了你叔叔的尸体,监控录像显示当时进出那个房间的人只有你和你叔叔,这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他眼中带上了恐惧和后怕:“那……那不是我,是我哥哥,当时叔叔要打我,是哥哥,哥哥他出手保护我,不小心才杀了叔叔的。”

皱着眉,手指无意识的敲击桌面发出哒哒有规律的响动:“你确定是你哥哥杀的他?”

他点头:“哥哥是为了保护我。”

我再次敲击桌面发出两声有规律的轻响:“你哥哥用什么杀的他?”

他很配合的说道:“剪刀。”

再次敲击桌面,并加快语速:“剪刀捅到了哪?”

他配合着我回答:“脖子。”

又一次的敲击桌面,语气更加急促语调微微上扬,身体前倾:“你在说谎!人是不是你杀的!”

他连忙摇头声音中带着恐惧:“不是我,是哥哥,是哥哥为了保护我。”

见他有要哭的架势,我连忙停止了这次对话,把笔记本收起语气缓和:“好了,这次的谈话到此结束吧。”

说着话我转身准备走出会议室,但他却忽然走过来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警惕的往后一缩身子,他的手正好擦到我的脖颈。

他露出一个有些奇奇怪怪的笑容:“先生,刚才你肩膀上有只苍蝇。”

没有察觉出异常的我皱眉说了句谢谢,然后起身径直离开会议室走出了这个精神病院。

走在路上,我翻出了那份委托人给我的档案。

姓名:于华

性别:男

年龄:16

父母:双亡

备注:1,幼年有一个夭折的哥哥,疑似是现在的分裂人格中的保护型人格。

……

收起档案我有些犯愁。

按照这几次交流的结果,这人的养父,也就是他叔叔是被那个哥哥的人格用剪刀捅死的,事实情况那致命伤也的确是脖子。

可在哪之前死者身上的皮被人一丝不苟的剥下来,一点没有破损的痕迹。

更重要的一点,死者皮肤脖颈伤口的位置没有破碎,这就意味着皮是活剥的。

根据调查,这对养父母平时对他很好,也不至于说让他分裂出那么一个可以恨到活剥人皮的人格

雇主的资料显示他那个哥哥在他四岁的时候就死了,而且这个于华从小的生活条件也不足以支撑他结识医学方面的人才,更别说学习医学方面的知识。

哪怕是人格分裂,也不可能会让人凭空多出根本没有接触过的技能,更何况……完整的剥下一张活人皮。

匪夷所思!

回到奶茶店,我还没开门就已经有一个女孩站在店门口,一看见我连忙就跑过来:“凡哥你可算来了,你要再不来我非得冻死在这。”

我冲着这小姑娘笑了笑:“咋了?又馋我家奶茶了,你自己看看都胖多少了,少喝点奶茶吧。”

女孩冲我吐了吐舌头:“奶茶怎么会长胖呢?牛奶补钙,茶安神,所以喝奶茶不会胖的。”

我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歪理邪说。”

姑娘叫符夏,是附近一所大学的学生,长的可可爱爱,虽然算不上什么顶尖的美女,但在我们这个小城市里,当个校花那还是妥妥没有问题的。

在给符夏制作奶茶的间隙,我决定明天再去一趟精神病院,和于华还是需要谈谈。

送走符夏,关上奶茶店的大门,继续研究那份有关于华的资料,一下午的时间一点名堂也没研究出来,这让我有些气馁,只能寄托于明天的谈话。

心里盘算着明天该问些什么问题,我走向卧室,在经过卫生间的时候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镜子,下意识脚步就停了下来。

镜中脖颈的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块不大的污垢,沾了点水在上面搓了搓,没有掉。

我又打了肥皂继续搓,依然没用,不是灰?

不能是皮肤病吧?

心里想着也没太在意,转身就上床休息去了。

第二天,依旧是那间会议室。

我习惯性的掏出录音笔,但掏到一半又收了回来。

于华看着我感觉好像有些拘谨:“你又来了?”

我点点头,这次争得了院长的同意,我准备给他下点猛料:“根据我们的调查,其实你根本没有哥哥,你哥哥在你小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话没说完,但显然是刺激到了他,眼泪哗的下就流出来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说哥哥是不存在的?明明他就在那里啊。”

我皱着眉,虽然有些许不忍,但还是继续开口:“你仔细想想!除了你自己之外有谁见过你那个哥哥吗?没有!”

他摇着头,哭的梨花带雨,好像一个真正的小姑娘一样:“叔叔,阿姨,爸爸妈妈都见过哥哥的!而且……而且……”

他越说越激动,哭的越来越厉害,到最后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说话有点太重了,我连忙的起身过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好好好,你哥哥真的存在,那你跟我说一下你哥哥是什么样子的好吗?”

他抽泣了一会这才渐渐缓和过来:“他们都见过我哥哥的,爸爸妈妈都见过,隔壁杂货店的叔叔也见过,不信你可以去问啊。”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第一神医
  • [现代]我有一本生死簿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惊龙战神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