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开局百草经

第一章 开局百草经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1-04 13:31:32

“狗男女,老子早晚让你们付出代价!”

陈文怒骂时,使尽了全身吃奶的力气,喉咙里品出血味来。

但此刻,他管不得那么多,他只想狠狠的弄死眼前这对狗男女!

“叫什么叫,你也真不怕丢人。”

那男人把他面前的女人,往怀里一护。

女人顺从的依偎过去。

“陈文,求你别张扬。我们分手吧,我们……不合适。”

什么不合适,万能的借口。

不过就是嫌弃他是个农村的泥腿子,家里穷。

即使考上了中医院,和他们到了同样的高度,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当初两人在一起热恋时,谈及以后的梦想,陈文说自己想回到家乡去,哪儿十里八乡没个正经医院,等自己毕业后,正好能有所回报。

从那时候起,王莉就变了一副面目。

先是若即若离,再到冷面冰霜,最后爱答不理。

直到今天,她和赵兴平,终于不装了?

“行了,你赶紧滚吧,回你的农村去,哪里最适合你这种人待,别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

赵兴平说的唾沫星子横飞,还有一滴溅到了王莉的头发上,看着就让人恶心。

这种恶心,还是持续性的,在陈文还没有发现的时候,就滋生开来。

自己的女朋友,和自己同寝室的室友,从背地里遮遮掩掩,到正大光明。

“我就是个傻X!”

陈文怒火攻心,反倒骂了自己一句。

“你还挺有自知之明,行了,去把你寝室里那些破烂儿都收拾了。你现在已经被学校开除,没资格再留在这儿。”

赵兴平一只手搂着王莉,一只手揣在口袋。

“陈文,我们好聚好散,你也别怪我,我不想去农村,和你过苦日子,我生长在城市里,我受不了……”

王莉就是用她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在他们恋爱的时候,哄骗着陈文,攒下那少的可怜的生活费,给她买礼物。

“别再让我见到你们两个。”

什么好聚好散。

若不是赵兴平的父亲,有那只手遮天的能力,污蔑他一个乡村来的穷小子偷东西,借机将他开除。

否则陈文绝不会善罢甘休!

整个人像是恍惚了一样,脑袋嗡嗡作响。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赵兴平的嘲笑声,和王莉做作的扭捏中离开学校。

也不知道是怎么坐上火车,倒巴士,转人力三轮,又拖了路过的牛车,才到了村口。

站在此处,陈文才觉得,自己的灵魂,缓缓地回到他这副沾满汗垢泥污的身体中。

四年前,他是十里八乡唯一一个考上医学院的人,村里的父老乡亲们就把他送到这里,给他塞了烧饼和土鸡蛋,让他安心去上学,以后找个好出路,不用再回村里种地。

而现在,就差一年毕业,却被那对狗男女搞的退了学,没有毕业证书,不但前功尽弃,还落了个被退学的恶名。

最失望的一定是父母,要怎么跟他们交代啊……

“救……救命啊!”

不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呼救声,伴随着水浪飞溅的声音。

是村口边的小瀑布。

自小在这里土生土长的陈文立刻反应过来,村里常有小孩子掉在里面不幸淹死。

陈文冲到瀑布前,水中真的有人在沉沉浮浮,看扑腾的样子,已经筋疲力尽了,就连呼救声,都变得虚弱。

扑通一声,陈文想都没想,就跳入水中,先把人救下再说。

这里水流急,人在水中被推着漂,得废老大的力气,才能保证不被水冲走。

一抱住那落水的人,腰肢细软无力,脸色苍白,还是个年轻的女孩,已经昏死过去。

没事跑到这儿来,不是祸害人呢?

陈文心中骂着,手上却是没停,费尽力气把那女的往岸上推。

人在昏迷的时候最是沉重,此刻又加上水流的影响,就算陈文体力再好,也禁不起消耗。

刚刚给她推上去,就发现自己已经浑身无力,连扑腾都扑腾不动了,更别说划水。

身体一脱力,立刻沉向湖底,随着水流漂游,任由沉浮。

水呛进鼻腔里,压迫向气管,流入肺部。

学医到现在,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溺水而死。不过死了也好,起码还在死之前救了个人,做了件好事。

陈文释然。

然而,就在他溺死前的最后一秒,一道炫目的光芒窜入脑海中。

“小伙子,我说医药之术,博大精深,常人即使究其一生去探索,所得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根本无法窥见全貌。你可认同?”

苍老却又硬朗的声音,在向他提问。

“认同。”

自然认同,陈文在医学院的时候,就早早发现中医的魅力。

从光芒中走出一个留着长白胡子的老人,身形佝偻,拄着一根拐杖,走起路来敲得地面有节奏的响。

“不错,年轻人,你通些药理,更有救人的仁心,就这么死了,实在可惜。就是遇人不淑,以后得多加小心。”

“老爷爷,你是什么人?”

陈文觉得自己身体轻松多了,在水下也能自如行动。

超乎常理,看来是遇上奇人奇事。

“年轻人,我送你《百草经》,只要你好好使用,就能懂得草药中蕴含着怎样无穷的力量。”

霎时间,一道光钻入陈文的额间。

脑海一片清明,意识前所未有的清晰,有什么光怪陆离的东西,在自己脑海中闪烁。

半夏、地黄、白芷、元参、知母……

那些他熟悉的药材,突然变得陌生,然后转换方式,重新被自己所认识。

“哈哈,瞧瞧,我都老糊涂了。只有《百草经》可不行,还得有这个。”

老者手一挥,又是一道光钻进额间。

眼球感觉很舒适,清凉柔润,陈文转了转眼珠,他所看到的世界,天翻地覆,全都不一样了。

“好了,年轻人,要记得以后,多行好事,惩恶扬善。”

老者摸着胡子,哈哈笑着,又逐渐化作光芒,渐渐远去。

“啊?我?”

陈文还没反应过来,他不是要死了吗?还怎么惩恶扬善?

突然,他眼前一黑,又晕死过去。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第一神医
  • [现代]我有一本生死簿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惊龙战神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