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不好惹

第一章 金牌杀手滑铁卢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1-07 15:10:08

深夜,S市最昂贵的山腰别墅内。

一场无声的屠杀正在进行。

“仔珍,”柳小六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本次任务目标共有五个,核对人数。”

“哦?”接收到最精确的消息,罗仔珍斜长惑人的长眸一顿,涂着鲜红指甲的两指夹着烟,她开始清点人数。

冰箱跟前倒着一个。

沙发上死了两个。

楼上还躺着一个。

还差……

一个。

狐狸眼中瞬间闪出精光,罗仔珍单手掐灭香烟,烈焰红唇缓缓吐出烟雾,“还有一个啊~我最喜欢捉迷藏了。”

“可得藏好哟~”

随着铁杵拖地的声音,靠在墙角的实心铁棒球棒被拿了起来,罗仔珍踩着细高跟,一步一步往别墅金碧辉煌的起居室走去。

细高跟敲击地面,发出惑人而性感的声音。

“五。”她走过餐桌。

“四。”她走过沙发。

“三。”她走向楼梯。

听到细高跟声隐有离开的趋势,贴在沙发与墙壁夹角的少年缓缓松了口气。可,下一刻,他的下巴传来一阵冰凉触感!!

少年颤颤巍巍地抬头,当即看见那个美艳如狐狸的女人正眯着眼对他笑。

一瞬间,少年如坠冰窟抖如筛糠。

棒球棒抵着少年的咽喉,在罗仔珍的示意下,他同手同脚地爬出了沙发角落。

“别别别……”背靠着沙发,少年颤抖着祈求,“别杀……”

“嘘。”鲜红的指甲抵上鲜红的唇,少年瞬间禁声。

罗仔珍双手握着棒球棒,瞄准少年的脑袋,高高扬起。

重重挥下!

于此同时,罗仔珍的耳麦中传来柳小六急切的声音——。

“别动他!他脖子上有炸弹!!”

这话说的太迟了,罗仔珍眼中闪过一瞬间错愕,然后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极为熟悉的爆炸声,火辣辣的热浪以少年为中心,向她袭来。

痛感,布满了她的每一寸肌肤。

神秘组织的王牌杀手就这样死了,享年二十二。

罗仔珍非常不服,非常非常不服,以至于她在正厅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

“他妈的,哪有在脖子上连炸弹的?年轻人不讲武德,操!”

此言一出,原本热热闹闹的正厅陷入一瞬间的寂静。

坐在主位下第一个位子的穿红戴绿的富态女人拧着手帕,盯着罗仔珍,呆愣愣道:“夫人,您确定令千金真的没问题吗?”

“这……”主位上衣裳华丽的中年妇人陷入沉默。

罗仔珍却听到这方动静,扭头看来。

她这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极为古香古色的地方。看样子像是个会客厅,U字形摆了一圈褐色桌椅,中间放着一个两人方能合抱的青花瓷香炉。

脚下铺着花纹繁复的地毯,淡色帷帐从两侧屏风前密密垂到正厅来,其间涌着着棉布衣裳的丫鬟无数。

最上面坐着一个衣着华丽,妆容清雅的妇人。

妇人其下第一个椅子上坐着一个穿红戴紫的胖妇人。

这些人高矮胖瘦各异,但相同的是:她们都睁着疑惑担忧的目光往罗仔珍身上看来。

顺着她们目光,罗仔珍拧着眉低头一看:嚯!不知什么时候,自个身上也套了一身古装古色的衣裙,是非常鲜嫩的粉红色。

少女粉,真幼稚。

完全忽视这些人的目光,罗仔珍迈开步子往那胖妇人走去。

径直伸手捏了捏胖妇人的肉脸,罗仔珍倚在她椅背上,吊儿郎当问道:“哎,打听个事,你们地狱都这么玩吗?”

瞬间,室内众人陷入更大的震惊中。胖妇人一双绿豆眼中更是盛满了不可置信。

自个已经死了。罗仔珍对此无比确定。

而且,以自个的德行,绝对是下地狱的料。罗仔珍对此也无比确定。

就是没想到……

罗仔珍的眼睛扫视周围一圈。

没想到地狱喜欢玩这套。

等了片刻,没等到胖妇人的回应,罗仔珍垂眸看去,只瞧见这胖妇人像是受了什么不得了的侮辱,脸涨得像个红蛤蟆。

甫一与罗仔珍对视,胖妇人便浑身颤抖着站起来,“你!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羞辱本夫人吗?”

早在罗仔珍发现胖妇人脸像红蛤蟆的时候,她便已松开了妇人的脸。

此刻听着妇人的指责,罗仔珍拧着眉,搓了搓从妇人脸上捏下来的粉,她疑惑道:“我没羞辱你,我就寻思打听个事。”

胖妇人眼尖地看到罗仔珍搓手指的动作,当即怒火更甚,跳脚道:“你还说没有?本夫人在皇城做媒三十载,从未被从未被,从未被……”

气到浓处,这胖妇人竟是一个字都说出不来,只捂着心口不断喘粗气。

那主位上坐着的华衣夫人此时总算是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扶住胖妇人,连声说着好话,“李夫人莫要动怒,莫要动怒。你都看到了,我家孩子这这这脑子不好使,你多担待些。”

“担待?”李夫人被气出哭腔,“本夫人在皇城三十载,何时被这样作践过?你家小姐这亲,我是做不……”

生怕这李夫人撂挑子走人,华衣夫人赶紧捂住她的嘴,“夫人莫要这样说,莫要这样。且不说咱们今日这婚事是奉了皇上的命,就光说那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李夫人是有大功德的人,可不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这华衣夫人是个会说话的,皇命功德连连压来,很快就让李夫人顺下心头火。

原本跳起要走的人,这会也缓缓坐回去,李夫人捂着胸口,愤愤道:“可你家小姐这也太不成体统了,难怪……”这些年没嫁出去。

后面的话,李夫人看了眼罗王氏没说出来。

但罗王氏哪里能不明白她的弦外音,当下只苦笑一声,心道:没能嫁出去的原因,可不止是不成体统。

而这时,趁两妇人说话空档,已在正厅内转悠了一圈的罗仔珍又转回了两人身前。

那些丫鬟打扮的人或是鬼,无趣的很。就知道一个劲地躲她,问什么都说不知道。

罗仔珍摸摸下巴看着李夫人,心道:还是这个红蛤蟆好,虽然神神叨叨了点,但好歹能说上话。

一边这么想着,罗仔珍迈着步子就准备往李夫人身边去。

罗王氏眼尖地发现了罗仔珍意图,当机立断呵住了人,“仔珍!”

叫自个?

罗仔珍转头看向罗王氏,“有事?”

李夫人一听这回答,当即一口气差点没撅过去:瞧瞧!瞧瞧!这可是跟她主母说话啊,瞧瞧这目无尊长的样子!

罗王氏面上也是一滞,但她惯来是个能忍的,咬着牙道:“你站到为娘身边来。”

“为什么要站着?”罗仔珍不乐意,走了一圈,她累了,“我累了,要坐会。”

李夫人气得拍桌而起,第一次干涉别人家事,“因为她是你娘,是你长辈。”

“哦。”罗仔珍斜看她一眼,“那为什么你们能坐,我就要站着?”

“我们是长辈!”李夫人将桌子拍的震天响,“是长辈!”

“我知道啊。”罗仔珍面不改色地点点头,“但这跟我不能坐下有什么关系呢?我坐会,你们又不会折寿。而且,就算你们会折寿,这又跟我要坐会有什么关系呢?”

“你!你!你!”李夫人捏着帕子指着罗仔珍,气到浑身颤抖眼睛发昏粗气连喘。

而后,突一口气没喘上来,这李夫人肥硕的身子一颤,竟是直接晕了。

旁边伺候着的小丫鬟们连声尖叫,手忙脚乱地去抬人。

旁边的罗王氏也是没料到这李夫人这么不禁气,叹气道:“将李夫人抬去客房先歇着。”仔珍与齐将-军的婚事是圣上授意的,今日这亲没说成,李夫人就是死了也不能离开罗府。

罗王氏面上和善,心头主意却比谁都大。但转念想到婚事,想到罗仔珍,她又是一个头两个大。

罗王氏转身,正欲与罗仔珍好好细说一番,却听旁边丫鬟尖叫道:“夫人,大小姐也晕了。”

闻言,罗王氏如释重负,“晕了好,晕了好。”

一挥手,罗王氏指使心腹罗姑姑,道:“罗姑姑,将大小姐送回珍辉阁吧。”

一穿着丝绸华服的老妇当即领命,差使两个丫鬟弄了架子来将罗仔珍往回抬,袖间的手却暗暗摸着银针。

盯着罗仔珍那幼态天真的脸,罗姑姑暗恨道:不知死活的丫头,竟敢跟二小姐抢夫婿,今日便要你性命!

罗仔珍的意识陷入了一处山谷,山清水秀,前方小溪旁蹲着一着粉红色衣裙的少女。

不明白这又是在干什么,罗仔珍大步往前走去。

待走到那姑娘身边,罗仔珍才问道:“姑娘,打听个事,这是哪儿?”

粉衣少女闻言,抬头露出一双充满幼态的眼,“这里是我的意识。”

她一挥手,召出一面水镜,水镜里的景象是正吵嚷纷乱的正厅,“而这里,是我的曾经。”

“曾经?”听到这话,罗仔珍眼皮一跳,察觉出一丝不对劲来。她忙侧身,目光往那溪水面上一看。

果然!

溪水中正映着的脸庞,稚嫩而充满幼态,与眼前粉衣少女的脸——。

一模一样。

只一瞬间,罗仔珍就明白自己魂穿了,但是她没有丝毫慌乱,心态甚至可以称的一句坦然。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阴山大掌门
  • [现代]盖世狂爸
  • [现代]重回1994做奶爸
  • [现代]麻衣良婿
  • [现代]丐世神婿
  • [玄奇]00后算命师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