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不好惹

第二章 教科书式打脸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1-07 15:11:05

她还没享受够这纸醉金迷的世界呢,既然有机会能再活下去,虽然是在另一个世界活下去,那也比死了强不是?

只是……

罗仔珍的目光在粉衣少女身上顿了顿,心道:只恐怕她这魂穿没那么轻易。

“既然是曾经,那你就死了呗。”罗仔珍蹲下与少女平视,“还不去投胎,搁这干啥呢?”

少女眼眶一红,糯糯道:“怨气太大,投不了胎。”

“我的父亲是当朝五品要员,母亲刘氏是商贾之女,在父亲还是个秀才时嫁给他的,次年有个我。后来父亲飞黄腾达,做了京官,对我母亲愈发不满,觉得商贾之女配不上他的身份。便设计杀害了我母亲,后迎娶了现在的妻子王氏。王氏入门一年,便诞下一女。从那以后,我的日子就很苦,这一家人对我动辄打骂,前些日子,王氏之女更是嫉妒我与当朝三皇子互通情谊,不仅横刀夺爱,还与其母设计要将我许配给一个落魄将-军。我气不过,一头撞死在门柱上……”

少女委屈地落下泪,“然后就投不了胎了。”

“哦。”罗仔珍摸摸下巴,“原来是这么个剧情。”

少女充满期待地看向罗仔珍,本以为后者会出言安慰自己几句。

却不想罗仔珍只摸着下巴,道:“那你怎么着才能去投胎?”赶紧解决吧,她已经准备鸠占鹊巢,在这世界好好纸醉金迷一把了。

要说罗仔珍其人,凡是与她打过照面共过事的人,无一人不得说她一句:坏东西。

而罗仔珍也非常不负众人对她的评价,在坏东西这条路上越走越专业。行事乖张,性格狠厉。

少女为了报仇找上罗仔珍,本是要找个厉害的。

却不知,最漂亮的玫瑰最扎手,最厉害的杀手六亲不认。

少女喉间一梗,正欲说些什么,却在刚开口的时候身形一滞,瞬间化为透明。

与此同时,罗仔珍也感觉自己的灵魂飘飘荡荡落进了一个躯壳,耳边传来少女焦急的声音——

“我的意识不太稳定,可能要昏迷一阵了。下次找你……”

然后,罗仔珍就感觉周围六感回笼。想来应是少女将她又重新投放进了少女自个的躯壳里。

感觉像是有人正抬着自己走,罗仔珍便也没睁眼,联系少女的话,加上刚刚经历,罗仔珍觉得自个目前不会有危险。

然。

她这念头刚成型,便突感觉到一尖锐的武器直直往她天灵盖而来。

这可是教科书级别的打脸了。

心中暗啐一声,罗仔珍迅速睁眼,同时左手发力,在来人武器即将碰到自己皮肤时,牢牢控住了对方的手。

正捏着银针要取罗仔珍性命的罗姑姑没想到罗仔珍会在此时醒来,但醒来又怎样?

只见她眼中闪过狠厉,手中用了更大力气,要往罗仔珍天灵盖戳去。

“他妈的。”只一眼,应是与那少女有关,罗仔珍当即知晓了眼前老奴是罗王氏的心腹罗姑姑。

但这什么姑姑也不能搞到自个头上啊!

一掌将罗姑姑的手拍开,罗仔珍躺着一脚便将人踹的一个趔趄。

从担架上翻身下去,其间过程用到左臂,罗仔珍当即感觉胳膊弯处有一排细密痛感。

怒上心头,罗仔珍揉了揉胳膊,上前又踹了一脚罗姑姑,成功将人踹到在地,“你有事啊?”

罗姑姑连受两脚也不吭气,只捏着那银针,又往罗仔珍身上扎来。

罗仔珍生平最讨厌这种闷声作恶的人了,分明都是恶人,但就凭一句会咬人的狗不叫,这样的人就显得她这个坏东西不怎么狠。

当即一掌控住罗姑姑的手,另一手夺过银针,罗仔珍嘴角挂起恶笑,“既然那么爱扎人,那……你就自己试试吧!”

说完,罗仔珍便一手抓着罗姑姑肩膀,另一手捏着银针狠狠往罗姑姑身上扎来。

罗姑姑起先还是能忍住痛的,但后来随着罗仔珍手上力道越来越重,她忍不住呼起痛来,“啊啊啊!!救命啊!!!夫人!老爷!救命!大小姐要杀人了!!!”

罗仔珍捏着银针,整个小脸上都是开心的笑,此情此景,她恶趣味上头,正想说句“你叫啊,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却不想心念刚定,便听到远处传来罗王氏的声音——

“放肆!!罗仔珍,你快放开罗姑姑!”

操!

罗仔珍用舌头抵了抵脸颊,真他妈脸疼。

但即使脸疼,罗仔珍手上动作也没停,继续往罗姑姑身上戳着洞。一边戳还一边看着着急忙慌往过来跑的罗王氏,以及她身后的乌泱泱一群丫鬟。

丫鬟里面混着两个眼熟的,是刚刚抬担架的。

刚只顾着扎人了,罗仔珍倒是忘了这两个,让这两人得了通风报信的机会。

但罗仔珍也不在意,待罗王氏快跑到自己身边时,手头银针狠狠一扎全没入罗姑姑胳膊,然后缓缓一脚。

听得“哎呀”一声,罗姑姑就入了湖。

此地正是罗家的后花园,不大的地方,但假山假水都是全乎的。

初春时节,湖边的柏树上挂着两片灰白的叶子。

湖水浅浅,不够淹死个人。

“你!”没料得罗仔珍会有这一招,罗王氏气到头昏,而后赶紧指挥丫鬟们下湖捞人。

罗姑姑被捞起来后,罗王氏又指挥着丫鬟将人送回房内,好生照料。

这方安定,罗王氏才有的空闲来教训罗仔珍。

“你!你!”看着眼前神清气爽的罗仔珍,罗王氏简直恨不得将她撕个稀巴烂,但脑中仅存的理智不断的告诉她:不行,不行,不能这么做。

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罗王氏强憋着冷静,“仔珍,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罗仔珍耸肩,“我要说罗姑姑先动的手,你信不信?”

我信你个鬼!

罗王氏在心中破口大骂,面上却深吸一口气,道:“信,但是证据呢?”

这还是个讲证据的主?

罗仔珍好奇的目光扫了罗王氏一眼,而后卷起自己左臂衣袖,扒拉着自己手臂弯研究了几眼,面含不幸与同情地向罗王氏宣布——

“你来迟了,伤口愈合了。”

“你!!!!”罗王氏心头一梗,一口气没顺上来,当即咳嗽地像是要把肺管都吐出来。

咳嗽间,罗王氏看到罗仔珍不动如山的身影,觉得自己四肢百骸都不爽利了,当即指着罗仔珍道:“咳咳咳!我我不与你计较,还有几天就要……咳咳,出嫁了。你给我安分些……咳咳咳!!!来人,将小姐送回珍辉阁!!”

回就回呗。

罗仔珍无所谓地摊手,然后无所谓地在丫鬟的监视下回了珍辉阁——属于罗家大小姐的院子。

但当她甫一进门,她发觉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无双狂少
  • [现代]天师奶爸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重生之投资天王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