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阴货那几年

第一章 黑店白店 我说了算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1-13 13:04:34

古董以前也叫“骨董”,最容易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

民国时期,南边小红楼的卢芹斋,北边琉璃厂的彬记古玩,都有不少人倒腾这些东西发了大财。

这类东西有一个统称,“阴货。”

天下玄学千万,并非麻衣一家,在当年凡是能玩得转“阴货”的,那都是很牛的商人。

那时人们常说:“天上繁星点点,地上红光满面,王母惊呼玉帝打颤,感叹天上不如人间。”

这一行业在无神论知识分子的打压下几近濒危。

今天你收了一件雍正的粉彩官窑?

没关系,那有人盯着你呢。

隔天你又收了一尊明永乐的药师佛?

好了,铁证如山!

少吃少喝的伺候你几个月,家里收的那点古董该砸的砸,该埋的埋,不少上了岁数的老人都没能挺过这关。

李白的“上阳台帖”,陆机的“平复帖,”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都是这个时代侥幸存下来的瑰宝。

我们家算是当年少数几个安稳度过的。

无他,因为老文家世世代代的恪守着一个规矩。

八个字。

“只揽阴货,莫渡生人!”

可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家里老一辈定下的这条死规矩,有朝一日竟让我给破坏了。

我叫文材,也不知道当年我爸是怎么想的,我寻思着他也不认识九叔啊,怎么给我起了个这名字?

上初中考完试点名那阵,老师一开嗓,“文材,语文,四十分。”

就这时候,有几个捣乱的总是在后面跟一句,“秋生,不及格。”

我高中没念完就辍学了,那时候家里的生意做得还可以,除了收点偏门路的“阴货”,爷爷还帮着邻里邻村的看墓办事,时间长了,算是攒下一点钱。

我爸志向大,他活着的那阵老想捡漏发大财,在我爸的极力鼓动下,我们在京北的报国寺开了家古董店。

那时报国寺还允许摆地摊,主要卖的东西是瓷片和铜货,那时候店里生意不错,只要你货确实是老的,就算是档次低点的也有人抢着要。

后来京北大搞市容改革,报国寺取消了固定地摊,自此之后,这里的客流量越来越少,我们店里的生意一落千丈。

没办法,生意还得做下去,毕竟还有一屋子的瓶瓶罐罐啊,总不能都扔了吧?

找亲朋好友借钱,找银行贷款,忙活了大半年之后,我家的小店终于落户在了一个新地方。

“潘家园。”

可另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天有不测风云,我爸因为一场意外说走就走了,也没有什么临终遗言。

他留给我的除了这家小古董店,还有一张八十三万的欠条。

这天,京北的天不好,下着小雨,稀稀拉拉的。

我正坐在店里算着账单,合计着这月要省下多少钱才够给妹妹做手术的,至于银行那边,我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两者相害取其轻,为了给妹妹治好腿能让她从轮椅上站起来,老赖就老赖吧,说实话,我压根就不在乎。

就在这时,关了一天的店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是一位瘦黑瘦黑的四眼仔。

另外一位是位四十余岁的中年妇女,妆容精致,打扮得体,手脖子上带着串一点五的保山柿子红南红玛瑙。

我混潘家园久了,眼也尖了不少,只扫了一眼,我大概猜到了这女的算是个有钱人。

和田玉今年受到韩料和俄料的冲击,价格大跌,而像南红玛瑙,黄龙玉这种地方玉种开始了疯狂涨价,单说这条一点五规格的南红,没个十万八万的根本就拿不下来。

我赶忙草草的收拾了账本,起身迎客。

“二位,随便看看有没有喜欢的物件,全都包老到代!”

四眼仔站在原地环视了一圈,他笑道:“潘家园还有人敢说自己的东西包老到代的吗?

“你这是白店还是黑店?”

说实话,近些年来我心境也发生了变化,刚开店那会意气风发,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下乡铲地皮收货,那东西肯定都是老的啊。

现在嘛........

债务缠身,妹妹文玲的手术费也一拖再拖,大环境下我也变得随波逐流了,早已没了当年的心气。

店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从网上批发来的,成本低廉,这正是我现在最需要的。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要想在这行里混的好,必须得会察言观色,见缝插针。

我随手从柜子里拿出来一颗红玛瑙珠子,这珠子是前天刚到货的,卖的还挺好,算上邮费进价要两块五一颗。

我双手搓了两下红珠子,摊开手掌,微笑着看着四眼仔推荐道:“西汉琉璃蜻蜓眼老珠子,这种玛瑙可是当时西亚地区的传教士带过来的,不比唐代的九眼天珠差。”

“而且和南红的珠子最搭了,做个三通的话,珠联璧合啊,”我下意识的看了那妇女一眼。

话说三分饱,这女人既然能买得起南红手串,那么我这颗珠子当然是要极力推荐的。

那女的还没表态,倒是有人抢话了。

“哦?曾侯乙墓中的那种蜻蜓眼?路份挺高啊老板,”四眼仔没上手,只是扫了一眼。

我心里一凉,“这恐怕是个老油子,一眼就看出了老祖宗,不太好搞。”

“那你这蜻蜓眼珠子卖多少钱?说个价听听?”四眼仔打趣的问我。

“呦呵,这是跟我这装懂行来了?”

“挤兑我卖假货?那你可听好了。”

混潘家园这几年,别的没学会多少,这踩场子的我文材还真不吊你。

我脸上堆着笑,对着四眼仔伸出了一巴掌,“我也不跟你多要,给八万。”

四眼仔听后哈哈的大笑了两声,他指着我手上的玛瑙珠子笑道:“行了兄弟!你赶快收起来吧,这氢氟酸咬过的东西摸多了不长个啊!”

“我也不跟老板你逗了,我从别人那听说有你这么一个地方,想来卖一件东西,收不收?”

听到四眼仔这句话后,我心里那点热乎劲顿时泄去了大半。

这事,在潘家园开店摆摊的几乎隔三差五的都能碰到,卖家拿来的也基本上都是些破烂玩意,就凭着胆大来忽悠店主。

上回就有人把剧组的道具当古董来我这卖,还张口就管我要五十万。

“不好意思啊,本店不对外收购古玩,您可以去别家试试,”我指了指对面的一家店,向四眼仔推荐道。

四眼仔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他一本正经的盯着我说道:“真宝贝,敢收不敢收?”

“哦?真宝贝?”

“您这是四羊方尊呢还是青铜血方罍啊?说来听听,”我被四眼仔激了一下,脱口而出。

“民国豆青釉小盘,怎么样?收不收?”四眼仔扶了一下眼镜框。

“傻缺.....”

我心里骂了他一句,“这种通货盘子我见了没有一千个也有八百个了,就算是到代老货,市场价也不超过四百块。”

小放牛嫁妆瓶,光绪粉彩盐罐,民国洋蓝胆瓶,清晚期豆青小盘。

这四种东西被称作是添头铜货,意思就是不值钱,比如说你要是买一件清三代的官窑了,那人家有可能会送你一件这路东西。

可好,敢情你是把我这当垃圾回收站了?

我刚要开口挤兑四眼仔,却见他已经从包里掏出来了这豆青小盘。

只撇了一眼。

我眼睛一眯,表情变的严肃了起来。

“扑通!”

这时,戴着南红玛瑙的中年妇女突然直接跪了下来!

她眼眶微红,嗓音沙哑,“先生!我愿意出八十万给你!”

“求求你收了这盘子吧!”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第一神医
  • [现代]我有一本生死簿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惊龙战神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