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妃的悠哉日记

第一章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1-20 06:00:00

夏安三十三年,冬,夏朝。

持续两年的天灾让百姓民不聊生。

西方,西部十三国联合兵力,对边城发起了进攻,三个月内,连攻下夏朝七座城池;北方,游牧民族的骁戎国也时常对边境的城池大肆掠夺;南方,七十二寨虽然按兵不动,但也虎视眈眈。夏朝数百年的基业危在旦夕。

天灾和外患还不是全部。

夏安三十四年,春,三皇子举兵谋反,杀了夏安帝后,与太子兵戎相见。

夏安三十四年,秋,年仅十五岁的九皇子带领两万苍狼军回京,以拥护六皇子为名,加入了战局。

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场内乱在次年年初便划上了句号,最不被人看好的六皇子——夏景贤登上了皇位,成为了夏顺帝。自此,九个皇子,只剩下闲散的七皇子和拥护夏景贤的九皇子,这就是著名的九龙夺京。

夏顺帝登基之后,治国有道,虽然天灾又持续了一年,不过百姓的生活得到了最基本的保障。

九皇子——夏景阳,先稳固了北方的边防,又则亲自带兵,将西部十三国的部队赶出了边关。不过西部十三国并没有放弃,集结了十五万的军队,继续大举进攻,这一战就僵持了两年多。

最后,夏景阳带领两万苍狼军,翻越了常年积雪的天华山,绕到了敌军的背后,准备与大部队夹击西部十三国的主力部队。结果没想到的是,大部队竟然遇上了暴风雪,没有及时赶到,夏景阳带着苍狼军奋力血战,但实在寡不敌众,最后引发了雪崩,活埋了西部十三国的主力部队,不过两万苍狼军仅剩下了三十几人,而夏景阳也失去的双腿,这就是给夏朝带来安宁的决定性战役——天华山之战。

夏顺五年,春,夏景阳被抬回了京城,十里官道两侧,跪满了百姓,迎接这位夏朝的一代战神。

自此,天灾和内忧外患彻底的解决了,夏朝也开始向着下一个盛世迈出了第一步!

夏景阳回京几日后,京城的大街上,两名少女一前一后,向着一处稍微僻静的街道走去。

为首的少女名叫梦文慧,梦府的三小姐,十岁,后边跟着的是梦文慧的丫鬟,方巧儿,十五岁。

梦文慧的父亲——梦子书是当朝的户部侍郎,从四品,膝下两儿五女。

梦文慧的母亲原本也是个大家闺秀,不过家中生变,是以丫鬟的身份被卖进梦府的,因为生的非常漂亮,又擅长琴棋书画,才被梦子书收做了妾室。但是梦文慧的母亲生梦文慧的时候落下了病根,自那之后便不再受宠了。

虽然梦文慧的母亲每月也有月银,但是时常被苛扣,再加上没有娘家的帮衬,生活要比其他的几位夫人拮据很多,尽管衣食无忧,但是却连个像样的侍候丫鬟都没有。

夏顺帝登基之后,下令各城收容难民,京城也不例外,方巧儿就是第一批进入京城的难民,当时的方巧儿孤身一人,不过好在小时候跟父亲习武,并没吃多少苦。方巧儿在一次跟人争馒头的时候,恰巧被梦文慧的母亲看见,便被带回了梦府。

虽说梦文慧母亲的生活拮据,不过那也是一般人家没法比的。总得来说,方巧儿的生活还是安稳了下来。方巧儿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对梦文慧母女十分的忠心。

好景不长,两年后,梦文慧的母亲病逝,留下了当时只有七岁的梦文慧。之后梦文慧的月银就更少了,梦文慧便跟着方巧儿相依为命,不过还好,方巧儿能干,梦文慧又拮据惯了,生活也算过得去。

结果谁都没想到,一个多月前,从小到大都没得过病的方巧儿竟然染上了风寒,一下子卧床不起,别说照顾梦文慧了,还要梦文慧反过来照顾方巧儿。

虽然梦文慧从未多说过什么,不过方巧儿的心里还是相当的不是滋味,病好了之后,便第一时间带着梦文慧出来,再选个贴身的丫鬟,防止再发生之前那样的情况。

“巧儿,我看还是算了吧!就我们两人生活挺好的!”梦文慧是被方巧儿硬拉出来的,对于买丫鬟的事相当的反感,本来二人的钱就不多。

“小姐,你就别听我的吧!”方巧儿叹了口气,什么都可以听自家小姐的,唯独这事儿,方巧儿绝不让步。

方巧儿刚说完,便发现自家小姐停住了脚步,看向了路边。方巧儿顺着梦文慧的目光看去,发现一个瘦小的身体正抱膝蜷缩在墙根下,七八岁的模样,衣衫十分的脏旧,还光着一只脚,头发披散,也看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因为脸完全埋在了双膝之间。

也难怪自家小姐会注意到这个孩子,就连方巧儿看见的时候都感觉奇怪,因为这个孩子的脖子上戴了一个十分厚重的铁圈。

就在方巧儿奇怪的时候,梦文慧四下看了看,向着最近的一个包子摊走了过去。

“老板,包子怎么卖的?”梦文慧问道。

“小妹妹,两文钱一个,我家的包子,馅大味美,要不要来两个尝尝?!”包子铺老板笑着说道。

“来两个吧。”梦文慧说着,从钱袋里掏出了四枚铜钱。

“好嘞!”老板接过了钱,利落的用油纸包了两个大包子递给了梦文慧。

梦文慧接过包子,道了声谢,便向着那个孩子走去。

“官府会定时的施粥,小姐用不着接济他。”方巧儿知道自家小姐的意思,提醒道。

“看他这么瘦小,估计抢不到粥吧。”梦文慧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那你在这等着。”方巧儿知道拗不过自家小姐,一把抢过了包子。

并不是方巧儿无情,虽然当年方巧儿没受什么苦,但是这样的孩子却见多了,甚至有不少的孩子还没有抵达京城,就饿死在了路上。

不过天灾人祸虽然过去了,但是各地疫情却还是十分严重,谁知道这个孩子是哪逃来的,万一传染了自家小姐,方巧儿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好好活下去吧。”方巧儿低喃一句,将包子放在了孩子的脚前,便转身拉着自家小姐离开了。

方巧儿带着梦文慧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小院前。

买丫鬟这事本来应该是管家来的,不过别说方巧儿了,就是梦文慧也支不动管家。方巧儿又没买过丫鬟,不过机缘巧合之下,倒是认识个人牙子。

方巧儿刚想抬手敲门,门便从里边被拉开了,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愁眉苦脸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看着三十多岁的女人。

“欢迎下次光临。”人牙子跟在最后,笑嘻嘻的送客。

人牙子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保养的倒还不错,只是看着就十分的油滑,而且嘴里的一颗黄金的门牙格外的醒目。

“你们找谁啊?!”人牙子见到方巧儿和梦文慧,疑惑道。

“不记得我了?”方巧儿扬了扬拳头,笑着问道。

人牙子看了看方巧儿,开始还一脸的疑惑,马上就变成了一脸的惊恐。

“你认错人了!”人牙子惊叫一声,作势就要关门。

方巧儿二话不说,一脚踢在了门板上。

“哎呦!”人牙子被门板撞的连连后退,一个屁堆儿跌坐在了地上。

“巧儿!”梦文慧见状,忙呵斥道。

“小姐放心,她不会介意的。”方巧儿整了整裙子,淡淡的说道。

“都几年了?!上次你也没吃亏,还想怎么样?!”人牙子捂着被门板撞红的额头,抱怨道。

“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就是想在你这买个丫鬟。”方巧儿解释道。

“真的?!”人牙子一脸狐疑的盯着方巧儿。

方巧儿认真的点了点头。

“早说嘛!”人牙子见生意上门了,立即一脸的谄媚,将方巧儿和梦文慧让进了门。

这人牙子和方巧儿之间确实有些渊源,或者说孽缘。

当年方巧儿虽然是逃难进的京城,但是身体十分的健康,而且除了肤色有些黑,长得还算不错,于是便被这个人牙子给盯上了,打算用吃的哄骗方巧儿。结果万万没想到,方巧儿的身手非常的好,几下就把人牙子打翻在地了。

那时候方巧儿虽然体型跟普通的十岁孩子差不多,但是饭量却不输给成年男子,人牙子可谓是损了夫人又折兵,嘴里的那颗金牙就是拜方巧儿所赐。买卖奴隶官府是允许的,但是拐卖就不行了,所以人牙子只好自认倒霉了。

人牙子干了十几年这种勾当,哪在小丫头身上吃过亏?!所以对方巧儿的脸是记忆犹新,只是五年了,方巧儿的肤色已经养了回来,长得也更水灵了,人牙子这才没第一眼认出来。

“你们打算要个多大年龄的。”听完方巧儿说明来意,人牙子笑着问道。

“不要太大的,也不用干什么重活,能给我打个下手就行。”方巧儿说道。

“好!先交二十两的订金,我帮你们找找,十天之内送货上门。”人牙子笑着说。

“多少?!”方巧儿一拍桌子,立即吓得人牙子一哆嗦。

“二……二十两的订金,品相一般点的,交货的时候还需要加十两,要是好点的……”人牙子咽了咽口水,尴尬的回道。

“你是不是想再换一颗金牙?!”方巧儿皱了皱眉,对着人牙子扬了扬拳头。

人牙子忙双手捂嘴,一个劲的摇头。

“这位夫人,虽然我们是第一次买丫鬟,不过你开的价实在是太离谱了。”坐在一旁的梦文慧开口道。

“这位小姐有所不知,近几年天灾不断,现在瘟疫还没完全过去,好的地方,谁愿意卖儿卖女?!不好的地方来的,就算白送给你们,你们敢要吗?”人牙子对着梦文慧解释道,眼角却瞥着方巧儿。

梦文慧了然的点了点头,倒是理解人牙子说的,不过方巧儿却是一脸的气愤,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

“姑奶奶,我说的都是真的,刚才出去的那管家看到了吧?带走的那个还二十两银子呢。”人牙子还是相当畏惧方巧儿的。

“那个老妈子?!”方巧儿也有些诧异。

“没错,就是那样的老妈子,现在知根知底的,都要二十两。”人牙子忙伸出了两根手指,强调道。

“叨扰夫人了,我们还是不买了。”梦文慧说着,站起了身。

“小姐……”方巧儿郁闷的开口。

“巧儿,我们回去吧。”梦文慧笑着说道。

梦文慧倒是不以为意,感觉现在两人的生活挺好的,并不想打破这份平静。

人牙子像送瘟神一样送走了二人,这才长舒了口气,捂着还有些红肿的额头直哎呦。

方巧儿低着头,跟在自家小姐身后,打算原路返回,心情非常的糟糕。梦文慧的生活已经很拮据了,衣服都是最便宜的,吃食都是府里厨房做的,但就算这样,积蓄也不过五十多两银子,现在世道又不好,很多东西的价格都飞涨,前段日子,方巧儿生病就花出去了十两银子,要不说什么也要买个丫鬟回去。

方巧儿正自责着,突然发现自家小姐拐向了路旁,等回过神来,发现梦文慧已经蹲在了之前那个孩子的身边。

“小姐!”方巧儿马上制止道。

“小朋友,你没事吧?”梦文慧并没理方巧儿,而是柔声问道。

方巧儿这才发现,自己放的包子还在孩子的脚前,而孩子跟刚才见到的姿势一样,一动没动。

“小朋友?”梦文慧见孩子没反应,打算伸手拍拍孩子的肩膀,但是手刚碰到孩子,便见孩子身子一侧,倒在了一旁。

梦文慧一怔,即使孩子脸上全是泥污,但是依旧可以看出一种不正常的红。

“好烫!”梦文慧忙伸手去探孩子的额头,心里暗叫不妙。

梦文慧也不在乎孩子满身的泥污,伸手便要将孩子抱起来,不过却根本没抱起来。梦文慧是下意识的举动,竟一时忘了,自己没有方巧儿的身手,抱不起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小姐!”方巧儿在一旁又急又气,不过也知道,自家小姐平时看着文弱,但是下定决心的事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巧儿,快,带他去百善堂。”梦文慧一脸的焦急。

方巧儿咬了咬牙,上前将孩子抱了起来,向着医馆跑去。

百善堂并不大,里边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医师,姓王,见到梦文慧跑进来的时候并不惊讶,一个多月前,就是这位小姐搀着方巧儿来看病的,从那以后每三天都会亲自来抓药。

当时很多医馆见梦文慧是个小孩子,穿的虽说还可以,但仍旧看不出大家闺秀的模样,都怕梦文慧出不起诊费,将梦文慧拒之门外。梦文慧找了好久,才找到了坐落在小巷里的百善堂。要知道,这些对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并不容易,尤其是梦文慧这样一个千金小姐。其实梦府有自己的医师,不过梦文慧是请不动的。

王医师刚要跟梦文慧打招呼,便见到梦文慧身后的方巧儿,还有方巧儿怀里的孩子,不由得皱了皱眉。

“王医师,麻烦你救救他!”梦文慧气喘吁吁的说道。

“来内堂吧。”王医师忙将三人往内堂里让。

方巧儿将孩子放在病床上,王医师立即开始诊脉。

“这孩子是哪来的?”王医师诊过了脉,微微皱眉,看向了孩子身上的铁圈,上边还有两扣锁链。

王医师之前有幸见过这种铁圈,南方善用毒,他们为了试毒,会挑选一些健康的孩子,在生下来的时候便用铁圈套于颈部,等孩子长大以后,铁圈便再也取不下来了。

“大……大街上!”梦文慧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梦小姐,救他,对你无一点好处。”王医师劝道。

尽管王医师知道梦文慧是好心,但是与这些人产生了联系,可未必会是好事。

“多谢王医师提醒,不过娘亲教我要与人为善,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梦文慧淡淡一笑,说出了与这个年龄不符的话。

“好吧,只不过……这孩子得的不是病,而是中了毒,而且是我没见过的毒。”王医师轻叹了一声,缓缓说道。

“不能救么?”梦文慧看向病床上的孩子,一脸的担忧。

“我的建议……用参汤吊命,剩下就看他的造化了。”王医师犹豫了一下,缓缓道。

“吊命?!不能直接把毒解了吗?”方巧儿皱了皱眉,问道。

“姑娘,别看我这医馆不大,但是老夫敢断言,这京城之内,无人认识此毒,要想解毒,恐怕要去南方走上一趟,不过这孩子应该经不起这一遭。”王医师也不生气,捋了捋胡须,自信道。

“我们并不是信不过王医师,只是……”梦文慧也皱了皱眉,现在正是药材紧缺之际,吊命的人参可不是梦文慧负担得起的。

王医师看出了梦文慧的意思,起身走了出去,不多时,拿了一包参片回来。

“既然让我赶上了,也算是有缘,这些参片你们先拿去用,早晚各熬一片。”王医师将参片递到了梦文慧的面前。

“这怎么使得?!”梦文慧连忙推辞道。

“你一个小丫头都能对这孩子伸出援手,老夫作为一名医者,又岂能见死不救?!”王医师说着,将参片塞进了梦文慧的手中。

“那就多谢王医师了,此次的恩德,日后定将加倍奉还。”梦文慧感激的说道。

“带他回去好好将养吧,若真想报答我,也要等他能挺过去再说。”王医师点了点头。

送走了梦文慧,王医师轻叹了一声,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竟然还能见到毒偶……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第一神医
  • [现代]我有一本生死簿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惊龙战神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