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仙奶爸,女儿宠上天

第一章 重生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2-01 16:33:00

“医生,我女儿她现在怎么样?”

“你女儿到现在都还没脱离危险期,是死是活,就看她能不能挺过今晚了!”

“怎么会?”

苏媚双眼有些空洞,她没想到,今早一别过后,女儿竟然出现这样的事情。

她颤抖着转过身,双眼中夹杂着怒火,看着歪头坐在椅子上的孙杭,一巴掌就拍了过去。

‘啪~’

清脆的声响,在过道里无比清晰,医生和护士都愣了一下。

这一巴掌,也把迷糊的苏杭给打醒了。 

“我这是在做梦吗?”

清醒过来的孙杭看着跟前已故的老婆苏媚,眼中满是震惊的神色。

自己不是得道成仙了吗,怎么还会做梦?

而且梦境还如此真实,连疼痛感都有!

苏媚看着面前愣神的孙杭,双眼含泪,冲着他吼道:“你还有心思胡思乱想,都是你,都是因为你这废物,女儿才会被车撞,我真后悔,真后悔当初嫁给你!”

孙杭才反应过来,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自己真的回到了过去!

一想到女儿的遭遇,苏媚几近崩溃,她奋力捶打着苏杭的胸口,无力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没事,女儿却出事了,为什么?”

耳边传来熟悉的对白,苏杭记起来了。

当初自己大学毕业后和校花苏媚裸婚,不到一年就有了爱情的结晶,芊芊。

一家三口日子过得虽不算优越,但却十分幸福,可是谁知发生了一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本来经营得顺风顺水的公司,被同行恶意竞争而倒闭,令他负债累累。

作为没有人脉没有背景的普通人,起早贪黑,每天打八份工才勉强够还债。

就算如此,苏媚还是不离不弃,与他一起努力。

但生活就像跟他开玩笑一般,女儿芊芊出了车祸,没两天便不治身亡。

压死骆驼的往往是最后一根稻草,本就身心俱疲的苏媚见女儿死去,伤心欲绝,狠下心来与他离婚。

孙杭也自知没脸面对苏媚,整日借酒消愁,变得颓废。

直到后来孙杭才知晓,那场车祸是一个打算追求自己了老婆的富二代策划的。

为的就是让苏媚和自己离婚。

一天晚上,苏杭便给自己灌了一瓶二锅头,用剩下的所有钱,买来了雷管,和那富二代同归于尽。

接着孙杭便遇见了改变他一生的师傅,凌天道仙。

孙杭跟着师傅去往了仙界,经过千百年的修炼,最终成就仙界最强医仙。

就算如此,苏杭还是对死去的女儿抱有遗憾。

这股遗憾以至于滋生心魔,为了消除心魔,他寻遍仙界,最终获得了时光佩。

真没想到时光佩能让自己回来!回到女儿出事的这天!

一想到害死女儿的罪魁祸首,苏杭双拳紧握,眼神中闪烁着寒芒!

这一世,我一定不会再让此事重演!

孙杭一把将几近崩溃的苏媚揽入怀中,安慰道:“没事的,咱们女儿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

苏媚毫不领情,一把将孙杭推开,怒道:“你别碰我,你快给我滚,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松开苏媚,孙杭无比坚定的看着她,说道:“媚媚,相信我,我有办法把女儿治好!”

当苏媚看到孙杭的双眼,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面前的男人十分可靠。

但下一秒,她又想起了医生说的话,而且女儿此刻正躺在重症手术室内。

苏媚撇了撇嘴,怒道:“孙杭,女儿都这样了,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你又不是医生,你能有什么办法?难道你还能跟神仙一样,挥一挥女儿就好了?”

孙杭很想告诉苏媚自己就是神仙,而且是仙界德高望重的医神。

只要有仙力,只要人不死,他都有办法!

可下一秒他却发现,自己现在是一点仙力都没有,弱得就和普通人一样!

孙杭眉头紧皱,他看了看时间,女儿芊芊的病情在几个小时候就会出现。

他也来不及解释,扭头就打算往外跑去。

但苏媚却一把将他给拦了下来,怒斥:“孙杭,女儿现在生死未卜,你还想去哪儿?”

“媚媚,来不及解释了,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孙杭不顾苏媚的阻拦,朝外奔去。

苏媚看着孙杭的背影,怒吼:“孙杭,女儿要是出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

孙杭走出手术室,思考着救治女儿的办法。

现在的他是个凡人,虽然一直病人的手段都在脑子里,但如今自己重生归来,没有一点仙力。

除非能够找到一样蕴含仙力的物件,用特殊的方法吸收,这样才能治好女儿。

但这里是人间,不是仙界,蕴含仙力的东西哪儿是那么好找。

正当孙杭焦头烂额之际,他突然发现旁边的病房里,散发着一道若隐若现的仙力。

虽然现在的他修为全无,但脑子里却还拥有探查仙力的法门。

“天无绝人之路!”暗呼一声,孙杭朝病房内走去。

……

“爷爷,这是我费了好大的功夫,特地从长白山那儿花高价买来的百年山参,刘神医说这味药对您的病十分有效!”

病床上的老者爱怜的抚摸着孙女儿的脑袋,和蔼的笑道:“雅雅,你有心了,这一路辛苦了吧!”

“只要爷爷能身体健康,雅雅一点都不觉得累!”

“你呀你,嘴巴真甜,真是爷爷的贴心小棉袄!”

就在此时,孙杭闯了进来。

病房内门口站着一位保镖,他眼疾手快,一把将硬闯的孙杭给拦了下来,怒喝:“小子,你是谁?来这里有什么事?”

“那个,我有点事情想找这件病房的病人!”

“什么事,你跟我说就好了!”

“这……”

王富强听见孙杭是来找自己的,开口道:“小武,既然那位小兄弟来找我,你就让他进来吧!”

“好的!”保镖答应一声,退开半部,让出了一条路。

孙杭来到了王富强病床前,开门见山道:“老人家,我来您病房的目的,就是为了您手上那份百年人参的!”

“哦?小兄弟要此参作何用?”

“救人,实话我也不瞒着您,我女儿现在正在手术室,我……”

“不行!”

孙杭话还没说完,一旁的王雅立马回绝,“这人参是我给爷爷治病用的,把它给了你,那我爷爷怎么办?”

孙杭知道人家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将东西给自己。

“这人参我自然不可能白要你们的,若是你们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要钱也行!”

“钱?呵呵……”

王雅上下打量了孙杭一眼,不懈的说道:“告诉你吧,钱对于我们王家来说,不过就是一堆纸而已,况且就算你想花钱买,你知道这人参的价格吗,瞧你这幅德行,说出来吓死你!”

“唉,雅雅……”

王富强拉了拉王雅的的衣袖,对孙杭歉意的微笑,道:“不好意思,小兄弟,我这孙女儿就这脾气,你不要见怪!若是你需要这颗人参,拿去便是,就当我老头子做一次善事!”

见老者这么豁达大方,孙杭正想开口道谢,王雅率先开口道:“爷爷,你怎么这样就把孙女儿的一片孝心送人了啊,我不依!”

“唉,雅雅,别任性,人家需要这人参救命,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我一个老头子,用不了这人参!”

“哼!我不管了,您想怎样就怎样!”王雅一扭头开始耍起了小脾气。

王富强尴尬一笑,将人参递给了孙杭。

接过人参,孙杭也不好意思一分钱不掏就拿人家东西,问道:“老爷子,您这儿有没有纸笔啊!”

“有,来给!”

接过纸笔,孙杭大手一挥,在上面写下了一幅药方。

“老爷子,我刚刚观你头发略微的干枯发黄,手脚泛白,想必平日里多有体力不支,夜尿频繁等症状吧!”

王富强闻言,双眼放光,道:“没错,没错,小兄弟你还懂医!”

孙杭谦虚道:“略懂略懂,你这症状乃是肾气亏气的表现,百年山参虽然药效显著,但对您这样虚不受补的体质,实在不受用!我刚刚写下的这幅药方,您若按医嘱服用,不出两天,便可龙精虎猛!”

“别蒙人了!”

王雅不屑的看着孙杭,“你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懂医,我为爷爷寻找那么多中医,各个都是双鬓斑白,行医多年的他们都没把握两天内治好我爷爷的病,我爷爷若是信了你,吃了你开的药,出事怎么办?”

她那阴阳怪气的话语,显然对孙杭拿走了自己费心费力得来的人参的不满。

孙杭本不愿去辩解,毕竟自己开出的药方怎可能可能出问题。

但要不解释,自己不就被当做骗子?

想我堂堂一个治病无数的医仙,该有的尊严还是要维持的。

正当孙杭打算解释的时候,屋外传来一句。

“刘神医到!”

所有人朝屋外看去,只见一位打底七十岁的老人,连同一位背着药箱的少年,走了进来。

他年纪虽大,不过一头乌黑的头发却着实吸引人眼球。

刘国安的走到病床前,对着病床上的王富强恭敬的鞠了一躬:“王家主!”

“刘神医,您来啦!爷爷,这位就是我特地从京都请来给您治病的!”

王富强对着刘国安礼貌的点了点头,“大名鼎鼎的刘神医,你爷爷我当然听说过!”

“正好,刘爷爷,您给看看这张药方,某个拿人手短的小人说我爷爷按照这张药方,吃两天的药就能治好,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

刘国安有些犯难,作为医者,断然是不会去评价其他人开出的药方,除非那人是骗子,不过看一看不评价倒是可以。

这么好的机会,孙杭断然不会拒绝,让一位德高望重的人来为自己辩解,再合适不过。

刘国安拿过药方打量着,可下一秒,他却倒吸了一口凉气,握着药方的双手有些颤抖,道:“这……这药方……”

王雅一脸期待的注视着刘国安的脸庞,问道:“刘神医,这药方是不是很垃圾啊!”

“不,这惊为天人的草药配比,这独到的用药手法,怕是连老夫都不如此人,叹为观止,简直叹为观止啊!”

众人一听,全都懵了!

竟然还有让刘神医自愧不如的药方?

刘国安激动的握着王雅的双肩,问道:“这药方是谁写得?”

王雅感受到刘国安手臂的力气,眉头紧皱。

“刘神医,你抓疼我了!”

刘国安意识到自己失态,尴尬的笑了笑,道:“哦,不好意思,老夫太激动了!”

“刘神医,这药方是那边的小兄弟所写!咦?小兄弟呢?”

“老爷,他走了!”

孙杭在刘国手证明自己清白的时候就走了。

如今,女儿危在旦夕,孙杭已经没有时间去浪费。

赶忙来到楼道口,将那颗蕴含仙力的百年人生握在手心,开始运转法决吸收仙力。

半个时辰过去了,孙杭睁开双眼,一道白光从他的双眼中迸射而出。

“呼~”

吐出一口浊气,孙杭站起身,无比自信的朝女儿的手术室走去。

来到门口,苏媚还焦急的在那儿走来走去。

她见到孙杭回来了,冷着脸道:“你还回来干什么!”

“媚媚,你别着急,我现在有办法治好女儿!”

一听到这,苏媚没好气的开口:“你怎么还在提这件事,你难道比那些医生还要专业?”

孙杭也不生气,她知道自己愧对苏媚,女儿如今成了这样,他也有一部分责任。

随后,孙杭直接朝着手术室内走去。

孙杭一脚将门踹开,正在动手术的医生们纷纷停下手头上的活,看向孙杭。

“你干什么,就算你是病人家属,没经过允许,没穿防护服就来手术室,现在正在关键的时候,难道就不怕病人出事吗?”

“我怕,躺在床上的是我女儿,我怎么会不怕!”

“那你还……”

苏媚也没想到孙杭竟然会硬闯手术室,尴尬道:“不好意思,医生,可能是因为女儿出事,他搭错了哪根筋,我这就带他出去!”

“媚媚,相信我,我能治好女儿!对不住了!”说完,孙杭一指头点在苏媚的额头上,她立刻昏迷了过去。

孙杭将她放在了椅子上,随后走进手术室内,将所有医生护士赶了出去。

“你……你想做什么,你这是谋杀……”

将门锁死之后,屋外的一种噪音就消失的无隐无踪。

来到手术台前,看着女儿芊芊苍白的面孔,孙杭就止不住的心疼。

他深吸一口气,一手握着芊芊的手,一手点在她的额头。

催动体内不多的仙力,病床上,芊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没多久,她那被车撞击造成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

但孙杭知道,这还不够,如今仅仅只是让女儿的伤口愈合而已,她之前还流了那么多的学,虽然被医院输进去许多血。

但那根本不管用,主要是芊芊自己身体内的造血系统出现了问题。

百年人参所蕴含的仙力不多,修复好芊芊的外伤,就已经消耗了大半。

孙杭咬破手指,将仙力凝聚在指尖鲜血之上,点在了芊芊的额头。

如今的他这是在利用自己的生命力,来给女儿治病。

孙杭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生命的透支令他有些虚弱。

不过好在这些,都能够通过今后的修炼恢复。

许久,孙杭仙力耗尽,全身的精力也随之耗尽,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无比的虚弱。

好在他已经治好了女儿,只要稍加修养几天,便可下地。

没多久,手术室外的苏媚醒了,她见门外全是给女儿动手术的医生、护士,一想就知道孙杭就在里面。

她气愤的将门踹开,

“芊芊,芊芊!”

耳边传来苏媚着急的声音,地上的孙杭有气无力地开口道:“放心吧,媚媚,芊芊她没事了!”

“快,快抢救病人!”

主治医生招呼一声,赶忙朝着手术台上走去。

他们知道,就算是病人家属自作主张。

可是病人要是医院死了,他们也得负责任,哪怕知道救治病人的希望渺茫。

但当然他们看到仪器上各项指标全都正常,压根就不想被车撞过的时候,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一个将死的人。

怎么在这小子进来十几分钟后,好得就像一个正常人一般。

“医生,医生,我女儿怎么样?”

苏媚对孙杭的话还是将信将疑,她看不懂仪器,只能开口询问。

主治医生显然还没缓过来,他揉了揉眉头,说道:“没事了,你女儿好了!”

“什么,好了?”

苏媚有些不敢相信医生说的话。

“对,各项指标都正常,已经脱离危险期,在静养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苏媚一听喜极而泣,紧紧的握着芊芊的小手,舍不得放开。

而主治医生却是用奇怪的眼神,看向走路颤颤巍巍的孙杭。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第一神医
  • [现代]我有一本生死簿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惊龙战神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