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者归来

第一章 恐怖的艳遇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4-08-06 18:37:40

我叫田哲,一个普普通通的男青年,与很多在外地打工的小年轻一样,事业未成,没房没车,只能与人合租,住在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出租房里。

这两天正值台风过境,公司放假,我在家里玩着lol,冷不防听到隔壁好像传来了一阵销魂的呻吟声。

正开着音响的我,起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随着声音的越来越大声,我一下子就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关了音箱,满脸的惊奇!

住在我隔壁的,是我前女友的同事,一个大胸女白领,每天朝九晚五的,平时相处了这么久,我觉得她是一挺正经的女孩子,可眼下的这声音,却让我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抹古怪。

“难不成,这小妞闲着没事,在搞自我安慰?”脑海里,顿时就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看不出来,这小妞还挺有情趣,不过,我喜欢!

身为大半年没碰过女色,血气方刚的大男人,眼前浮现出的旖旎画面,也让我某个男性独有之物,不由得高高扬起了好奇的头颅。

心里做着天人交战,想到平日里大波女那惊人的身段,每每看着她的胸脯和背影,我都会暗吞口水,而今骤然听闻这种声音,按耐不住好奇地我,只能可耻地脱下了正人君子的外衣,选择了偷窥。

蹑手蹑脚地走到的隔壁房间的窗前,我的心跳有些急促,毕竟这种事儿我也是第一次干,难免紧张。

深吸一口气,探出头去,所看到的景象让我眼睛都直了!

这小妞居然没关窗,也没拉窗帘,只见床上躺着一具白花花的肉体,胸前那硕大的两团白肉,以及肉团上的两点嫣红,令我血液直冲大脑,心里大叫道:“我凑,我还小看她了,这起码也都是E罩杯哇,当真乃人间凶器也!”

而更让我感到激动的是,此刻的她,正大力揉搓着自己大腿和前胸,那撩人的动作与痛苦的表情,害我连鼻血都差点喷了出来!

别的男人,碰到这种事会怎么做,我是不知道,但我自己是不由得手往下移,具体干啥,你懂的。

一上一下的做着熟悉的动作,肉体与精神的双重刺激让我脸红脖子粗,到忘情处时,我甚至都忍不住发出了几声粗重的喘息!

可也正是这喘息,让我一下子慌了神,因为我看到大波女已经转过了头,与我四目对视。

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人,是永远也想象不到其中那种尴尬的,总之我是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脑海里想的不是以后怎么相处的事儿,而是她会不会直接冲出来,先把我给先女干后杀,再来个碎尸活埋!

但下一秒,我又满心的惊讶与惊喜。

见到我在偷窥,大波女居然冲我笑了笑,双眼迷蒙,檀口微张,那令人血脉喷张的呻吟声,依旧是源源不断地从她的口中传了出来,而且要命的是,她还冲我勾了勾手指,伸出舌头舔了舔,让我差点没把持住,直接就给发射出了一身精华。

虽然圣贤有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但佛祖也有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昔日有佛祖割肉喂鹰,今日也有我田哲舍身饲女,为了抚慰大波女那寂寞空虚的心灵,我也只能豁出这一身肉去,随她待会儿怎么折腾!

想到这里,我又偷偷瞥了一眼那对人间凶器,暗暗吞了口唾沫,摆出一副舍身成仁,大而无畏的宗师气派,仰首阔步的进了房间。

然而,就在我关好了房门之后,看着双眼放光的大波女,我的心里又开始打鼓了,我怎么感觉我好像进了狼窝,有种不被吃干抹净就出不去的预感?

突然间,我眼前一黑,大波女扑了上来,在我耳垂上轻轻一舔。

“我凑!这么猴急!如此刺激!”

我心中大叫,只觉得耳垂一热,一股电流直接就沿着耳朵传导向了脚踝。

打了个寒战,一转头,这大波女一脸渴求,猩红的舌头轻轻舔着嘴唇,马叉虫中,还带有着几分楚楚可怜!

热血直冲头顶,正所谓男人动情,智商为零,身体大部分的血液都跑到老二那里支援它的伟大事业去了,大脑供血不足,想要克制也就没那么容易!

呼吸立刻就变得急促,我精虫上脑,也顾不得许多了,一边探头与大波女亲热,一边扯开上衣,胡乱地解着皮带,想要挺枪上马,大战他个三百回合!

但许是这种感觉太刺激了,让我手忙脚乱之下,怎么也解不开皮带,急得我满脑门子都是豆大的热汗。

大波女见状,越发的疯狂了,身子一扭,就跟一条蛇一样,彻底地缠了上来,那滚烫的肌肤让我浑身战栗,有种异样的快感。

终于,小弟解放了,我一把推倒了大波女,瞅准目标,就要开战!

只是在这关键时刻,大波女的身子却突然剧烈抽搐了起来,口吐白沫,眼球翻白,嘴里更是发出了无意识地嘶吼,如同野兽的咆哮一般!

这一异状,把我给吓了一跳,差点没给吓出阳痿的病来,心中惊道:“这小妞该不会是有心脏病或者哮喘之类的东东吧?怎么这一激动,一下子就成了这幅模样?”

顾不得套上裤子,我任由那玩意儿吊在那里晃动着,俯身上前,想要看看大波女究竟是怎么回事。

突然间,大波女紧闭的眼睛睁开了,双眼里的血红异常的惊人,几乎是彻底取代了整个眼白,使得眼球就跟染了血一般,嘴里猛然发出了一声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

“妈呀!”我心里一个咯噔,本能地后退了几步,但被裤子给束缚着,一下子没能站稳,便仰天又摔倒了下去。

这一倒,可谓是救了我一命。

几乎是在我倒下的同时,大波女的手臂也从我面前一掠而过,落空之后,狠狠地拍在了床头上,把木质的床头,都给抓下了一大块木头来!

心里的恐惧,立刻开始蔓延,我屁滚尿流地往后退,本能地想要离大波女远一点。

但在地上爬的速度哪里比得上直立行走,几乎是瞬间,我就被她给追上!

她凌空一扑,那刚刚抓碎了床头的手臂又朝我狠狠抓来,我条件反射一般地抬起双腿一踹,居然正中她的小腹,把她整个人都给踹飞了出去!

也是这一踹,让我稍微恢复了点冷静,站起身来,虽然手脚还有些发软,却也不妨碍我穿衣逃跑等一系列的举动。

有时候,人的潜力当真是无穷,平时至少需要五六秒时间的穿裤子动作,现在我只在一秒内就给完成了!

眼看大波女又朝我扑了过来,我忌惮于她手掌的可怕威势,也顾不上什么怜香惜玉,随手一抓,抓到了一把木头椅子,就朝着她的脑袋砸了过去!

“砰!”

椅子顿时就散架了,一条椅腿更是当场折断!

我被反作用力震得手臂发麻,而大波女也是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我吓得手脚冰凉,心道:“我他娘的该不会杀人了吧?可我这也是自卫反击,应该不会枪毙吧?但如果对外说一个弱女子要杀我,我被迫反击,怎么也没人相信啊!”

一大堆的念头纷涌而至,我只能壮着胆子上前,先踢了踢大波女,确认她确实不会动弹了之后,才抄了个水壶防身,一边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鼻息。

事实证明,此刻的大波女当真是有着极大的问题。

且不说她突然发疯,随便一下都能抓碎木头这一点,单单就提我那么猛烈的一击,都搞不死她,仅仅只是让她的脑门上出现了一个伤口一事,就足够让人感到惊悚莫名了。

几乎在手指刚刚碰到她鼻子的时候,大波女的眼睛就又睁开,张开大嘴,直接就朝着我的手指咬了下去!

我眼疾手快,收回手指,右手的水壶狠狠砸下。

而后,顾不得去看战果,转身,疯也似地就跑出了房间,还顺带把房门都给关上了。

砰砰砰的声响不断响起,我心道房门估计也挡不住她多久,便也赶紧跑了出去,把两层的防盗门,都给锁死!

背靠着防盗门上,我大口喘息,听闻着里面隐隐还能传出的砰砰声响,我的心里是百感交集。

本来,好端端的一次ML,虽然让我感觉很不真实,可最终居然搞成了这幅样子,换做是谁,也都绝不好受。

犹豫了许久,我才下定决心拨打了120,想要告知眼下大波女的情况。

但连续拨打了好几个电话,全都打不通,我又打了110和119,结果却都是一样!

“搞毛啊?”满心的恐惧转化为了愤怒,我破口大骂着发泄心中的不安。

走到走廊的窗台前,不经意地往下一瞥,所看到的一幕,让我嘴里没骂完的话,一下子就都憋了回去!

入目之处,是一片的狼藉,一辆辆的汽车横七竖八地堵在了距离我这栋楼约有数十米的马路上。

许许多多的人惊叫着下车,往前跑,眼尖的我看到人群中时不时就会有人倒下,而他们倒下的原因,是被身后追上来的一些人给扑倒了!

每每有人被扑倒,身后追上来的一大群人,就会扑上去埋头一通猛啃,就如同原始人生吃野兽一样,血液、内脏等流得满地都是!

纵然隔着数十米的距离,可我也能依稀闻到那刺鼻的血腥味,联想到刚才大波女的异状,一个无厘头的名词浮上心头,让我瞪大了眼睛:“丧尸!”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之巅峰战神
  • [现代]我来自八万年后
  • [现代]我的扶弟未婚妻
  • [现代]我!降临地球
  • [现代]荣耀战神
  • [现代]废婿成王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