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棺夜行

第33章 师傅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5-08-20 11:07:31

望着远去的鬼车,脑海中不断浮现着那张久违了的熟悉面庞,心就像被皮鞭狠狠的抽了一下。

疼的我差点晕倒。

我大喊一声:“师傅”,向那辆鬼车拼命追去。

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

为什么!

为什么!

师傅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想起往昔师傅对我的关爱,我又心痛,又愧疚。

师傅只有倩倩一个女儿,没有儿子,他一直拿我当亲生儿对待。

我没考上大学,成了无业游民。

他又收了我做徒弟。

手把手的教我开车。

城里的孩子可能觉得这有什么啊,不就教人开个车么,不,绝不是这样。

对于师傅那一代的农村人而言手艺就是命,一门手艺养活一家人。

师傅传手艺给你,这得是多大的恩情啊!

而且师傅的死跟我有脱不开的关系,他是为了救我才去找替死鬼的,没想到却找了一只鬼。

死的不明不白。

现在竟然成了一只开灵车的孤魂野鬼。

看我突然发疯去追鬼车,林东吓的慌忙大叫,奋力的追赶我。

而我则疯了一样去追鬼车。

可那毕竟是车子,怎么可能追的上,直到鬼车完全消失在黑暗之中,我痛苦的倒在地上。

林东追了上来:“名瞳,你疯了,不会是在鬼车上中邪了吧。”

我没有答他,满脑子都是师傅。

瞎子也赶了过来,他道:“你刚才真的看清楚了,真的是你师傅!”

我点了点头。

我猛然爬了起来,握着瞎子的双臂道:“救他,救救他,帮他解脱厄运,让他去投胎,他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瞎子道:“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在桥头替你师傅喊魂吗?”

我点了点头。

那时候发生的所有的一切都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

我道:“你说师傅回不来,就会成为孤魂野鬼。”

瞎子道:“没错,一般的孤魂野鬼只要超度,他就能走出迷局,重新投胎。但是,要是被人杀害,死的不明不白的孤魂野鬼,虽然浑浑噩噩,但在灵魂深处,他是不甘心的,没办法超度。”

我着急道:“不,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瞎子道:“办法确实有,找到杀害你师傅的凶手,杀了他替你师傅报仇,你师傅才能得到解脱,才会肯去投胎。”

我点头道:“对,没错。”

这些我貌似在瞎子给我的书上看到过,只是刚才着急,什么都没想起来。

可是。

师傅到底是谁杀的,这个谜团也一直没有解开,最大的嫌疑是张老汉,可也不能百分百确定就是他。

我道:“你当年说是张老汉杀了我师傅。”

瞎子道:“没错,到现在我还是这么认为。名瞳,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不是什么都不懂了,你自己回忆当时的情况,你师傅是怎么死的!”

我记得当天……

瞎子提醒道:“从阴阳术上考虑你师傅怎么死的?”

我道:“是因为我的外套。”

一般情况下,在拥有一个人的一个物件跟他的生辰八字,就能用阴阳术弄死这个人。(所以不能随便把生辰八字给别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死的应该是我。

但死的是我师傅,所以对方用的并不是这种阴阳术。

而是另外一种,让车碾压了我的衣服,然后对衣服施法,但这还不够,还得穿回身上,所以那件衣服最后穿回了师傅的身上。

真的是张老汉。

真的是他,我要杀了他!

我怒吼道:“混蛋,混蛋,混蛋,我要杀他……”

瞎子道:“想明白了。”

我点了点头,很多事情,自己懂了才能想明白,说道:“可是张老汉失踪了。”

瞎子道:“张老汉失踪了不要紧,但你别忘了,三寸小鞋是张老汉给你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我道:“对,我差点忘了,他们是一伙的,走,我们回西川。”

我不能看着师傅受苦。

三寸小鞋里的鬼妾在西川,她一定知道张老汉的下落,我要杀张老汉为了师傅报仇,让他得以解脱。

瞎子却叫道:“不行,不能回西川。”

我道:“为什么不能。”

瞎子楞了一下,随即道:“你别忘了,你为什么离开西川,你回去等于是送死啊。”

都气糊涂了。

我们是从西川逃难出来了。

重新上路后,我们沿着马路往回头。

瞎子一个人落在最后,点了两根白蜡烛,烧了一张黄符,在蜡烛之间画下一道血线。

林东道:“我感觉这个瞎子有问题。”

我道:“什么问题?”

林东道:“我感觉他不想你回西川。”

我道:“回西川不是危险么?”

林东道:“刚才你们的对话我一直都在留心听,虽然我不懂什么阴阳术,但你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你提出说回西川时,他的反应有点太大了,只有真正涉及到自己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林东是个警察,而且还是个刑警,对于辨别他人说话的真假以及目的性是有很强的判断能力的。

可以说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我道:“你是说瞎子不想回西川可能另有原因。”

林东道:“根据我这么多年的审讯经验,这个可能性超过八成。”

从我遇见瞎子开始,他就一直在帮我,而且救过我好几次,照理来说我应该很信任他才对。

但是奇怪,我的内心对他是始终有所保留。

目睹瞎子做完这一切。

林东问道:“他这么做又是什么意思。”

我道:“是一种类似障眼法的阴阳术,当然对人没用,是用来对付鬼的,而且要对付的恐怕不是一般的鬼。”

普通的小鬼一根小白蜡足以应付,想要对付厉鬼则要烧符加强白蜡的威力。

现在瞎子还画下血线。

说明要对付的鬼的层次还在厉鬼之上的。

瞎子应该还对付不了他,不然的话,也不用一味的迷惑对手,不敢跟他正面交锋。

我们身后有一只很厉害的鬼在追吗?

路边并不是没有车,客车是没有,但运货的货车还是有的。

我们在没经过司机的允许下爬上了一辆运沙的货车。

沙子堆起来有一两米高,像个小山丘,我们三人就坐在沙堆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心情有点复杂。

也有点惆怅。

半个多小时候后,我们到达西川市郊,才从货车上跳下来。

当然不敢进市区坐车。

多亏带上了林东,他打了电话,让交警队的朋友帮忙,后来上了一辆从外省路过的长途卧铺车。

瞎子在上车前,又点了两根白蜡烛,烧了黄符,画下血线。

这么一番折腾,我们也累够呛了,一沾卧铺就睡着了。

睡梦中我被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吵醒。

醒来的时候。

我发现自己站在卧铺之间,右手提在那里,就像提灯笼那样提在那里。

在我的身前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士吓的跌落在地,惊恐万分的看着我,脸色整个都吓白了,嘴角一直哆嗦。

怎么回事!

我怎么还这样,我不是已经逃出西川了吗?

林东自然也被吵醒了,一看这幅情节,慌忙起身道:“这位女士别害怕,别害怕,哈哈,我朋友他梦游。”

我也赶紧道:“对不起啊,吓到你了。”

那女的长松了口气,又很愤怒的道:“一动不动矗立在那里,我还以为见鬼了呢,麻痹的,你想吓死老娘啊。”

我道:“对不起,对不起……”

瞎子看不见,不清楚情况,等事情平息了后,我把情况跟他说了。

瞎子听完脸色数变,他说道:“可能还是追上来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悬疑]急诊异闻录
  • [现代]至尊女婿
  • [现实]龙门战神
  • [现代]九零后邪婿
  • [现代]开局无敌赘婿
  • [现代]最强傻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