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棺夜行

第38章 主动出击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5-08-22 19:59:03

叶二爷就这样走了,这让我感到非常奇怪,他竟然就这样放过了我们?

我诧异的道:“他就这样走了?”

瞎子道:“看看你怀里的帖子。”

我好奇的翻开来,写的内容跟叶二爷刚才说的一样,农历十月十三,叶家敲钟震鬼,下面署面是一叶。

林东问道:“敲钟震鬼是什么意思?”

瞎子道:“民间养鬼妾是因为穷苦单身汉娶不起老婆,养鬼仔是因为没有儿子,可阴阳师养鬼,那是为了斗鬼。”

我惊讶道:“斗鬼?”

瞎子道:“没错,就是斗鬼。敲钟震鬼,就像擂台签生死状,不死不休。”

我暗叫糟糕,一定是叶家知道了破他们阴阳术的是一只鬼。

可他们误会了,那不是我养的鬼啊。

我道:“我又没养鬼。”

瞎子道:“昨天救你的是一只鬼,这对叶家而言是奇耻大辱,他们肯定要找回场子,要么你死,要么那只鬼死。”

我怒道:“他们太不讲理了吧。”

瞎子道:“阴阳师家族从来不讲道理,他们信奉的是自己那一套,连鬼神都不敬的人,能跟他们讲道理?”

就因为这样阴阳师才上不了台面,只能在背后装神弄鬼。

农历十月十三。

现在马上就八月份了,也就是说二个半个月后。

瞎子道:“你也不用太担心,让昨天救你的那只鬼出来,既然能赢第一次,就能赢第二次,未必会输的。”

这老小子真不安好心。

竟然在试探我鬼妾的事。

我道:“可我真不知道昨天谁救了我,上哪儿找那只鬼去。”

瞎子脸上浮现怒气道:“名瞳,你太让我失望,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跟我说实话,救你的那只鬼是不是三寸小鞋里的鬼妾,傻小子,你被骗了。”

我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瞎子怎么知道救我的是三寸小鞋里的鬼妾的。

瞎子激动的道:“她在迷惑你。”

我怒道:“她是在救我,要不是她救了我,我已经死了。”

加上这一次,她已经救了我两次了。

瞎子道:“名瞳,你怎么转不过弯啊,你接触我们这一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怎么还是不明白,死亡并不是终点。”

我整个人呆住了。

对于阴阳师来说,死亡真的不是终点。

瞎子道:“她在骗你啊傻小子,你别忘了,你师傅是谁杀的,倩倩又是谁杀的……”

我的脑袋嗡嗡作响。

瞎子道:“我对你太失望了……”说完瞎子气冲冲的走向候车室。

我道:“发什么脾气啊。”

说起来鬼妾确实更加可疑,各方面的证据都是指向她的。

可她又救了我两次!

我感觉自己被这些人牵着鼻子绕来绕去,深陷在一个谜团里。

林东道:“名瞳,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问道:“林东,我是不是挺笨的,挺好骗的。”

林东摇头道:“这种事情都是相对的,如果你想要骗我的话,我还不被你忽悠成傻子,说我中邪了,让我怎么样我就得怎么样,只能听你的,反正我又不懂。”

我眼睛一亮道:“对啊!”

说白了,还是我实力太弱。

只能选择相信他们。

我道:“你说的一点都没错,但决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如果再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危险,最后万劫不复。”

林东提醒了我,我不能再相信他们任何一个人,我要尽快的成长起来,去印证他们每一句话的真假。

证实不了的就拖着。

谁忽悠谁还不一定呢?

我打算先稳住瞎子,不管他是忠还是奸,我都先稳住他。

我找到了他跟他道了歉。

瞎子见我态度不错,也表示理解,毕竟,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谁都会相信她的。

回西川最早的一班车要到九点半。

还有一个多小时。

我跟林东去买了东西回来,瞎子不在位置了,估摸着去那里溜达又或者买东西去了。

我就让林东等着去趟洗手间。

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却看到瞎子在小卖部打电话。

他的脸上挂着笑。

我从来没见他笑过,那张阴森森的脸竟然还会笑,而且还他笑的很亲切,竟然有一种慈爱的感觉。

他在跟谁通电话?

奇怪!

瞎子说过,他孤苦伶仃一个人,既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

那他在跟谁打电话。

他笑的很开怀,恋恋不舍的才挂掉了电话。

我赶紧躲藏在人群中,其实,我不用躲,他又看不到我,可能偷窥心虚吧,我还是躲了起来。

他走后,我来到小卖部,拿起瞎子刚才用过的电话。

我拿起电话摁了一个重播。

电话里传来滴滴的按键声,随即传来一声长鸣,人工声音提示: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怎么可能是空号。

我摁的是重播。

我又重新摁了一次,又是一样,按键声结束后就人孔声音提示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我闻到香的味,发现在电话边掉落了一点香灰。

难道……

这电话不是打给人的!!

瞬时间,我全身的毛骨悚然,拿着电话的手都在颤抖。

突然身后转来瞎子的声音。

我吓魂都快飞出去了,憋住气息,一声不吭。

瞎子道:“老板,忘记给钱了。”

老板道:“一块。”

瞎子掏了钱出来,递给老板后转身走了。

我也不敢再打,绕别的路抢先他一步回到刚才等候的坐位上。

回来后瞎子脸上的笑容已经收敛,回复了往昔木呐冰冷的样子,坐下后我递了个橘子给他,也没要。

这一路上还算顺利,晚上五点多我们回到了西川。

下了车后,瞎子就要回城西的殡仪馆,说有事就给他打电话,还嘱咐我一定不能相信三寸小鞋里的鬼妾,要想办法证实她到底是不是叶小晴。

这些他不说我也会调查的。

不仅要证实她到底是不是叶小晴,还要从她那里追查张老汉的下落,让他给我师傅偿命。

我对林东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去瞎子那儿看看。”

林东这个警察一听就知道我想干什么:“你想跟踪他?”

我点了点头。

林东嘱咐我小心一点。

我一路尾随着瞎子,跟了四五百米,他突然停了下来。

我顿时紧张了起来,难道被发现了,因为我知道瞎子的耳朵特别灵,所以不敢靠近,已经保持在极远的距离了。

他停下来后,走到马路边花坛的角落。。

解下随身的包,从里面拿出了两根白色的蜡烛,像上次一样,左右各点了一根,烧了一张加强威力的黄符,再画下一条血线。

他还在防着那只强大的鬼!

这次省城之行,从出发开始,他就一只在防备那只强大的鬼,我一直以为是冲着我来的。

看来并不是!

他做好这些,重新背上书包,拿着导盲棒往前走。

这一路上他都很小心。

但凡到了一个重要的拐角口,他都会施一次法。

而且他还不坐车,一路上都是步行。

在到达城西殡仪馆路口的时,我本以为他会进去,没想到,他却走了过去。

他竟然不住在殡仪馆里。

他为什么要骗我说自己住在殡仪馆呢?

又走了一里路,他拐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子,一直到小巷子的尽头,推门进了一间小木屋。

没多久他又从木屋里出来。

他手里拿了一根红蜡烛,放在门口边的地上。

做完就又回屋了。

这算什么?

我想起昨天晚上潜入叶家庄园时,那个大妈也是这么做的,在门口插一根红蜡烛。

这代表了什么。

不知道瞎子的书上有没有对此做出注解。

在家门口点一盏红蜡烛表示什么。

看门狗 说:

有兄弟姐妹说企鹅群的事,确实需要一个,但我没时间管理,先招一二位管理员吧。真的有兴趣的,给我留个言。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悬疑]急诊异闻录
  • [现代]女婿不想继承豪门
  • [现代]最强狂婿
  • [现代]九零后邪婿
  • [现代]开局无敌赘婿
  • [现代]最强傻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