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棺夜行

第40章 惊见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5-08-23 19:36:32

做好一个纸人,再从林东的头上扯下一撮头发,还好他的头发不算太短,一根都有几厘米长,一根一根的连起来。

把头发绑在香的尾端再戳破纸人的头部穿过去。

然后把香插在地上。

这样子纸人就站立的靠在香上了。

我又牵着头发的另外一头绑在另外一根香上,拉紧后,让林东嘴巴含住香尾巴。

我道:“跪下!”

林东愕然的瞪大眼睛,含着香的嘴里咕噜噜的说着,还算是听得懂,他说:”男儿旗下有黄金啊。”

我道:“就因为男儿旗下有黄金,下跪道歉才有诚意。”

林东也算是豁的出去的人。

而且为人担当。

跪了下去,我又从边上的宵夜摊买了一杯茶,倒在地上。

林东跪拜的时候,头发丝牵扯着纸人的头部也动了一下,也在叩拜。

火盆里翻滚的纸灰慢慢安稳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的松了口气。

看样子真暮雪应该是接受了林东的道歉。

林东也看到了这一幕,含着香的嘴里咕噜噜的说道:“没事了?”

我上去把他含在嘴里的香拔掉,说道:“什么没事了,她只是暂时原谅你,你要尽快把承诺的事件办妥。”

林东慌忙道:“真暮雪,我一定尽快找到你的尸体,把红绳剪了。”

火盆里面的纸灰又一阵翻滚。

我道:“说一个准确时间。”

林东道:“三天,三天内一定破案。”

这货在说这话的时候还挺了挺胸膛,口吻绝对是在向领导保证完成任务啊。

我靠。

我听了真心替他着急,怎么就这么傻,不知道多说几天。

要是三天内破不了案怎么办?

到时候要是找不到真暮雪的尸体没办法兑现承诺,可不是道歉能了事的。

火盆里面的纸灰彻底安静了下来。

我道:“她走了。”

林东长松了口气:“总算走了。”

这货心里很后悔,当初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会招惹上这样的麻烦。

做完就回了家。

小区居委会的人员还在忙活稳婆的事,有些避讳的街坊都不敢出门,静悄悄的。

我道:“气氛有点古怪。”

林东惊魂未定的道:“不会又是那玩意儿吧。”

我翻了个白眼,说道:“注意措辞。”

林东吓一跳,赶紧说道:“别见怪,别见怪……”

人死了办丧事,会有一些孤魂野鬼过来凑热闹,就跟人办喜事有人来凑热闹一样。

你要措辞不当,遇上个爆脾气的恐怕会招惹麻烦。

所以很多老人在提到鬼祟的时候会用先人,往生者,又或者好朋友之类的词语代替。

周围真的很诡异,阴气非常浓。

抬头上望,上空阴气凝聚成滩,浓的吓人。

我惊道:“怎么会这样!”

林东道:“怎么啦?”

我拉着他道:“我们快回家。”

林东一听不敢多言赶紧跟我一起回家了。

我在进楼之前又看了一眼天空,真的很浓郁,怎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但这不是我这个半吊子可以管的,赶紧进屋,第一时间把门窗全部关好,把窗帘都拉上了。

再给老太爷上柱香,祈求家宅平安。

林东看我紧张的样子问道:“怎么啦,会出事?”

我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天生异像必有妖。这也不是我们能管的,你还是想办法尽快找到真暮雪的尸体吧。”

林东惨兮兮的望着我道:“名瞳,你会帮我的,对吧。”

我道:“我尽力吧,但没有把握,时间太短了,谁叫你挺着胸膛说三天就能破案的,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

林东懊恼的道:“我说习惯了,刑警队破案期限都是三天,顺口就说了。”

我道:“你也不用太担心,破不了就破不了吧,像真暮雪这种孤魂野鬼,她真的敢来找你麻烦,我就打得她魂飞魄散。”

林东叫道:“不,不要……她也怪可怜的。”

我笑了起来,就知道这家伙会不忍心。

要说起来林东真的很不错,正义感十足,又有同情心,能交到这种朋友算我的运气。

我道:“我暂时也没有头绪,查案不是你的强项吗,你就当凶杀案来查。”

林东皱着眉道:“只好这样了。”

我道:“别太担心了,就算过了期限我也能稳住她,只要尽力就行。”

可林东听了还是皱着眉头。

我道:“早点去睡吧。”

林东点了点头,起身回自己房间。

我叮嘱道:“晚上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开窗。”

这晚,我一直没有睡深。

凌晨二三点钟。

我听到外面有些奇怪的声音,难道是稳婆出殡,但是不对啊,头七没到啊,而且也不该是这个时辰出殡。

联想到小区上空的异样。

我忍不住好奇的从地铺上爬了起来,来到窗边,用手指拨开窗帘,望了出去。

我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这一幕太诡异了。

四个清装小鬼抬着一顶轿子正从稳婆的灵棚出来,这些小鬼抬头向我望来,吓得我赶忙放下窗帘。

过了一会,我又抵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又重新伸出一根手指拨开窗帘,大着胆子看去。

清装小鬼竟然是纸人做的,眼睛是画出来的,不停的眨动着,脸腮两团红晕,嘴尖一团朱红,嘻嘻的竟然还在笑。

而在他们的胸前还斜挂着大红花。

好像遇上什么喜庆事似的。

轿子里坐着的稳婆诡异的向我摆摆手,清装小鬼也跟着向我摆摆手。

然后抬着轿子走了。

这,这太诡异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听说过人死了会让小鬼抬走的,而且看起来像是喜事,稳婆的脸上挂着笑呢。

是那种由衷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太奇怪了。

我回头再看天空,凝聚成滩的阴气渐渐散尽,看样子应该没事了。

我回到地铺安安心心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

我起来的时候林东已经不在家了,应该是去警局报到了。

我打算再去一趟瞎子家。

算准了瞎子出门上班的时间,躲藏在他家附近,看到他从家里出来,目送他去上班。

为了安全起见。

我还是在路口用阴阴术招了一个小鬼看门。

我这才放心的进了瞎子的家。

现在是白天,瞎子家里的情况一览无遗,我向泥墙边看去。

那是一个黑色的衣柜,看年份应该是清朝的物件,上面贴满了密密麻麻的黄符,而在衣柜上方压着一块石头。

石头上用写着一个‘齑’字。

我一靠近衣柜,衣柜就砰砰砰作响。

这比昨晚看的更加清楚,里面真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

可能是感应到了我,越发的猛烈起来。

砰砰砰!

里面的东西好像有感情一样,我能感觉到愤怒,暴戾。

这难道就是怨气吗?

我突然觉得,如果我能拉开这个衣柜的柜门,那么一切的谜团都能解开。

我慢慢的伸出双手……

手指勾在了衣柜的挂环上,正要用力往回拉。

突然一只手伸了出来,握住了我的手,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吓了一跳,难道是瞎子发现有人进入他家,中途折了回来?

不可能啊!

我在路口弄了一只小鬼帮我盯着,如果瞎子回来,他会像上次那样提醒我的。

我缓缓转过脸去。

看到的人让我眼睛不由的瞪了起来。

驼背!

是送葬队的驼背,竟然是他。

我惊道:“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驼背跟瞎子当年都是送葬队的。

驼背用力拽着我的手道:“这个柜子不能开。”

他的话让我强烈的感觉到,柜子里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更加让我觉的只要打开这小小的一道柜门,一切的谜团都能解开。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悬疑]急诊异闻录
  • [现代]女婿不想继承豪门
  • [现代]最强狂婿
  • [现代]九零后邪婿
  • [现代]开局无敌赘婿
  • [现代]最强傻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