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棺夜行

第45章 张老汉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5-08-26 11:48:04

林东从家里拿了一个铝制的茶杯出来,瞎子当天收倩倩用的是个小玻璃杯,杯底画了一个八卦图案。

配合咒语强行把倩倩收进了杯子里。

这么厉害的手段,我暂时还不会,不过,我现在并不是收她,完全可以让她自己进入杯子里,避开老太爷的耳目,然后带她进屋。

当然我也能用红布把老太爷盖住,这样也能带真暮雪进屋,但这样做那对老太爷太不尊敬了。

我用杯口对准真暮雪说了一声:“进来吧。”

真暮雪羞答答的看了林东一眼。

林东救了她,是她的恩人,她如今来报恩自然要看林东的脸色了。

林东闹了个大脸红。

这家伙一把年纪了不会跟我一样还是个雏吧。

林东客气的道:“进来坐一会吧。”

看这家伙的样子好像还挺中意真暮雪的,不行,我得提醒他,人鬼殊途,阴阳无法交泰。

林东只是普通人跟女鬼呆久了是会被阴气侵袭身体,是会生病的。

说起来,我这个半吊子也不能跟女鬼呆一起太久,我还不是一个真正的阴阳师没有道行去抵御女鬼的阴气。

提起阴气。

我想起当初被关在棺材里埋在棺材地下时,方圆十里的阴气都向棺材里汇聚,是用瞎子给我的书里的金字熬过去的。

不过,第二次再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好像对阴气的抗性就强了很多,没有晕过去,一直被寒气折磨着。

其中有一点我始终想不明白。

第一次被阴气侵袭的晕过去,我以为只是一晚上,结果却是四年,足足四年。

我都不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

真暮雪见林东说的这么客气,脸上露出喜色,把魂魄挤压成一条线飞向了杯子。

突然一道光打了过来。

就像有人拿着手电筒照过来一样,黑暗的走廊一下子亮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的心头猛然一惊。

而且这种光是金光。

邪祟对金光非常惧怕,这不仅是心理问题,而是金光能对他们造成实质的伤害。

金光正好打在压缩的真暮雪的鬼魂上。

“啊!”

凄厉的惊叫声在楼道响起。

压缩成一条线的真暮雪被打落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只是金光不会这么厉害,在金光之中隐隐透出一个八卦图,压制在真暮雪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我暗叫糟糕,这绝对是有人要灭真暮雪。

难道是杀鬼灭口。

我的反应极快,第一时间就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从走廊打过来的八卦金光大叫:“快进杯子。”

真暮雪虚弱不堪的趴在地上,身影都变得半透明起来。

我靠。

这八卦金光竟然这么厉害?!!!

不对,一般的八卦金光绝对没有这么厉害,顶多就对孤魂野鬼起到一定的伤害,绝不会一下子就重创了真暮雪,这一定是被加持过的。

林东也急了叫道:“快啊。”

咕噜噜。

类似弹珠在地面滚动的声音。

我的余光瞄过去,是一面铜镜,竖着在地上滚,那镜子的力道控制的非常的巧妙,靠着墙壁成四十五度角停住了。

八卦金光随即就照在镜子上,反射了出来。

真暮雪只被打一下就成了这个,如果再来一下岂不是魂飞魄散了。

我原本可以再去挡住这道八卦金光的,可是一想,万一我走开了,对方再打出一道八卦金光偷袭真暮雪,岂不是完蛋。

我大叫道:“林东踢掉镜子。”

林东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扬起一脚就把铜镜给踢飞了。

我着急的大喊:“真暮雪快进来啊。”

真暮雪看起来真的非常虚弱,强撑着身体要起来。

嗤嗤吧!

走廊的日光灯好像受到了外力的压缩,发出一阵嗤嗤的怪声,然后吧的一声灯管爆裂了开来。

电流火花四溅。

周围变的阴森森,黑漆漆的,就连家门口的光都透不过来。

是鬼雾!

来的是鬼!

我跟林东见此着急的大喊:“真暮雪快啊。”

可她好像真的伤了元气。

我直接把茶杯举到她头顶,她咬着牙压缩成一条线飞了进去。

黑暗中一只黑色爬满绿色血管的利爪探了过来。

他是要抢我的茶杯。

这绝不是一般的鬼,多强就不说了,他懂的利用八卦镜,说明他懂得阴阳术,死前可能是一位阴阳师。

我知道以我的实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但他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真暮雪,我看到鬼爪第一时间就把杯子扔给了林东,大喊道:“进屋。”

林东接住杯子,一转身就进了屋里。

一个黑影嗖的一声追了进去。

然后我看到我家里爆出一道刺眼无比的红光,随即就听到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黑影倒飞了出来。

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赌对了,家里的老太爷发威了,身披红衣的都是凶神,闯入者越强,他显灵的可能性就越大。

周围的鬼雾顿时被驱散掉。

屋里的光亮照了出来,我看清倒在地上的鬼时,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叫道:“怎么是你!”

地上的鬼长着一副憨厚的农民样。

居然是张老汉!

张老汉向我望来,他的眼睛闪烁着骇人的绿光,我立刻意识到他可能要对我不利,以我的半吊子水准完全不是他对手。

我赶紧逃进家中。

站在家门口盯住道:“老家伙,你让我找得好苦,你说,我师父是不是你杀的,现在还想来杀真暮雪……”

张老汉愤怒的瞪了我一眼,向着走廊远端的黑暗飞去。

我急得大叫:“你别逃!”

可一只脚踏出家门又立刻缩了回来,即便他被老太爷重创了,我也不是他的对手,这样追上去只会送死。

这时屋里传来林东着急万分的喊声:“名瞳,你快来啊。”

我跑进他的房间,看到他抱着虚弱不堪的真暮雪,我道:“怎么啦?”

林东道:“刚才的红光。”

我暗叫糟糕,老太爷那是无差别伤害啊,但凡是鬼都会遭受重创,真暮雪先是被张老汉的八卦金光打了,现在又被老太爷的红光打。

看她的样子随时都可能魂飞魄散。

林东着急的道:“你想想办法。”

我就一个半吊子,我能有什么办法,你让我想想,我赶紧跑回屋拿出瞎子的书,我在金字中曾经看到过一门阴阳术叫鬼茧。

就是做一个茧封印鬼魂。

虽然被封印了,但起码还能活着,以后再想办法救她。

但我只看过,没有试过,我也没有把握能不能成功,如果失败的话,真暮雪反而会立刻魂飞魄散。

但都已经这样了,就死马当活马医吧。

我把情况跟林东说了。

林东没多想就同意了,之所以要跟林东说,是因为这个茧要做到阳男的体内。

我道:“这个阳男,就是处男,你是吗?”

林东闹了一个大脸红。

他道:“尽管来吧。”

这家伙等于是默认了。

在临封印真暮雪之前,我有一个问题必须问她:“真暮雪,你老实告诉我,是谁杀了你的。”

真暮雪目光黯然的道:“没人杀我,是我自杀的……”

我跟林东都大吃了一惊:“你是自杀的,你为什么自杀?”

真暮雪轻轻抽涕起来,样子很伤心,说道:“我也不想,可那只鬼每天都来吃我肚子里的孩子,被逼无奈,我就从阳台上跳下去了。”

我听了毛骨悚然的道:“吃你的孩子!!!你知道她是谁吗?”

真暮雪道:“我也不知道她是谁,我只知道她是一只鬼,一只很漂亮的女鬼,每次出现都穿着一双大红色的三寸小鞋。”

三寸小鞋!

我脑袋嗡嗡作响,真的是她。

张老汉今天来杀真暮雪灭口,就是要阻止真暮雪说出真相,要不是老太爷把他打得现了身,这个谜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开。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悬疑]急诊异闻录
  • [现代]女婿不想继承豪门
  • [现实]龙门战神
  • [现代]九零后邪婿
  • [现代]开局无敌赘婿
  • [现代]最强傻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