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棺夜行

第47章 木屋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5-08-27 11:14:49

据瞎子描述这位鬼僧无道先在青云观修道,战争年代弃道成僧一双草鞋一干法杖走遍大江南北替亡灵超度。

是位不世出的得道高僧。

听瞎子这么说,这位鬼僧无道的形象在我心中不禁高大了起来。

我们在青云观附近一连找了好几天,可惜都没有遇上。

我道:“他会不会不在这一带了?”

瞎子道:“应该不会,我听说他在这一带积阴德,这里毕竟是他的家乡,他不会离开的,除非,他投胎去了。”

我道:“不会这么巧吧。”

瞎子在心中默算了一会道:“按照江湖上传言他要积阴德一甲子岁月,按照他圆寂的时间,日子还没有到,他应该还在。”

又在青云山附近找了一宿。

第二天我就让瞎子在家休息了,瞎子年纪大了,山上湿气重,容易生病,他用不着跟着我一起折腾了。

毕竟拜师是我自己的事。

这晚我手捧着一撮香沿着山道又来到青云观附近。

缝木过林就插上一根。

青云观晚上很安静,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而且道观保持着点香烛的传统,不用电,建筑也保留了南宋道观的风格,深夜来到这里有种乱入古代的感觉。

夜风徐徐。

乌云遮住了天上的明月,顿时全黑了下来。

今晚的阴气比往常要重很多啊。

算了下时间,原来今天是初一了。

我拐进一片树林,十米就插一根香,这一带我并没有找过。

树林内黑漆漆的。

树叶婆娑声,参杂着虫鸣声,不禁让人心惊胆颤。

树林阴气本来就重,是鬼祟极喜欢的地方。

突然从树林深处传出一声怪叫。

吓得我一哆嗦,香都掉地上了,赶紧捡了起来。

瞎子的书上记载过,如果某一个地方深夜有怪叫声,那么最好不要进去,因为里面多半会有脏东西。

我心里开始打退堂鼓了。

前几次面对鬼祟虽说都死里逃生了,但我自己清楚,那是运气,我很清楚自己的实力。

可都已经找到这里了,难道就这样放弃?

咬咬牙。

以后将要面对两只更加可怕的鬼,如果连孤魂野鬼都害怕的话,怎么报仇,怎么就父母跟乡亲。

不过,礼貌一定是要的。

我每隔几米就插一根香,树上地下都插。

再从随身的书包拿出纸钱撒向天空,说道:“无知小儿借道此处,多有打扰!”

一边撒着纸钱一边往里面走。

快走出树林时,不远处的山脚传来交谈声。

我闻声望去,却见一行人,大概有三四十人,手里各捧着根红蜡烛,沿着石阶正往山上走。

现在才一二点,远没到晨练的时候,更何况,晨练的人也不会捧着蜡烛这么诡异啊。

不对!

我心中一惊,不会是……鬼!

想到这里全身的寒毛不受控制的倒竖了起来。

不会又这么巧吧!

黑暗中的烛火散发出微弱的光辉,如同黑夜中的鬼火,晃晃悠悠的往山顶飘去,诡异的让人头皮发麻。

我压下心头的惊慌,不对,不对!

鬼是不可能手捧蜡烛的,他们本身就惧怕这种东西。

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用通灵术照了一下。

没有异常。

这些上山来的全都是人。

我不由的松了口气,可是奇怪了,他们为什么深夜捧着一根蜡烛上山呢?

我问其中一位大妈:“大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大妈答道:“求姻缘?”

求姻缘!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半夜三更捧着蜡烛求姻缘,难不成是求鬼姻缘。

不过,他们走的这条道,我没走过。

我从随身的书包内找出一根红蜡烛,点上后,也学他们捧在手里,然后跟在人群中。

越往上山走,周围越安静,好像大家都感受到了这种诡异的静谧,也都不敢说话了。

夜风一阵一阵的吹着。

每一阵夜风吹过来,我都感觉寒毛倒竖。

让瘆人的慌。

我感到不对劲,周围这些人都浑浑噩噩起来,目光游离,脸色发青,蜡烛的烛火还照在脸上实在是很吓人。

我紧张的叫道:“大妈!”

走我前面的大妈好像没听到我说话,继续机械的往上走。

我又转过身对身后的人道:“小哥!”

那个青年人也好像没听到我说话。

怎么会这样?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上方有一条道,而且是修的很整齐的石阶路,一直通往山顶,在山顶还有一间木屋。

木屋坐落在山头竟然一点都不突兀。

好像很久之前就存在了。

在石阶的边上有一口清泉,大家都排着队喝上一口,喝完,拿起边上的翠绿竹竿在一块石头上连敲了三下。

然后木衲的沿着道路进了木屋。

而其他人都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好奇的向木屋张望,里面透着一点微弱的烛光,还有刚进去那人的身影在窗户上晃动。

我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窗户竟然是木框糊纸的窗户,这是很古老的工艺,在玻璃广泛运用之前的,只有民国之前的建造才用这种窗户。

这木屋到底多久了。

而且窗户纸竟然还没有破损的迹象。

太诡异了。

我忍不住用通灵术照了一下木屋,没有任何异常。

不过一二分钟后那人就从里面出来了。

出来后沿着山路下山去了。

紧接着另外一个人也是喝了泉水然后敲三下竹竿进去了。

一二分钟后也出来了。

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

大概半个小时候后轮到了我,我觉的还是别喝泉水比较安全,万一水里面有什么东西岂不是糟糕。

我只拿起竹竿敲了三下。

然后走向木屋。

木屋在一片树林内,还挺深的,一路往里面走,看到道路两旁摆着一个个酒坛子,坛子上面塞着红布,还贴着黄符。

这个东西我在瞎子给我的书上看到过。

叫魂龛。

说白了就是一个酒坛子,只不过,里面放的不是酒,而且是尸骸,贴上符的里面是鬼魂。

“怎么这么多?”

一路过去,道路两旁都是魂龛。

少说得有数百个。

这个东西在民国时间盛行过一时,那时候人穷,死了没处安葬,就发明了这个办法。

可魂龛毕竟不是正统的葬尸方法。

存在很大的隐患。

据说但凡天狗食月的日子,阴气就会大盛,魂龛里面的鬼魂就会吸收阴气,变成厉鬼出来害人。

这么多魂龛收纳在这里,应该是以前某位阴阳师干活收集起来的。

可怎么不及时处理掉呢?

虽说天狗食日情况不多见,但几年十几也会有一次。

真不负责任。

我又走了一段路,听到远端有脚步声,准确的说应该是跳跃的声音。

我加快脚步追了过去。

看到的一幕差点把自己吓死了,看到之前进屋的人正排着整齐的队伍,一步一步的往前跳。

瞎子的书上写到过,僵尸走路是用跳的。

而且每一步跳的距离都完全一样。

僵尸跳一步的距离是七尺六分四。

噔,噔,噔……

他们双手平伸搭在前面那人的肩膀,然后一蹦一蹦的往前跳。

刚才跟我说话的大妈也在人群中,可我明明看见她已经下山了啊,怎么她还在这里?

难道我看见下山的是她的鬼魂?

我跑过去拉住她叫道:“大妈!大妈!”

她对我的叫声没有丝毫的反应,跟在人群中,一蹦一蹦的往前跳。

我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在一片树林里,黑压压,连方向都认不清了,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想要逃,可是连往哪个方向逃都不知道。

是那间木屋。

我用通灵术四处寻找后,终于又看到了那间木屋,孤零零的坐落在那里,屋内照出微弱的烛光。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悬疑]急诊异闻录
  • [现代]女婿不想继承豪门
  • [现实]龙门战神
  • [现代]九零后邪婿
  • [现代]开局无敌赘婿
  • [现代]最强傻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