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棺夜行

第57章 命悬一线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5-09-01 11:45:10

瞎子的书上特地用红笔警戒写下鬼是不能骗的,我自己也对林东说过,但从张老汉这个老混蛋嘴巴里说出来一切都变了味。

根本是在威胁我。

说我会死?

我难道会怕死吗?死又怎么样!

如果我跟叶小晴的阴婚真的已经结到一半,现在又要跟别的女鬼结阴婚,叶小晴恐怕会因此迷失,永远做一只准备做新娘的女鬼。

就像我师父那样。

如果真这样的话,我也算报了仇了。

死又有什么关系。

这场阴婚我结定了!

想到师傅,我的仇恨之火不断的燃烧,就是这个老混蛋,害了我师傅,让他成为孤魂野鬼。

我要杀了他,替师傅报仇。

让师傅可以重新投胎。

可我现在还没有实力,手里连符都没有,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如何杀他?

跟他斗我死的可能性更大吧,而且他今天就是来杀我的。

如果我死了,就不能跟别的女鬼结阴婚,叶小晴就不会有迷失的危险。

既然这样,我就跟他拼了。

我怒道:“这场阴婚我结定。”

张老汉目光一凌,闪出一抹骇人的绿光,他的身上鬼气阴森的起来,说道:“那就别怪我了,我只能杀了你。”

他脸上的皮肉一块块的往下脱落,鲜血淋漓。

更吓人的是。

他右边的脑袋整个凹陷了进去,脑浆都挂了出来。

面馆的老板娘说过。

张老汉的死因跟师傅一样,也是被车撞死的。

他现在的样子恐怕就是他死后的样子。

再看他的手。

鲜血淋漓中隐见黑的跟碳一样的皮肤,上面一条条绿色的血脉纵横交错,黑漆漆的手指甲又硬又邪。

我看得整个人都呆住了。

还没从震惊从反应回来,张老汉已经到了我跟前,利爪扎向我的咽喉。

跟山鬼斗了一场也算有点经验了。

右手抓了一把六十八度老白干浸泡过的糯米,虽然对山鬼没用,但对张老汉百分百有用,而且伤害应该不低。

我朝着他的脸一把甩了过去。

啊!

伴随着这声突如其来的惨叫声,这把糯米正中他的脸颊,随即嗤嗤的冒起一缕缕白烟。

糯米灼烧他原本就皮开肉绽的脸颊。

张老汉双手护在脸前,痛苦的嚎叫不停,背都厚下去了,就跟让人泼了硫酸似的。

我赶紧跟他拉开距离。

解下书包拿出八卦镜,对着他就照了过去,八卦金光直接压在他的身上。

张老汉更加痛苦的嚎叫了一声,在八卦金光下挣扎起来。

随即我另外一只手握着一根红绳甩了过去,落在他的身上,这一刻,我的心无比的紧张了起来。

因为我知道有机会弄死他了。

手中的火机点燃了红绳。

红绳嗤嗤的燃烧,火焰顺着红绳就朝张老汉烧了过去。

看着火焰烧过去,我更加的紧张了起来。

能烧死他吗?

另一边,手里的八卦镜用力的对准他,生怕他逃出去。

给老子死!

我心里发狠了,只要烧死这老小儿,就能替师傅报仇,就能让他解脱去投胎。

可我把事情想简单了。

张老汉不是一般的孤魂野鬼,八卦金光并不能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他奋力一振,就挣脱开了。

红绳也从他身上掉落了。

没能烧到他。

只差了一点点,就差这么一点就能烧到他了。

张老汉愤怒无比的瞪大恐怖的眼睛看着我,一下子冲到我的跟前,扬起手中的利爪,向着我的脑袋就拍了过来。

我几乎可以预见。

这一爪如果结结实实的拍在我的脑袋上,恐怕整个脑袋都会掉下来,又或者脑袋在脖子转几圈。

我慌忙一矮身,头顶感觉一阵风呼了过去。

躲过一劫。

我就地往侧边翻滚过去。

书包里拿出一瓶老白干,一路退,一路倒。

张老汉愤怒的转过身来,注视着我的举动,冷冷的一笑,他居然不走倒了老白干的地方。

我叉!

这家伙死前或者死后是学过阴阳术的,他太清楚这些东西的用途了。

我先用手机点燃了再说。

嗡!

地上的老白干沾火就着,熊熊的烧了起来。

然后,我转身就逃。

这家伙抗性又强,还懂那么多阴阳术,我根本不是对手,再斗下去,我只会死在他的手里。

可他的速度远比我快的多。

我转身逃了没几步,就听到身后深沉的哈气声,屁股挨了一脚,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这跟被山鬼踢出去不同。

前面可是水泥地,摔下去不死也残废了。

在这危难的时刻。

我摒除一切杂念,让注意力无比的集中,然后视线一直注视着地面,在快落地的时候,我先用手撑地,就势一个打滚。

这样就卸去了高空落地的作用力。

就地站了起来。

难怪阴阳师能斗鬼,原来奥秘在这里。

可没待我站稳,侧边一脚踢了过来,这一次我根本来不及反应,也没意识到,整个人就倒了出去。

狠狠的撞在小道边的围墙上。

我感觉五脏六腑都撞的都错位了,痛的我哀嚎连连。

同样一条红绳甩了过来。

我应激的举手格挡,啪的一声红绳抽打在我的手臂上,连绕好几圈,这力道猛的就跟皮鞭抽过来一样。

更加恐怖的是。

张老汉手里烧着一张黄符点在了红绳上。

火势迅速向我烧来。

张老汉面目狰狞的道:“想不想知道被红绳烧死的鬼会是怎么样?”

我慌忙伸手去解开红绳。

可是张老汉用力一拉,虽然被火烧了的红绳一拉就断了,可是我整个人也被拉的往前扑去。

我想爬起来时。

背后被张老汉用力一脚给踩住了,他的力量极大,就跟压座大山似的,根本动弹不得。

而红绳已经烧到我跟前了。

死前粘红。

死后一定会变成厉鬼。

张老汉太歹毒了,杀我还不够,还要我死后变成厉鬼。

火焰烧上了我的手臂,我痛苦的哀嚎,咆哮道:“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张老汉面目狰狞,瞪大了眼珠子。

要死了吗?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孽畜,休要伤人。”

这声音宛如天籁一般。

不知是谁。

但来人一定是一位阴阳师,只有阴阳师才会叫张老汉孽畜。

我拼命的大叫起来:“救命,救命……”

张老汉闻声脸色大变,抬起压着我的脚就要一脚跺下来,他来不及了,只能这样杀死我。

可我也不是呆子趴着让他踩死。

慌忙一个侧翻。

轰!

一脚落在我的身旁的水泥地上,留下一个脚印。

一个人影已经出现在远端了。

张老汉看了他一眼,又看了我一眼,最后只能转身,逃进了黑暗之中。

我见他逃了。

拼命拍打手臂上的火焰,还好火势没有完全起来,但手臂已经烧伤了,不过,还好不算特别严重。

但也够我受得了。

我望向来人,却是震惊无比的瞪大了眼睛,叫了起来:“是你!!!”

他道:“是我。”

万万没有想到,救我的竟然是我曾经恨到骨子里的一叶大师,如今已经证实,他是假一叶。

他的真名应该叫叶从文。

我道:“你是叶从文!”

叶从文点了点头:“名瞳,好久不见。”

以前我一直恨他,认定是他是一切的主谋,害死师傅,害死了村里人,但现在基本可以肯定是叶小晴跟张老汉干的。

那么他就是无辜的。

而他在名花流巨变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而且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搞大了倩倩的肚子,还没保护好她。

搞的倩倩成了一只厉鬼,下落不明。

这让我又对他极反感。

可就因为这家伙,我的小命才能保住了,他现在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王赘婿
  • [现代]狂婿
  • [现代]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 [现代]神级小农民
  • [现代]都市东域战神
  • [现代]第一继承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