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棺夜行

第60章 无妄之灾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5-09-02 20:04:48

符箓下的道袍老人留着三寸白须,额头垂落下来的黄符遮住了他大半张脸,被黄符贴住后一动不动。

就跟僵尸似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不禁让无心法师始料未及,我也被吓了一大跳。

这算不算偷袭?

叶从文出手是很突然,但从他的反应来看,这一切根本都是有预谋的。

更让我吃惊的还是他的话。

他说倩倩在无心法师的手里,可能性好像不大,以无心法师的道行根本奈何不了倩倩。

不过。

无心法师既然有师祖这只上百年的阴魂,制服倩倩也不是没可能的了。

倩倩难道真被无心法师抓了?

无心法师见师祖被叶从文制住,还以此威胁他,先是大吃一惊,随即感到无比的愤怒,骂道:“卑鄙!”

叶从文冷声道:“我看你是不想要你师祖的命了。”

说着口中念词。

叶从文只要一发功黄符就会烧起来,以这张黄符能瞬间制住师祖的威力来看,能顷刻间把阴魂烧为灰飞。

无心师祖的阴魂可是无心道场的镇场之宝。

如果没了。

还有几个人会对他有所顾忌?

重要性不言而喻。

无心法师吓的慌忙大叫起来:“住手,住手……”

叶从文道:“把倩倩放了。”

无心法师又怕又气,脸上的肌肉都颤抖了起来,他苦着脸道:“可,可我真没抓住那只女鬼,让她跑了。”

叶从文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着口中又开始念咒了。

无心法师急道:“我真没抓到那只女鬼。”

我感觉无心法师并不像在撒谎。

倩倩只是一只厉鬼,重要性也远不如他的师祖。

何必为了倩倩牺牲师祖。

我忍不住道:“或许,倩倩真的不在他手里……”

叶从文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怪我多嘴。

我只好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无心法师见我说情,慌忙道:“对,我真的没抓住那只女鬼,你不信问你这位朋友,当天他也在场。”

叶从文道:“无心,你当我是无的放矢?有人亲眼目睹她被你抓了,你乖乖的放了,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做鬼都后悔。”

说完。

他口型一变,一阵诡异的咒音响起。

嗡!

贴在师祖额头的黄符烧了起来。

这黄符的火焰很奇怪,很红,比一般的火焰要鲜红的多。

无心叫道:“不要。”

说着就扑了过去,却被叶从文临空一脚踢飞了出去。

我站在一旁什么都做不了。

心里是觉的叶从文狠毒了一点,但如果倩倩真被无心抓了,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很矛盾。

可以预见师祖会被符火烧成灰烬。

可烧着的黄符竟然不可思议的从师祖的额头掉落下来,他的阴魂竟然没有损伤。然后就听到:“小辈,你以为老夫这么容易制服。”

怎么回事?

叶从文大吃一惊,慌忙往后退去,左右双手翻飞各夹着一张烧着的黄符,在身前舞动起来。

师祖的鬼手向他抓去,却被叶从文舞动的符火沾上。

赶紧又缩了回来。

而我则有些不知所措。

也许心里还抱着事不关己的心态,觉的这位师祖不会对我不利。

站着没逃。

我感到一阵阴风吹来,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开始发冷,身体慢慢的发僵,人也浑浑噩噩了起来。

然后我居然开始说话了:“叶家小辈,无理!”

这是师祖的声音。

我怎么发出师祖说话的声音!

还有这种感觉。

跟当初在后山自己爬进棺材里时一模一样。

遭了。

我被师祖上身了。

我想要控制住身体,但身体好像不是我的了,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没用。

我向叶从文冲了过去。

扬起一拳。

就要砸在叶从文的脸上,这一拳我感觉到无比巨大的力量,我当然不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是师祖!

叶从文的反应极快。

往边上一闪身。

这一拳就落空了,但这一拳力量实在太大,连带着我的身体也冲了过去,一拳咋在后面的木窗上。

木窗就跟豆腐一样被这一拳咋的粉碎。

祭台前还供奉着一柄宝剑。

叶从文避开我滚到祭台身前,顺手就把宝剑拿了起来,锵的一声宝剑出鞘。

而我已经又扑了上去。

叶从文顺势就是一剑砍过来。

我虽然身体控制不住,但意识还是清醒的,看到他一剑砍过来,我吓的魂都快飞出去了。

我嘞个叉叉。

这可是我的身体。

这一剑砍来,缺胳膊少腿怎么办,直接被砍死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这样死了,我岂不是太冤枉了。

我想极力的控制身体避开叶从文刺来的利剑。

可是身体完全不受我控制。

眼看着宝剑狠狠的砍在我的胸前。

哀叫一声我命休矣。

锵!

宝剑就像砍在了坚硬的石头上一般,竟然豪发无损。

无道理啊!

就算鬼上身,我也只是肉体,是会受到伤害的。

没待我细想。

叶从文又一个翻转,手中长剑由下而上刺向我的肋骨,又是锵的一声,虽然有点疼,但依旧没有受伤。

怎么回事?

这好像是太平天国的。

符乩之术。

可以刀枪不入。

叶从文就地往后翻了一个跟头,拉开些许距离,目光冰冷的盯住我道:“雕虫小技。”

伸出手指咬破。

然后用自己的鲜血涂染在剑锋之上。

而我又向他扑去。

他也挥剑砍来。

噗!

一声利刃割开皮肉的声响,随即我就感到手臂剧痛无比,鲜血涌了出来。

我靠!

一定是师祖的符乩之法被破了。

这下我惨了。

这要是再上去挨几招,我小命恐怕就没了。

叶从文也太狠了,这可是我的肉身啊,他完全不顾念吗?

怎么说我也是跟他一起来的。

叶从文见我被破了功,完全不给我喘息的机会,又立刻挥剑刺了过来。

这一次真的死定了。

师祖的魂魄如果被封在我体内时死掉,他也是会死的。

控制着我飞了起来一般,足有二米高,身体都顶到屋顶了,然后前扑,从叶从头的头顶跃了过去。

叶从文一个鲤鱼翻身躲了过去,随即弹地而起又向我追杀过来。

我已经被逼到了墙边。

身旁就是窗口。

我眼看着叶从文的宝剑又刺过来了,转身向着窗户扑去。

我在心里大叫不要啊,这里可是二楼,这么跳出去,我可能会摔死的。

可这根本轮不到我拿主意。

砰!

木窗被我撞的支离破碎。

冲出了窗户往楼下一楼掉落,看得越来越近的地面,我心里一片哀嚎。

让我意料不到的是。

我的身体在空中一个前空翻,安全落地。

还不忘抬头望向窗口。

叶从文拿着剑追到了窗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向远方逃去,他可是人,从二楼跳下来实在太危险了。

我沿着马路一直跑。

附在我身上的师祖好像很惧怕叶从文,连现出鬼身跟他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不过也是。

刚才还没现身就被叶从文识破了,还被贴了黄符。

要不是他有秘法。

这会恐怕早已经被烧成灰飞了。

不过这位师祖的阴阳术好像挺奇特的,竟然会符乩之术。

难道他是巴人?

跑着跑着居然跑到了庙街,躲到青云观的后面一处密林。

我感觉身上一轻,然后就看见身前多了一个老道士。

他终于从我身上出来了。

我生怕他对我不利,说道:“大师,我跟你可是无冤无仇。”

师祖气喘吁吁的看了我一眼道:“放心,贫道不会滥杀无辜。”

我松了口气道:“那就好。”

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闪人为妙,万一他失言了怎么办,说道:“那大师,我就先走了。”

师祖看着我道:“你去哪儿?”

我道:“上山,我师傅在山上修行,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鬼僧无道。”

我把无道师傅搬了出来。

想让他有所顾忌。

师祖听了道:“贫道在这一带混迹了百年有余从未听说过有个鬼僧无道,而且,此处是青云山,青云观主怎么可能允许鬼祟在此山中修行。”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王赘婿
  • [现代]狂婿
  • [现代]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 [现代]神级小农民
  • [现代]都市东域战神
  • [现代]第一继承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