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争锋

02 出三万块钱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5-09-08 20:02:16

我看的出爸也挺着急的,走来走去,不停叹气,却没有骂我任何一句。过了一会儿医生出来说缝完了,叫我爸去把钱交了,好像一共是200多。马良躺到床上输液,好像是葡萄糖之类,没听太清楚。我爸一直坐在床边安慰他,说你们以前都是同学,闹成这样不好之类。马良连看都懒得看我爸,盯着窗外的白云没完没了的看。

就在这个时候,进来俩人,领头的是个40多岁的中年人,看上去很稳重。身后还有跟着个20出头的小伙子,染着黄头发,一身腱子肉,紧身衣贴在身上显得很有力量感。我爸就过去跟那个中年人说:“你就是海哥吧,小孩子之间闹着玩,下手就有点重。”

我那时候手里还抓着铁棍,蹲在墙角,抬起头来看那俩人。那个年轻的黄毛看了看我,好像明白了什么,一个箭步就冲过来朝我的胸踹了一脚,还骂:“操你妈!”

那个黄毛力气确实挺大,我一下就被踹得四脚朝天。因为靠着墙,头还磕了一下。胸上像是受了巨大的重击,喘不上气,头也疼,泪就又掉下来了。就听见那个中年人说:“大头,别打孩子。”我面前这个年轻人骂骂咧咧的说,“敢动良子,你是不想活了吧”。但是也没有再动手,看起来很听那个中年人的话。

我爸也赶紧站在大头面前:“别打孩子,别打孩子,有什么气你冲着我来。”看着爸爸唯唯诺诺的样子,我的心里一阵难过。

那个中年人说:“我不是海哥。他这会儿在公司开会,我先过来看看。我叫瞎子。”我当时听那名字有点搞笑,但是也没笑出来,心里想,这是个瞎子?没看出来眼睛有问题啊。

好像我爸也有点蒙,没说话。那人就说:“大龙虾的虾。”

我爸就哦,哦了两声,又说:“虾子哥,孩子的手术费我出了,我一会儿再去买点营养品。”

虾子说:“这些我说了不算,一会儿海哥来了你和他商量。”

我爸也不是那种善于表达的人,就会不停叫人家哥,然后就是点头嗯,嗯。又问:“那海哥什么时候来?”

虾子有点不耐烦,“海哥说了,孩子要真出了点什么事,他来了也没用;要是没出事,他也就不用来。反正都是没来,正开会,完了就过来了。”

我爸就又点头说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个叫大头的年轻人坐在床边,就问马良:“老弟,情况怎样了。”

马良说:“有点头蒙。”

大头就问站在旁边的医生:“什么情况啊。”

医生赶紧说:“轻微脑震荡,多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似乎知道这里要发生什么事情,赶紧借口说还有事要忙,就走了。

我爸说:“我去给孩子买点营养品去。”就叫我一起跟着去。虾子也不怕我们逃跑,随意的点点头。

出了医院,我爸就带我去超市,挑了些蜂王浆啊,特仑苏啊,反正什么贵买什么,买了有4,500块钱的东西。结账的时候我爸说:“这次你惹的麻烦不小。”

我就说:“对不起。”感觉自己的泪就又快滴下来了。

我爸叹气:“上午还为你考上高中高兴呢,你咋这么不省心呢。”

我没说话。我爸又说,“那个小海在咱们这势力挺大的,二十多年的老混子了,我以前就听说过他了,不是咱们家能惹得起的。”

我就说:“是马良先跟我要钱的。”这次眼泪终于掉下来了。

这次换我爸不说话了,显然他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只是拍了拍我的背。

我们到了医院,把东西搁在马良的床边。老民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大概觉得这事管不了吧,也没跟我们说一声。

我爸就问马良:“你还想吃什么东西不,叔给你买。”马良瞅了我爸一眼,也没说话。虾子和大头坐在床边,也沉默着。

我爸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看着挺尴尬的。我就说:“爸,人家哪看得起咱这点东西。”我爸没吭声,瞪了我一眼,还是就那么站着。

这时候我心里倒坦然了,可能是因为我爸在。不管我爸再怎么没出息吧,终究是我爸呢,我就感觉他跟一座山似的,什么时候都能保护我。我就继续回墙角蹲着,刚才大头踹我那脚的时候,铁棍一下滴溜溜滚床底下去了,我也不敢去捡。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马良一瓶水输完了,有个中年人推门进来。虾子和大头马上站起来,“海哥你来了。”马良也挣扎地坐起来,好像对他爸挺忌惮的。

我就看小海,皮肤黑黑的,挺瘦挺高,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觉得他确实有点不怒自威,有股霸气在那里。我爸赶紧过去握人家手,“海哥,小孩子闹着玩,下手没个轻重。”

我心里叹气,我爸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和我一样,不怎么会说话!

小海没理我爸,走到床边,问马良:“你没事吧。”

这时候我才发现,小海是一个人来的,之前还想的他要带多少人呢。

马良说,“没事,就有点头蒙,医生说休息休息就好了。”

小海点点头,又看我爸。

我爸赶紧说:“医药费270,我出了,还买了点营养品,孩子们闹着玩……”

小海打断我爸:“你出三万块吧。”

我当时心里就轰隆一声,三万块,我爸一个月才一千多工资,加上各种奖金,需要一年不吃不喝才能赚三万块!我妈又没工作。小海这是明摆着抢劫,比他妈的马良都狠,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这都是我后来想的,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说什么了!我这一棍子下去,砸出去三万!就是真的海青天来了,也没我这么值钱吧?

我看见我爸身子晃了晃,就说:“小孩子闹着玩……”看得出我爸也蒙了,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海看了看输液瓶子,还有个底,就叫过来医生问:“这是什么?”

医生说:“就是些安神用的。”

小海一下就把马良手背上的针拔了,“这东西没用,这点伤还他妈输水,我以前被人砍了连缝都不带都不缝的,走吧。”马良也没说什么,按住手背上的止血胶布,就要跟他爸走。

我爸急了,抓住小海袖子说:“海哥,别呀,三万块真的有点多,我都买了这么多东西了……”

那个大头一下子冲上来把我爸买的东西全踢倒了,看样子是忍了很久,语气很冲地说:“买这些东西顶蛋用。我和虾子哥来之前海哥就说了,良子要有事,叫你们全家都出事。现在你们一点事没用,光出个钱,还你妈有意见?”

我爸很明显被吓住了,手也松开了小海的袖子。小海面无表情,推开门就要走。

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估计是看我爸被一个年轻人吓唬,有点不爽,可能也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一下就站起来说:“小海你给我站住!”

马良一下抓住他爸袖子说:“刚才他打我那一棍的时候,就是这个眼神!”

小海看着我,竟然笑了,说,“你是不是准备给我头上也来这么一下子?”

我爸也过来抱住我说,“孩子,你别惹事啦啊,你还要去市里念书呢。”说着眼圈就红了。

我当时心里更难受了,挣脱开我爸,就朝着小海走过去了。门口有个医院那种常见的推车,上面都是空的输液瓶子,大头拿起一个就朝着我走过来了。

小海说:“大头,你别动他,看看他要干嘛。”

我走到那个小推车旁边,也拿起一个瓶子,站到小海面前。这时候我才发现小海挺高的,我才到他胸那里。我说:“海叔,我知道您在咱这混的挺好。我爸也是这土生土长的,你就给他个面子,能不为难我爸么。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然后就拿瓶子朝自己头部开了一下。我爸呼的一下就扑上来了,捂着我头喊,“医生呢,医生呢!”

当时小海就笑了,说:“行喽,你这孩子有意思,冲你这份儿,出一万吧,明天晚上我亲自去你家拿。”

我又大吼了一句:“我家一分钱也不出给你!”

抚琴的人 说:

非常好看的一本书,欢迎大家登录、收藏。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市之巅峰战神
  • [现代]我来自八万年后
  • [现代]我的扶弟未婚妻
  • [现代]我!降临地球
  • [现代]荣耀战神
  • [现代]废婿成王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