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美人兮

第20章 失去的痛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6-06-24 09:23:33

眼看着井果儿被董济源抱走,而我却无能为力,那时心里的感觉才是真正的痛。

同样,我一直到现在才反映过过来为什么董济源会让我让井果儿喝下那瓶果汁。

因为只有这样,到时候井果儿如果真的出什么事的话也都只会在怪在我头上,和他董济源没有任何的关系,他甚至可以在井果儿出事之后跳出来打我一顿说他只是英雄救美,他救了井果儿,而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

我也知道了为什么井果儿在喝下那瓶橙汁之前说出那一番话,同时一向乐观的她在我面前第二次的哭了出来。

她早就知道那瓶果汁里董济源早就放的有一些别的东西,而她之所以喝下,也完全都是为了不让我继续被董济源为难。

井果儿在明知道那瓶橙汁里有药的情况下还喝了下去……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其实这一切都是董济源的圈套,刚才在门外偷听到张龙和纹理头之间的谈话才是真的,而董济源让我做我们班老大,又说到时候让张龙退位我当我们高一老大,这一切都是假的。

可笑的是我竟然还选择了相信他。

我也终于知道井果儿为什么会做出这一切,完全真的都是为了我,并不是因为我可怜,而是她早就已经原谅我了,又或者说是她根本就没有恨过我。

她默默为我做出了这么多,而刚才我竟然还在误会她,以为她变了。

她,才是真正一直都对我好的人。

可是现在我实在是太过懦弱,根本不能保护她,却让她不惜牺牲自己来保护我……

而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却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她因为我被董济源抱走,不知道究竟抱到了什么地方,然后我一个人在这里抱着头挨打。

是我,又一次的害了她。

又过了好一会儿,估摸着董济源抱着井果儿也应该走远了,他们才渐渐的停下离开,最后只剩下了纹理头和王三军两个还留在这里。

最后纹理头又踹了我两脚后转身看着王三军玩笑似的说:“军哥,以前帮济源哥打架你不都是第一个冲在最前面的吗,怎么这一次我们都打完了也没见你动手,是不是觉得打他这个渣太没有技术含量了,所以就交给我们了?”

“不是。”王三军生硬的答了一声。

“那又是为什么啊?”纹理头追问。

“我只是觉得他不该挨打,这件事确实是济源哥做错了,他不该打井果儿身后势力的注意,这一步要是走不好,济源哥就真的完了。”他看了我一眼说,似乎并没有在意我的存在。

纹理头连忙看了一下四周,确定除了我之外没人了才冲王三军摆了摆手。

“军哥,这话咱俩说说就行了,你可别出去给别人说了。”纹理头说,“本来济源哥和张龙他们对你这方面就有点儿意见,你这话要是再被他听到了,那估计济源哥就真的生气了。”

“我知道。”王三军说,“这件事只要你不说出去,他们是绝对不会知道的。”

听了王三军的话纹理头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说军哥你放心,我和你绝对是一条船上的,就算是济源哥到时候打死我我也绝对不会说的。

看着纹理头脸上表情的阿谀奉承,我心里只剩下了冷笑。

虽然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王三军,但我心里总有种感觉,王三军到时候就算是被出卖也绝对是被这个纹理头出卖的。

见王三军没什么反应,纹理头又奸笑了两声说就是不知道济源哥什么时候能把事情办完,到时候井果儿也就能轮到他们兄弟胯下。

王三军依旧没有说出,只是表情冰冷了不少,但纹理头这句话说完我却再也忍不住了。

井果儿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已经害了她,绝对不能再让这种人渣碰她。

浑身的疼痛已经让我有些睁不开眼睛,而我唯一能动的也就只剩下了右臂。

看着距离我不远处地上的那一个玻璃酒瓶,我用唯一能动的右臂不停的试图去够着它。一次、两次……

每动一次都伴随着剧烈的疼痛,痛到我难以呼吸。

终于,不知道在多少次之后我终于拿到了它。

试了一下双腿还能动,我扶着墙,一点点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摔倒、继续、摔倒、继续……

身上那些伤口伴随着也不停的连续疼着,就像是无数根针在不停地扎着一样。

王三军看到了我,却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冰冷的回应着纹理头兴致勃勃地话。

“纹理头我草你玛!”

从地上站起之后我大吼一声,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朝他头上砸了过去。

等纹理头反应过来转身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我清晰的看到手中的酒瓶已经在他的脑袋上爆开了花,而他在看了我最后一眼之后也倒在了地上。

那一刻,我感觉我再也支撑不住我的身体,我看着王三军真不停的晃没完没了,最后在一声闷沉的声响之后,他的身影才彻底的消失在我的视线当中,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而在这之前我眼中最后的画面,就是王三军正在一步步朝着我走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只感觉浑身剧痛,王三军正蹲在我旁边,而我正躺在沙发上,整个KTV之中也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

“你醒了。”他说,他的语气还是那么的生硬。

“果儿呢!”我连忙问他。

你昏迷之前就被董济源带走了,现在在哪儿我也不知道。

说着,他还在用卫生纸擦着我留下的鼻血我脸上其他地方流出的血。

我慌了,我昏迷了这么久,董济源肯定已经把井果儿带远了,可能现在正在宾馆或者酒店里,而井果儿在昏迷不醒中正在被董济源压在身下那啥。

想到这我彻底慌了,我想去找井果儿,但刚想起来却因为浑身的疼痛在一个剧烈之后摔在地上,伤口受到二次撞击,更疼,疼得我有些睁不开眼睛。

“你连人家在哪儿都不知道,还想起来救人?”他看着我说,“而且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去了也只能是给井果儿填麻烦,甚至会成为她的软肋,你起来又有什么用?”

回想起来刚才在我晕倒之后是他把我搬到沙发上,又帮我擦鼻血的。

难道你和董济源不是一伙的?我问他。

我只是看不惯董济源做事而已。他说。

伸手去掏装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却发现手机刚才已经掉到了,我尝试去挪动自己的身体,却根本做不到,没动一次,身上的疼痛就会成倍的增长,而我却依旧还在原地。

看着他我彻底慌了说:“你能不能帮我把手机捡回来打一个电话。”

“是打给坤子吧。”他把手机递给我说。

听到坤子的名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我有些意外:“你认识坤子?”

“现在你应该关心的不是这个问题。”

说着,他已经摁下了拨通键之后把电话放到了我的耳边。

“喂林聪,我正睡觉呢你老打电话干嘛?”电话刚接通对面就传来了坤子懒洋洋的声音。

我急了,隔着电话冲坤子大吼:“坤子你快去救井果儿,他被董济源带走了!”

“那你现在在哪儿?”坤子稍微停顿片刻之后态度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我说在一家叫百特氧吧的地方再详细的我也不知道。

坤子说让我在这等他,他马上到。

我当时已经慌了就继续冲电话吼着:“你别管我,快去救果儿,她被董济源带走了,董济源要强……”

没等我把话说完,电话里就已经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王三军起身看着我:“这个包间我已经安排过了,暂时是不会有人来了,你就在这等着坤子吧。”

说完王三军转身就走,无论我在他后面怎么喊他,他都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包间里一个灯都没有开,唯一的一扇门又再次被关上,整个房间里此时都是漆黑一片。

躺在地上,让我不禁再次想起一天前在警局里那个场景,以及被师留杰他叔暴打……

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此刻我浑身都是剧痛。

那种疼痛让我早已难以忍受,我感觉自己的双眼皮在不停的打架,仿佛随时只要一闭上就再也不会睁开。

但我的潜意识却告诉我绝对不能睡,如果睡了很有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

我不能睡,绝对不能睡,井果儿现在有危险,我要救井果儿!

这一道声音不停地在我脑海中回荡着,命令着我保持着清醒。

但身体中的这种斗争终还是停了下来。

在黑暗中剧烈的疼痛不停的侵蚀着我,在这与疼痛的夹杂之下,我感觉我的身体正在一处处的冰凉,同时也在逐渐的失去知觉……

双脚、双手,一直蔓延到双腿。蔓延到整个身上,我好像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从前的景象,和井果儿在一起时那些快乐的场面。

看到了井果儿依旧开心的笑着,即使是师留杰他们在欺负我的时候她也挺身而出。

但这些画面却转眼间便已飞逝。

我感觉我的身体正在变轻,就像是马上要飘起来那样。

而就在我将要闭上眼睛的前一刹那,门开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历史]大秦之我是子婴
  • [现代]最后一个风水师
  • [现代]仙王归来
  • [现代]90后风水师
  • [现代]无敌神婿
  • [现代]我老婆是直播女神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