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尸妆

01:荒坟泣血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4-24 18:54:06

我爷爷守着一座荒坟,一守就是二十年。

在我记忆里,爷爷是个挺好的老头,就是不爱说话,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后山的一个小山包上,默默的抽着烟,当时村子里的人都说爷爷是得了失心疯,还有人在暗地里说他是被勾了魂。

当时我还小,农忙的时候,家里没人,我便喜欢跑到爷爷的身边陪他坐着,可是每次他都将我赶得远远的,然后还要对着那个小山包很是恭敬的磕头跪拜,嘴里还神神叨叨的念念有词。

我当时以为爷爷是在拜山神,后来他才告诉我,这个杂草丛生的小山包是一座荒坟,里面埋着的不知道是谁,但爷爷这一守就是小半辈子,风雨无阻。

至于其中缘由,还得从二十多年前说起。

我们村子在川西一带,属于地地道道的穷乡僻壤,往年也没什么人来往走动。但在那两年,村子里来了一个封建迷信残余,名叫方仲。

方仲能熬过那个最严酷的年代,还多亏了他的身份,川西赫赫有名的风水大师。

风水这两个字,说来有些玄妙,谁都听过,但真正见过的人却是少之又少,难怪当时在太祖的号召下,成了封建迷信,邪门歪道。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风水这两个字能传承千年,里面定然是大有文章。

最明显的便是两件事,出生之时的取名,要问生辰五行,人死之后的下葬,要讲寻龙点穴。说句夸大的话,风水可是把人的生死都给囊括其中了,自然是大有讲究。

方仲到村子之后,因为扫除一切牛鬼蛇神的风气正盛,灭绝封建迷信那是一呼百应,他这个流放的风水大师自然是没人愿意接近的。

本就是外来人口,开始被人安排住在牛棚里,别说温饱了,活命都是个问题。

当时我爷爷心软,见不得这方仲的凄惨模样,趁着晚上没人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抱了床被子还带了点吃食给方仲送去。

一来二往的,两人也就熟悉了,但是当时这风声正紧,方仲不想拖累我爷爷,关于这风水之事一直是只字未提。

直到两三年后,风声渐渐过去了,我爷爷将老宅后院给打扫出来,将方仲接了过去。这事情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毕竟方仲的身份就是一个忌讳,村子里不少人在背地里戳我爷爷的脊梁骨,说他是搞封建迷信,想着不劳而获。

这放在当时,闹不好是要吃官司的。

我奶奶开始是极力反对的,但我爷爷的脾气那是一个倔,他认定的事情,咬着牙硬着头皮都要干,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本就拮据的日子过得更是紧巴巴的了,我爷爷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多个人不过多张嘴,挺挺也就过去了。

可是,他想要救的这人,还是没能熬过来。

方仲来村子的时候本就受过刑,以前锦衣玉食惯了,来到我们村里自然是受不了的,如果不是我爷爷接济他,怕是头两年都撑不过来。

在他临死前,爷爷坐在他的床边,两人就像是老友一样喝了一杯浊酒,叹了口气,都说人死如灯灭,爷爷也不管方仲是不是真有一身的本事,总之是要带进土里了。

我爷爷没说过什么求不求的,做这些事不过是求个心安,但方仲说他这两年的命是我爷爷给的,既然结了因,就必须还了这个果,不然在黄泉路上都心有挂念。

他问我爷爷想不想富贵。

这话不说在当时,就算是现在有人这么问,答案也是显而易见的。何况在他们那时候,穷是通性,是最普遍的生活状态,可真没谁想一穷穷三代啊。

我爷爷也没藏着掖着,自然是想的,方仲这才掏出了一本泛黄的线装古书交给我爷爷,还特地叮嘱他不要看这书中的东西,说是要等个有缘人。

我爷爷当时第一眼看这古书就知道是上了年头的东西,说不定就是方仲这一身本事的传承,视若珍宝的小心藏好。

等到方仲临死的前一天,他才告诉我爷爷说后山上有一座荒坟,里面埋着的应该是个枉死的贵人。如果我爷爷有心的话,可以去给这荒坟守灵,日后我们家子孙后代中定然会出一个贵人。

至于其他的,方仲只字未提,说完之后,那一口气就咽下去了。我爷爷第二天用家里的床板给方仲做了一副简陋的棺材,让我爹和我叔他们在大半夜里将方仲埋到了后山。

这事情掀起了不小的风波,虽然文革的风声渐渐消停了,可破四旧,反对封建迷信的声音还没有停止。

当时村子里的人有的羡慕我爷爷受到了风水大师的指点,说他是好人有好报。也有心眼极小的家伙一个劲的说我爷爷是被封建迷信洗了脑,竟然干出这种傻事,把自己床板都拆了给死人当棺材。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我爷爷真的去给那座荒坟守灵了。

如今我已经十八岁了,爷爷守坟恰好二十年,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穷,跟其他人家没什么两样,那贵人的说法越发的像是一个笑话。

很多人都开始传出这样的风声,说我爷爷心好人傻,想钱想疯了,还有的说是那方仲施了邪术,迷了我爷爷的心神,让他心甘情愿的做出这等傻事。

但是我知道,方仲不是个纯粹的封建迷信,他是真的有几分本事。暂且不说那守坟换富贵的事情是不是无稽之谈,但有一件事真的应验了,还应验在我的身上。

原来方仲临死前拼着最后一口气给我爷爷私自算了一卦,在交给我爷爷的古书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留下了十六个字。

八字纯阴,父母双亡,可通鬼神,陈姓四六。

也就是这十六个字,让我的一生注定与常人有很大的不同。

我出生的时候,我娘难产,把我生下来后没能挺过来,我爹受不了打击,郁郁寡欢几年后也走了。当时我爷爷特地去了一趟城里,带着我的出生时辰找人看过,真的是八字纯阴。

然而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给我看八字的这位大师说是因为我天生阴煞过重,克死了我娘,还说我不好养活,可能活不过三年。

我爷爷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如霜打的茄子,精气神都要散尽了,最后才想起着陈姓四六四个字,这便给我取名陈四六,希望方仲留下的这个法子能保佑我平平安安的长大。

都说天道有命,九为极,四六合十,破九而余一,这个一就是我的一线生机。

果不其然,我自小身子都很虚弱,三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村子里的大夫看后都是直摇头,说无药可医,提前准备后事。

我爷爷不姓邪,在我床头一直重复着陈四六,陈四六,不断的叫我名字,就跟我们农村招魂一样。

正是那一夜,我醒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我的眼睛仿佛是被火烧一般,刺心的痛,不管是用冰水敷眼还是怎么,都完全没有作用。

直到十天之后,我的眼睛里流出了一股黑色的液体,里面还夹杂着一抹猩红。

自此,方仲留下的十六字完全应验,我偶尔能够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我们老家说这是脏东西,爷爷说这是人的鬼魂。

这件事情,我爷爷和我都守口如瓶,他甚至没有告诉过我方仲的事情,直到几天前我无意间打开了一个满是灰尘的盒子。

里面放着的,正是那本泛黄古书,而我也成了方仲嘴里的有缘人。

似乎这前因后果终于串在了一起,方仲的话也慢慢开始应验,但是这个所谓的一人富贵却始终没有出现。

更可怕的是,我爷爷出事了。

大概是晚上八点过,我爷爷还没有从荒坟回来,我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就当我想要去荒坟找他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发了疯似的叫我。

我推开房门,夜色里火急火燎的跑来的一道人影,待他走到跟前,才发现是村里的老村长。还没给我开口的机会,村长就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将我往屋外一扯,压低了嗓门凑到我耳边说道。

“四六,不好了,你爷爷他晕倒了。”

晕倒了?!

我心中顿时有些慌,爷爷的身子骨已经一日不如一日,可他还是坚持要亲自去守坟,怎么劝都劝不住。

现在好了,终于是病倒了,大晚上的我们村子又没通车,而卫生所的人也都回了城里开会,这该如何是好。

我没敢耽搁半点,直接就冲向荒坟,可当我跑到那里的时候,我顿时心中大惊,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座坟头,面色骤变,整个人都忍不住的颤抖。

我看到了,这荒坟在流血。

三三三c 说:

新人新书,需要读者老爷们的支持,喜欢的朋友点个追书,有推荐和钻石,那就更好了。

新书期前三万字按照网站要求只能一天一更,三万字后每天两更,希望各位喜欢。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有一个聚宝盆
  • [现代]都市第一狠人
  • [现代]都市至尊战神
  • [现代]龙帝奶爸
  • [现代]巅峰狂少
  • [现代]九幽战神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