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尸妆

04:香烛钱纸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4-26 09:32:47

会不会是巧合?!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昨夜的梦境又猛地闯入我的脑海中,让我觉得阴冷诡异,后怕得不行。

这是不是她来过的证明,这是不是她对我又一次“善意”的提醒。

来不及多想,我换上衣服发了疯似的一路狂奔,急冲冲的跑到三叔家里。

黑龙的尸体就倒在村口的坝子上,散发着一股腥臭,只有一只眼睛,半张嘴巴,半只鼻子,好像有人用刀一寸一寸将黑龙另外半边脸给剐了个干净。

更让人奇怪的是,村子里的狗全部围在黑龙的三米开外,就像是昨天夜里黑龙看我的那个神色,凶狠的样子下藏着一抹畏惧和警惕,汪汪汪的直叫。

我整个人都软了,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又一步,三婶看着黑龙惨死的样子,哭天抢地的骂道。

“哪个天杀的家伙,竟然这么狠心。”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这不是人干的,是那只女鬼,那只住在荒坟里的女鬼。

不敢多留,我的脸色现在肯定很难看,极其的难看,慢慢的转过身,然后低着头尽量不让别人看到我的样子,脚步很快,回到老屋里马上冲到了爷爷的房间。

不可否认,我内心之中弥漫着一种声音,如果我不能对付这只女鬼,或者不能让她满意,我爷爷的下场可能比黑龙还要惨。

“四六,你一大早出门干嘛去了,你爷爷昨天晚上一直让着口渴,我喂他喝水,他又不喝,你看是不是先给卫生所的打个招呼,让他们赶紧派人过来看看。”

奶奶从灶房出来,看到我的神色有些难看,问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听到爷爷晚上还会喊着口渴,安心了不少,伸手摸了摸爷爷的额头,发现烧得厉害,大概是昨天风大,爷爷躺在地上受了凉。

想起方仲古书里说的一段话,天地分阴阳,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而人与鬼之间,鬼自然是属阴的。

按照我的猜测,爷爷现在很可能就是阴气入体,又加上年纪太大,身体本就不好,所以迟迟没有醒过来。

我八字纯阴,命中自带阴煞,所以能眼通鬼神,看到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而据说八字纯阳之人,体内阳气极重,寻常鬼魂遇上都是绕道而行,不敢近身。

早有老话流传下来,古时候一般参军打仗之人血气极重,血液之中会形成一种阳煞,乃是鬼物最怕的东西,这也是为何有土方说黑狗血能够驱邪的缘由。

但如今来看,黑龙的惨死,说明这个女鬼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寻常的黑狗血对她已经没有作用。无奈之下,我只好将希望寄托在八字纯阳之人的身上,若是能得到他们指腹的一滴精血,说不定能够驱赶爷爷体内的阴气。

“奶奶,你照顾好爷爷,如果他再喊口渴的话,你用毛巾蘸水抹在他的嘴唇上,我这就去一趟卫生所,让他们的人过来看看。爷爷应该就是染了风寒,有些发烧,不碍事的,你别太担心。”

说完之后,我随便吃了点吃食,将方仲的古书放在怀内,摸出了门去。先是去了一趟村长家,毕竟如果不给他交代清楚,万一他哪日说漏嘴了将昨天爷爷的事情说出去了,不知要让多少人在背后嚼舌根子。

“四六,你来了,你爷爷没事吧。”

村长对昨天的事情一直记挂在心上,这让我多少有些触动,点了点头,尽量让自己放轻松,这才说道。

“村长,爷爷没事,就是昨天太凉了,爷爷染了风寒,有点发烧,你看能不能联系卫生所的人,让他们去我家里看看。”

“那就好,那就好,我一大早就给卫生所的人写了条子过去,一会应该就有人去你家里。”

“那麻烦村长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向村长告辞之后,我便想去集市上买点香烛钱纸,毕竟现在还没有办法对付这女鬼,必须先稳住她才是。

可是还没等我走出两步,村长就追了上来,神神秘秘的把我拉到一旁,看了看周围,低声说道。

“四六,你劝劝你爷爷,当年的事情我也听到些风声,你说现在跟以前不同了,不用过以前那种有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富不富贵没那么重要,主要是人没事才行啊。”

我点了点头,现在已经不是富不富贵的事情了,我爷爷既然给这个女鬼守了二十年的坟,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我不想求个什么,就当是我爷爷一时鬼迷心窍干了傻事。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女鬼缠上了我,放不放过我才是最重要的。

“村长,你放心吧,这次爷爷醒过来后,我会劝他的。”

“那就好,都是一大把岁数的人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爹走得早,你可要把你们整个家都给撑起来啊。”

说到这个事情,我鼻子微微一酸,在我的记忆里,父母永远都是很模糊的概念,不管我的出生,和他们的离开是不是命中注定,但是这样的感觉总是让我觉得很是束缚。

以前不曾听过风水阴阳一说,如今看了方仲留下的古书之后,我心底里一直有一个声音。

逆天改命,瞒天过海,这就是风水阴阳大师要做的事情。

而我,如果真的走上了这条路,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牢牢的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要这天,再不能遮住我的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的心。

“村长,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村长点了点头,松开我的手,回到自己的屋里,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我选择的,或者我的决定要走的路跟他期望的截然相反。

从村子里去集市,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今天恰好是赶场,人很多,我走到一家熟悉的专门赚死人钱的店门口,立马就听到有人喊了一句。

“大学生,这么早就来照顾我啊。”

大学生,对,我知道这叫的是我。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我们这个小地方能出一个大学生那就是了不得的事情,基本上十里八地的人都知道。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抬脚走进店里,这家寿衣钱纸店的老板是我们村子里出去的,我叫他李叔,他儿子跟我差不多大,以前还是同班同学,听说这次没能考上大学,当兵去了。

“李叔,我来买点香烛钱纸。”

李叔一听这话,直接给凑了一堆东西,随口说道。

“大学生,可没听说你家里有人是这段时间出事的啊,你买这玩意干嘛,平时都是你爷爷过来买的。”

我不好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胡诌着说,拿回去供菩萨。说这话,我心里也是有些发毛,都说这个世界是相对的,有鬼就自然有神仙,如果我这话被菩萨不小心听见了,结果我拿去供奉一个女鬼,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么。

李叔见我不愿多说,也没追着细问,将香烛钱纸装在一个黑色口袋里,随口说了一句。

“现在这世道,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辛辛苦苦的干上一个月,还不如人家八字先生动动嘴皮子,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我心中顿时有了一个念头,现在不是二十年前扫除牛鬼蛇神的时候,风水八字这行经过这么多年的休养生息,已经渐渐好转了。毕竟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了不少,各地也都有些奇闻怪事的,最后科学解释不清楚,人们自然就往风水阴阳上想。

“李叔,你认识城里的风水先生?”

我这话有些唐突,李叔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有些沉重,带着慢慢的疑惑看了我一眼,压低了嗓门说道。

“四六,你不会是真遇到什么怪事了吧。”

我脸憋得通红,无论如何我都不敢把昨天遇到的事情告诉另外的人,包括我的爷爷。

李叔见我不说,叹了口气,说道。

“四六,不是李叔不想帮你,以前倒是认识一个,不过前几年就死了。现在城里还有不少吃这碗饭的,可是滥竽充数的人多了,都是些江湖骗子,会念两句乱七八糟的经文就敢自称大师的人遍地都是。”

我点了点头,毕竟风水阴阳这行的复兴实在是太快了,只要是个人,遇上了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想去找人给看看。更别说现在改革开放,那些做生意的老板赚了钱,对这流传了千年的风水一说更是深信不疑。

风水大师和阴阳先生地位也是水涨船高,别说请他们特地来我们村子里走一趟,就算是去问点法子,都少不了几十块大洋,这绝对是我承受不起的价钱。

求人不如求己,我索性抓起柜台上的香烛钱纸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李叔突然压低了嗓门神秘兮兮的喊了一句。

“四六,你把这东西也带回去。”

三三三c 说: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啊。故事的开展可能比较慢,但我尽量写得细致一些,喜欢的朋友给个追书吧。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女总裁的贴身助理
  • [现代]我从海底来
  • [现代]赘婿如龙
  • []剑仙归来
  • [现代]绝代狂兵
  • [现代]史上最强神吐槽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