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尸妆

08:七日之约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4-30 11:14:11

她真的睁开了眼睛,我相信我绝对没有看错。

在这一瞬间,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这突然的一个动作,一个画上的女人对着我睁开了眼,空洞冰冷的眼神静静的盯着我,不带有任何的情绪,那种诡异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形容。

我吓得一个激灵,猛然往后一退,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上也没有拿稳,烛台瞬间飞了出去。我的双眼突然一黑,转过头去看着烛台的火光摇曳了几下,瞬间就熄灭了。

整个墓室漆黑一片,呜呜的风声突然响起,脖子后面凉飕飕的感觉让我本能的往墙边靠去,想要找到一个依靠。

茫然四顾,我的眼前没有任何东西,但是我能感觉到,那个女人就在那里,她肯定就在那里。

“你是在找我么。”

清幽幽的声音里似乎带有一丝轻佻,我咽了口唾沫,我不知道她这么做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墓室里呆了太久,所以想要故意吓我寻开心?!

“你在哪,你出来。”

我壮着胆子喊了一声,眼睛不肯放过任何一个角落,虽然都是一片黑,但只要这个女鬼飘过,就肯定会有重影。

“我就在你面前啊。”

一听这话,我心跳都漏了一拍,干净往旁边挪动,手在地上乱摸,终于碰到了掉落的烛台,慌乱的从兜里掏出火柴,手忙脚乱的点燃烛台,赶紧举在面前。

可是我的面前根本就没有这个女鬼,有的只是那一幅壁画,画上的女人眼睛还是睁着,目光清冷,如同死灰一般沉寂。

不知为何,我觉得这幅画实在是太过诡异,但我又说不上来,总感觉心里瘆得慌。

可是当我挪开烛台,准备换一个方向避开这副壁画的时候,突然发现周围的壁画全部都变了,全都变成了这个女人的画像,我感觉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

我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这个女鬼对着镜子笑的样子,那种邪魅的感觉,让我瞬间毛骨悚然。

“呵,呵呵…”

熟悉的笑声,轻蔑而傲慢,宛如魔音一样涌入我的脑子里,我想要捂住耳朵又怕烛台掉地上,只好跑到墙边,背对着壁画,双眼死死的闭着。

心中突然想起了方仲留下古书上记载的一片经文《清心咒》,小声的默念着,还别说,真的有不错的效果,我脑海里的那些笑声竟然慢慢的消失了。

只是还没等我高兴,突然一个失重,靠着的那面墙仿佛突然坍塌了一样,失去了依靠,我整个人突然往后一仰。

“砰”的一声,我直接摔在地上,背部的痛感疼得我龇牙咧嘴。

可是更让我心慌的是,紧接着一声响从我面前传来,烛台的火光突然消失了,当我想要起身的时候,发现碰到了什么东西,而我的面前也被一扇门似的东西给彻底封死。

我周围的空气有些稀薄,呼吸变得有些困难而急促,我突然意识到当我从洞口落下来一直在找这墓室里的棺椁,如今的我很可能就躺在棺材里面。

那么我刚刚碰到的东西,就只能是这个女鬼的尸体,那么会不会有我以前幻想的那些尸虫或者说毒蚊子。

不敢再想,我本能的想要逃出去,身子刚刚一抬,头就撞到了棺材的门板上,本来就没站稳,又突然这么一下,我整个人往下一倒。

什么东西?!

我的嘴碰到了什么东西?!

软软的,似乎还有一抹胭脂香,但就是没有丝毫的温度,我的头皮瞬间发麻,在棺材里面除了这个女人的尸体,就真的没有别的东西了。

不是吧,就突然这么一撞,我的初吻就没了,而且还是给了一具尸体。特别是当我想到她版面骷髅半面妆的样子,还有唇角残存的猩红,更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但是,这是人家的地盘啊。

就算是吃了天大的亏,明明知道这就是一具尸体,我还是赶紧撑了起来,然后挪到一边,双手抱拳小声念道。

“姑娘,我这是无心之失,莫怪莫怪。”

待我话音刚落,原本漆黑一片的棺材里,突然亮起了几抹幽光,这可把我吓坏了,下意识的往旁边一倒,恨不得找个洞把头钻进去,省得看到什么吓死人不偿命的东西。

只是这刚刚一偏,更软了,还很挺翘。

完了完了,我瞬间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了,我这不是成心想要袭胸的啊,这完全就是个误会啊。

趁这个女鬼还没有发怒,我赶紧红着脸把头抬了起来,很是老实的抱着脚,弯着腰躲在一旁,只是毕竟是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柔软,明知道她是个女鬼,还是忍不住的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又一眼,直到我的眼睛与她泛着冷冷杀意的眼神撞上。

“姑娘,我…”

我欲言又止,这种尴尬的情况下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会越描越黑。

“你叫我什么?!”

冷若冰霜,真的是不食人间烟火啊,我整个人如坠冰窖。这个女鬼这么年轻,看样子顶多比我大两三岁,难道古代叫这样未出嫁的女子不是叫姑娘么。

我犹犹豫豫了半天没有开口,突然脑子里闪过一道光,这可是古代的女鬼,真要算岁数,岂不是至少几百岁了?!

尼玛,这个何止是姑娘,至少也是老姑娘了,可是我真没这个胆子这么叫啊。不过看这女鬼刚才的样子,我只好厚着脸皮试着叫了一句。

“姑,姑奶奶,我…”

还没等我说完,就一个眼神,仅仅一个眼神,我如遭雷击,一声闷哼,整个人就直接撞到了棺材的侧板上,撞得我头晕眼花。

好吧,说句实在话,跟这么个喜怒无常的女鬼呆在一起,我就算不被吓死,也要被活生生玩死。左右是个死,心中当即一横,索性闭上嘴,深谙沉默是金的道理。

说来有些好笑,我就真的因为这么一个幼稚的想法跟这个女鬼足足对峙了十多分钟,完全不落下风,心中对这个女鬼的感官还是变化了不少,至少她没有恃强凌弱,强行欺负我不是。

趁着这个空子,我还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头虽然是埋着的,但斜着眼睛偷偷的瞄了几眼这个女鬼的尸体,只一眼便让我生出了一种怜香惜玉的感觉。

最先入眼的是眉间一点朱砂,白狐脸,秋水眸,红唇半点,贝齿如玉。

不知如何形容,也不知怎般震撼,这个女人真的美得惊心动魄,叫我心神荡漾,怎一个祸国殃民。

但是她的另外半边脸带着一副白玉面具,从质地上来看绝对是千年好玉,我虽然不懂这其中的门道,但这个白玉面具浑然一体,通透灵性,将她残缺的地方完全掩盖,恰好天衣无缝。

特别是她的眼角带着一抹清寒凄楚之色,好似突然回眸莞尔一般,当真是一笑倾城百日香。

大概是真的生得太美,我最初对她的恐惧被一点点的蚕食,心中竟是惋惜怜悯多于担惊害怕。这样的女人,生前尤物,死后艳鬼,都是勾人心魄的存在。

“你看够了没有。”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我瞬间满脸涨红,有些不知所措的将头彻底埋在膝盖上,不好意思的嗯嗯两声算是做了回应。

“我要你帮我去拿一件东西。”

说实话,这个女人的声音跟她的容貌真的很不搭,过于冷清阴寒,给人以拒人千里的感觉。

我不知道她要我去帮她拿什么东西,这个墓室里除了壁画和地上的死人骨之外,别无他物。但是我一直不是一个很会拒绝别人的人,不说我现在的小命还捏在她的手上,就冲她这样的容貌,我就不忍心拒绝。

“如果你有什么心愿未了,执念未消,我陈四六保证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绝不推辞。”

我拍了拍胸口,这话说的是我心里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就能有这么大的反转,大概人性本就是复杂而仁慈的,何况对于这样的女人,说一个不字,我开不了口。

她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微微抿了抿嘴,清冷的说道。

“我要你去鸡鸣山脚下的十里亭,那里有一座坟墓,里面放着一颗琉璃珠,取回来给我。”

一听这话,我心里顿时有些打鼓,我又不是摸金校尉,可真干不了这挖坟掘墓的活啊。何况这坟墓里,天知道有什么鬼东西,万一又冒出来一个恶鬼,我这不是有去无回么。

退一万步讲,就算遇不上什么粽子恶鬼,光是几条毒蛇尸虫,我也对付不了啊。

“我说姑…不是,我说您都已经死了,要那琉璃珠也没用啊。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就算我侥幸给你拿回来了,你怨念消了,不是还是要去阴曹地府转世轮回的么。”

以前的我是绝对不相信又轮回一说的,但是自从见了这女鬼,又从古书上看来三魂七魄的说法,心中难免有些动摇。

这些鬼魂本就是怨念所聚,心事未了才游荡在人间,不能去地府转世,那么轮回六道就真的不再是无稽之谈了。

我本是好心想要劝她,可谁料这女鬼突然就翻脸了,一抹猩红直接缠绕在我的脖子上,把我一寸一寸的往她身前拉,差点就要贴到她的脸上。

如果不是知道现在眼前的她只是魂体,能看不能碰的话,我其实挺享受这样的感觉的。但是她眼中陡然升起的冷色,让我心中顿时一惊,不管她有多美,她始终是鬼啊。

鬼,都是可以杀人的。

“记住,鸡鸣山下的十里亭,七天之内,必须把我要的东西带回来,否则…”

不用她说,我就已经知道后果了,无奈的点了点头,只怪自己学艺不高,如果真有传说中那些阴阳先生的本事,也不会落得个这么被动的地步。

见我答应了,她才微微一笑将我松开,笑得很美,正当我有些着迷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巨响,烛台的火光重新映照在我的脸上。

而我眼前的女鬼突然化作一团血雾,全部隐没在她尸体的嘴里。

一阵狂风袭来,我感觉整个人的轻飘飘的,竟然直接飞起来了。

没错,虽然是被风刮飞的,但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还是让我小小的过了一把瘾。

不过眨眼之间,我就到了荒坟外面,为了怕被人发现,我赶紧将挖出来的洞口填住,趁着夜色准备回去。

可是还没等我走几步,我突然一拍脑门。

这个女鬼的尸体千年不腐,除了有些冰冷之外,竟然还是柔软,富有弹性,这可真是太过奇怪了。

再想起她吸食荒坟旁边花木的生机,我脑子的一个念头越来越确定了。

她要我去拿的东西,很可能是帮她重生!

三三三c 说:

新书求推荐,求追书啊,祝大家节日快乐。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仙尊奶爸
  • [现代]热血战神
  • [现代]女总裁的上门神婿
  • [现代]赘婿当家
  • [现代]从千万家产被骗开始
  • [现代]我从海底来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