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尸妆

010:阴兵借道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5-02 10:21:44

鸡鸣山叫法的来历已不可考,但如今日落之时,看这投影所聚成的图案分析,我大致有了些许猜测。

整个连绵山脉的投影宛如鸡身,而不远处的两座山恰好像是鸡头和鸡尾,而这座鸡鸣山,若是从高处看去,恰好是在鸡冠的位置上。

古人下葬,必然是要请风水先生看地点穴,选一处福地为墓,可以福荫后人。

风水虽然被说成封建迷信,但眼下也已经和现代科学相结合产生了新的阐述,方仲留下的古书中记载风水乃是自然界的力量,是宇宙大磁场所形成的能量。

风就是元气和场能,水就是流动和变化,因此风水一说也可称为相地,或是地相。

雄鸡在古代人们心中,乃是好战喜战的寓意,鸡鸣山如今的雄鸡投影恰好有此深意,这里面埋着的应该是一个军中将领。

我走到亭子外百米,远远望去,这十里亭若是按照投影来算,应是雄鸡眼睛的位置。古有画龙点睛一说,而战意往往是由眼而发。

连绵山脉之外有一条弯弯大河,宛如游龙,虽是离“龙脉”尚有十万八千里,但千年以来,格局落定之后,总会滋生些许龙气,让这处风水更加富贵。

寻龙,捉穴,觅水,察砂,定位乃是风水学中的五大要素,归根到底都是一字演化,气。

风水之气乃是地理,格局,墓葬,死者,乃至万物之间的气场相合而成,虚实相结,阴阳相化而成。

我走到最近的两座高山中间,宛如一块天然屏障,将远处的灰蒙死气尽皆拦住,而日落之时,夕阳恰好在两山之间落下,太阳精金之力又可镇压邪灵。

山,水,风,日,月,诸般星辰相交相汇,我敢肯定,这鸡鸣山十里亭附近绝对算得上一块风水宝穴。

古话常说,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

阴宅落地,雄鸡大成,这处风水宝穴不但能庇佑后人,更有镇压邪灵,伏鬼降魔的作用。据我推测,要想将这宝地风水发挥到极致,那么墓室的范围就绝对是在十里亭方圆百米之内。

心中有些小小的雀跃之感,毕竟这是我寻龙点穴的头一遭,算是正式踏上风水阴阳这条路的第一步。

我看了一下时间,此时已经晚上七点,太阳已经彻底落土,微风夹着水汽扑面而来,顿时有些阴凉。

不能再拖了,再过一会,天色彻底沉下,天知道着荒郊野岭的会冒出些什么怪东西。毕竟来的路上遇到的那座废弃老宅里的东西,还让我有些心惊肉跳,至今我都还没搞清楚他们的死因。

这挖坟掘墓也不是蛮干就能成功的,那些盗墓贼大多是靠分辨土质的软硬程度和味道来断定墓室的位置。

我先是用铲子挖出了一个小洞口,将下面的土抓了一把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又用手搓了搓,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一般墓室之中多有陪葬,久而久之,墓室上方的土也会带有金属的味道。而在构建墓室之时,多要用到坑灰,木材,石材等东西,或多或少会夹杂在土质之中。

我围着十里亭方圆百米之内,每隔十步便下铲挖上一个洞口,毕竟这事我还是第一次干,虽然从古书上看了一些东西,但都还没有试验过。

古往今来,盗墓一行之中生命最盛的自然要属那批挂着官家职位的摸金校尉。他们在挖坟掘墓这一勾当里,总结了四个字,望闻问切。

望,即使寻龙点穴,看风水格局。

闻,则是嗅气术,根据土质的细微味道差异来断定年代和是否被盗。

问,跟如今小贼盗窃踩点一样,从附近居民口中打探消息。

切,把脉之意,摸金校尉里的行家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将墓室格局彻底断定,这才好确定从何处开始挖掘盗洞。

这荒郊野岭,空无一人,我如今能做的便是望闻二字,至于最后的“切”字诀,我是远远不够道行的。

可是让我奇怪的是,这方圆百米之内我打了不下十余个洞口,可是挖出来的土全是“死土”,显然很久没有动过,也没有金属的气味,说明这下面肯定不会有墓室。

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一阵大风吹过,宛如小孩呜咽一把,卷起林子里的树叶沙沙作响,山林之中的野兽不知为何也开始躁动不安,纷纷仰天长啸。

特别是这叫声,我能听出这些山林野兽的恐惧和极度的不安,这是它们本能里遇到不可抗拒的东西时所发出的哀鸣和咆哮。

大概是受到它们的感染,我心中莫名的有些慌乱,总感觉心里头有什么东西悬吊吊的,一直放心不下。

很压抑,好像胸口有千斤巨石堵着,这种感觉让我浑身所有毛孔都开始轻轻微颤,那种想要彻底舒展却又不能得感觉实在太煎熬了。

“咚咚,咚咚。”

突然,我的背后传来一阵声音,整齐的脚步声,有力的践踏着地面。

我心中彻底乱了,难道有大批人马大晚上的来这里,或者说是盗墓团伙早就已经踩好了点,选中这个风水宝穴下手?!

可是这里压根就没有墓室,可是当他们过来看到我挖出的这么多小洞的时候,会不会给我开口解释的机会,会不会为了掩人耳目,防止事情泄露而将我直接杀了。

我不敢出声,身子悄悄的望十里亭挪去,屏气凝神的看着那处阴影的地方,随时准备爬起来就跑。

可是让我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不但有人,还是金戈铁马,银甲执剑,至少有三百魁梧雄壮的甲士朝我奔袭而来。

我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只有四个字。

阴兵借道。

我大气都没敢出上一口,整个人靠着十里亭紧紧的蜷缩在一团,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些阴兵。心中想到莫非这里已经是古战场,这些甲士死后的执念不消,阴魂不散,还想继续战斗。

可是为什么没有战马,更奇怪的是,这群甲士中间的八人还抬着一个东西。等他们靠近我的时候,我才看清楚,竟然是一具棺材。

纯黑色,四角刻有雕龙,棺材的上面还贴着九道符咒。

到底是什么人需要用这样的棺材和符咒来镇压阴魂,莫非这棺材里的人生前是一个杀伐极重,阴魂格外的强大的魔头不成。

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棺材里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这墓室的主人。

雄鸡格局,主兵家杀伐,这样的人埋在这风水之中,后代之人绝对能建功立业,成为杀伐无双的战场猛将。

我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心中想着若真的是按我心中想的那样,那我只要看着这群阴兵将棺材埋在哪里,那我就可以知道墓室的地方,等他们消失之后,我就可以去墓室中拿了东西赶紧离开。

正当这个念头刚刚冒起的时候,我突然看到这群阴兵的领头之人似乎发现了我的存在,他朝我看了一眼,眼神极其的冷冽,甚至还带有警告威胁的意思。

会不会是我的错觉?!

我没有动,紧紧的靠在十里亭的柱子上,都忘了呼吸,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宛如一道无底深渊一般,能将所有活着的东西通通吞没。

这当我心神紧张的时候,这三百阴兵突然调转方向,全部朝我冲了过来。

猛然大惊,我惊惧的睁大眼睛,怎么可能,阴兵只是一些没有理智没有思想的阴魂,他们只会重复着他们生前的一些简单动作,绝对不会伤害活人才是。

我故作镇定的看着他们,可令我始料未及的是,他们将十里亭团团围住,眼中闪烁着精光,那种热诚崇拜,感觉随时愿意慷慨赴死的样子,让我心中大惊。

当那副黑色棺材“砰”的一声落在十里亭的正中央时,我才惊慌失措的捂住了嘴。

怎么可能,绝对没有可能。

这个墓室怎么可能就在十里亭的正下方,这里可是雄鸡图的“阵眼”所在,若是安置墓室,等于是将这里的风水格局完全破外。

这还不算什么,重要的是风水格局有反噬一说。

正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阴宅福地有绝佳风水庇护,后代子孙能够绵长福报,富贵平安。

可是当墓室破坏一处风水之时,风水的反噬便会加诸在墓室主人和其后代子孙身上,世间所有沉痛恶毒之事,都有可能发生。

我彻底的一头雾水,这个棺材中的人,这个墓室的主人绝对是风水大家,要么就有风水大师指点过,不可能反其道而行之,将墓室安在阵眼下面,破坏这一方风水。

这无异于自寻死路,甚至是要灭子绝孙。

诡异,太过诡异,我压根就猜测不透这些甲士的举动是何缘由,莫非这棺材里的人不是他们的将领,而是敌军首领,所以才要用这么恶毒的办法来惩罚他。

可是当我看到这三百甲士眼中的炽热光芒的时候,看到他们虔诚的跪伏在棺材面前,纷纷咬破食指指腹,将鲜血浇注在棺材上时。

我很肯定,他们对这棺材里的人绝对抱有最大的敬意和哀悼。

乱了,无数个为什么萦绕在我的脑海之中,我无意间看到的这一幕,让我对这个墓室主人的身份更是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对这不知多少年前的往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还有,这个棺材里的人绝对跟荒坟里的女鬼大有渊源,那么他的地位绝对是古时候的一方军中猛将。

那么,我要来拿的这个东西,到底有何用,为何又会在这个墓中。

为何这样的一个大将会自掘坟墓,如此狠心的自断香火,永世不得超生,就连做鬼的机会都不留下半分。

突然,大风起。

三三三c 说:

新书求推荐,求追书啊,谢谢大家拉。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开局屠战神
  • [现代]请叫我咒师大人
  • [现代]我的千金小娇妻
  • [现实]超级战神女婿
  • [玄幻]青莲剑帝
  • [现代]丐世神婿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