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尸妆

012:尸王苏醒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5-03 10:00:14

晚了,一切都晚了,心跳瞬间加速,面色僵直,我就像是在等待死亡的降临。

我没有去管我的右手是不是还在流血,垂头丧气的躺在棺材板上,脑海中闪过古书中记载的对付僵尸的所有办法,但从来没有一个办法,可以对付尸王。

咚咚,咚咚。

太安静了,整个墓室真的是落针可闻,我的心跳在这个时候显得太过大声,我用双手按在胸前,生怕将棺材里的尸王惊醒。

足足等了十分钟,我突然睁开眼睛,很小心的嘘了口气,这棺材没动,里面的尸王应该没有醒过来。

当我抬起手先要看看伤口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我手上的伤口竟然在短短十分钟内结痂了,特别是我手腕上的念珠,竟然泛着一抹妖异的红光。

我心中咯噔一下,发现原本的十八颗骷髅头中有一颗竟然变成了血红色,那种流动的红如此刺眼,仿佛是活的一样,跟在荒坟见到的一模一样。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变成这样了,低头一看,棺材上压根没有半点血迹,那么我流的血呢。

突然,我脑子里轰隆一声,不可置信的看着念珠,心中有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

难道这串念珠不是法器,而是魔器,要吸人鲜血。

想起小时候听老人们偶尔说过一些怪力乱神的东西,说有些物件邪性得很,要靠活人的血来浇灌,而碰上这样的东西,如果不丢掉,时间久了,就会被吸成一具干尸。

我也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反正我是不敢戴这念珠了,本来造型就有些古怪,现在还要吸人的血,不是魔器是什么东西。

我赶紧将念珠从手腕上取了下来,直接丢在地上,然后整个人躺在棺材上呼了几口大气。

可是还没等我放松一秒,就在这串念珠落在地上的一瞬间,“砰”的一声,棺材里传来一股巨力,我人差点被掀飞出去。

尸王醒了?!

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怔怔的看着棺材,里面传来粗重的哼气声,嘎吱嘎吱的骨节活动的声音让我毛骨悚然。

怎么会,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醒了。

我可不敢把这东西放出来,到时候不但我会死,可能附近的村子寨子都会遭到尸王的屠杀,那我就成了千古罪人。

咬了咬牙,左右是个死,我身子一翻,整个人如八爪鱼一样死死的压住棺材,双手紧紧的扣住棺材板的接口。

不过我的想法就是异想天开,我的力量怎么可能跟尸王相比,就算我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可我还是毫无疑问的被掀飞了,狠狠的砸在地上。

我来不及管触地的手有没有事,恐惧的看着这副黑色棺材,就像我看过的老电影一样,棺材板直接立了起来,符咒全部飞起,我能看到符咒上的朱砂在一点一点的消退。

这一刻,我只感觉如坠冰窖,浑身冰冷,眼睛一动不动,甚至连跑的心思都没有,我不可能跑得过里面的家伙。

符咒的余威也就坚持了不到五分钟,在朱砂完全脱落的时候,符咒变成了一张张无用的黄纸,轻飘飘的落在地上,可我的心里就像是被人用巨石狠狠的压了一下。

“砰”的一声,棺材板瞬间砸飞到墓室的墙壁上,整个墓室都抖了一下,落下的灰尘就像飘飞的雪花一样。

冷,很冷。

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一道寒气从棺材里涌了出来,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奇景,仅仅是一道鼻息,整个墓室的温度至少下降了几度,特别是棺椁边缘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结冰。

这到底是尸王的手段还是符咒最后的余威。

我彻底的懵了,冰封僵尸是一种常见的手段,极度低温之下,活人的血流会减缓,最后死亡。其实这种办法对僵尸也有作用,僵尸本就身体僵硬,一般是靠气味来定位方向攻击。

如果冰封之后,等于将僵尸周围的所有空间全部密闭,没有气味的存在,僵尸就会很安静,不会发狂。

我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想要走过去看看棺材里的僵尸是不是已经彻底被冻住。

可是当我刚刚等我往前踏了一步,一种很细碎但很密集的声音响起,我马上停下了步子,紧张的望着黑色棺椁,我知道,这是破冰的声音。

往年冬天下雪,河面被冻结,等到初春,冰面开始裂开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声音。

我很肯定,这种极寒的感觉绝对是符咒留下的,可是这样的九张符咒依然压不住棺材里的这个家伙,仅仅凑效了这么点时间,这个尸王就要撕开极寒冰面。

不能再等了,要么趁着他还没有完全苏醒,赶紧开溜,要么就坐以待毙,等着被他一口咬死。

可是我走了之后,这家伙出来了怎么办,鸡鸣山附近虽然没有多少人,可他们都是命啊,他们该怎么办。等他们死了之后,这个家伙还要继续杀人,那下一去的地方就会是我的老家。

到时候,全村的人怎么办?!

我不禁这样问自己,无能为力,狠狠的一巴掌甩在自己的脸上,都是我答应了红妆女鬼,才跑过来挖开了坟墓,放出了这个尸王。

内心的自责和后悔让我整个人都有些消沉,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听天由命,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将带来的所有东西全部掏了出来。

生糯米,黑狗血,黑驴蹄子,桃木枝一一摆在我的面前,我就像是个全副武装准备拼死一搏的家伙,双手抓着两把生糯米,用黑狗血涂抹在露出来的皮肤上,黑驴蹄子被我咬在嘴里,桃木枝则挂在我的腰上。

我只有一个念头,错,是我犯下的。这个后果,我就必须承担,哪怕我承担不起,我拼了命也要扛下一截。

等待,我也不知道要等多久,这个家伙才会从棺椁里突然冒出来大开杀戒。但是我感觉真的度日如年,这种感觉就像是明知道会死,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死,或许是下一秒,或许是三两分钟之后。

我没有慷慨赴死的心,也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我只是被逼无奈,想着放出这么个家伙为祸人间,将所有的村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不如要死死我一个,就死在红妆女鬼的手上。

我呵呵笑了两声,有些尴尬,有些自嘲,管不了那么多,如果死后能做鬼,我肯定要拉着红妆女鬼一起下地狱,拉着她一起去十八层地狱赎罪。

脑子里一片混乱,我整个人因为心慌害怕而变得有些神经质,突然一声轻响,都可能让我紧绷的神经彻底崩乱。

咔嚓!

终于来了,我吞了口唾沫,该来的终于来了。

面对死亡的这一刻,我突然有些癫狂,有些忘乎所以,我怕,但是我必须去做。

黑色棺椁震动了一下,一个魁梧的身影陡然从棺椁里站了起来,银色的铠甲上还带有很多血迹,我惨淡一笑,没想到这个将军生前是战无不胜的万人敌保家卫国,死后竟然要成为尸王,屠戮百姓。

这说来也有些可笑,但是我没有丝毫的时间去想更多的东西,我就像扛着炸药包扯着喉咙大喊了一声给自己壮胆。

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死也要拖住这个家伙,死也要再镇压他一段时间,哪怕是十天半月也好。只要有人发现了这个墓室,就肯定会去城里请阴阳先生过来,到时候自然会有办法。

我口中开始默念方仲留下古书上记载的金刚咒,只要这个家伙再动一下,我就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跟他来个鱼死网破。

时间在慢慢流逝,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家伙,他的脸上也戴着一个白玉面具,将整张脸全都遮住了,只露出了眼睛和额头。

他的身子慢慢的晃动,应该是在棺椁里躺了太久,现在还在熟悉这具身体。我的心砰砰砰的直跳,当我以为我做好十足的准备时,我才发现,我真的很怕死。

特别时当他的眼睛缓缓的扫视一周,最后落到我的身上时,我心底里油然而生的是一种无法抗拒的惊恐。

我不想死,这才是人的本能。

我不敢动,就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屏住呼吸,不泄露任何的气息,这是面对僵尸最好的自保手段。

他还在看着我,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睛,甚至不能算是人的眼睛。

空洞,没有任何的情绪,宛如一潭死水。特别是他的眼睛有些奇怪,不是黑白二色,而是一抹青色,还夹杂着血红。

难道这就是僵尸变异后的特点,我从来没有见过僵尸,古书中对僵尸的记载也很有限,至于尸王的记载更是寥寥无几,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我就像是在和死亡对峙,只要我稍微有丁点动作,就会是我丧命的契机。可是这样憋气也不是办法,寻常人能憋多久,更别说是在本就密闭了上千年的墓室里。

胸腔之中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我感觉我就算不被这个家伙咬死,也会活生生憋死。太煎熬了,严重缺氧让我的脑袋已经开始发昏,整个人都有些昏沉。

我用手捏着鼻子,很小心的往后退了一步。

“咯呲。”

糟了!

我不知道踩在什么东西上了,但这个该死的声音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无限的放大。

突然,我看到这个家伙猛然转头,冷漠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三三三c 说:

现在开始两更,一般在上午十点左右同时更新,谢谢各位的收藏和推荐票。

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如果你喜欢的话,请点个收藏,有免费推荐票和钻石的,那就更感谢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仙尊奶爸
  • [现代]热血战神
  • [现代]女总裁的上门神婿
  • [现代]赘婿当家
  • [现代]从千万家产被骗开始
  • [现代]我从海底来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