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尸妆

016:重返荒坟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5-05 10:00:17

我怎么可能是昏倒在荒坟那里,我明明记得我是在村口突然晕过去的。

可是奶奶不会骗我的,那么到底是谁故意把我抬到了荒坟那里,又骗我奶奶他们说我是在荒坟晕倒,这么做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我心里没来由的涌起一股深深的恐惧,难道是有人一直悄悄跟着我,那他是不是把我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

人心叵测,何况我最近做的事情都是在帮一个女鬼效劳,如果真被人发现了,那么我在村子里肯定不会再有立足之地。

我越想越觉得蹊跷,突然想起了包里的琉璃珠,如果真有人把我弄到了荒坟,那么他肯定会把琉璃珠拿走,毕竟这是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

来不及犹豫,我赶忙将身上的包取下来,好想没有翻动的痕迹,大概是我在昏睡的时候也一直紧紧的捏着背包的口子,心里太看重这东西了。

还好,里面的琉璃珠还在,我松了一口气,但越发的觉得奇怪,如果是有人在村口发现了我,又把我搬到了荒坟附近,他没有道理不翻看我的包,更没有道理不拿走琉璃珠啊。

难道是这个女鬼?!

想到这里,我心跳都漏了一拍,可是为什么她能把我从村口弄到荒坟,却不把琉璃珠拿走,这样对她而言不是让事情更加简单,也让她早日能够拿到琉璃珠么。

我想不通其中的缘由,只感觉自从被这个女鬼缠上,我身边总是发生了很多让我自己都捉摸不透的事情,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的谜团紧紧的缠着我。

但是,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心里一直想着,要亲手把琉璃珠带到她的面前。或许是因为我对这整件事情还有太多的疑惑,想要再跟她见上一面问个清楚。

但不可否认,我心里还有一个念头,这年头人跟人都是相互利用,尔虞我诈,更别说是鬼。

万一她拿到了琉璃珠后,给我来个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对我爷爷的事情不管不问,那我这拼了命的去把琉璃珠带回来还有什么意义。

好在现在一切还不晚,琉璃珠只要还在我的手上,那我就有资格跟她谈判。

对,我想的就是谈判,一场公平的谈判。

我捏了捏手心,心中尽量减缓对她的恐惧,不然待会见到她之后,我依然会很被动,被她牵着鼻子走。

现在应该是下午七点左右,天色已经渐渐变暗,荒坟附近更是有些阴凉,总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荒坟还是跟之前一样,仿佛在孕育着流动的鲜红,只是比之前更加浓郁了一些,是不是也说明她在这最近七天又变强了不少。

我没有直接走到荒坟旁边,而是躲在不远处的竹林里小心的看了看,伸手摸了摸手腕上的念珠,果然是有了倚仗,心中就没那么怕了。

毕竟这念珠可是能够镇压尸王的法器,想来对付一个女鬼应该问题不大。到时候真把我逼急了,顶多再出点血,让念珠一次喝个饱,总不会像先前一样,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一阵阴风吹过,她还是这么冷傲的仅仅说了两个字。

“进来。”

我面色微微一苦,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大概从我到了这竹林的时候,她就察觉到我了。不过我也没有怯场,看了看周围没有外人,这才摸到了荒坟的后面。

上次我挖开的洞口还在,上面被我用一层土盖上,只需要刨开就能进去。说来奇怪的是,这次竟然没有碰见上次那些毒蛇毒蝎,仿佛这几天时间就彻底消失了一样。

这样也好,也省得我提心吊胆的,不但要想着怎么跟女鬼周旋,还要随时警惕着这些剧毒的东西突然跳起来咬我一口。

顺着洞口下去,我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好在这次荒坟里竟然有光,眼前能看到东西,心里的恐惧自然是减缓了不少。

只是让我暗暗咋舌的是,荒坟里的光不是来自地面,而是荒坟的四角上分别有一颗龙眼大小的夜明珠。

这可是真正的好宝贝,虽然个头不算大,但夜明珠从古至今都一直是皇室珍宝,如今又流传了千年,不管从哪个方面去考究,这都算得上无价之宝。

现在想起当年方仲说的一人富贵,还真不是说笑,如果能把这夜明珠带出去一颗,别说一人富贵了,就算是十代八代的,只要不铺张浪费,那都吃不完啊。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手一直捏着念珠不放,精神高度集中,眼睛警惕的望着四周,万一这女鬼又来上次那一手,突然从哪个角落冒出来,还不得吓我一跳。

都说这谈判一事,除了手中筹码多少,还要讲究一个字,那就是“势”。

其实这跟风水格局倒是不谋而合,寻龙点穴说的也是借用山水天地之势,蕴养阴宅,壮大福荫,这才能庇佑后人。

我反复的告诉着自己,这次绝对不能怕,绝对不能心虚,更加不能因为恐惧而对这女鬼惟命是从。

一定要争取到我自己想要的东西,至少得让她保证,这次事了之后绝对不能再缠着我,更不能伤害我的爷爷奶奶。

心中既然有了大概的想法,我这才轻轻咳嗽了两声,尽量学着老电影中大佬谈判时的样子,“装腔作势”的喊道。

“姑娘,我到了。”

这话一出口,除了听到自己的回音外,压根就没人答应我,我顿时也觉得有些尴尬,好不容易提起来的胆气瞬间又泄了不少。

这可是人家的阴宅,那就是这女鬼盘踞千年的地盘,我这到没到还用说么,说不定她就藏在哪个地方偷偷笑话我呢。

“姑娘,琉璃珠我带来了,还请出来一见。”

不过话都说了,我也懒得计较这些小事,开门见山的就是把琉璃珠摆到了明面上,不信她不关心这琉璃珠。

果不其然,我一说琉璃珠,这女鬼就坐不住了,不过她倒是没有出来,还是只用了两个字来回应我。

“进来。”

一听这话,我顿时有些羞怒,这荒坟里就这么大点地方,除了那副棺材之外,真的没有其他地方能让我进去了。

可是,一想起上次贸贸然的被她骗进棺材里,还不小心的撞在了她那里,顿时有些面红耳赤,口干舌燥的说道。

“姑娘,要不,要不还是你出来吧,我进来的话,是不是,是不是不太方便。”

说句心里话,从小到大,因为我爹妈走得早,身子又比较虚,我大都是在老屋里呆着,压根就没怎么跟同龄的女人接触过。

可越是如此,到了我这年纪,对异性的好奇也是越加强烈。虽然明知道棺材里的是个尸体,可是这都过了千年了,这女鬼的尸身还是跟二八女子一样富有弹性。

特别是想起上次那种酥软,宛如棉絮的感觉,瞬间让我心跳砰砰砰的直跳,只感觉血脉喷张,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一个劲的去想。

“废什么话,让你进来就进来,上次没见你觉得有什么不方便。”

这…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上次完全是无心之失,谁让她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呢。我没有说话,心里也不知道是愿还是不愿,反正我是很老实的走到了第四幅壁画前。

看着壁画上,她眉间的一点朱砂,两片红唇,清瘦又冷艳的面颊,宛如一个孤高圣洁的仙女。

对于这样的女人,哪怕明知她是一只鬼,我也春心萌动,不知不觉间就是想要去亲近她。不管我在墓室里看到的第三幅壁画藏着什么样的过往,至少在这一刻,我很执拗很片面的去相信。

一千多年的事情,她没有错,哪怕错了,也已经被埋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我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情绪,在我这个年纪,喜欢都说不上,或许仅仅只是冥冥之中产生的好感,总是来得如此匆匆,不着痕迹。

我没有多想,靠在壁画上,双脚轻轻用力,整个人就顺着壁画倒了下去,落进了棺椁里面。

只听砰的一声,棺材瞬间盖住。

跟第一次的感觉一样,我的呼吸有些急促,就静静的躺在她尸体的边上,尽量让自己平视着前面,只是我难以控制自己的眼神,总是有意无意的朝着旁边望去。

看着她面颊上的白玉面具,我心中突然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她和鸡鸣山里的将军死后都要戴着白玉面具呢,难道这是他们那个时候下葬的讲究不成。

还没等我想清楚,就听到她清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你眼珠子瞎转什么。”

这样被人揭穿,我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发烫,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转念一想,明明是她让我进来的,就这么大块地方,我眼睛不看她还能看谁啊。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我提着胆子咕哝了一句。

“看你啊。”

我这话刚刚说完,瞬间整个棺材里的气氛突然就凝滞了,像是一下子到了冬天,我竟然觉得有些冷,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心里强烈的不安让我有些透不过气,这个女鬼终于幻化出了虚影,蹲在我的边上,眼中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但又让我觉得有些阴冷。

“我,我不是…”

我本来想解释几句,可总感觉这事情要越描越黑,何况她也没有给我机会。一声轻哼,我悻悻的闭上嘴,反手将包里的琉璃珠拿了出来,紧紧的抓在手上。

她的目光也瞬间被我手上的琉璃珠吸引,顺带还看了看我手腕上的念珠,嘴角勾起一抹妖媚的笑意。

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这念珠就算是尸王都会惧怕,为什么对她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特别是她看到念珠时,眼中波澜不惊的样子,更是让我觉得奇怪。

心底里千百个疑问突然冒上我的头顶,我将琉璃珠往后放了放,心里盘算着准备开始我与她之间公平的谈判。

可是就在我把手刚刚往回缩的瞬间,我看到她的眼神乍寒,面色瞬间有些冰冷,朝着我吩咐道。

“给我。”

三三三c 说:

第一更,马上有第二更。

最近收藏不给力啊,喜欢的朋友麻烦点个追书。

无耻的求一波推荐票和钻石票,拜谢各位。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仙尊奶爸
  • [现代]热血战神
  • [现代]女总裁的上门神婿
  • [现代]赘婿当家
  • [现代]从千万家产被骗开始
  • [现代]我从海底来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