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尸妆

017:逆天改命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5-05 10:05:00

说实话,听到这种类似于命令的话,我心里有些反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习惯了居高临下的跟我说话,这让我很不习惯。

就算你时千多年前的公主,位高权重,可现在时法制社会,这才改革开放的时候大力宣扬了人人平等,我陈四六虽然只是个山村小子,可也是现代社会的一份子,哪能受这窝囊气。

当即就时半蹲起身子,往后一退,将琉璃珠往身后藏了藏,瞪着大眼盯着她,没有半点的软弱,说道。

“我说姑娘,我这拼了命的帮你把琉璃珠带回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我开始了我想要讨价还价,公平谈判的铺垫,岂料这女鬼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啊,轻轻一哼,螺眉紧蹙,有些奇怪的打量了我一眼手腕上的念珠,笑道。

“几天不见,你小子长本事了啊,我让你去帮我拿个东西,让你白捡了一串法器,你现在竟然还说出这话。”

一听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她既然认识这念珠是法器,为什么会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反而搞得像是我捡了天大的便宜似的。

不过事关这串念珠,如果我想知道更多关于法器的事情,就必须从她嘴里套出东西,语气自然是软了几分,嘿嘿笑道。

“姑娘,你认识这念珠?!”

“当然。”

“这是法器?!”

“无上法器。”

仅仅这四个字,我心头就猛的一颤,凭她千年的眼界来看,都说这是无上法器,那这念珠果然是大有来头。

我心中顿时有些雀跃,可又觉得不对,低声说道。

“既然是法器,那自然是能降妖伏魔,可你…”

我话还没说完,她就朝着我翻了一个白眼,仿佛在看一个井底之蛙似的,不过她生得极美,就算是翻白眼也让我觉得平添了几分俏皮。

“你是想说我是鬼,为何不怕这法器。”

好吧,跟她相处,我总感觉她能把我的心思摸个一清二楚,让我感觉束手束脚的,完全落了下风。

“这串念珠本就是我亲手铸造,转送给他,若不是因为在鸡鸣山埋了千年,断绝了我与这念珠的联系,你以为你能如此轻松就将它降伏。”

我恍然大悟,看向她的目光一变再变,能够制作法器之人要么是得道高僧,要么是道门长老,亦或是通晓天地大道,深谙五行阴阳之术的人。

可是她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怎么可能生前就将这串念珠铸造出来,这太过匪夷所思了,可是她完全没有骗我的必要。

在风水阴阳这一道上,我属于半路出家,连个像样的师傅都没有,完全靠着方仲留下的古书自己一点点摸索总结出来的。

可我眼前的女鬼,却很有可能是真正的风水大师,造诣极高,这让我顿时有些羞愧。本来还想着若是她一直缠着我不放,等我把方仲留下的古书吃透之后,就能想到办法对付她,没曾想竟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丢人现眼。

我情绪顿时有些低落,如今连最后的倚仗都没了,还没公平的谈判呢,就把所有的筹码输个一干二净。

心里发堵得厉害,悻悻得把琉璃珠拿到身前,说道。

“你得答应我,我把琉璃珠给你之后,你不准再纠缠我,还有我爷爷得病,你必须治好。否则得话,我现在就把琉璃珠摔碎。”

这是我面对她说过最硬气得一句话,虽然我心里还是有些发虚,毕竟她若是真的想对付我,我绝对没有招架之力,想起黑龙得惨状,心头顿时有些害怕。

这女鬼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得看着我,眼角微微皱起,似乎觉得我的话有些异想天开,想来无论是她生前还是死后的千年里,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威胁她。

但是,我敢。

“你就不想知道这念珠的来历么。”

她没有在意我的威胁,只是淡淡的一笑,反而是她的话勾起了我无穷的兴趣,连忙点头,她这才娓娓道来。

原来这念珠之所以能称之为无上法器,完全是因为这十八颗骷髅头。

准确的说这不是骷髅,而是佛门舍利。

舍利,乃是佛门高僧圆寂之后,火化之时产生的晶体,可能是毛发,骨骼之类的东西。

民间早有传闻,人久离淫欲,精骨髓充盈,这才会产生舍利子。佛门高僧讲究四大皆空,又有清规戒律,所以死后会有舍利子留下。

而一般舍利子在佛门的地位一直都很崇高,享受着无尽的香火供奉,和庙宇僧人的虔诚跪拜。久而久之,在佛音缭绕,经文吟唱之下,舍利子便会成为法器,有驱魔降妖的作用。

听到这里,我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一般一颗舍利子都求之不得,可我手上这串念珠竟然是足足十八颗舍利子,这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佛门重器。

我用手轻轻抚过念珠,心中念了几声阿弥陀佛,能够得道这念珠,这便是上天垂怜,惊天造化。

至于这十八颗舍利子的来历,她倒是没有提及,我也没有多问,特别是这要吸食人血的事情,也只能等我日后慢慢去揭开这个谜底。

我将琉璃珠交到她手上,她一直平静无波的面颊终于有了一丝兴奋的神色,似乎是与阔别已久的故人相见似的,小心的捧在手心里,仔细的端详着这枚琉璃珠,眼神有些奇怪,除了兴奋之后,还藏着一抹癫狂。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但我总感觉这枚琉璃珠肯定不简单,足足犹豫了几分钟,这才将我看到的画面告诉她。

她闻言一笑,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我,轻咦了一声,问道。

“你真的看到了?”

难道这琉璃珠里有她的面容是真的,我脑子里轰的一声,她这样问,明显是确认了我的话。我木讷的点了点头,目光炯炯的看着她,想要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你可听过人有三魂七魄。”

这不是常常说起的东西么,我自然是听过的,只是不知道难道这三魂七魄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人之三魂,分为天魂,地魂,命魂。人死之后,天魂通往天路,地魂徘徊于墓室,这也是人死之后有鬼生成的原因,命魂则是通往地府,转世轮回。”

我愣了愣,听她这么说,我眼前这个女鬼应该是地魂才对,可是她却继续说道。

“我生前修有秘法,想要逆天改命,不入轮回,所以命魂未散,地府不收,只好与地魂留在这荒坟里。但天魂本是人的良知,乃是不死不灭,但当年他如此狠心,将我天魂剥离,妄想镇压我,可惜,他还是输了。”

这话说的怎么稀奇古怪的,我想这女鬼口里的他应该就是鸡鸣山墓室里的将军,一听他剥离了她的天魂,心中顿时有些奇怪。

三魂七魄,缺一而亡,可明明那位将军是她的属下,怎么敢以下犯上。

何况从鸡鸣山墓室的布局来看,这位将军绝对不是心思歹毒之人,他为什么胆大包天敢做这大逆不道的事情。

我的神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在我的眼里,至少在这女鬼和那将军之间,既然到了这个份上,就绝对有一个人是坏的。

虽然我很不愿这样说,但是凭我目前了解的东西来看,那位将军绝对不是坏的,那么我眼前的女鬼,她在一千多年前到底是干了什么,才会把自己的属下逼上绝路。

“你在怕我。”

只有这四个字,说完之后,她突然大笑了起来,盛妆之下,绝美的面容上带着一抹凄冷霸道之色。

她就像是君临天下的女皇,睥睨天下,俯视众生。

我没有说话,但整个人高度的紧张,她回收莞尔一笑,瞥了我一眼后,竟然将琉璃珠抓在手心,突然五指用力。

只听“呲”的一声,这枚我千辛万苦才带回来的琉璃珠瞬间四分五裂,但是那条诡异的红线却完全的独立于琉璃珠,悬浮在她手心之上。

正在此时,我看到整个荒坟所有的血红之色,纷纷涌向她的手心。

“困了我千年,以为剥离我的天魂就能阻我大业,简直是痴心妄想。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是天魂,天地不收,万物枯荣,我终会重生。”

话音刚落,一道劲风瞬间袭来,我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直接朝着她的尸体扑了上去,压在上面的感觉很舒服,但是我心里的恐惧在这一刻瞬间被无限的放大。

天魂!

那道诡异的红线竟然就是她的天魂。

什么是天地不收,不入六道轮回,这样的人出现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会是遭到天地的压迫,甚至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死后也不能转世轮回,只能成为阴阳两界的浮游,永远的飘零,受到岁月的煎熬。

可以说,这是我知道的,最惨的命格,因为这是天地不容的命格。

我命中自带阴煞,克死父母,本来已经算是很悲凉的命格,没想到这个女鬼的命格竟然会比我烂上百倍千倍。

我终于知道她说的逆天改命是什么意思了,她是想要换命,在天地压迫之下求得一线生机,她是想要对抗天地。

我顿时呆了,逆天改命,逆天改命,这四个字一直回荡在我的脑海里。

我何尝不想逆天改命,我爷爷为了一人富贵,守了荒坟二十年,受到同村人的冷嘲热讽二十年,为的不过是给我换来一场富贵。

我为什么不能靠自己,走上一条真正逆天改命的路?!

从未有过如此的凌云壮志,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想着对抗天地,在夹缝之中求一线生机。

我对她的恐惧瞬间降至冰点,我觉得她跟我很像,从出生之时便遭到上天的不公,我们只有靠自己,拼了命,不顾一切的才有可能活下去。

我抬起头,怔怔的望着她,眼中多了几分期待,期待她能逆天改命。

那道诡异的红线在吸收了荒坟里的血红之后,瞬间壮大,慢慢拉扯,变成了一道很淡薄的虚影,但我能看出,这就是她的样子。

如今我眼前,有三个她,一道天魂虚影,一道地魂虚影,还有一具完好无损的尸体,里面藏着的是她的命魂。

三魂齐聚,只需召集七魄,便能重返阳间。

这是真正的起死回生,逆天改命,不得不让我目瞪口呆,由衷的惊叹。

她看了我一眼,眼里带着一抹笑意,两道虚影同时灌入她的尸体之中,整个棺材开始剧烈的摇晃,空气瞬间变得阴寒。

我抿了抿嘴唇,双手还撑在她的尸体边上,鼻尖隔着她的鼻尖不过几厘米的距离。

突然,她的尸体睁开双眼,嘴角挂着一抹甜甜的笑,我甚至能感受到她的鼻息,熏香而诱人。

“带我去佛手山。”

三三三c 说:

第二更。

再次说一下,暂时只能两更,上架后会四更。

新书的成绩需要大家的支持,喜欢的朋友请点个追书,谢谢。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嫡女惊华:废后熬成婆
  • [现代]九流相师 [悬疑]
  • [现代]重回十年前
  • [现代]龙隐
  • [现代]巅峰狂少
  • [悬疑]阴阳刺符师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