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尸妆

019:黑爪鬼煞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5-06 11:12:00

风水大师看穴,阴阳先生抓鬼。

其中讲究也大有不同,风水大多是靠望闻问切四个字,说的是一个眼力。阴阳先生要跟鬼打交道,守阳送阴,降妖除魔,靠的是法力二字。

这法力跟我们平时听到的法力也有不同,并不是修道成仙,而是在体内蕴养一口气,或者说是一种神念。

这气,是浩然正气,神念,是天地大道。

我自从看了方仲的古书之后,对这修行一事一直有些奇怪,毕竟方仲侧重在风水方面,对于这修行倒是比较薄弱,也没有留下什么术法口诀给我。

但自从见了九星分神阵后,我心底是百分百的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修行一说。

按照古书上的记载,阴阳先生出自茅山,慢慢形成分支,演变成各个流派,虽然修行方法不同,但对这实力境界的划分却是大同小异。

茅山所属道家,从最正统的说法来讲,阴阳先生有三境,坐忘,空谷,冥神。

坐忘,讲的是要静心凝神,忘却俗世,守住心中的一,将全身精气神融入自身。阴阳先生要对付鬼怪,就是要破除所有魔障,稳住道心,才能看清鬼怪本质。

空谷,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顺口溜,说的也很有道理。可在阴阳先生里,若是修行到空谷境,那就是道家说的辟谷,可以十天半月内不吃不喝,靠的就是胸中一口气。

冥神,鬼属阴曹,乃是冥界。在最初茅山道士抓鬼降妖之时,大多是为了积攒福德,将自己看作冥界使者,掌控阴阳,所以称之冥神。

这些都是我从古书上看来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也弄不清楚。不过因为见识了念珠这样的法器,心底里还是愿意相信这法力一说的。

毕竟阵法法器能够抓鬼降魔,靠的无法是借助天地万物之力,按现代的解释,就是用特定的手段将磁场集中,形成强有力的力场,来对付鬼怪。

而修行其实也是如此,吸取天地精华,日月精粹,将自身肉体演化成一件“法器”。这也是为何老僧死后,尸体千年不腐,还有金光环绕,动则惊鬼神的原因。

这些东西,暂时不提,后面我在慢慢道来。

说起在佛手山外,我盘膝念经之时,我总感觉整个人都变了,神智空明,有一种心灵空荡的感觉。

本来疲惫不堪的身体竟然没有半点酸软,心神都沉浸在念经里面,分不出其他的精力去想别的事情。

这让我很是奇怪,莫非这经文就是修行的术法不成。

不过还是我想得太简单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因为佛手山附近的风水造成的。都说万物有灵,风水宝穴能滋生灵气,我就是这么误打误撞的静心念经,而有了那种奇妙的感觉。

当时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眼睛始终是紧闭着,可是突然我的脑子里出现了红妆女鬼的身影,就跟我见她时一样,美得个祸国殃民。

她来得有些匆忙,我能看出她应该才刚刚开始凝聚肉身,所以还有些虚弱,只对我说了两个字,谢谢。

说实话,一般人给你说谢谢,你也许会点点头,心情还算不错。

可是你们压根就不知道,当她只是对我说了谢谢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心里顿时觉得很委屈,很落寞,感觉一腔喜欢还没说出口,就被人打碎了,往肚子里咽。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她背到佛手山来,可不想就这么换来两个字,还是这么生分的两个字,谢谢。

这算什么事儿啊,你要么不让我喜欢上你,我都喜欢上了,你给我说谢谢,这是不是在发好人卡啊。

想到这里,我的心境顿时就乱了,整个人都不在状态,突然怔了一下,茫茫然的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已是月明星稀大晚上了,我叹了口气,眼神之中尽量把我的喜欢藏得很深,望了棺椁一眼。

我知道,我是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守着她的,不说我这样突然消失,爷爷奶奶肯定会担心。何况再有小半个月,就是开学的时候,我就要南下求学了。

凝聚肉身这样的事情,应该是这天下头一回,不说我不知道大概要花多久,甚至是她都可能不知道具体多久才能醒过来。

这样傻等着也不是办法,刚刚又领了人生中第一张好人卡,心情本就低落,也没这么多心思了,只想着赶紧回家好好的睡上一觉。

她要当路人也好,过客也罢,我是没得选的,赶紧望了最好。

不过佛手山这宝穴被我架起了墓上墓,水气灵力已经开始往外泄露,若是有僵尸鬼怪在这方圆十里之内游荡,肯定会被吸引过来,坏了她重塑肉身就完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将念珠放到了棺椁里,最后看了一眼她的闭目凝神的样子,自嘲一笑,这样的女人,对我是致命的毒药,勾得我心醉,又离我太远。

好吧,我算是接受了谢谢这两个不那么动听的字眼,这前前后后十来天的奔波,就算是为我第一次春心萌动画下了句号。

趁着夜色正浓,我没有留恋,赶着牛车就往村子里去了。

等我回到村子的时候,大概是清晨五六点,村子里已经有人醒了,看见我从外面风尘仆仆的回来,都有些好奇,找着我问东问西的,都被我随便扯了两个借口给搪塞过去了。

回到老屋,顿时整个人精神一松,那叫一个累,浑身上下没一处还能使劲的地方,我先是走到爷爷的屋子里,看到爷爷最近的起色已经开始好转,只是胸口上还有一团幽绿色的东西,应该是在他体内的阴气。

我这才一拍后脑勺,她昏得太快了,我竟然忘记问她怎么救好我爷爷了。

现在念珠也不在身边,想靠法器来清除阴气也不行了,心里有些自责。不过这团阴气没有扩散,始终在爷爷的胸口,想来应该不会恶化,至少还留给我充足的时间找到解决的办法。

我现在已经不是一窍不通的二愣子了,通过这些天的所见所闻,再结合方仲留下的古书上的东西,我对风水阴阳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见解。

何况日后我若是想要靠着这个发家致富,完成爷爷的心愿,那么这最简单的对付阴气的事情,就是我的磨刀石。

没有多想,回到屋子里我倒头就睡,双眼很沉,一睡就睡了三天。

这可把我奶奶给吓坏了,她守在我的床头老泪纵横,嘴里一直说着荒坟是个鬼地方,我爷爷遭了难,我又两次三番的回来就昏睡。

其实这次我不是昏睡,只是太累了,所以才会睡这么久,醒来之后感觉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劲,精神头很足。

宽慰了奶奶几句,我这便打算在家里消停几日,找到救好爷爷的办法后,就准备南下去求学了。

说实话,我很想她,但是她不来找我,我也别无他法。

甚至我有一个很荒唐的念头,她能入梦,那我就必须多睡觉,才能给机会让她来找我,现在看来,却是有些好笑。

我醒过来后,发现天气不错,整个人也轻松,但是我奶奶却捏着鼻子,有些责怪的看着我说道。

“四六,你出去这么些天,都没找个地方冲凉啊。”

这么一说,我顿时就尴尬了,大夏天的,我都是在墓室坟地里,哪来地方洗澡啊。抬起手闻了闻,还真的有些臭了,赶紧跑出门,打了两桶水到后院里,准备舒舒服服的洗个澡。

也正是这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不对,就当我脱干净洗澡的时候,我发现我左手上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条黑线。

我之前这几天一直都没在意自己的身体,现在安下心来才发现,这条黑线从我左手手心中央的一个黑点开始发散。

现在我整个左手,五个拇指都有了一条黑色的细线,像是一只黑手印印在我的手上,而这条黑线也沿着我的手臂蔓延到了我的肱二头肌上,甚至还有蔓延的趋势。

这是哪来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开始只以为是不知道在哪染上的,可是任凭我怎么搓洗,都没作用。

这黑线就像是长在我的皮肤下,而且它还是活的。

我心中顿时咯噔一下,这不像是尸斑,何况我是个活人,怎么可能长尸斑。我去过的墓室也就鸡鸣山和荒坟,按道理来讲,她和那位将军都没有害我的意思,为什么会种下一条黑线在我手心里。

我没有着急,至少我现在浑身上下都好好的,精神头也不错,看起来这黑线不像是什么太坏的东西,暂时不能对我造成什么危害。

只要给我一定的时间,我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匆匆的洗完澡后,我换上了一件干净衣裳,准备去集市上买块没有刻字的牌位,再买些香烛钱纸。

毕竟鸡鸣山的事情,还是让我有些耿耿于怀,我对不起那位将军,但是能做的也很少,只能买块牌位放在家里,多给他上些香烛。

出了门,我一路走向集市,经过村口外三里地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个老家伙摆了一张桌子,像是要给人算命的样子。

这老家伙是隔壁村的,也不知道多少岁了,反正头发胡须都白了,如果不是这穿得太烂了,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

但是我知道,他是个骗子,小的时候常听村子里的人说,隔壁村的李瞎子又骗了哪家哪家的钱,尽扯些歪门邪道,乱七八糟的东西,给人算命从来都是十卦九骗,唯一说对的一次还是瞎猜胡蒙的。

也正是这样,我对他的印象一直不是太好,就算现在自己也走上了风水阴阳的路,也觉得他八成只是个江湖骗子。

只是没想到的是,我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他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把我吓了一跳。我下意识的想要反抗,可感觉他一双大手就像是虎钳一样,死死的把我锁住。

这老家伙,力气怎得如此之大。

我心中有些吃惊,可是看到他皱着眉头望向我的样子,背后突然有些发凉,他看得是我左手上的黑线。

莫非他认识此物不成?!

“李瞎…李老叔。”

我没敢叫李瞎子,毕竟人家辈分年纪在那,只是他压根没有答应我,将我的手臂举高,疑神疑鬼的打量着我,最后突然发了疯的大声喊道。

“黑爪鬼煞,你最近挖过坟!”

三三三c 说:

第二更,稍微晚了些,不好意思。

收集大家的意见,毕竟一个人码字,可能会有很多疏忽的地方,希望大家能多提出点意见和建议,我能慢慢修改,写出更有意思的书。

求点推荐票和钻石票,谢谢各位。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逆天废婿
  • [现代]全球杀神
  • [现代]都市之无敌战神
  • [现代]女总裁的无双战神
  • [现代]绝代狂兵
  • [现代]史上最强神吐槽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