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圣医在都市

第一章 十八年的约定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5-11 15:53:00

华夏,某座不知名大山。

秦炎站在悬崖边上,纵身一跃,大笑道:“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忘忧谷,我又回来了,哈哈!”

身体不断往下坠,眼看着快要接近地面。

秦炎翻转右手,‘啪啪’的拍出几掌,顿时一股‘轰隆’声响起,秦炎借力翻了几个跟斗,最后翩然落在地上,身体颤了几下,闪电般向前掠去。

不久,前方出现一排小木屋,围着一个清澈见底的水潭而建,四周有花有树,俨然一个世外桃源。

秦炎飞身上前,脚尖点着水面踏水而行,落地后,一脚踹开木屋的门,大笑道:“老头,我回来了。”

木屋里坐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手里捧着一本书津津有味的看着。

秦炎冲上前坐下,自顾倒了一杯茶喝了,笑道:“还是家里的花茶好喝,行了,老头,别装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里捧着的是金瓶梅。”

老头老脸一红,随手将书一抛,咂咂嘴埋怨:“臭小子,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师父吗?如果不是我严令你回来,你小子恐怕要等我死后才会回来。”

秦炎脸色稍稍一变,笑道:“老头,别生气嘛!我这也不是听你的命令在外面历练嘛!我满世界的跑,绝对没弱了你的名头。”

“我知道,不就是弄了个邪医的称号,没啥大不了的。”

“我靠!这还没啥大不了的,你知道我的这个称号在地下世界意味着什么,不是我说你,你老应该长出去走动走动,别跟社会脱节了,嘿嘿!”

老头瞪了秦炎一眼,没好气道:“臭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话虽是这样说,可老头没有半点责怪之意,他二十年前将被遗弃在路边的秦炎带了回来,收他为关门弟子,将一身鬼神莫测的医术和武功全都传授给秦炎,秦炎绝顶聪明非常争气,年纪轻轻就青出于篮胜于篮,这是老头一辈子最自豪的事。

“老头,说正经的,你这么着把我叫回来究竟有什么事?”

听见这句,老头脸色一变再变,似乎想起了久远的往事,时而落漠,时而笑容满面……

秦炎静静的看着,他认识老头这么久,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秦炎知道老头肯定有一段不愿提及的往事,老头不说,他绝对不问。

过了十几分钟。

老头重重叹了一口气,望着秦炎说道:“臭小子,我把你叫回来是因为一个十八年的约定,我带你去赴会。”

“是。”

秦炎眼中精光一闪,他知道这个赴会绝对不简单。

一天后。

明珠,水月观。

这是很多很多年前约定好的地方,老头带着秦炎在这里等候。

“老头,都等了好几个小时了,和你约定的人还来不来?不来的话我带你去做大保健,那些妹子保证能把你老伺候得舒舒服服,算是弟子孝敬你老了,哈哈!”

老头瞪了秦炎一眼,喝道:“少说废话,是我带你提前来了,约定的时间快到了。”

秦炎古怪一笑不再说什么,看来这个前来赴会的人不一般啊!否则如此牛逼的老头不可能带他提前几小时等候。

一小时后。

破旧的大门推开了,一个风韵犹存的老女人带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走了进来。

秦炎双眼一亮,他居乎把全世界跑遍了,见过的美女不计其数,但真的从来没有哪一个能和眼前这个女人比,弯弯的柳眉,一双明眸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绝美,妩媚含情,好像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女似的。

老头看见秦炎那猪哥样,尴尬的哼了一声,大步迎上前,望着老女人笑道:“秀姑,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很久。”

秀姑沉着脸冷哼:“少说废话,我今天来不是和你叙旧的,我们几十年的恩怨就在今天作个了断。”

老头讪讪一笑,向秦炎招招手。

秦炎小跑上前,一脸笑意的看着眼前的美女:“你好,我是秦炎,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你可以叫我炎炎,也可以叫我小炎,要不我们别打搅两位老人家约会,我们找个地方看看星星,谈谈情说说爱,这样多好啊!”

漂亮女人的脸阴沉得快能滴出水,瞪了秦炎一眼,转开了头。

秀姑非常不满的哼道:“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徒弟,油嘴滑舌没正形,和你当年一样,有其师必有其徒。”

老头脸部一阵抽抽,瞪了秦炎这个坑师父的家伙一眼,讪笑道:“师妹,你别这么说嘛!其实秦炎挺好的,就是心直口快了些,平日里绝对是一个助人为乐扶老大爷过马路,哪里有需要哪里就能看见他身影的好小伙……”

秦炎一脸懵逼,老头口中的是他吗?他昨就那么不相信呢?

秀姑不想再听下去,转头望着漂亮女人说道:“静月,轮到你上场了。”

“是,师父,弟子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李静月上前几步,瞪着秦炎沉声道:“请吧!”

秦炎冲着李静月坏坏一笑,望着老头不解问道:“师父,究竟怎么回事?”

老头笑哈哈的说:“十八年前,我和师妹约好各自培养一个传人在今日比拼医术,三局两胜,你们各自出一题,如果打平了,最后一题由我们共同出题一决胜负。”

“哦!原来是比拼医术啊!只要不舞刀弄枪比拼功夫就行,要不然失手打伤静月可惜了!”秦炎眉毛一挑道。

听见这句,李静月脸色一变,心里更加讨厌秦炎,她觉得对方是在故意挖苦她,不知什么原因,无论如何请求秀姑都不肯教她武功,所以李静月只是医术了得不会半点功夫。

秀姑看见老头的目光怪怪的,当然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莫名烦燥,催促李静月和秦炎赶快进庙房比拼。

秦炎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静月妹妹,请。”

李静月气得浑身发抖,冷哼:“不要脸,谁是你妹妹。”

秦炎半点都没生气,理所应当的说:“我师父是你师父的师兄,你自然是我的妹妹!”

李静月铁青着脸冷冷道:“希望你的医术和你的嘴巴一样历害,想笑就尽情的笑!待会你哭都哭不出来。”

“静月妹妹,我什么都历害,特别是某些方面,要不你试试?”

秦炎在后面跟着,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那扭来扭去的丰臀。

庙门关上,比赛正式开始。

秦炎充分发挥了绅士风度,让李静月出题。

李静月来之前早就想好了题目,拿出准备好的东西。

秦炎此刻倒是没有大意,全神贯注的对待。

门外。

老头缠上了秀姑:“师妹,当年的事情是我不对,你看你都惩罚我这么多年了,能不能就这样算了,我们都一大把年纪了,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

秀姑当然知道老头口中的机会是什么,老脸微微一红,冷冷道:“我当年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懂珍惜,这么多年过去物是人非,我现在只想和你了清当年的恩怨,其它的你想也不要想……”

老头满脸的苦色,当年年少气甚外加风流,所以最后秀姑负气离他而去,这几十年一直都躲着他,老头伤心欲绝在忘忧谷里避世,如果上天能再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会对秀姑说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吧!

“师妹,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想你。”

秀姑用力跺了一下脚,沉声道:“你别再说了,我只想了断当年的恩怨,你徒弟输了别插手。”

“我徒弟不可能输的,你徒弟输了也必须得履行承诺。”

“放心,我向来是一言九鼎。”

两小时后。

秦炎、李静月走了出来。

秀姑快步迎上去,问道:“静月,怎么样了?”

李静月浑身一颤,‘卟嗵’一声跪在地上,低着头愧疚道:“师父,对不起,静月输了,枉废了你这么多年的教诲。”

秀姑脸色大变,情不自禁退后几步,看看秦炎,又看看老头,这以前各方面都被老头压着,负气离开时就和老头有了这个约定,就是希望精心培养出的弟子能打败老头的关门弟子,没想到最后还是败了。

此时此刻好像有成千上万尖刀在捅她的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气,握紧拳头盯着李静月沉声道:“罢了!罢了!一切都是命,你输了,从今往后你就是秦炎的老婆。”

“什么?”李静月忍不住惊叫一声,怎么输了就成秦炎这个厚脸皮男人的老婆了,来之前师父也没跟她说过啊!

秦炎也是极度震惊,不过心里乐开了花,不停摇晃着老头的手臂问道:“师父,究竟怎么回事,你快和我说说呗!”

老头一本正经的说:“我和师妹十八年前的约定就是,你输了,她的弟子杀了你。你赢了,她的弟子作你老婆。”

秦炎惊叫:“我靠!老头,你坑我,原来我这是一直在玩命啊!这年头找个老婆也忒不容易了。”

老头撇撇嘴,淡淡的说:“我从来没想过你会输,要是你跟我学了十几年还输了,不用师妹动手,你自己一头撞死算了。”

李静月站起来,恶狠狠瞪了秦炎一眼,望着秀姑说道:“师父,弟子不愿意嫁给秦炎。”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王赘婿
  • [现代]狂婿
  • [现代]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 [现代]神级小农民
  • [现代]都市东域战神
  • [现代]第一继承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