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圣医在都市

第七章 再遇女神医生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5-23 10:23:30

秦炎眉眼一挑,鼻孔呼出一串烟圈,戏谑地看着大声朗诵万言书的姜主任,原本斯文的脸上早就大汗淋漓,要不是慑于许成林的霸道,恐怕早就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李静月见他模样,心里更是来气,青葱般的手指几乎戳到他的鼻尖上,大叫着:“马上让他停下,否则我开除你!”

秦炎闻声转头,正见蔡婉婷脸色尴尬,笑着摆手让她先走,打发走了女神医生,再看李静月时却是脸色一整,很严肃地道:

“院长,你可以亲自问问姜主任,我有没有逼他在这儿作检讨?你有什么正当理由要开除我呢?医者仁心,一碗水要端平,我做了好事不一定会出来认,要是做了坏事一定会认!”

秦炎正气凛然地说着,捏着过滤嘴,手指一弹,燃着余烬的烟屁股嗖声划出一道弧线,飞进了十几米外的垃圾桶里,看架势,反倒和院长叫上了板,要把委屈说清楚。

“你,你……”

李静月明知是秦炎指使许成林逼姜白当众出丑,苦无证据可言,气得俏脸发红却说不出话。刚才秦炎一番叫屈的话声音又大,吸引了不少患者和员工往这边凑,要是这么僵持下去,自己也得和姜白一样难堪了。

秦炎不卑不亢,平视她的目光,眼中狡黠之色甚浓,以他看来,傲气的李院长在大庭广众下可丢不起人,今天的事就算过去了。

果然,李静月憋了半天,却是理亏词穷,没想到自己用来整治秦炎的办法却被其反制己身,被当枪使的中医科主任姜白遭了秧,出这么一回大丑,恐怕今天就得递辞职报告了,自己整治秦炎不成,还要失去一位中医老手,想到此处,气恨地丢下一句话,转身便走:

“秦炎,你给我等着,以后有你好看的!”

切,秦炎撇撇嘴,暗道师妹真是小孩脾气,上次比试输了之后就一直不服气,这回想用许成林那个二世祖来整我,却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输了第二回,恐怕还会有第三回的交锋。

罢,反正是我以后的老婆,有点小性子也能多些情趣,由她吧。

秦炎想着,脚步却是出了医院门口,向还在被许成林的保镖盯着朗诵检讨的姜主任挥手示意,眼中闪过凶戾之色,瞬间侧漏的气势惊得姜白浑身一个激灵,像看到了凶猛的野兽,念着检讨的舌头一闪,咔擦咬了,又是啊啊哦哦的呻吟,惹得围观的医院职工和患者哈哈大笑,都以为这披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老中医犯了癫痫了。

本想离开医院,身后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呼喊着:“秦医生,秦医生……”

转头看去,不是满头大汗的许成林还是谁,正喘着大气追了上来,看那样子,就快力竭昏迷了。

秦炎故作惊讶,问道:“许少,这么快就跑完了,没偷工减料吧?要是运动治疗强度不够,你身体的积弊可不好清除啊。”

许成林玩命跑了几十趟,两腿都抽筋了,心里恨得牙痒痒,脸上还不得不摆出笑脸,谄媚地问:“秦医生,我按你说的跑完一百遍了,您是不是该给我开药了?”

秦炎点点头,拿出手机,问了许成林的号码,手指点击,一条短信就发到了许成林的手机上。

许成林看了短信,正是药方,内容却是:

1、巴豆五两,与小米同置一锅熬粥,细火慢熬六个时辰后服下。

2、清宿便后,蛇虫鼠蚁干以1:1:1:1比例混合冲水吞服。

“这,这……”

看着药房,许成林的眼睛都要蹦出眼眶,下巴快掉了,先让自己吃泻药粥,再让自己吃虫子老鼠,这是什么鸟药方。

秦炎本意就是要整治一下这个嚣张跋扈的许少,所开药方自然是两幅整蛊配方,但许成林此时心焦自身安危,就算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表面上也不敢发作,只是可怜巴巴地看着秦炎。

秦炎没开口,刚掏出香烟,许成林立刻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的打火机点上,等秦炎美美抽上一口,呼出一串圆圈后才不急不缓地道:

“许少,良药苦口利于病这句话你总该听过吧?是甘愿让你的身体积弊继续加重,直到住进重症监护室那天,还是狠狠心服了我给你开的猛药,一口气把问题全解决了,你想好了吗?”

许成林一听,心里直叫一个苦,那药方上的东西哪里是人能吃的,更何况他许少含着金汤匙出生,半辈子都是锦衣玉食,要他喝泻药粥还能咬牙试试,让他吃老鼠虫子,还不如给他一刀痛快了断。

可眼前能救自己的只有开药方的秦炎了,因为他刚刚已经照过X光片,检测结果显示自己的体内根本没有异常,但右肋部位只要一按就是钻心的疼。

许成林不傻,装病装了这么久也不可能真病,八成是秦炎在自己身上做了什么手脚,证据没有,疼却是真的。其实此刻他恨不得扑上去掐死故作轻松的秦炎,又害怕自己的身体被秦炎整垮,一时间犹豫不决了。

“许少,既然你不听医嘱,觉得我是在危言耸听,那你再按按自己的腰部右侧,就知道病情是不是加重了。”

秦炎一边给他灼烧似的心里浇着油,一边左手已经覆上了许成林的右腰,一根细如发丝的银针悄无声息地穿透布料,扎进了某个穴位,随即收回,隐匿回秦炎的袖口。

许成林一听,心里又是一惊,赶忙伸手去摸,不料一摸之下脸色变了,嘴咧着大叫起来:“啊!啊!好疼,好疼!”

此时他的右腰就像被铁锹生生铲走了一块肉,轻轻一碰都似火烧火燎,疼得他大喊大叫原地蹦跳,像一只被砍了尾巴的猫,早没有了往日里阔家恶少的气势。

秦炎又是呼出一串烟圈,手指轻弹,烟蒂如弹出膛直飞上天,盘旋高空的一只老鹰身形一顿,紧接着扑扇着翅膀掉了下来,正砸在许成林的脑袋上,又是一阵哇哇乱叫,出来查看的保镖赶紧上前护主,秦炎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消失在了医院门口。

身后,传来了许少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们这些饭桶!啊,去,马上按这个药方给我去办,敢耽误一秒钟,本少让你们全卷铺盖滚蛋!”

秦炎耸了耸肩,许成林这种货色根本不配称之为他的对手,略施小计就能整的服服帖帖。

他想,自己这次帮蔡医生去了一个难缠的牛皮糖,也帮静月妹妹赶走了一个影响医院运行的奇葩,倒是办了件一箭双雕的乐事,他也很好奇吃下半斤强力泻药再服蛇鼠散后人会变成什么样。

想到兴处,秦炎掏出手机正准备给李静月打个电话,转告可以让姜白停止朗诵了,以免大热天的姜主任活活念中暑了,不料手机却响了,秦炎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接听后是个甜美的女声:

“先生您好,请问您有租房需求吗?”

不问差点忘了,秦炎正没地儿去呢,是该租套房子,而且不能离医院太远,近水楼台才好得月,于是他问道:

“请问有明珠人民医院附近的出租房吗?方圆一百米以内的。”

电话那头的女业务员嗲声道着:“有的,我们公司就在明珠人民医院斜对面,凌云中介,您能来做一下登记吗,现在就可以带您去看房。”

……

半个小时后,秦炎走出了凌云中介的大门,手里多了一串钥匙,选准了一间虽然不是最近,但位置却是最好的出租屋——在那间屋子的角度俯瞰明珠医院,以秦炎的超人视力可以直接看清院长办公室里的景象。

“房间不错,价格不高,这中介公司还挺有良心的啊。”

秦炎脚步飞快,已经到了出租屋楼下,周围无人,他脚下一踮,整个人如腾云驾雾般直接飞上楼梯转角,数次依法施之,凭着轻功半分钟内就上了十二楼的楼梯间,取出钥匙一开防盗门,一下傻眼了。

出现在门后的,竟然是身披浴巾,长发湿迹犹存,明显刚洗过澡的女神医生蔡婉婷。

蔡婉婷手拿撑衣杆,正晾着衣服,乍见门开,又见瞠目结舌的秦炎色迷迷的眼光,顿时惊叫出声,手中撑衣杆变成武器,呀呀叫着就对准秦炎那双不老实的贼眼戳了过去。

“嗨,误会,误会!你怎么在我家里?”秦炎抬手招架,有深厚的内力支撑,那不锈钢撑衣杆的尖头戳到他的手背上,宛如纸折的一般,直接弯曲变形,根本伤不到他分毫。

“变态,流氓!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还问我,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你来这儿干嘛?”

蔡婉婷被他突然开门偷窥,本就惊惧恐慌,害怕是秦炎一路尾随自己等待机会下黑手,事到临头居然还敢反问自己,真是无耻到了极点,手里的撑衣杆更是戳得不留情面,任凭秦炎怎么解释就是不听,动静大到楼上楼下的住户都开门要聚过来凑热闹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王赘婿
  • [现代]狂婿
  • [现代]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 [现代]神级小农民
  • [现代]都市东域战神
  • [现代]第一继承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