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圣医在都市

第九章 从此和你住一起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5-24 10:05:55

秦炎见他惨状,八成是被自己说中,心里暗笑这秃驴果然不是好鸟,话到嘴边却是怜悯地道:“张总,你身上的病我可以给你开药方,心里的病除了你自己之外谁也治不好。”

张海听他说有药方可治,才舒了口气,不料后半句又噎了回来,抬头看着秦炎不迭地求着:“秦医生,您一定要帮帮我,我,我还没儿子呢,我们家五代单传,不能到我这一代就绝了根啊!”

张总心急如焚,已是老泪纵横,早忘了自己的身份,害怕自己从此成了不能人事的太监,连秦炎是何来路都没搞清楚就一口一个秦医生的哭求着,实在是病急乱投医了。

秦炎见状心里好笑,脸上却是一副郑重严肃的表情对他道:“张总,我的药方很简单,在市内任何一家药房都能配全,你记住了,虎鹿熊三鞭按1:1:1比例熬制,将一锅水熬成一碗汤,吞服精华,全部饮下,坚持服用三次,你的身病就能痊愈。”

他摇头晃脑的说着,张海忙不迭地在手机上记着,因为是自己的老二出了问题,所以觉得秦医生开出的三鞭炖汤方子正好大补伤处,练练点头,又不安地问着:

“那秦医生,心病应该怎么治?”

秦炎见他信以为真,大有马上去买三鞭回家炖汤喝的机劲,心里早就哈哈大笑,张海的老二发紫失去知觉完全是因为穴位被扎,阻塞血液循环,如果真喝下了凝聚三鞭精华大补男精的汤,就如同往一个憋足了气就快爆炸的气球上丢石头,想不炸都难。

秦炎心里大笑,静月妹妹岂是你这秃驴能碰的,表面不动声色,贴近了张海的耳边,小声说起了心病的治疗方法……

二十分钟后,出租楼十二层。

出租屋内,裹着浴巾的蔡婉婷还蜷缩在阳台的墙角,生怕自己站起来的时候,很可能守在门外的变态跟踪狂就会开门冲进来,而手机也放在客厅里,别说报警,连出声向楼上楼下的邻居呼救她也不敢,她可见识了秦炎手断钢管的厉害,如果激怒他的话,自己可就危险了。

正在踌躇恐惧的档儿,被反锁住的防盗门突然响起了一阵拍击声,紧接着蔡婉婷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蔡医生,你在家吗,我把凌云中介的老板带来了,他能证明我的清白。”

一听这声音,蔡婉婷浑身一个激灵,差点尖叫出声,不过想到秦炎徒手断钢管的厉害,如果真要对自己不利的话根本没必要演戏来骗自己开门,恐怕厚重的防盗门连他一脚也挨不住。

念及此处,蔡婉婷安慰着自己,秦炎和李院长是熟人,应该不会对自己有多大的坏心,缓缓站起身来,走到门前,在猫眼上瞄着门外的情景,果然是秦炎,身旁还站着一位穿着西装的男人,表情古怪。

“啊,怎么是他?”

蔡婉婷杏眼圆睁,那个光头男子她认识,几天前在凌云中介租房的时候,就是这位张老板给自己介绍的这间房,无论是面积还是价位都很不错,还是张老板亲自带她来看房的,难道他认识秦炎?

心里犯着嘀咕,但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了一半,蔡婉婷一边说着让秦医生等等,一边回房快速换好衣服,再开门时,那位见过面的张老板二话没说,居然噗通一下跪到了地上,声泪俱下地说着:

“蔡医生,对不起,我做了昧良心的生意,我不该把房子租给那么多人,我利欲熏心,我痛改前非……”

张海说着,竟然自己抬手打起了耳光,一下下都是啪声脆响,本就肥胖的脸不一会儿就肿成了猪头,还是红烧的,一边打一边忏悔,把自己这些年开中介公司干的那些黑事全吐了个一干二净,包括一房多租等奇葩方式,直听得蔡婉婷瞠目结舌,这才知道自己真是上当受骗了,秦炎也只是受害者,并非尾随跟踪自己的变态狂,是自己错怪他了。

不知是真良心有愧,还是心念自己老二安危,张海曾经嚣张无耻的奸商形象早已破灭,哭得稀里哗啦,还是秦炎把他拉起来送下了楼,临别时秦炎还特意提醒了句:

“张总,你别担心,按我的方子来,以后少做那些让人良心不安的生意,自然就药到病除了。对了,本来李院长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托我给你治病,也是盼你能好自为之,我能看出来,她希望以后你们之间能少些来往,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心神失守的张海早把秦医生当成了救命稻草,此时听他的话里委婉地表达李院长想结束和凌云中介之间的生意合作,并对他这个奸商很不齿,希望他能滚远一点的意思,非但不恼怒,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摇着头说:

“是,是我见钱眼开,是我不诚信经营,李院长的意思我明白了,答应明珠人民医院的限期还款我今天就打到公账上,绝不拖欠,我,我……”

说着说着,张海哽咽又起,说不下去了,直摆手告别了秦医生,仓皇离开了,想是去寻三鞭炖汤了。

限期还款?秦炎何等聪明,一下反应过来了,原来静月妹妹去凌云中介找张秃子是去讨债了,这下既澄清了蔡婉婷对自己的误会,又帮静月妹妹要回了钱,岂不一举两得?

秦炎一想,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快速上了十二楼,却见那间出租屋的门已经敞开着了,推门而入,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的正是一身清爽打扮的蔡婉婷,茶几上已经摆了两杯热茶,显然是招待自己的。

蔡婉婷此时穿着一身轻纱睡衣,似乎对上门的秦炎并不抗拒,心里还隐隐有些过意不去,之前自己过于激动,没弄清状况就用撑衣杆去戳他,如果秦炎只是个普通人的话,恐怕早被坚硬的钢头戳烂脸了,自己也得和张海一样良心不安了。

秦炎倒不客气,进门鞋都不换,直接坐到蔡婉婷对面的沙发上,端起热腾腾的茶水一饮而尽,一抹嘴巴道:“蔡医生,咱们之间的误会消除了,你是不是也该准备一下了?”

“准备,什么准备?”

蔡婉婷不解了,端起茶杯小口饮着,美目打量着这位秦医生,长相不是很帅,却是棱角分明,很有男人味,除了一身和医生的身份不太搭调的闲适装扮外,怎么看也不像个坏人的样子。

“这儿是我家,蔡医生你不准备收拾一下行李,难道要住在这儿?”

秦炎轻飘飘一句话,却把蔡婉婷噎了一下,差点呛着,像故意整她一样,蔡婉婷放下杯子拍着胸脯,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瞪着秦炎眼含坏笑的脸,原本那点好感和惭愧早消失了,气恨地道:

“明明是我先住进来的,要走也是你走,轮得着我收拾什么行李?”

秦炎一摊手,问道:“那蔡医生你的租房合同呢?我可是和凌云中介签了合同的啊。”

蔡婉婷像早有准备了,从女包里取出一叠文件,丢到秦炎身前,没好气地道:“你看吧,生效日期比你签的早,看完了就走吧,恕不远送。”

哟,下逐客令了。秦炎心里好笑,不过想逗一下这位明珠人民医院里出了名的女神医生,没想到蔡医生脾气还蛮大,直接要赶他走了。

先签了合同么?哼,山人自有妙计,秦炎早有主意,拿起那叠文件,翻到了甲方乙方签名那一页,大拇指按在了张海的签名上,深厚的内力随意念转动涌出丹田,汇集到指尖,在不到百分之一秒内的瞬间抹去了钢笔签名,而签名下的纸张,丝毫未损。

蔡婉婷见他仔细看着合同,不停地皱眉头,好像自己的合同真有什么问题似的,刚要开口催促,却听秦炎说道:

“蔡医生,你确定这是和凌云中介签订的租房合同?”

蔡婉婷一翻白眼,不准备和他再啰嗦了,起身就要赶客,秦炎却是把合同丢了回来,落到茶几上,正是甲乙双方签名的那一页。

蔡婉婷一瞥,樱桃小口顿时张大,在自己的签名上方,张老板的名字居然凭空消失了,拿起合同仔细打量,纸张却没有摩擦的痕迹,就像从没用过的新纸一样。

“这,这……”

蔡婉婷说不出话来了,秦炎却提醒着:“蔡医生,是不是你忘了让张老板签名了,这上面只有你的签字,可没有法律效力的啊。”

秦炎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卷纸张来,正是和凌云中介签的租房合同,递给蔡婉婷。

蔡婉婷接过来查看,双方签名俱在,还盖了公章,两相比较,倒真是自己反客为主了,难道真是签约时粗心大意了,不可能呀……

半晌,蔡婉婷才叹了口气,把合同还给秦炎,知道自己就算赖着不走也会被他赶走,可租房时交的两年租金是自己工作这么久的大半积蓄了,如果搬出去,连医院宿舍的房间也租不起了。

秦炎暗自得意,见美女黯然神伤,却有几分不忍,再打量这间屋子,一厨一卫,两间卧房,自己一个人住倒也有些冷清了,便道:

“蔡医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如我们合租好了,两间卧室咱们一人一间,你看怎么样?”

闻听此言,正欲进房收拾行装的蔡婉婷转过身来,看着秦炎笑容和蔼的脸上并无异色,很诚恳的样子,再想自己的处境,也确实无地可去了,点点头,不待秦炎心喜,却来了个转折:

“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的条件,否则我宁愿搬出去,也不和你住在一起。”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王赘婿
  • [现代]狂婿
  • [现代]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 [现代]神级小农民
  • [现代]都市东域战神
  • [现代]第一继承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