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圣医在都市

第十四章 人心比蛊毒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5-29 00:22:00

两个保镖都是野战军特种大队出身的退伍军人,虽然早已离开军营,但练到大开大合境界的军体拳每日操练,就是为了那些出重金聘请他们的雇主需要时用以制敌,无论打成什么样子,都有老板兜底,而那位带着金边眼镜的年轻雇主给他们下的命令只有一个。

那就是,拦住除姜白之外的所有外来客,不择手段,包括暴力驱逐。

此时,两双钵大的拳头正携着呼呼的风声向秦炎袭来,四只拳头上还戴着闪闪发亮的东西,是特制的合金指虎,硬度比寻常钢铁更高,一旦落到人体,恐怕最轻也是重度挫伤、骨骼折断的下场。

不过,那在常人眼里快如闪电的突然袭击,在秦炎眼中却恍如十倍慢镜头一样迟钝,随着他左脚一点地面,整个身体像浮空一样平移半米,轻松闪避过了足以打死野兽的拳头攒击。

下一秒,在两名退役特种兵来不及反应的空档,秦炎的身体像摆脱了惯性的控制,右腿随着身体停止同时高抬,直接踢中了两人的腿后关节部,像踢两只足球一样,闭上眼睛的李静月只听见嘭的一声,赶到三楼来的大队保安却看见了,两名高大壮硕的黑衣保镖直接被踹飞了出去,像泄了气的皮球,在空中翻滚着落下了三楼。

“啊……”

闷哼声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十余米高的距离,毫无保护地直接摔落下去,就算是再强悍的身体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再睁开的眼的李静月已经顾不上斥责秦炎,安排着保安队和救护人员一起下楼将两个保镖背上了担架,直接送急救室了。

再回头时,特殊病房的大门已开,秦炎人影消失,早就先一步进去了。

李静月站在室外,犹豫良久,还是跟了进去。

病房内,陈列布置并无特别之处,一张加大的自动伸展病床,床边一张座椅,一部输氧机还有一台无名医疗设备而已,但只要是医疗专业出身的人士,一眼就能看出那台一人大小的特殊机器的作用——抢救,更能看出那台机器的价值和使用者的身份不菲。

病床尾部的号牌上,记录着入诊时间,而最吸引人眼球的,是病人的名字——萧烈山,一个秦炎并不陌生的名字。

此时,秦炎已经坐到了床边的凳子上,低头看着病人,表情冷得像冰,硬得像铁。

床上,一个面戴输氧罩,仰卧而眠的老者,须发皆白,面目潮红,是一种临危的病人不应该有的红润。

李静月杏眼圆睁,立刻发现了异常,输氧机的开关,被关掉了。

她克制住冲上前去掐死秦炎的冲动,不敢发出过大的声响,轻轻走上前,眼光那么复杂地看着秦炎,秦炎也看着她,丝毫不畏惧她兴师问罪的目光。

“你到底想干什么?”李静月咬牙切齿,用仅有二人能听清的声音逼问道。

“出去,我在救他。”秦炎的声音,已经冷到冰点,让李静月觉得陌生而恐惧。

救他?关掉病患的输氧机,说在救他?

李静月扬起了手,颤抖着没有挥下去狠狠抽在秦炎那张欠揍的脸上,一咬牙,转身便出了病房。在愤怒到极点的时候,她突然明白了秦炎想干什么,因为秦炎的手里已经多了三根她很熟悉的东西——银针,细如发丝的银针。

看着床上已经开始呼吸急促,开始回光返照的病人,秦炎闭上眼睛,浑厚内力自丹田滚滚涌出,随他意念转动施展着隔空传音:

“我是医生,如果你听到了,就睁开眼睛。”

“我是医生,如果你听到了,就睁开眼睛……”

与此同时,躺在床上行将就木的肖烈山脑海中响起了这个声音,已经对生命绝望的他像旱鸭子在激流中抓到了一个救生圈,猛然睁开浑浊的双眼,正见坐在床边的秦炎也睁开眼睛,两道同样犀利的目光隔空对撞,让已经形如枯槁的肖烈山情绪突然变得激动,安静放在被子中的手都在颤抖,像看见了不可思议的奇景,连输氧罩被断气造成的呼吸困难也缓解了不少。

秦炎对他的反应并不意外,很平静地道:“我叫秦炎,咱们见过面。”

“你,你……”

躺在病床上兀自激动的萧烈山口中吞吐音节,呃呃啊啊地叫着,却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不用害怕,现在你不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一方大佬,只是病人。我也不是那个让你风声鹤唳的圣医,只是医生。”

秦炎摆了摆手,像对过往的事情一概翻过,转而问着:

“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也别说姜白那点小伎俩能瞒过你,如果我猜得不错,你是被自己的某位亲人连同外人一起挖了个坑,埋了进去,但他们不敢直接对你动手,想把你永远困在这医院里,用吗啡拴住你,等你自己挨不住的那一天拔掉氧气罩了断,他们就能顺理成章接管你的资产,继承你的势力,我说的对吗?”

萧烈山痛苦地闭上眼睛,扭头过去,躲避着秦炎如火如炬的目光,正如秦炎所说,此时的他已是垂垂老朽,至亲者的背叛对这位曾经呼风唤雨的教父级人物来说是无法承受的,他甚至不愿再回想过去,只要一想,便心如刀绞。

“如果我告诉你,我能救你,能帮你把他们全部揪出来,放到你面前任你处置,你相信吗?”

秦炎的语气很笃定,睥睨地看着曾经面对过的危险敌人,似乎早已胸有成竹。

“把,条件说出来吧……”

萧烈山仍然没有回头,低沉的声音如受伤的猛兽哀吟,恐怕这座医院里,能知道面前躺在病床上的人真正身份和背景的,算上秦炎也不会超过三个人,恐怕连李静月都无法摸清楚底。

“很简单,只有一条,把光彩集团的控股权交给我,你依然是除我之外的第二大股东,我可以让你延寿三十年,你不必担心杀了唯一的亲儿子会绝后。”

秦炎的嘴角升起了一抹怪异的弧度,曾经在地下世界与那个庞大的财团势力搏命,只为了更快速地积累原始资本,没想到命运弄人,当年大敌成了这副样子,哪还有一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佬气势。

不过,虽然外在气质变了,秦炎却能准确地感知到,萧烈山的心里依然卧着一头猛虎,一头受了重伤的猛虎,在舔舐着伤口,等待机会,还是等待死亡?

“你的胃口太大,吞不下的。”

萧烈山的声音也变得平静,像不怀疑秦炎有能医治自己的本事,却怀疑他过度膨胀,被野心冲昏了头脑。

“呵呵,威胜集团的胃口也不小啊,如果我今天不来,如果姜白再次出现,你是不是打算向威盛妥协,宁可把一辈子的基业拱手让人,也要让那个逆子跪在你面前,亲手干掉他?”

秦炎把玩着手中的银针,一语出口,却似五雷炸落,让前一秒还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萧烈山陡然翻身,满脸红润异常,一双漆黑的眼睛里浑浊尽去,仿佛在跳动着火焰,一字一顿几乎是怒吼出来:

“证明给我看,你能达成承诺!”

面如青兽,声如狮吼,秦炎心下一惊,这老家伙果然还是凡人,在地下世界呼风唤雨几十年也没变成神仙,宁可真把所有财产都拿出来,也要把背叛他的人亲手干掉,沿海之虎的称号却是不是浪得虚名。

萧烈山的吼声惊动了守在外面的李静月,她转身就要进来,却被秦炎的隔空传音止住了脚步:“停下!”虽然心急如焚,终究忍住没有开门,跺着脚在心里骂着那家伙混账,却是无计可施。

秦炎看着那张已经透支最后生命力而变得红润的苍老面孔,和当年亲眼见过的那位高高在上的黑白王者截然不同,但那跳动着火苗的阴戾眼神绝对不会错,绝对是同一个人。

“闭眼,躺下!”

萧烈山咬牙应声躺下,秦炎也不再废话,收了银针,两掌合一,浑厚内力在体内呈顺时针流转循环,大喝一声,两掌覆在萧烈山的腹部与左心房处,如洪水出闸的内力贯穿体表,直入萧烈山的五脏六腑,随着循环往复的内力运转传递着身体信息,数秒功夫掌手功停,为了毫无死角地完全探查一遍,饶是秦炎的功力深厚也已额头见汗,口中吐出一个诡异的名词:

“苗疆毒蛊!”

秦炎的神色一下变得难看无比,没想到萧烈山体内居然藏着这种难缠的东西,以他的实力倒并非无解,而是那种出自湘西苗寨里的毒虫过于奇异,现代西医的抗生药物都对其毫无办法。

据老头子曾经给自己讲过的医书,蛊虫一旦毒性发作,释放微量毒剂,能让中蛊者痛不欲生,却不会在短时间内致命,难怪需要吗啡那种成瘾性极大的镇痛药物压制,就是自己肚子里被放入这种东西,恐怕都得脱上一层皮。

“好家伙,这老家伙够硬的,住了半年多的院,每天忍受那种折磨还能死扛不妥协……”

秦炎心里不禁感慨,蛊毒不过人心,真有点难办啊。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王赘婿
  • [现代]狂婿
  • [现代]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 [现代]神级小农民
  • [现代]都市东域战神
  • [现代]第一继承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