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圣医在都市

第十七章 激战再起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6-01 19:18:50

明珠人民医院,住院部急诊科,某高级病房。

病房内,单独放置的智能化病床被调节成背靠式,包括抢救机器等义务器材,都和中医科里那间萧烈山病房中的规格几无二致。

此时躺在病床上的是已经卸下华丽衣装,换上与脸色相同的苍白病号服的陈少,陈逸斌。

从发病到倒地,被抬上担架,送进来抢救,再被告知自己可能会被切除睾丸,失去男性功能,陈逸斌直到现在还没能反应过来,这一切到底是这么回事?

看着手里的检查表单,上面显示自己得了睾丸炎,并且是晚期,很有可能引发其他内分泌器官炎症,如果不切除,后果可能是高位截瘫,和家里那位已经无法掌管公司和组织事务的老头子样,下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

“啊!“

他突然怒吼起来,病房的门早被反锁,隔音效果极好的特殊病房里,不久前还在幕后运筹帷幄,时刻准备代表威盛吞下光彩集团的总裁陈逸斌,那位风度翩翩的优雅绅士,此时在病房安装的探查摄像头下,已经是一个疯子的形象。

他不停地抓挠着自己的头发,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像一头发情的大猩猩,让他怒至癫狂的是,在切除手术之后,自己将永远失去发情的能力。

疯狂的陈逸斌突然停止了动作,像断了电的机器人,手脚僵硬,脑袋换换转动,涣散无神的目光移到了摄像头上,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就在监控室观察病人情况的医生满脑奇怪时,陈逸斌突然抓起了放在床边柜子上的水果,朝摄像头猛扔过去。

半圆形的摄像头应声粉碎,玻璃罩的碎片撒了满地,把监控室里的医生和保安吓得赶紧起身往病房赶,病房里的陈逸斌却哈哈大笑着,像做了一件多么有成就感的事一样。

作为威盛集团现在的实际掌舵者,以及集团下属的地下组织头目,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毛病,是秦炎,那个混账,自己一开始竟然没认出他来,那个当年在地下世界搅得翻天覆地的邪医秦炎,一定是他对自己动了手脚。

“我要杀了你,我杀了你!”

陈逸斌使劲挥舞着握得发白的拳头,就在不久之前,组织接到了派出驻守后山的狙击手射杀失败,遭遇追击的事,他就知道一定是秦炎横插了一杠,才让后备计划也功亏一篑,光彩集团这块砧板上的鱼肉,煮熟了的鸭子就从嘴边飞走了,自己也被那个秦炎弄到如此狼狈的境地。

“滴滴,滴滴……”

就在他怒不可遏,幻想着秦炎被打成筛子的时候,床边的高端卫星电话响了,闪烁的蓝光显示收到了无线电通话请求。

陈逸斌按下了接听,无线电波传输着某个阴暗角落转达的消息:“boss,汽车炸弹已经爆炸了,是驾驶者主动引爆的。”

“好,好!”

陈逸斌眼中欣喜若狂,仿佛已经看到了秦炎被炸成肉泥的样子,想要大笑,却被接下来的声音卡住了喉咙:“但是,派去后山执行任务的人里,有一个被2号目标生擒,并用无线电传输请求通讯,是否需要转接?”

那两名组织里的顶级杀手此行的1号目标就是萧烈山,所谓的2号目标就是横空出现的秦炎,但目标未能被猎杀,杀手反而一死一被俘,让陈逸斌瞠目结舌,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让他的脸色青红交变,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

“给我转接!”

随着一阵嘈杂的电波声音,陈逸斌听清了那个不久前分别的声音,是秦炎:“你不是萧烈山的儿子,你是陈逸斌!”

“啊。”

陈逸斌被这突如其来的话惊了一下,对方是怎么猜到自己是幕后指挥的?就算是那两名被派遣狙击萧烈山的杀手,也只知道W组织的少东家是萧烈山长子萧怀玉,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和蓝迪之间的关系,自己完全是通讯指挥,从未露面,如同鬼影一样操纵着一切。

可秦炎的声音自信而笃定,像胸有成竹,像胜券在握,让陈逸斌在短暂的惊诧过后怒火更盛,怒吼着:“别嚣张了,你会为你做的一切付出代价,你早晚会死在无穷无尽的追杀下……”

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两名医生和数位保镖冲了进来,眼见陈逸斌像着了魔一样拿着那部奇怪的电话大喊大叫,被从精神科请来的主任医师刘晓东立刻挥手,将携带的镇静剂取出,呼喊着保安:

“摁住他,病人情绪极不稳定。”

这种时候可管不得病人是什么身份,两名人高马大的保安应声而上,按住了陈逸斌的两条胳膊,任凭他挣扎,被注射了一剂安定之后,意识渐渐沉下去了。

……

医院后山,林中某处

站下树下的秦炎手持一部无线电传呼机,听着里面传出的阵阵叫骂声和诅咒声,听出了陈逸斌声音里的悲愤绝望,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的弧度,心道果然是家贼难防,家贼勾结外贼更是防不胜防。

身边,鼻血已经被止住,躺在满地落叶上的那名幸存杀手看着秦炎丢下了无线电,低头看向自己,表情丝毫不像刚经历过一场生死搏斗,轻松至极,声音却听不出感情:

“知道你为什么能活到现在吗?”

杀手点点头,但没开口,看样子不准备合作。

秦炎掏出了香烟,点上,深吸一口,吐着烟圈,环看周围环境,自己所处的地方就算是直升飞机的视角也发现不了,除非那些人能调来火箭炮,把这座山轰一遍过去,否则就算来一个连的雇佣兵也无法对他形成威胁。

“给你一次机会,回答我的问题,你可以活着离开这里。“秦炎道,他已经感觉到了,有一伙数十人正从三个方向往这里赶,不远处的公路上还在冒烟的那堆灰烬是最好的指路标,指引后续的武装人员来追杀自己。

那杀手仍是沉默,不摇头也不点头,像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同伴正在往这边赶,仍然心存侥幸。

秦炎看出此人想法,明知自己的命运不是死在敌人手里就是被友军灭口,居然还能撑死了不吐货,没有必要啰嗦。

随着一次深呼吸,香烟一下燃去了大半截,只剩下烟蒂,被转身面对山顶方向的秦炎轻轻一喷,如出膛的子弹一般飞速掠出,穿过密林间的缝隙,击中了数百米外一名轻声潜行的雇佣兵左眼,直接把眼珠撞得粉碎。

再转身时,躺在地上的杀手已经被秦炎的左手握住衣领提起半空,右手攥成拳头,毫无花哨,毫不客气地击打在杀手的腹部。

一拳,两拳,三拳,每一拳都像一把铁锤敲在人体最柔软的部位,每一拳都让被提在半空的杀手喉咙翻滚,发出阵阵含混不清的声响,隔着防弹衣打到第七拳时,和着血的唾液已经流出了嘴角,死硬顽抗的杀手再也只撑不住,呃呃啊啊地求饶着:

“我,说,我说……”

“嘭。”秦炎直接把他扔到了地上,看着如一条虫般捂着肚子翻滚扭曲的迷彩杀手,阴冷地道:

“如果你敢耍任何花样,我保证让你生不如死。”

“是,是少东家,让我们,杀,杀了萧烈山……”

杀手呻吟着,声音含混不清地吐着消息,却被秦炎一脚踩在了胸前,问道:“你们在珠海市的据点,说!”

“咳咳……在,在,在金龙大厦……啊,在大厦三十层,有无线电台……”

金龙大厦,秦炎记住了这个名字,就在他准备施功让这家伙清醒一点,继续盘问的时候,一道低沉却不断加速的声音随风入耳,离自己的后背越来越近。

“轰!”

就在秦炎卧倒的同时,一枚步枪榴弹在距离他不到十米的距离落地,爆炸掀起一阵狂沙泥土,高爆破片插入了挣扎起身的杀手额头,正中眉心,来不及出声就彻底失去了生命迹象。

“来得好!”

秦炎低喝一声,身形暴起,如一头出笼的猛虎夺路狂奔,反向冲往榴弹射来的山顶方向,浑厚内力暴涌而去,脚下生风,身后留下一串无可辨识的残影,转眼之间已掠百米,两手如一对铁爪子,看准走在最前的雇佣兵领队,一握一抓,直接扯断其左右臂膀,直让百战生还的精英战士痛哭流涕,如狼哀嚎。

惨叫声尚未停歇,秦炎身影左闪右挪,两手如电,数秒之内连断十余名雇佣兵的咽喉,鲜血飞洒四周,却一滴也未落在秦炎的身上。

下一秒,秦炎已经停在了变成废人的雇佣兵领队身前,轻蔑的表情宣告战斗已经结束,哪怕战斗根本没有开始。

恐惧,一种深深的恐惧蔓延上了雇佣兵领队的心头,面前的家伙到底是人是鬼,怎么可能这么快,快到他根本来不及扣动手中步枪的扳机,身边的队员就已经全部被击杀。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王赘婿
  • [现代]狂婿
  • [现代]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 [现代]神级小农民
  • [现代]都市东域战神
  • [现代]第一继承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