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圣医在都市

第二十章 背叛(三)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6-04 21:38:00

“小姐,别怕,很快你就会离开这儿的。”

蓝迪声音很轻,两名戴着耳麦正在传达面前摆放的纸张上命令的组织成员也未听见,那一直紧闭着眼睛瑟瑟发抖的女人却一下如释重负,身体一软,嘭声斜倒下去了。

蓝迪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是萧烈山唯一的女儿,也是光彩集团的现任总经理,萧凌燕,一个本来与背叛者之间的交易无关的人,早在二十多年前自己刚跟随萧烈山的时候就见过她,那时的她还是个牙牙学语的幼儿,一转眼,已经成了一位风姿绰约的美女老总。

如果说含着金汤匙出生是她的幸运,那成为萧烈山的女儿就是她的不幸,不管是外人还是家里的人,看到的只有萧凌燕表面上的奢华生活和优雅美貌,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明暗两头的人时刻保护。

一切都终结在昨天,也是夕阳时分,从熟悉的私家运动场里被熟悉的安保人员强行架上车,捂住嘴巴,捆住手脚,从云端跌落低谷。

侦察兵出身的蓝迪骨子里充斥着江湖气息,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去威胁萧烈山,没有下达过绑架萧凌燕的命令,而是他的亲弟弟蓝涛把浑身绳索的萧凌燕带到了这个隐秘的组织指挥点,困在此处,成为了一张关键时刻用于自保,争取出逃时间的王牌。

虽然不忍,但蓝迪没有拒绝,哪怕本性中对江湖道义的执着仍在,但底线早被多年来不断膨胀的金钱与地位冲散,与那些手握实权、道貌岸然的官僚打交道,与那些相貌堂堂、衣冠禽兽的商界精英打交道,接触的一切繁华都让这个曾经替萧烈山挡过子弹的硬汉迷失在欲望当中,直到成为背叛者。

紊乱的思绪被一名属下打断了,蓝迪转过身去,只见一名通讯员焦急地汇报着:“蓝爷,市公安局的人撤出医院了,那些荷枪实弹的特警全部撤走了。”

蓝迪一把夺过了他手上拿着的耳麦,戴上,压低了询问着:“我是蓝迪,医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派去的一个排突击队呢,为什么联系不上?”

无人可知,最让他心焦的,不是准备周详却最终失败的暗杀行动,而是至今没有收到组织武装人员与警方交火的消息,甚至没有收到派出的雇佣兵发回的任何消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五十多名训练有素火力强悍的前退役军人,难道会人间蒸发?

不管是死是活,这种没有任何消息两眼一抹黑的情况都是蓝迪不能容忍的,耳麦中的嘈杂电波声夹杂着很小的汇报声:“蓝爷,收到了市局里咱们人的消息,省公安厅的专案组已经到了明珠人民医院,据说那些去增援的人,都,都死了……”

死了?蓝迪眉头紧皱,追问着:“是被警方击毙了?没有一个活着的?”

“不,蓝爷,具体情况不清楚,好像那些人和一个叫秦炎的交上火了,但无法确定。消息是特警总队里的人传的,说那些派去的人脖子都被抓断了,死得很怪……”

秦炎,秦炎……

蓝迪在脑海中搜寻着这个名字,隐隐中似乎有些印象,但时间过去很久了,这个名字的主人是不是和组织产生过交集……

秦炎!蓝迪的眼睛猛然睁大,几乎要蹦出眼眶,在耳麦里大吼着:“是不是五年前袭击赌船,杀了船长的那个秦炎?”

他记起来了,绝对不错了,能和那些全副武装训练有素的雇佣军对抗还能活着离开,并留下几十条人命的,除了那个自己在赌船的沉没前看到的监控录像里的怪物之外,绝不会有别人!

那是一搜由W组织出面收购的外国超期服役的大型游轮,承载着满船上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赌客,通过各类船上博彩为组织赚取高额的赢家分成,坐收渔利,短短半年组织了三次公海赌博,解决了当时正进军房地产行业拼杀如火的光彩集团缺少现金流的燃眉之急,自己也正是因为主管海上博彩的项目才得到了萧烈山的加倍看重,成为了组织的二号人物。

原本应该顺风顺水进行下去的摇钱项目却毁在了一个人手里,那个在监控视频里一身黑色风衣,一副可笑的港台赌神打扮的小子,只带了一张一百元的人民币上船,却在短短两个小时里用一个最小的筹码翻成了一百个最大的筹码,再从最后一把梭哈里一口气赢下赌船上看场老千整整一万个最大的筹码。

那一个筹码就价值一万美金,那个叫秦炎的家伙,生生用一百块钱赢走了一个亿的美金,就算用屁股想也知道这钱根本别想拿走。可意外就此发生,赌船上的W组织成员很客气地请他去贵宾间,先礼后兵,希望他能暂时留在房间里,等船靠岸后,可以折价,让他带走一百万,当然是人民币,这还是当时遥控指挥的蓝迪亲自批准的价码,就当交一个赌术高手,毕竟所有的监控探头都无法捕捉到他出千的证据,这样的奇人他想留着也许以后用的上。

可那个秦炎却不知好歹,非但不同意蓝迪开出的条件,还冲出了房间,大闹赌船。要是换成普通人,敢在公海上黑船撒野,等待他的只有吃枪子喂鲨鱼的命,蓝迪当时就气得摔了电话,船上的组织成员得到命令后,强行把他带到后舱,准备将其干掉。结果远在内地的蓝迪就看到了船上的实时监控影像里,那让他永生难忘的画面:

两名黑衣人员一前一后压着被打上铐子的秦炎,开启了做鱼丸的钢铁绞肉机,把他抬起来要往锋利的绞刀里扔的时候,戴在秦炎手上的铐子居然像纸糊的一样瞬间崩断,那个一身赌神打扮的怪物,身体凭空翻转,一手抓住一个组织成员的衣领,在站立的同时把两名高大魁梧组织成员如同扔死鱼一样扔进了疯狂旋转的钢刀中,整个监控屏幕顿时血红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了。

紧接着,在随后的十分钟里,蓝迪在其他的监控分屏里清晰地看到了,秦炎是如何赤手空拳打翻了船上的上百名组织成员,不管是初期混乱时的拳脚群殴,还是到了后面已经红了眼睛的拔枪扫射,不管是警棍还是枪子,根本碰不到那个怪物的衣角,满船的赌客有一大半跳进了海里,游轮改造的赌船也沉没太平洋,惊动了世界媒体。

从那以后,任凭蓝迪如何劝说,萧烈山也不同意再干赌船生意,那个秦炎是因为和光彩之间的矛盾才拿赌船下的手,一次就让偌大的博彩帝国翻了船,砍掉了光彩集团的一大财源,也让W组织失去了财政自主的可能性,让他蓝迪成为了永远的二号人物,随时可以被替换掉的二号人物。

如果不是那件事打断了蓝迪蓄谋已久的上位计划,断绝了W组织割离光彩集团的可能性,或许就不会有三年后的背叛计划,也不会有现在的生死搏命,而且,对于蓝迪来说的这场生死搏命,在了解萧烈山的人的眼中,只是兽王即将针对背叛者展开的一场报复猎杀。

讽刺的是,杀掉了前往增援狙击手的雇佣兵,并会成为萧烈山的行刑者前来对付自己的,正是当年让W组织和光彩集团蒙受巨大损失的秦炎。

蓝迪思绪未停,耳麦中的声音也一直响着:“蓝爷,蓝爷,刚刚收到市局里人的消息,啊!”

最后的那声大叫惊醒了蓝迪,他大吼着耳麦:“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无人回音,只有嗯嗯啊啊的含混低吟声,蓝迪猛拍自己的额头,一定是那边的人被警察发现了。

果然,耳麦中的沉默只持续了几秒钟,就被一个陌生的声音取而代之了:“蓝迪是吧,把脖子洗干净,我会很快过去的。”

蓝迪一愣,这不是警察在说话,声音很陌生,难道是……

他惊愕间,耳麦再次响起那个声音:“你的老板萧烈山,让我带一句话给你。”

“什么话?“蓝迪的声音有些沙哑,像吞着刀子。

“如果你自己了断,你的骨灰会和他一起葬进公墓。“秦炎的声音,戏谑而玩味,他和萧烈山之间的一亿美金约定,最大的筹码是那个逆子萧怀玉,蓝迪不过是附带的人物而已。

明珠人民医院的某监控死角处,秦炎看着倒下的那个假白大褂,等待着蓝迪最后的遗言,这也是萧烈山要求的,完事之后还需要转达一下。

依他看,人之将死总不会闷着,但微型无线电里没有遗言,却传来了一阵像是女人的声音:

“呜呜,爸……救救我……呃……”

秦炎的眼睛立时睁大,电话那头哪儿来的女人,难道那个蓝迪死到临头了还想做个花花鬼?

不对,凡是地下组织的人,尤其是蓝迪这种在W组织内部仅次于萧烈山的人,绝不是坐以待毙破罐破摔的种,难道……

在女人的呻吟过后,微型无线电里,再次响起了蓝迪的声音:“告诉老头子,他儿子不会给他送终的,如果不想绝后的话,放我一条生路。”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王赘婿
  • [现代]狂婿
  • [现代]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 [现代]神级小农民
  • [现代]都市东域战神
  • [现代]第一继承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