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圣医在都市

第二十二章 背叛(五)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6-06 09:58:18

明珠市人民医院,中医科的特殊病房里,秦炎把那部原本属于陈逸斌的高端卫星电话踹上,和萧烈山嘱咐了些什么,即刻跳下窗户,掌心内力连续喷吐,抵消下坠的冲力,平稳落地,一路狂奔向医院的地下停车场,那里停泊着一辆涡轮跑车,萧烈山曾经的专车,是他的新座驾。

途中,遇到了正向行政楼走去汇报工作的蔡婉婷,蔡婉婷脸上忧心忡忡,见到秦炎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还以为他被警察带走了呢,原来没事。

她邀着秦炎一起去院长办公室,李静月在电话里让蔡婉婷去一趟院长办开会,而且问到了秦炎的事,想来是不好意思亲自找秦炎,而且也没有秦炎的私人号码,正好遇见,不如一起去了。

秦炎脚下如踏风火轮,根本不停,冲过蔡婉婷的身边向她招着手:“蔡医生,帮我告一下李院长,那位病人的情况已经好转很多了,每天煎一些性温的中药草喝下滋补就行,我要请假,下午的党组会去不了了。”

声音未落,人早已跑出了百米开外,如同一道狂风,直惊得蔡婉婷啊声尖叫,那家伙难道打鸡血了,莽莽撞撞地干什么去?

她拢着额前被风吹乱的发丝,怀抱着一份文档袋,里面装的正是李静月院长让她帮忙准备的会议资料,其中最重要的一项议题,就是批准那位已经消失在医院的中医科主任姜白的辞职报告,并任命一位新的中医科主任医师——秦炎!

……

医院地下停车场,贵宾区,秦炎看着面前的这辆私人订制版大黄蜂,两道车门随着电子钥匙的启动蓝光亮起自动向上张开,跃进驾驶座,这种车虽然罕见却难不倒他的水平,以他当初在日本那趟秋名山飙车枪战还能毫发无损的车技,城市中的平坦柏油路简直是一马平川。

秦炎上车后做的第一件事并非是启动引擎,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件状似手机的物品,在车内四处伸缩,在物品的天线头指向邻座靠椅位置的时候,发出了尖锐刺耳的滴滴声响。

“找到了!”

秦炎抬起右臂就是一个肘击,直接砸断了半张座位,埋藏在其中的连线炸弹露处原形,被他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消除了——扯断,粉碎,并用车后座小冰箱里的水浸湿在停车场的地面上,彻底失去了爆炸的危险。

要不是事发紧急,秦炎根本不想冒着被炸成烤鸭的危险坐上这车,炸弹的确只有一个,但那个巴掌大小的炸弹如果在引擎启动后被引爆的话,其威力足以摧毁这个地下停车场,引起连锁殉爆,大半个医院都会被掀上半空。

一场炸弹危机就在他简单到极致的操作下解除了,车门闭合的同时,秦炎一扭钥匙,脚下油门深陷,涡轮引擎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响,倒车的速度瞬间上升到六十迈以上,已经蒙尘的大黄蜂一个逆向漂移倒出了车位,像狂龙出巢,飞跃出了地下车场的甬道。

“蓝迪,当年那个想在船上弄死我的家伙是吧,等着吧!”

冲出地下,秦炎脚下油门一踩到底,在医院的马路上左摇右摆,漂移过弯,在病患和医护人员们的尖叫中离开了明珠人民医院,驶上公路,直向市西区的金龙大厦方向飙去。

与此同时,位于市中心的光彩集团总部大楼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里,萧怀玉赶走了秘书,将自己关在室内,紧闭门窗,一边抽着桌上的哈瓦那雪茄,一边握着一个精致卫星电话,如果秦炎在场的话,一眼就能认出萧总这部手机和陈逸斌那部一模一样,而蓝迪也有一部这样的卫星电话,是他们三人用于隐秘联络的随身渠道。

按下免提的手机里,蓝迪的声音还在响着:“老头子已经醒了,他的风格你很清楚,现在只有两条路可选了,要么不惜一切代价玉石俱焚,要么马上转移所有可以出境的资产,我已经订好了直飞华盛顿的机票,晚上十点就能出发。”

蓝迪的声音很焦急,萧怀玉的眉头皱的紧紧,他从没听过蓝迪用这么急促的语气说话,汇报的还是这样一条让他焦头烂额的消息。

萧烈山,那个遭受蛊毒折磨大半年,垂垂老矣即将死去的光彩集团董事长,居然被一个叫秦炎的家伙救了过来,两名派去蹲守的狙击手硬是没能完成后备计划的爆头指标,还连同前往支援的一队数十武装人员一起被干掉了,行凶的还是一个赤手空拳的人,这种天方夜谭的话,他怎么可能相信?

可蓝迪的消息不会是假的,就算是假的,联系不上所有的外派行动人员绝对是真的,W组织的指挥权已经被平行分管了,数个指挥点都有萧怀玉自己的人,蓝迪就算想黑吃黑做局坑自己,也做不到天衣无缝。

浓浓的烟气滚入肺部,往日里很享受父亲曾经每日不离手的这种顶级雪茄的萧怀玉此时却没有任何享受可言,因为心神紊乱的缘故,甚至被这股后劲十足的烟气呛到了,扶着桌子连连咳嗽,像喉咙里卡了鱼骨头一样难受。

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萧怀玉的声音恢复了以往的镇定和从容,握着电话轻声道:“还有三个小时,省厅那边的消息会很快过来,如果条件允许,可以多付出一点代价,你知道,我不喜欢太平洋那头的空气。”

说完,电话挂了,因为萧怀玉办公桌上的一部黑色电话响起来了,通话线直连一家市公安局下属三产企业的总经理办,按下免提,果然传出了那位郑老板的声音:

“老萧,你托我打听的事有眉目了,专案组已经进驻了明珠人民医院,令尊已经转到了公安医院,病情稳定,你不用担心了。”

“老郑,我有一笔钱需要到你账上转一转,你看今天方便吗?”萧怀玉问道,似乎对郑老板语气里的嘲讽并不在意。

“唔,萧总啊,你知道现在政策收紧了,大规模的资金外出需要经过严格审批的,市内的银行有几家都和我们合作的不错,如果数目在我的面子能承受的范围内,是可以的。”郑老板的声音,像饿久了的老鼠见了香油,毕竟坐在他那个位置上,权力不小,可经手的资金都是国家的,得上缴国库,要是有机会为下面的同志们分分红,他可不会吝于伸手。

萧怀玉压低了声音道:“你的承受范围是多少?”

“一千万,是美刀啊。”郑老板道。

萧怀玉两眼一瞪,掐灭了雪茄,道:“老郑,咱们合作也不是十次二十次了,这回也太黑了吧?”

所谓的承受范围,指的不是洗钱的金额,而是手续费用,包括打点银行的管理层和相关部门负责人的费用,可一千万美金这个数字,直让萧怀玉如鲠在喉,气得想摔电话了。

电话那头,正依靠在舒适的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的郑老板手里晃着酒杯,晶莹剔透的红酒撞击杯壁,像此时郑总的愉悦心情一样,当然,这种智珠在握的愉悦是时势决定的,从省厅专案组进驻明珠人民医院后,他就隐隐猜到萧怀玉要跑路了,肯定得坐过洋飞机,转移资产就是粮草先行,那种富贵了大半生的人甭指望在美国或欧洲那些发达国家能忍受普通人的生活,现成的竹杠不敲,还能敲谁的?

郑老板拿着话筒,拼了口酒,不急不缓地道:“萧总,正是咱们合作久了,有些事儿兄弟我才应该和你说清楚啊。”

“还有什么事,你一次全撂了吧!”萧怀玉气恨地道,要不是官商背景的洗钱渠道最为稳妥,说什么他都不愿意花那么高昂的代价走这条姓郑的路。

郑老板的目光瞥了瞥办公室里新置的摆钟,指针停留的罗马数字显示时间已经到了六点半,他先叹了口气,打了一剂预防针道:“我要是说了,你老兄可千万有个心理准备,别一下缓不过劲来啊。”

“行了,今天我就得把事儿办喽,你要是怕担风险,那我找别家了啊。”萧怀玉丢下句警告,手已经按上了挂机键,就等郑胖子再嘚瑟一句,他立刻就挂了电话。

“哎别别,我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小陈,就是威盛的话事人陈逸斌,得了急病,正躺在医院里急救,好像要做手术。”老郑道,话里隐晦地传达着某种信息。

“什么?!”萧怀玉大惊之下,直接从椅子上腾声站起,这么大的事,蓝迪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难道真出了什么要紧的事,陈逸斌又是怎么回事?

“我直说了吧,是明珠人民医院急诊科的一朋友告诉我的,陈逸斌得了什么睾丸炎,好像还到了晚期,得切除那俩玩意了……哈哈,这算什么事儿啊,四十岁还不到呢,亿万身家没地儿花,后半辈子就得交代了,哈哈……”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龙王赘婿
  • [现代]狂婿
  • [现代]重生之拒绝扶弟魔
  • [现代]神级小农民
  • [现代]都市东域战神
  • [现代]第一继承人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